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發情期之狼王的爭奪

小說: 狼兄 作者: 鬼策 更新時間:2015-03-14 19:46:22 字數:3381 閱讀進度:51/95

在不經意間,我慢慢減少著回到營地的時間。

老大和金毛很忙,他們接手了巴尼特的爛攤子。莫塔亞軍團在巴尼特的手下,從以前赫赫有名的鐵血軍團變成了一堆腐敗的軍官和兵痞聚集的爛泥塘,他們必須剔除掉那些不守軍紀或者不利于管理的害蟲,填充進自己信任的手下,把整個軍團牢牢掌握在手心里。

這耗費了他們大量的時間,與此同時,他們還要分心對付不死心的蓋爾特人。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沒有時間和精力顧及我,也許我的逐漸消失讓老大很不安,金毛也察覺到了,他不止一次一邊看著我,一邊與老大交頭接耳。

回來營地的那一小段時間,我會去看看小熊崽。

它被圈養在一個用樹籬圍成的小院子里,前一陣子跟著軍隊轉移,有一頓沒一頓的,差點死在亂軍和饑餓中,被雨水打濕了皮毛之后,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身上嶙峋的骨架,瘦得很凄慘。

現在,終于長胖了許多,老大和金毛專門安排了人喂它,它的主食是牛乳、羊乳或馬乳,間或加點漿果之類的東西,胖乎乎的一團,看起來非常憨態可掬。

小熊崽是那種可以把任何東西都當成玩具,進而玩得不亦樂乎的動物。

我經??吹剿晃故车氖勘旱脠F團轉。

幼崽總是能引起人的愛憐。

小火與小熊崽相處得很好。當然,這個很好在我看來,是小火在欺負這只看起來傻不愣登的小熊崽。

它趾高氣揚的站在小熊崽頭頂上、背上,逗著它,在引起它興趣之后,又撲棱棱飛走,剩下小熊崽在地上傻傻地看著它,在小熊崽終于放棄這個追逐它的時候,又飛回來,之后,再次重復上面循環,樂此不疲。

到了晚上的時候,會睡在同一個帳篷里,怕冷的小火會挨著小熊崽暖呼呼的身體,而在這個年齡段還沒有絲毫殺傷力的小熊崽,也絲毫不在意地任它趴在自己身上。

在小火生氣的時候,就會狠狠地把小熊崽的頭啄得滿頭包。

有時候看著覺得小熊崽實在有些可憐,不過我是絕對不會去解救它的,畢竟,如果讓小火轉移了注意力,那下一個倒霉的,有極大地可能性會是我。

何況,在我看來,它們倆之間的這種行為,是一種親密友愛的表示——小火對自己不喜歡的事物向來不在意,更不用說故意去逗弄了,至于小熊崽,它只要有人陪它玩,就會很開心了。

熊崽的成長期足足有兩年半,也就是說,至少要等到那個時候,才能把小熊崽放回到它母親曾經生活過的森林。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僅有一次,小火跟在我后面回到了狼群,它艷麗的羽毛讓整個狼群對它虎視眈眈,我很懷疑如果不是我阻止,小火會被它們用盡各種辦法拿下吃掉。它跟了我整整一天,在我帶領狼群捕獵的時候,高高地飛在半空中。

陰霾的天空中只有那一抹亮色,看到它,才讓我想起草原,那逐漸在記憶中遠去的熱烈的氣息。

在天黑之前,小火消失在了我的視野范圍內,我知道它返回了營區。

在日復一日的捕獵中,你可以感覺到,春的腳步正在慢慢走近。

荒野和森林悄悄地染上了鮮艷的色彩,植物們披上了鮮綠的新裝,點綴著星星點點的花朵,而那些遠走他鄉過冬的動物和飛禽也回來了,萬物欣欣向榮,同時,也躁動不安。

周圍的動物們正在安頓下來,造窩的造窩,筑巢的筑巢,它們用各種各樣的手段尋找配偶,就連那只偶爾可以看到其蹤跡的年輕棕熊都在尋找著它的配偶,雖然我覺得依照棕熊目前稀少的數量,找到的可能性很低,連附近唯一的母熊都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麋鹿和山羊們也不甘示弱,雄性們用長著角的頭部以及強健的腿互相攻擊,在扭動身體變換方向的同時,它們也必須做好自我保護,否則的話,一旦受傷,那么還沒等它們依靠強大的愈合能力恢復,就已經成為掠食動物的美餐。

狼群也開始從為了度過嚴寒的冬季而拼命求生的行動中恢復了過來,開始了一年一度的交|配季。

狼群內的許多成年單身公狼會悄悄地離開狼群,到附近的狼群去尋找伴侶,因為同一個群體中的母狼,或多或少都與它有血緣關系,自然法則讓它們避免近親相|奸。

偶爾會有陌生的狼跑來嗥叫,一歲大的母狼和幼狼,就會出來迎接,如果可以,它會取悅狼群中所有的狼,當然,它最后的目標肯定是找到愿意做自己配偶的母狼,但是如果它想與母狼單獨約會,那就要取得整個狼群的同意。

一般情況下,我都會同意,除非我認為那只公狼太孱弱,不足以提供優秀的基因。

我眉頭緊皺,看著在身邊打轉的那幾只漂亮的母狼。

說實話,我的天性非我的意愿所能逆轉,母狼身上散發的氣息讓我開始蠢蠢欲動,我不知道,下一刻自己是不是會喪失理智。

作為狼群的領袖,我有很多的選擇,剛剛成年或單身的母狼都不會拒絕我的示好。

但是我過不了自己心理上的坎兒有時候會覺得,如果能失憶了,當條純粹的狼,也沒什么不好,我看著身邊這條有著修長優雅體型的棕色母狼,它的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沒頭沒腦地想。

這種快要喪失理智的想法,讓我心頭一驚。

我開始意識到,我該卸下狼王的責任離開這里了,否則的話,或遲或早,我會選擇一個伴侶,然后成為一個真正的狼王留在這片荒野。

在離開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新的狼王必須在我走后誕生。

在最近的一次捕獵行動中,我把目標定在了一群麋鹿身上。

很不幸,我被其中一頭強壯的公麋鹿踢中了腰腹部,身體在空中打了個轉,滾落在不遠處的草地上,所有跟隨捕獵的狼都看到我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腳有些發軟,跌倒了好幾次。

這頭因為發情期而暴躁不已的公麋鹿也沒討到好,最終在狼群的圍攻下喪命。

我啃食著它的內臟,為之后要發生的事做著萬全的準備。

事情果然如我所料。

狼群中沒有虛弱的狼王,更沒有受傷的狼王,狼王必須時刻保持在最佳的狀態,一旦出現病弱或受傷,那么其他的狼會毫不猶豫的取而代之。

它們并沒有立刻向我發動進攻,而是在我身后小心的觀察。

狼群察覺到了這種異常的氣氛,整個群體從發情期的躁動中稍微平靜了下來,它們關注著這一切,因為這直接關系到狼群未來的生死,它們既不需要一個無能為力的老狼王,也不需要一個不能服眾的新狼王。

一切都將在毫不留情的戰斗中見分曉。

我裝作一瘸一拐的躲避著狼群的視線,獨自在不遠處、屬于狼王的洞穴中休息,舔著自己的爪子,我想這個洞穴我估計已經不能享受太久了。

釋放出的信息應該已經足夠,現在只要等著第一個挑戰者的到來,我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命,以及不讓挑戰者過于輕松取得勝利。

我沒有想到第一個挑戰者是它。

這頭才剛剛成年的灰狼試探著向我進攻,我有些哭笑不得,其實荒野中的狼并沒有草原上的狼那么善于戰斗,畢竟在這里,它們的天敵比較少,而在草原上,任何一種掠食動物都可以成為狼的敵人,獅子,豹,鬣狗,野狗,鱷魚等等,還包括那無處不在的毒蛇。

我曾經親眼看到一頭雄獅被一條黃金眼鏡蛇咬傷,如果是人類的話,估計會當場暴斃,獅子強悍的體能讓它沒有當場死亡,而是搖搖晃晃地走到了一個水潭邊,毒液讓它感覺非常干渴,不停地啜飲池中的清水,如果給它足夠的時間,它應該能夠隨著循環系統的作用把毒液化解或排出體外,但是很不幸,它遇到了一頭趁火打劫的鬣狗,結果可想而知。

這頭小灰狼不是我的對手。

我威嚴地看著它,最后,它在我的目光下退卻了。

這個選擇是正確的,我不想因為爭奪狼王造成狼群過多的損失。

一頭強健的棕色皮毛的成年狼跳到了我面前,我瞇著眼看著它,這個對手不錯,是我看中的狼王潛在選擇之一,兼具了體力以及一定的智慧。

好吧,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是不是有足夠的勇氣和能力來承擔狼王這個責任!

它猛地朝我撲過來,動作迅速而直接,不給我一絲一毫躲避的余地。

它的一舉一動告訴我,它是個優秀的狩獵者。

我往旁邊挪動了一下,它咬住了我的前腿,很痛,但是我沒有躲閃,而是扭過頭,狠狠地咬住了它的脖子。

戰斗陷入僵局,我們纏斗成一團。

最后,我一個甩動,終于讓我們兩個緊緊咬住的嘴松開了。

鮮血從傷口處汩汩地流出來,滴落在黑色的土地上。

我不能把它傷得太厲害,因為也許它還要應付接下來的挑戰者。

正在我仔細思考著該如何進行這場戰斗的時候,一聲熟悉的怒嚎讓我震驚得當場傻站在那兒,成了一個活生

作者有話要說:=口=終于寫到這兒了,不容易呀!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