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歡迎回家

小說: 上門狂婿(張玄林清涵) 作者: 張玄林清涵 更新時間:2019-10-22 01:18:07 字數:2362 閱讀進度:528/930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第510章 歡迎回家

漆黑當中,張玄的聲音,仿佛來自九幽之下,讓人不禁打了個冷顫。

這黑暗,也就持續了十秒的時間。

十秒后,燈光重新亮起。

張玄依舊站在原來的地方,仿佛沒有動過,而剛剛上場叫囂要挑戰的那些人,此刻全都躺倒在了臺上,鮮血從他們的脖頸流到了臺邊,慢慢滴落,砸到地面,發出滴答的聲音。

而奧列王幾人的腦袋,此刻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一旁,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眼睛大睜著,看那表情,是在臨死前,得知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東西。

這幾人當中,一人在世界百強榜排行第二,一人排行第七,卻在短短十秒鐘的時間,全部身首異處,這世界上,再沒有這幾人。

這簡單的一件事,讓在場所有人都明白,地獄君王,并沒有油盡燈枯,他依舊是那個傳奇!他依舊是那,被稱為世界上最強的男人。

張玄雙手高舉,開口道:“都起來吧。”

當張玄說完這句話,那些在看臺上單膝跪地的人,才徐徐起身。

白池等人,也緩緩站了起來,走向分別屬于他們的王座。

亞歷克斯身后的戰士們,重新昂起頭顱。

在這平頭的正中央,有那么一座王座,王座的外表,是一只怪獸的巨爪,一只天使,被巨爪按在地上,拔掉羽毛。

在這王座最頂端,鑲嵌著一枚暗金色的寶石,哪怕在這漆黑的環境下,寶石依然散發著一種光芒,如妖幻般,散發異彩。

這個座位,其主人,就是光明島圣戒的擁有者,satan。

張玄并沒有走向王座,他看了一眼臺下,目光注視著臺下那個身穿白裙的女人,緩緩走了過去。

林清菡站在原地,就這么靜靜的看著張玄離自己越來越近,她的眼眶越來越紅,晶瑩的淚水在眼眶當中打轉。

在場,沒人發出聲音,大家都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知道,這是光明島,第一回迎來他們的女主人。

張玄來到林清菡面前,看著女人那絕美的五官,微微一笑,“老婆,歡迎回家。”

在這一瞬間,林清菡終究忍不住眼中的淚水,眼淚奪眶而出,這一刻,她放下了所有的擔憂,她放下了所有負擔,主動張開雙臂,撲入張玄懷中。

自己無數次的拒絕這個男人,無數次的給他冷臉,無數次的讓他下不來臺,可他始終待自己如初,回家,是男人對女人說出的,最浪漫的話!

“見過君王夫人!”

亞歷克斯身后的戰士,再一次單膝跪地,齊齊出聲。

“見過君王夫人!”

那些看臺上的人,再一次單膝跪地。

林清菡聽著這一聲聲的君王夫人,俏臉微紅。

“張玄,我……我接受不了……”

林清菡,雖然被人稱為銀州的商業女王,但也只是一個稱呼,這種帝王般的待遇,她何時遇到過。

張玄把嘴嘆道林清菡耳邊,輕輕吹了口氣,小聲道:“偷偷告訴你,其實我也接受不了,可你要不接受,他們就以為你對他們有什么意見,所以,忍忍吧,其實我更喜歡在家里打掃衛生。”

張玄說話時帶起的熱氣,一直瘙癢著林清菡的耳垂,感受到耳邊傳來的異樣,林清菡俏臉紅的更厲害了,連忙推開張玄,“好啊,你要喜歡打掃衛生,以后衛生天天交給你打掃。”

“沒問題!”張玄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隨后拉著林清菡的小手,走上臺去,朝那王座走去。

“好了,各位,按照往常的慣例,大家有什么要說的,就提出吧。”皮斯臉色有些遺憾的看了眼張玄,一直以來,他都把切茜婭和張玄當做是天生的一對,只是到頭來,不過是自己那養女的一片癡情啊。

皮斯話音剛落,看臺上立馬就站起來一人開口。

張玄根本沒有心情聽他們說的是啥,每次地下世界大會,搞得就跟仲裁會一樣,一些勢力說著自己的人又被誰誰誰給怎么樣了,對方還不愿意給賠償,這種事,張玄都是交給皮斯來處理的。

說白了,地下世界大會,就是聚集全部地下世界的人,來說一聲,明年一整年,這地下世界,是誰做主!

“老婆,你穿這身衣服真美。”張玄坐在屬于他的王座上,在他王座的旁邊,還有個副座,就是屬于林清菡的了。

林清菡翻了翻白眼,“這么多人呢,你說什么呢?”

張玄嘿嘿一笑,“人多又咋了,我還不能跟我老婆恩愛一下了?又沒人說我。”

“那是沒人敢說你!”林清菡撇了撇嘴,“你可是堂堂地獄君王啊,誰敢說你?”

“我是地獄君王咋了,你還是地獄君王夫人呢,老婆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張玄呲著呀。

林清菡紅著臉輕碎了一聲,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你老實給我說,你一個堂堂地下君王,干嘛去我們林家當上門女婿?還有,你這么長時間一直瞞著我,是不是覺得好玩?想讓我知道你身份的時候大吃一驚?”

林清菡的問題,如連珠炮彈一般。

張玄苦笑一聲,“老婆,哪是你想的這樣啊,我最開始不給你說,是有原因的,可我后面要告訴你的時候,你不是不聽么。”

林清菡嬌哼一聲,的確有一次,張玄想說出他身份的時候,是自己沒讓他說,林清菡哪是真的生張玄的氣,她只是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有點太白癡了,如果被張玄知道了,一定會笑話自己的。

“話說老婆,你這段時間為什么生我的氣啊?”張玄把疑惑心里好久的問題問出來,“我最近應該沒有哪個地方惹到你生氣吧?”

林清菡一聽張玄問這個,眼中出現一抹不自然,剛剛還想著不讓他知道呢,他現在就問了!

“老婆?”張玄見林清菡不說話,伸手在她面前揮了揮。

林清菡直接把頭扭過去,不理張玄。

“老婆,怎么了啊。”張玄伸出雙手,準備去摟林清菡的雙肩,卻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陣猛烈的爆炸聲,自會場頂部襲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