249.第二百四十九章 女俠饒命

小說: 偷艷鄉村 作者: 金鵬 更新時間:2015-11-08 07:27:30 字數:3401 閱讀進度:249/420

[第1章第一卷]

第249節第二百四十九章女俠饒命

這是一個素衣女子,身上的衣衫很不顯眼,但是她的發髻卻異常的惹人目光,像是古代富家小姐的發型。

這樣一個奇異的女子,本應惹人喜愛,甚至讓人眼前一亮,卻擁有著一雙兇惡的目光,總讓人根據不對頭。

張振再次見到細雪,眼中依舊充斥著眾多的好奇。當然,張振更關注的是細雪脖子上垂掛的那半塊青龍玉佩。

“我是張振,你是誰?”張振還記得對面那個女子的強悍,當時自己被對方一掌就震暈了,這件事情在他的腦海歷歷在目。

“我叫細雪,是青脈之人,沒想到羅云讓我對付的人就是你?!奔氀┳旖锹缎?,一雙兇惡的眸子散發著野性的光芒,十分嚇人。

“羅云?你說羅云讓你來對付我?”

張振微微一怔,心里出現了各種奇妙的想法,其中更多的是震怒。

然而,還不待張振繼續思考些什么,細雪的聲音再次響起:“沒錯,我是來對付你的,不然,朱盛搞出來的那些玩意有誰能夠破解?”

“朱盛?破解?”張振傻眼了,他心中將一切都想通了一般,看著細雪的目光滿是憤怒。

“你把朱大哥怎么了?你能夠破除朱大哥制造出來的鎮壓,朱大哥是不是被你殺了?”

張振終于確定對面的細雪不是普通人,其手上擁有的手段也絕不是普通人擁有的,他可不相信一個擁有兇惡目光的女人會放過她認定的目標。

“殺他?我怎么可能殺他?你難道不知道嗎,他被周延成那個老混蛋帶走了?對了,你不是周延成的徒弟嗎,難道他沒告訴你嗎?”細雪目光一轉,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心里好像有什么東西究竟解不開一般,很是奇異。

聞言,張振再次傻眼了。

老師?這件事情都牽扯到老師了?

二話不說,張振就要離開原地,卻找周延成問清楚事情的一切。

然而,細雪卻擋在了他的前頭。

“你想干嘛?”張振聲音有些冷,即使細雪實力比張振強,張振也不會懼怕面前這個女人。

“我不想干嘛,我只是想拿回太極八卦鏡,只要你幫助我,我就可以幫你解決掉羅云!”細雪嘿嘿一笑,嬌美的臉上帶著一絲純真,卻因為她兇惡的眸子,變成了一個事故老成的惡女人。

不過,細雪的話語讓張振知道羅云和她之間,并非是很緊密的聯系,二人之間更像是合作關系。

“我不關心你想要什么,我現在有事,請你讓開!”

張振確實不想知道細雪為什么要八卦鏡,他現在只想見到朱盛,確定朱盛沒有事情,另外就是將周家和朱家之間的關系徹底搞清楚。

“我有說過讓你走嗎?”

張振剛走了一步,手掌就被什么東西給固定住了一般,根本就無法移動半步。

低頭看向細雪白皙水嫩的手掌,張振心底有些驚懼。

“她明明是一個女人,卻好像天生具有神力一般,這真是一個嚇人的事情?!睆堈裼行┎豢伤甲h,心想這要是真和這個女的杠上了,自己被對方狂虐一頓是不是太沒面子了。

“那個……女俠,你看你就是美若天仙,貌若嫦娥,你就放過我吧,對于八卦鏡的事情我真的無能為力,我就是一個小角色,您美麗的仙女干嘛要和我一般見識呢?”張振面帶訕笑,對著細雪又夸又贊,從頭到腳都透著一副無恥賤樣。

聽到張振贊揚自己美麗,細雪心里自己高興異樣,但是她今天是不可能放過張振的。

以她得到的消息來看,只有張振能夠接觸到周延成老爺子,并且能夠輕而易舉地得到八卦鏡。更重要的是,羅云交代的任務目標就是張振,不論是哪個方面,她都要和張振接觸。

“油嘴滑舌的男人最該打,張振,你今天晚上就必須給我答復,若是我聽不到八卦鏡的消息,明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要不要這么兇惡?”

張振無語極了,自己和細雪好像沒有什么仇怨吧,怎么一眨眼自己就成為對方的生死敵人了?

“我這樣已經算是對你客氣的了,你若是想要讓我對你兇惡一點,我現在就可以使用手段?!闭f話間,細雪手指一動,摁在了張振肋下一個點,使得張振發出了殺豬一般的痛嚎之音。

張振悲劇啊,自己怎么就被一個陌生女子給暴打了呢?

面對這痛苦的折磨,張振恨不得跳崖自殺!

但是,張振絕不是一個喜歡如此草率了解自己的人。所以,他將目光投向了細雪胸前的青龍玉佩之上。

看到那熟悉的青龍玉佩,張振就想要將它攥在手中,讓兩塊玉佩重新組合到一起。

“臭流氓,你往哪里看呢?”感覺到張振緊盯著自己的胸前,細雪哪里能夠饒了張振,又是手指一摁,張振再次發出了痛嚎的慘叫聲。

慘叫過后,張振才抽出空來,對著細雪回答道:“這位美女,還未請教你尊姓大名,報個名號唄?!?/p>

“細雪!”

細雪?這是什么名字?張震登時就覺得古怪了。

“那個……細雪女俠,是這樣的,我還剛才并非看著你所想的地方,我只是在看你胸前的玉佩。我想要你胸前的玉佩,不知道可不可以?”

張振說著話,目光繼續注視著細雪的胸前,但這一次,張振卻真真切切地將目光注視在了細雪的兩個胸部之上。

細雪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發育的也很好,尤其是她胸前的兩個大山峰,甚至驚人。張振在看到細雪胸前一條深溝的時候,就露出了驚懼之色,心里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疑問。

這樣雪白的高峰,這樣白花花的女人,怎么就那么兇惡呢?要是她變得溫柔一些,要是她再能夠體貼一些,老子一定要了他!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響起,張振心中的幻想還沒有完結,就感覺自己臉頰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這玉佩我是不可能給你的,這是別人送給我的禮物,另外,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看哪里,你要是再敢用那樣淫穢的目光,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珠子?!?/p>

聽到寒冷的聲音,張振面上一陣緊張,心底卻怒罵而起:“媽了個巴子的,老子什么時候被女人這樣無情的甩臉過?這個仇老子記住了,只要老子有一絲的機會,老子都會將今天的一切加倍償還!”

一手推開細雪的身子,張振沒有意識到他的手掌已經觸及到了細雪的胸部。但是細雪卻不是沒有感覺的人,她已經氣到了頂點,隨時就要爆發了。

然而,張振好像傻乎乎似的,沒有理會她繼續前行著,竟然離開了這片古墓區域。

“張振,你個混蛋,我要宰了你!”細雪腳掌一跺,剛要暴怒,卻又不知如何去追趕張振了。

這件事情實在有些羞人,若是自己真的使出全力,張振再次暈倒了怎么辦?

見到周延成老爺子,張振向老爺子詢問了朱盛的情況,更是詢問兩家恩怨的問題。老爺子坐而不答,臉上古怪的表情,時而掙扎,時而追憶,時而憤怒不已。

最后時候老爺子還是沒有說什么,只是告訴張振這是一些無聊的舊事,根本就無足掛齒。

“老師,既然你們兩家的事情不能說,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八卦鏡到底是什么來歷,為什么會有人追著它不放呢?”張振毫不放棄,一個問題得不到答案,他就開始詢問第二個,直到能夠得到答案為之。

“八卦鏡?這些事情還不是你能夠接觸到的,是不是細雪找到你了?”周老爺子目光一凜,隱隱露出恐怖的威勢,直接將張振嚇得渾身打冷顫。

“是,細雪是找到我了,我沒有答應她幫忙?!?/p>

“這樣最好,這種事情也不是你能夠摻和進去的,你就不要多想了?!?/p>

“可是,我想要她脖子上的那塊玉佩!”張振又道。

“什么?”

……

在老爺子家里呆了半天,張振不僅沒有得到一個準確的信息,還被老爺子痛罵了一頓。

無奈之下,張振只能重新回到鎮政府里面,自己思索如何應對各方面來臨的危機。

朱盛的蹤跡已經徹底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就連周老爺子也不知道。張振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朱盛還或者,并且將八卦鏡也帶走了。

這樣的一個情況,張振就算是在想要幫助細雪都沒有機會,張振心里第一件要考慮的就是應對細雪。

果然,在晚上的時候,細雪就找到了張振,一開口就是命令式的語言,讓張振反駁都反駁不了。

“女俠,我求求你了,你就饒了我吧?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何必苦苦相逼?”張振打不過細雪,只能使用服軟這一招了。

可是,細雪根本不吃張振的這一招,一個拳頭下來,張振全身上下都是痛苦。

張振對細雪的恨已經到了怒發沖冠的地步,可他只能忍氣吞聲,默默地被細雪凌虐著。

終于在折騰張振好久之后,細雪才面帶冷傲之色離去。

張振身體表面沒有一點的傷痛,但表面之下好像遭受極其慘重的傷痛一般,疼得他一夜都難熬過去。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i./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