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一·二次交手 1

小說: 見聞天道 作者: 落英散華 更新時間:2019-10-22 02:13:06 字數:2123 閱讀進度:341/368

三四一

慕煙給布偶和大家的建議,最終得到了十四人的認可,當然像這樣子的計劃還有許多的漏洞,所以十四人在慕煙想法的基礎上,又增添了許多更加詳細的條例,當然總體并沒有多大的變化。

而現在大家最關心的事情,那就是對方究竟會不會上鉤來,畢竟能夠上鉤是最好的選擇,就算不上鉤對于大家來說也沒有任何的損失,當然也不會有收獲。所以越靠近“釣魚”的那一天,眾人的心情就越緊張。

是夜,慕煙從睡夢之中醒了過來,自己做了一個噩夢,已經很難得做噩夢了,而且還會從噩夢中驚醒過來,外面天十分黑,如果不看手機根本不知道現在究竟是幾點,不過慕煙憑自己大腦的清醒程度,估計也應該是凌晨1點左右吧。

打開了臥室的窗,四季館外一片寂靜,簡直就像是坐落在荒郊野外一般,不過慕煙并沒有心情去欣賞眼前的景色,因為自己的睡意似乎已經沒有了。

慕煙朝外面瞄了一下,立刻穿上衣服悄悄地拉開了房門,雖然櫻花館只有自己一個人居住,但是就居住在旁邊夏館的華英和華絮警覺地很,她們是念靈,睡眠對于她們來說并不是絕對重要的事情,因此自己如果不小心,很可能弄醒這兩個人,也許華英并不會將抱怨放在嘴邊,可是口直心快的華絮就不一樣了。

慕煙悄悄離開櫻花館,四處張望了一下,朝著一個固定的方向離開了四季館。

一開始還慢悠慢悠往前走,像是散步的慕煙,到后面突然加快了腳步,這并不像因為睡不著而出來散心的,更像是為了直奔某個目的地一樣。

走過了一段路程后,慕煙停了下來倚靠在一棵樹旁,然后探出腦袋,前面的是樹林里面一片很小的空地,有一個人正在那里,雙手在空氣中舞動著,雖然慕煙看不明白,但是這個時間這個地方怎么看對方都屬于那種沒安好心的人。

可是慕煙真的看不出來,對方究竟在弄什么呢。

慕煙不能再冒險靠近了,自己擔心在往前的話很可能會被對面的家伙發現,然后立刻逃跑掉,就算自己能夠追上然后將對方制服在地,可是對方是什么人,這么晚在做什么可是不得而知了。

就在慕煙倚靠著樹思考應該做一點什么的時候,突然希爾羅德分析濾鏡和希爾羅德探知圈出現在了慕煙的右眼和腳底。

“希爾羅德偵察術?”慕煙并沒有開啟什么術法,這只能說明這是自如體系突然運作的結果,有人剛剛對慕煙使用了一記致命的術法。

探知感應顯示攻擊的方向位于慕煙后方的位置,自己扭過頭來,雖然在視野中并沒有任何的人和術法效果,但是在希爾羅德濾鏡的作用下,能夠清楚發現一股很強的能量正沖過來,這應該是第一擊不成之后敵人立刻補充的攻擊,不過現在已經失去了隱藏襲擊的意義。

既然知道了攻擊來的方位,慕煙立刻做出來躲閃,不知名的攻擊就像是漆黑的油墨,直接刺穿了樹干,然后就融入了這夜色之中,像是沒喲發生過什么一樣。

這一個躲閃也直接將慕煙自己暴露在了那個被暗中觀察的人眼中,雖然隔著漆黑的夜,但是慕煙還是隱約能夠感覺到對方的驚訝,既然已經暴露了,那么就事不宜遲,慕煙指向對方,鐵索破地而出,不過并不是想要將對方的身體串成肉串,慕煙決定利用虛空鎖的辦法暫時封鎖對方的術法和行動能力。

可惜律反卻被黑色的能力給平破壞掉了,對方也趁機逃離了這個地方,就算是想要去追擊,慕煙也要顧慮暗中攻擊自己的人。

“誰!?”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么就不需要再遮遮掩掩,“哪里來的鼠輩,給我出來。”

樹林里面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才不過一小段時間沒有見面,你說話語氣已經這么囂張了,實力的上漲讓你的信心也變得膨脹起來了。”

這個聲音慕煙聽過,也不會忘記,那是那個自稱為“刺客”的家伙的聲音,也就是他讓天道狠狠地削弱了西洋教派勢力在中國的實力,不過自從那一場混戰之后,自己便再也沒有見過這個人了,沒想到今晚能夠再一次相見。

“老朋友了?”慕煙看著面前漆黑一片的樹林,“我們已經算是老朋友了,不就現身一下嗎?多少也給我一個面子,至少能夠讓我看見你。”并沒有聲音回答慕煙,但是樹林里面傳來的腳步聲已經是一個很完美的回答了,稍許時間,刺客便站在了慕煙的面前。

“好像還是和以前一個樣子,讓人厭惡又捉摸不透的穿著。”現在的慕煙和刺客正相互對立著。

“你也沒有變。”刺客也不甘落后,“如果將你丟到女人堆里面,連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不過好像還有些變化。”隨后刺客又補充了一句,“為什么要一直開著風探知和另外一個探知類術法?你似乎比以前更加謹慎了,或者說膽小了。”

“那是因為我根本沒有想到會晚上出來,你知道嗎,你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也不過六七步距離吧,但是我卻只能看見你身體的一個輪廓,只有一個輪廓,其余的在我眼里不過就是一片漆黑,就算你現在沖著我做鬼臉,我也一點察覺都沒有。”

“看來你的夜間視力很糟糕啊。”

“不是一般的糟糕,自從在哈爾濱丟失了一只眼睛之后,視力方面就成為了我無法彌補的短板。”

“可你別忘了那次你的命是千煙救回來的。”

“我當然不會忘記。”慕煙笑了,“所以今天晚上,我就連帶著他那一份也討回來。”

“強詞奪理?”

“說說看吧,你們在自然之境的大晚上究竟在干什么,難不成想要對天道進行夜襲!?”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