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連夜離開

小說: 開封之大叔太腹黑 作者: 淺離子 更新時間:2019-10-21 21:01:21 字數:2406 閱讀進度:603/714

“大姐,麻煩你了。”趙如鈺放下顧木木后,顧木木疼的直接整個人都在顫動。

婦人看到床上的顧木木,一眼就知道情況。

對著趙如鈺點點頭,“公子,多禮了。”

“勞煩公子出去等待,女子產子男子不能留下。”

趙如鈺看著床上的顧木木,卻堅定的搖搖頭,“無礙,我留下來。”

“我怕她撐不下去,我留下來看著她。”

婦人一聽不贊同的看著趙如鈺搖了搖頭,“公子這里是是……”

“不用多說,你只管做就行了,不會打擾到你的。”

“好吧。”

接著便有熱水送了進來,而趙如鈺則看著顧木木。

痛,撕裂般的痛!立馬鋪天蓋地的傳來。

顧木木死死的咬著唇邊,忍住腹中一陣強過一陣的疼痛。

“羊水破了,快!”

“熱水,熱水燒好了沒!”

“婦人用力呀,吸氣……呼氣……”

“產道開了!”

婦人見狀,忙不迭的吩咐著。

“呼~~嗯啊~~”顧木木只深深的感覺到股間一陣潮熱的液體流過,肚子似乎動起來,緊接著又是一陣劇烈的疼痛襲來,整個人仿佛被撕裂般,痛得她五官有些扭曲。

流著汗、白著臉,她忍不住想起現代了。

來月事的時候。

她忍不住喃喃的說:“果然比、比痛經疼千倍萬倍。唔~~阿~~痛死我了。”

“夫人,您先別喊,攢著些力氣,產道已經開了,但胎兒比較大了些。深呼吸”

顧木木聞言,一把抓住婦人的手,有些慌亂的問道,“是不是,是不是寶寶有什么問題?”

“沒有問題,夫人放寬心,一切正常!”

“夫人加把勁,孩子的頭快出來。”

顧木木疼的臉色慘白,趙如鈺也慌亂的上前直接蹲下去抓著顧木木疼的亂抓的手,“木木,忍忍很快了,很快了。”

他眼底的慌亂和疼惜他心里也慌亂得很,用帕子不停給她擦拭汗水,“沒事了,我在你的身邊,木木不怕。”

顧木木伸出手直接緊緊的抓著趙如鈺的手,“一定要保孩子。”

趙如鈺摸了摸她的額頭,“傻瓜,都會沒事,不怕的。”

顧木木咬著唇角,最后忍不住的點點頭。

婦人卻道,“夫人快用力啊,孩子快出來了。”

“啊!!!”顧木木咬了咬牙把吃奶的勁都用了出來。

孩子出生了,她疼的暈了過去,嚇了趙如鈺一跳,“木木,大姐她怎么了。”

婦人把孩子的抱著去洗澡用手在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

“哇”的一聲孩子響亮的哭聲便傳了出來。

在門外拉著來的那些穩婆都紛紛氣喘吁吁的,“我說公子啊,孩子出生了。”

屋里的趙如鈺卻一雙眼都落在了顧木木的身上。

婦人笑道,“公子,夫人無事。只是暈過去了,休息下就好了。”

趙如鈺松了一口氣,用帕子把顧木木臉上的汗水仔細的擦拭,很是體貼溫柔。

婦人抱著光溜溜血乎乎的孩子去為他清洗。

而趙如鈺這好像才想起孩子來,而婦人已經把孩子清洗干凈了,他才過來問道,“我看看孩子。”

婦人抱著孩子過來,“恭喜公子,是位小公子。”

“長得很像夫人。特別是嘴。”

趙如鈺聞言笑了笑也把頭湊了過去敲襁褓里的娃娃,這一看頓時哭笑不得,那皺巴巴,紅撲撲的孩子那里像顧木木了,分明就一小老頭子。“大姐,他那像木木了,長得可真丑,那有木木的天生麗質。”

還是忍不住去戳了戳襁褓孩子的臉,雖然臉皺巴巴的但是皮膚還是特別的好嫩的很。

婦人聽后淺淺一笑,“孩子出生時都是這樣的,養幾天就好些了,到時候肯定就是粉雕玉灼的娃娃了。”

趙如鈺淺淺一勾,又想了想顧木木和包拯的顏值,都高的出奇,哪怕他現在怨恨包拯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顏值的確高,想必這個小包子的顏值肯定也高高的。

顧木木這時也醒了,,“孩子了。”她虛弱的聲音響起。

趙如鈺和婦人回過神看著顧木木此刻已經睜開了眼睛,趙如鈺不會抱幼崽只得看著婦人,“勞煩大姐抱過去讓她看看孩子了。”

婦人笑了,“孩子剛出生本來就該和母親戴在一塊。”

抱著孩子就放到床上緊挨著顧木木,顧木木用手撐了起來,看著襁褓中那個丑巴巴的娃娃,她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她有些不確定的望著他們兩個,“我生的?”

婦人愣住了,反應過來后笑道,“自然是夫人生的。”

顧木木的嘴角狠狠的一抽,“扎生了個小老頭。”

原本還在吐泡泡的娃娃,興許是感受到來于母親的目光,把目光看向自己的母親,不難的在張嘴。

婦人就尷尬了。

這兩人要是不是夫妻她都有些不信了,瞧瞧那一個賽過一個的嫌棄勁啊。

“孩子剛出生都是這樣的,養幾天就好了。”

聽了婦人這么說,她松了一口氣,“嚇死了,還好不是一直都是這樣,要是一直都是這樣,干脆按回去重造得了。”

顧木木眼底的寵愛那是滿足,婦人苦笑不得啊。

婦人就不打算打擾兩人了,趙如鈺直接坐到顧木木的身邊看著顧木木慈愛的盯著襁褓里的小包子還是打斷了兩人的溫情時分,“木木,我們打算。”

顧木木卻是看著趙如鈺眸子帶著沉思,“你回去立馬通知嚴辰塵和南陌讓他們把大本營給撤了,我們得連夜離開。”

“把我們衍生堂所在的痕跡你讓嚴辰塵記得一一抹去。”

“包拯你我都清楚他如今是放棄了,但是他如今偏執執著的很,肯定會在出手的,我可不能讓他對衍生堂在出手。”

“我們也得離開。”

趙如鈺先開始是贊同的,可是聽到顧木木也要跟著離開有些不不贊同了,“你才剛生下孩子,身體。”

“這么走,會留下禍根的。”

顧木木卻異常的堅持,“我也會醫術,我要徹底和包拯斷了個徹底,就不怕自己出絲毫意外,你能明白的。”

“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你會支持我的吧。”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