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成皇記(22)

小說: 快穿之女尊男的直播之旅 作者: 魅嬈歌羽 更新時間:2019-10-21 20:45:11 字數:2425 閱讀進度:221/320

大皇女府

此時雖然已經深夜,但依舊可聞絲竹聲,紙醉金迷莫不如是。

大皇女坐在首位,眼神朦朧的看著下方身著寸縷的歌姬舞姬們,唱著靡靡之音,舞著妖嬈的身體,臉上帶著魅惑的微笑,極盡gou引之事。

大管家從門外走進來,神色不變,顯然是對此習以為常,腳步匆匆而過,眼神沒有片刻停留,哪怕那些歌姬舞姬十分絕色,在這京城里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殿下……”大皇女看大管家似乎有重要的話要對自己說,揮了揮手,下面的人時刻注意著大皇女,自然是看見了大皇女的命令,乖乖的退了下去。

“什么事如此著急?竟然讓事務繁忙的你親自跑著一趟?”大皇女悠悠的說,不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進來了,畢竟大皇女府上誰都知道,這個時候的大皇女可是打擾不得的。

“殿下說的哪里話,奴才可聽不懂,再是事務繁忙,那也得先顧著主子啊!沒有主子在,我們這些奴才可什么也不是。”輕飄飄的一記拍馬屁,頓時讓本來被大管家的到來,而有些許不悅的大皇女,臉色立馬好看了些許。

“什么事?說吧!”大皇女輕飄飄的問,神情之間卻是有點不以為意。

她這位大管家,是宮中的王貴君所賜,也就是她親爹的人,作為她親爹放在她身邊約束她行動的工具,她對于她當真是厭煩的很,雖然見不得光的事情她從來都辦的好,自己在這方面也極為信任她就是了。

“殿下,我們暗地里的兵馬……暴露了!”大管家臉色凝重,作為幫大皇女辦理見不得光的事情的人,這些事情自然也是她來管的。

“怎么回事?!”大皇女聞言,臉上不復剛剛到漫不經心,向來朦朦朧朧仿佛永遠看不清東西的眼睛里出現縷縷精光,頭腦也恢復了清明。

“我們不是隱藏的好好的嗎?怎么會暴露?!”

那隱藏兵馬的地方可是在一個誰也不知道、誰也不會留意的地方,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暴露了。

(阿飄臉上帶著微笑路過~)

“我剛剛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如此的震驚,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現在兵馬暴露了,殿下下一步可要怎么做?”

“還能怎么做?”大皇女咬牙切齒,“把人手全部退出來,能退多少退多少,不能全部都折在里面去了。”培養一個可不容易,廢了老大的勁,可不能白白的就這么沒了。

“是。那之后……”大管家有點猶豫。

“之后……按兵不動!”

他們不動,那就誰也懷疑不到他們身上來,等到這事過去了,她一定要把那暴露他們的人給揪出來。

“派人去查!給我仔細的查!我倒要看看,這幕后之人是誰!!!”

三皇女府

三皇女拿著暗報,看著上面回稟的事情,不由哈哈一笑,這大姐也有今天!

說起來大皇女的好壞不關她的事情,可是……

她眼睛里出現怨毒的光芒,她永遠都忘不了那個下雪天她被宮侍們欺負,大皇女路過的時候給她的一個鄙夷的目光,還有這些年她時不時地肆無忌憚的嘲笑!

有人為她出了這口氣,她高興都還來不及,又怎么可能會去因為一個鄙夷她的人而做什么呢?

不過……

三皇女眼睛里閃過一抹精光,解氣確實是解氣,但有著這么大的能力,可不是善予之輩啊!

若這股力量背后沒有主子那還好,怕就怕在這股力量不僅背后有主子,還是她的對手之一,那就……

三皇女思索片刻,立刻給屬下下達了命令,“給我查,不過要小心點,查出來了背后之人是誰就回來,可若是沒查出來也沒關系,早點回來就好,不要受傷了。”

屬下聽了,頓時心里感動,熱血上頭,恨不得為其肝腦涂地、出生入死,大聲應了一聲“是”,就激動的出去辦事了。

三皇女看著屬下在自己面前的一番表現,心里嗤之以鼻,面上不動聲色。

收買人心,她做的不要太熟。

畢竟……

她在這宮里無權無勢的,生父在她生下來之后就血崩死去,外家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內務府辦事的,還比不過七皇女外家呢。

而她無權無勢還能夠在宮里殺出一條血路,現在在朝堂之上有她的一席之地,依靠的是什么,現在看了如此場景也是知道了吧?不過是“收買人心”四字罷了。

可是這收買人心也不是那么好收買的,也只有她這么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的才能做的來。

五皇女府

五皇女在接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就是,這莫不是九妹的手筆吧?若真是……

五皇女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幸好自己早早投靠了九妹,不然……

七皇女府

得到這個消息,在府里虐打宮侍的七皇女愣了愣,然后冷笑一聲,眼角發紅的再一次虐打宮侍,不過這次虐打的程度是以前的幾倍。

現在,我已經身處地獄,我等著你們,下來陪我!!!

幾天之后,大皇女手下的人搜集到了所謂的“證據”,呈給大皇女看了之后,大皇女雷霆大怒,把一整個書房都給砸了。

“呼呼呼……”大皇女砸了一整個書房,坐在唯一一張沒有被砸的椅子上,累的氣喘吁吁,“可惡!竟然是她!!!”

既然你不想要過安穩的日子,偏偏要來招惹自己,那么……

大皇女眼睛里劃過一抹狠厲之色。

“吩咐下去,全力找到三皇女的罪證,把這送到她外家的對手面前,最好是什么謀逆的罪名,她既然不想要我好過,那么我也就沒有什么好顧忌的了。”

“是。”應了一聲,大管家嘴角勾了勾,又很快隱了下去,起身什么也沒說就下去辦事情去了。

身為大皇女父親親自放在大皇女身邊的人,能力自然是沒得說的,不過三四天的功夫,就找齊了三皇女外家的罪證,把這擺放在了對手的書案上。

第二天上朝的時候,這些罪證又呈了上去,女皇看見之后,和大皇女一樣大發雷霆,群臣跪下大喊息怒。

“息怒息怒,你們就知道讓朕息怒,可怎么不想想朕為什么生氣?”女皇心緒平靜下來,卻是沒有叫跪倒在地的一眾臣子起身,說出來的話雖然極為平靜,可只要是有心的人,都能夠聽清楚她話里的咬牙切齒。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