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破陣一擊

小說: 十九重帝獄 作者: 陌上青青草 更新時間:2019-10-21 20:21:06 字數:3309 閱讀進度:635/726

金烏大陣是東皇部落專屬武道神陣,聚集千萬金烏武者為一體,將分散的戰斗力變為最強悍的拳頭打出去,削弱敵人,強化自身,戰無不勝!“金烏大陣,難道就能攔住我?

東皇真,很天真,和東皇古一,一樣的天真!”

簫楠嘲諷一笑。

金烏大陣是法天像地級的地級十品神陣,聚萬為一,但真能夠封鎖他的生路,而不是如東皇古一那般,fēng shā自身的武道命運。

想必,東皇真眼中,他戰勝武王一重境的實力,并不足以壓制他們,有心逃跑,東皇部落反而很被動。

可是,他掌握天空武道后,比對決東皇古一時更強,速度是武帝境下無敵。

東皇真比東皇古一強大,武王境界,不是東皇古一武宗能夠媲美,但不是武帝,沒用,除非是絕世武王主修速度,也許能夠和他比肩。

可是這般武王極少!東荒武陸,億萬武者,又有多少個絕世武王,主修速度的絕世武王更是千不出一,如此渺小的幾率,他要走,東皇真率領的戰隊攔不住他。

“吼!”

千百道東皇武者像俯沖的金烏極速沖下。

武技光雨形成毀滅得天網籠罩鯤鵬部落,恐怖的氣息摧毀著他們,連站立的勇氣都沒有,一尊尊鯤鵬武者像螻蟻般跪倒于地面、“這就是東皇神威,人力不能擋,除非是天神降臨!”

他們竟然有很多解脫,想道:“東皇部落是禹鼎界無上帝族,臣服他們并不屈辱,比起白白送了性命,活著才是保全鯤鵬部落。”

“這都怪簫楠,狗屁的大宇帝尊,不過武宗二重境界,真以為比肩絕世武帝,竟然不自量力去對抗東皇部落,拖累他們鯤妖部。”

血肉貼著冰冷的土地,頗為怨憤的凝視前方少年:“他死了不要緊,拖累他們才該死,真不知道女王大人為何將部落命運,寄托給這等莽撞之輩!”

大宇帝尊,四個字,在大宇武界威名響亮,萬族顫抖,鯤鵬部落和大宇武者都認可,可是和東皇古族一比就差遠了。

一個是萬古巨頭,一個是武運過人,憑著許多武力之外的東西才坐上大宇第一人位置,武道實力并不足以壓制局勢。

“他實在不該為鯤妖部出頭。”

大宇武者,對鯤鵬部落的心思多少能猜測到一二。

“人心就是如此,你幫他時,能完美幫他解決問題,或許能換來句感謝,如果不能,只會埋怨你多事。”

鯤鵬部落論起來還是他敵人,酋長孟延青帶頭聚集大宇萬族圍獵他,血祭天空之王要滅殺他,事實上,他完全沒有義務為鯤妖部做什么。

這點,鯤妖部必須明白,可是他們并沒有自知之明,反而怪罪少年,顯得有些可笑了:“好像,他不出手,鯤妖部能夠保全,就憑他們失去酋長和天空之王這等戰斗力,獻出他們的王也不會換來生存!”

一個沒有戰斗力的部落,在殘酷的武道世界,就是塵埃,被吞并的命運早就注定了。

簫楠看的是詩韻姐弟的面子,念著一面相識之緣,倒是個性情中人,需知東荒武界,人人崇拜武力,根本不會為多余的情感浪費精力。

“修羅!”

他得身前,詩韻和詩猛早就動了,修羅之鎧,變化為戰斗形態,一根根長qiāng般的修羅之刺在鎧甲生長。

詩韻的身影,朝前一踏,速度極快的化為漫天修羅之影沖擊蒼穹,絢麗的修羅之刺,就像死神之吻無情,帶走無數性命。

修羅,主殺伐,根根修羅之刺,就象征著死亡,但最令人震撼的還是詩韻的速度:“好快啊,竟然不比絕世武宗慢!”

“她蛻變為修羅,速度也蛻變了,實力好像是武宗五重境天了。”

詩韻的境界之光輝,才是武宗一重境,但爆發的戰斗力量竟然有武宗五重天了!這種成長速度,就算是簫楠,都大大的吃了驚:“一日前,詩韻才是中階天府,蛻變為修羅之魂后,實力迎來質的飛躍,也不過絕世天府,過了一夜時間竟然是武宗境界!”

這種成長速度簡直逆天,難道修羅如此可怕,億萬修羅果,大多凡凡如塵,萬古無一才化修羅,想必也確實是有非凡之處,不比天神轉世羸弱。

“白虎之怒!”

詩韻之后,又一道身影驚艷了眾人。

詩猛小小的身軀竟然化為白虎,羽翅如風,載著他像道白色的刀鋒切近金烏大陣,竟然和詩韻的修羅之鎧配合無間,奪走更多武者之命。

修羅之鎧,恐怖的殺傷力,在蒼穹中最大的缺陷也就是變化能力不足,有詩猛化身白虎載著她,就像組合的神魂般破陣摧堅!修羅之刺所過處,戰血如雨,映紅眼眸,極為耀眼:“太逆天了,仿佛砍瓜切菜,根本沒有武者是一合之敵,要知道這是東皇部落啊!”

“這對姐弟單獨分開來,絕世武宗就能秒殺他們中一個人,一旦聚集一起,組合起的戰斗力量就是武王一重境都得認真了。”

“他們鯤鵬部落的血脈天賦激活之后,擁有組合能力,過去潛藏著,隨著詩韻蛻變為修羅,強悍的神魂力量能夠駕馭詩猛的太古白虎王了!”

“神魂之間,也有極大等級,不同等級的神魂無法強行組合,血脈相通,也要組合神魂彼此認可!”

“這是天地間無形神律。”

詩韻姐弟的蛻變令簫楠他們高興,就算他們不在大宇武界,以他們的實力,在沒有東皇帝族這等勢力插足也能鎮守鯤妖部了!前提是東皇部落放過鯤鵬妖部!這點很難,但也是以后之事,相比詩韻姐弟勢如破竹的殺戮,大部分東皇力量都聚集到了簫楠身上:“東皇部落,真正認可的威脅,武王境的戰斗力,還是只有他一個人,滅他一人,就能平定鯤鵬妖部!”

“轟!”

大量的金烏武技沖潰云層,焚滅元氣,詩韻姐弟組合成的白虎修羅,刺出無數的戰qiāng之影,都像真正的影子打進洪流中被卷滅。

詩韻姐弟也根本不能接近這股洪流,洪流形成滔天之柱從金烏大陣的中心,貫穿到簫楠頭頂,極大的沖擊力量將他立身之地不斷震裂。

一道道裂縫隨著他目光漸漸凌厲,衣袂獵獵飛舞中不斷擴大,不知道蔓延到什么地方,站立者不斷后退,甚至于飛上蒼穹。

一排排殿宇和樹木倒塌,末日般景象極為恐怖,沖擊之力令人絕望:“武王二重境的存在,施展極致速度都躲不過去,金烏之擊中有絕對的速度壓制,完全限制境界不如金烏之擊的武者不能挪動!”

“小師弟!”

楊千嬋化身為北冰帝狐,冰冷的刀刃,在狂暴沖擊著金烏洪流時釋放著,一股股冰冷之意蔓延著巖漿般的洪流。

一縷縷冰冷的光芒奪走炎熱,金烏洪流要冰封了,降落的速度好像變慢了,仿佛根凝固的大柱子,九天之巔垂落到凡世。

邪公子他們也齊齊出手,絢麗的武技神魂,完全將鯤鵬部落渲染成五彩斑斕的世界。

“這并沒有用。”

東皇真在蒼穹不屑一笑。

大宇武界很多有識之士來說也是類似認為:“金烏之擊真正強大的是核心中一擊,藏著洪流之柱中的一擊,外面的洪流是金烏大陣力量衍聚起的陣道力量,保護著這一擊完全降落到擊殺目標。”

這個目標就是簫楠!他被像被獵人瞄準的獵物,箭矢將要射中的靶心,能做的就是反擊。

“鏗鏗鏗!”

于此道壓迫下,全身血肉像發條般漸漸擰緊著爆響:“獄尊!”

一道道武符,象征著圣體烙印,在如玉的肌肉蔓延著凝聚到額尖,齊映穹頂,燦爛的像是星辰之光,人們在這些武符中看到了十九重古塔,那種巍峨神圣有億萬道帝骨煉成的枷鎖為神塔汲取偉力。

一道飄渺的聲音像是從少年口中吐出,極為緩慢,像是對某個人說,也像是在對自己說,很難想象,到了這一刻他還有什么翻盤的把握!然而,人們看到他血紅色著的眼神直接合上,睜開時,寂滅一片,繃緊到極致的血肉像千萬道掛上弓箭,拉滿月弦得箭矢釋放著:“轟!”

“混沌神天拳!”

橫掃宇世的無敵強者,在黑夜中又一次站起來,隔著萬古降臨于此,永遠是背對眾生,仿佛世間萬物就無人配讓他轉身。

一轉身,便是乾坤動蕩,萬靈顫抖!事實,也確實如此,驚艷一拳才揚起,金烏大陣就轟然崩潰,無數慘嚎像烏鴉般響徹天地間:“我不要…死!”

這只是其中一個絕世武宗的聲音,更多道慘嚎埋葬在洪流之柱的破碎音中,濺射起無數火雨殘片,柱中的金烏之爪從爪尖開始被摧毀。

破碎的尸骨血肉,被撕裂的神魂,無情的飛起,不知道是百位,千位,東皇部落聚集武力一擊的神圣一爪毀滅了。

一道無堅不摧的神拳殺天殺地殺眾生般帶著他的主人合為極速之光直沖東皇真,傲然的意志,響徹于每個為此幕震撼的張嘴結巴的人們心海:“這就是金烏大陣嗎?”6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