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六十一章 懲治惡棍

小說: 偷艷鄉村 作者: 金鵬 更新時間:2015-10-30 10:48:57 字數:3336 閱讀進度:61/420

[第1章第一卷]

第61節第六十一章懲治惡棍

看著突然出現的于大猛,帶著兇惡的模樣,張振卻依舊帶著笑容。

即使于大猛粗壯的身子,對著張振靠來,帶著一股赤luo裸的威脅,張振依舊是紋絲不動。

于大猛看到張振居然一點不怕自己,不由更加怒了,在于鳳花的面前,他要是整不了一個小青年,那可真是丟人現眼了。

心想著,自己和于鳳花還有私密的關系,這要是成為了于鳳花的笑柄,以后自己還在應付于鳳花!

面上帶著怒火,于大猛靠近張振的身形忽然想起一抖,就想要將張振直接推了出去??伤膭幼鲃傄蛔鞒?,張振卻早已經躲避開來,于大猛一時沒注意,竟然踉蹌兩步差點跌倒了。

“透你娘了個比的,這是擺明了跟老子作對是不是?”身子穩住,于大猛面上帶著兇煞之氣,對著張振走去。

“張老師,趕緊走吧?這個大猛又犯病了,誰惹了他都得掉點皮肉!”于鳳花看到于大猛逞兇而前,不由提醒著張振。

但是,張振卻絲毫沒有在意,只是站在那里。

雖說是到了農村來,可張振不是一個慫漢子,怎么說他也在家和特種兵訓練過。面對一個于大猛,張振卻沒有一點懼怕。

突然,于大猛對著張振沖了過來,一拳猛力打來,空中呼呼作響。這兇猛的一拳,若是打在了張振臉上,肯定得鼻梁斷了,鮮血橫流。

可是,張振并不是站在那里一成不變的,只有傻子才會等著對手攻擊而來。

只見,張振輕輕的一個側移,直接躲避了于大猛的一拳。

拳頭落空,于大猛一時沒有剎住身子,對著前方又是踉蹌而前。

于大猛憤怒不已,剛要轉身動作,卻忽然感覺屁股上傳來一股力道,竟然直接來了一個狗吃屎。

“撲通”一聲響,站在商店里的于鳳花大驚失色,他沒想到于大猛居然被張振一腳踢倒了?

快速趕出商店外面,于鳳花心里焦急于大猛的情況,不知道于大猛有沒有受傷。

可是,等到她趕到于大猛身前,將于大猛扶起,頓時花容失色,嚇了一跳。

此時的于大猛,整張臉血痕淋淋,嚇人的很,儼然是被地面摩擦的不輕!

“大猛,趕緊去醫院吧?趕緊去醫院吧?”于鳳花安慰著于大猛,目光看向冷漠站立著張振,驚得身子都顫抖了。

這張老師明明是一個文化人,怎么反應如此快,竟然直接將于大猛給弄倒了。

“滾開,今天我要活剝了這個玩意,敢在我于大猛都上動土,老子今天宰了他!”于大猛感覺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整個人好像瘋牛一般,竟然將于鳳花推到了一旁。

看到于大猛這樣,于鳳花頓時害怕起來。

這于大猛就是一頭蠻牛,真是倔起來,誰也攔不住。這下事情要鬧大了,我得趕緊去找人去,不然,肯定會鬧出人命的。

“張老師,你自己小心點!”于鳳花對著張振提醒了一聲,哪里還敢停留,直奔村委而去。

看著于鳳花走了,于大猛的面上帶著兇殘的神色。而張振竟然也笑了,是那樣的邪性,冰冷。

“早就想替倩倩教育你這個畜生了,今天你惹了我,我就讓你徹底的怕我。來日,想要搞你的時候,我讓你半句話都不敢說!”張振心中冷笑著,看到于大猛再次本來,竟然不再閃躲。

一個箭步上前,張振速度奇快無比,于大猛還沒有出手,張振就一腳踢在了于大猛的臉上。

張振這個樣子,哪里還像是平時那個溫文爾雅地教師,簡直就是一個訓練有素的軍人。

“你真不該惹我,這都是你自找的!”

看著已經被自己踢得頭腦發蒙的于大猛,張振再次一個跨步,對著身形不穩的于大猛就是一腳。

于大猛腹部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直接吼叫了起來,整張臉驚恐無比,哪還有剛才逞兇的模樣?

“張老師,張秘書,我錯了,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我不該得罪你的!”似乎知道張振還會對自己攻擊,于大猛頓時驚叫了起來,捂著肚子對著張振不停地求饒起來。

張振看到此處,微微摸了摸自己的腳,好像很疼的樣子。

也確實,張振雖然練習了兩年散打,但早已經生疏了許多。要不是面對一個莽夫于大猛,他還不好對付。

“等會兒有人問你發生了什么,你要是敢說是我出手造成的,下回我讓你整個人都廢了!”張振冷冷地說道,轉身就走,根本不理會痛苦不已的于大猛。

腹部依舊傳來劇痛,于大猛抬頭看著遠處的張振,目光滿是憤恨。他嘴中更是帶著一股恨意而道:“這小子怎么這么厲害,明顯是個練家子!”

離開了于大猛的身邊,張振直奔村委而去,正好路上看到了許多村民趕來。

這些村民看到張振,盡皆詢問張振:“張老師,你沒和于大猛打起來了?”

張振面上一愣,心里卻嘀咕了起來:“難道我看上去就那么弱嗎?身上沒有傷痕,他們就認為我沒有和于大猛干一架?這群村民,真是讓人無語!”

“沒打,沒打,我和大猛哥關系挺好的,怎么可能干架呢?于大猛他自己不小心摔了兩腳,我去找劉護士幫他看看,不知道嚴不嚴重!”張振說著,直接離開了,沒有再理會。

但剛走不久,他的耳邊頓時傳來了于得威憤怒的聲音:“我透他娘的,于大猛要是敢動張老師一根汗毛,老子在村頭活剝了他!”

于得威的聲音有些激動,在他的身邊明顯還跟著好幾個人。

張振聽到腳步聲,不由頓了一頓,可是于得威已經帶著一票人從拐角出來了。

臉上帶著憤怒的表情,于得威看到張振就在眼前,兩只眼睛瞪得跟牛蛋似的。然后,于得威好像神經病一般,對著張振就摸了起來。

在于得威左瞧右看,外加觸摸的動作當中,張振尷尬異常,不禁對著于得威說道:“于大哥,我沒事。你這是干嘛,兩個大男人的,摸來摸去很好玩???”

于得威聞言,愣了半晌,而后哈哈一笑,對著張振胸前一錘,說道:“兄弟,你沒事???我還以為你被于大猛打了呢?今天你要是出了事情,我要于大猛這狗日的出不了村子!”

帶著流氓一般的痞性話語,于得威顯得異常仗義豪爽。

張振忽然想到于得威以前就干過這種不動大腦的事情,也是因為那件事,他才被周遠航深深的記恨著。

心中微微嘆了口氣,這也就是人的本性問題。

“我怎么可能被打,怎么說我也是村干部?放心吧,我和于大猛關系挺好的,不會出事的。不過,他剛才不小心自己摔倒了,現在估計摔得夠慘的,正巧,劉護士你也在,你趕緊去給于大猛瞧瞧吧?”

看到劉云站在于光的身邊,還有些皺眉的看著張振,張振直接先說了出來。

“于大猛自己摔倒了?這個蠢貨,平時在村子里是最橫的,要是沒人管教還真是反天了他。行了,我們不用管他,回村部!”于得威一臉的笑容,對著張振一攔,好似哥倆好一般,直接又向著村部回趕。

感覺到于得威身上的痞性,張振很是無奈,微微將于得威的手臂拿開,張振一邊走,一邊說道:“于大哥,村里對于我們的計劃不積極,我們就先找一些可以實施的村民做示范,我想等到掙了錢,村里那些頑固的村民肯定會紅眼的,到時……”

張振侃侃而談著,跟在他和于得威后面的幾個村干部,耳朵都立了起來,仔細聽著張振說著重大計劃。

就在張振和于得威等人走后,于鳳花從一個巷子里悄悄走了出來。

一身短袖寬松無比,于鳳花胸前的兩團直接鼓脹鼓脹的,兩條細白的小腿雖然微微有些粗壯,但卻不影響她的整體美感。

看著張振的背影,于鳳花眉毛微微一緊,卻自顧自地嘀咕了起來:“這張振還真是不一般,若不是我親眼看到他將于大猛撂倒,恐怕這事說出去沒人相信。只是不知道張振有沒有那個意思,這樣在村里也沒人敢欺負我了!”

“白姐,你在這里干嘛呢?看你偷偷摸摸的樣子,不會又要露什么東西,讓村里男人流口水吧?”

于鳳花渾身一個激靈,被突然而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她剛要怒罵,轉頭卻忽然一愣。

撒腿便走出了巷子,于鳳花這才對著對面讓人生厭的王二罵道:“你個滾犢子的,老娘想干嘛就干嘛,你突然蹦出來什么意思?調戲了沈寡婦不夠,還想來惹老娘???老娘可是有男人的,小心我讓于洋弄死你!”

今天心情大好的王二,看到于鳳花,只是想要調侃兩句,沒想到于鳳花竟然如此憤怒,更是提起了他的傷心事。

一想起村部自己又磕頭有賠罪的事情,王二就來火,現在十里八鄉誰不知道他王二就是一個流亡惡棍加窩囊廢。

可是,他又不敢惹于鳳花,萬一于鳳花真的叫人來把自己打殘了,那他的大好前程還怎么去爭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