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8 隱情

小說: 海天凌云錄 作者: 桂媛 更新時間:2019-10-22 06:37:28 字數:2171 閱讀進度:688/688

沈慕真避讓不及,就在眾人驚呼之時,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從一旁飛了過來重重撞在劍身上,劍身微微一晃,速度變慢許多,沈慕真趁機避開了這一劍。

“月芷”沈敬賢二話不說上前繳了她的劍,沈月芷面色鐵青,指著沈慕真道“你為什么要回來你一回來就惹這么多事現在還想誣陷我”

“是不是我誣陷你,只要查查陳晉西的死因就知道了。”沈慕真悠悠道“大姐,你這算是狗急跳墻嗎”

“沈慕真,我看你就是條瘋狗”沈月芷怒極。

“我要是瘋狗,你是什么”沈慕真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從小你就想殺了我,各種手段不勝枚舉,雖然我們沈家不覺得這是什么大事,不過那時候我才幾歲,你連孩子都不肯放過,我知道你想接替二伯的位置,所以我和二姐都是你的眼中釘,前幾天我抹了你的面子,又被三伯收了權,你對我更恨了,今日剛好得了這個巧宗兒,自然是不會放過的,我說的對嗎”

“你少在這里裝模作樣猜測我的想法,這件事只對二妹有好處,她不肯嫁人還不是因為她和一個小廝有私情”沈月芷的話惹得舉座嘩然,二伯母更是臉色難看至極。

沈蘅芷臉色發白,咬緊了嘴唇道“大姐,你這才是含血噴人”

“我含血噴人你被我撞破了好事,對我又怕又恨,今天這樁事是你干的吧你讓沈慕真替你氣他,被我發現后,你索性想著趁著這個機會找人殺了他,然后再嫁禍給我,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沈月芷冷聲道。

沈蘅芷更加氣惱,“大姐,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在暗地里攛掇我爹把我嫁給陳家的人就是你,而且你和那陳家有私情”

“什么”眾人越發震驚,李秀峰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不過他只是攥著拳頭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

“你胡說什么”沈月芷有些慌張,“我和陳晉西沒見過幾次”

“我說的是陳家人,不是陳晉西,與你有私情的是陳晉西的哥哥陳晉東,你為了討好他,想把我嫁給他那個草包弟弟,還美其名曰兩家結為秦晉之好,若沒有你的幫助,他青云嶺怎么可能發展的這么快”沈蘅芷冷冷道,“本來這件事誰都不知道,只是不湊巧,我派人去查陳晉西這個草包的時候,剛好被我的人發現了,我就怕你不認,我還有物證呢,你要不要看看你有一件貼身的小肚兜應該很久沒見到了吧”

沈月芷面色鐵青,“你為何要害我”

“是你害我在前,你為了幫青云嶺壯大,給錢給人不算,還想把我送過去”沈蘅芷冷冷道,“我不過以牙還牙罷了。”

“夠了”老祖宗冷冷地望著她們兩人,“把她們兩個都給我帶下去,好好問問清楚你們一個二個都懷著什么心思以為我不知道嗎把你們的那點歪心思都給我趁早收起來”

“娘,您別生氣,這事我們會處理的。”沈敬康忙扶住老祖宗道。

“你也是,老三你年紀也不小了,東西也得了不少了,也要給別人留口飯吃。”老祖宗目光如炬,兩只手如鐵箍般牢牢箍緊了沈敬康的手腕。

“娘,您這話兒子可受不起,兒子從小就沒什么大志,只想掙錢,哪有什么別的心思兒子一定會好好幫慕真打理好我們沈家的,您老人家只管放心。”沈敬康賠著笑臉道。

“放心他只剛回來,就出了這么多事,我看你還是趕緊寫封信讓老二趕緊回來。”老祖宗冷冷道,“我可不想等他回來的時候,沈家已經沒了。”

“是。”沈敬康沒有爭辯,只是順從地答應。

“月芷和蘅芷的事趕緊查清楚,陳家那邊派人去送個消息,說他要多留幾天。”老祖宗有條不紊地吩咐道,“老五,你去想法子,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拿下青云嶺。”

沈敬賢忙應下道“是,娘。”

老祖宗合上眼睛思量了一陣,用疲憊的聲音道“一個兩個都是這樣不省心。沈家只怕是要完了。”

“娘,不會的。”沈敬康安慰她道,“你別想太多了,早些回去休息吧。”他扭過頭對眾婦人道“你們還傻坐著干什么趕緊伺候娘歇著”

眾婦人忙站起來,七手八腳地上前扶著老祖宗。

老祖宗站定了,對沈慕真道“慕真,你別怕,有老祖宗在,沒有人敢害你。”

沈慕真笑著點頭道“我知道,老祖宗最疼愛我。”

老祖宗嘆了口氣道“就怕我這把老骨頭熬不了多久了。”

沈敬康望著老祖宗步履蹣跚地離開后,又看了一眼衣裳凌亂的沈慕真,皺了皺眉頭道“慕真,你要去哪里”

“我繼續關禁閉。”沈慕真拉著流光要走。

“還關什么禁閉你沒看家里都亂成這樣了。”沈敬康深深嘆了口氣,“怎么會有這種事”

“女大不中留啊。”沈慕真笑道。

沈敬康微微一愣,不覺看向自己的女兒,苦笑一聲道“元芷她不肯嫁人。”

“三姐孝順。”沈慕真假惺惺道。

“她是很孝順,不過”沈敬康搖了搖頭,呷了一口茶,這段時間他一直忙于查縱火案,神色憔悴了許多。

“縱火案可有進展”沈慕真問道。

沈敬康再次搖頭,“這事真是邪門,沒有任何人看到,查來查去就是查不到。不過”他看向沈慕真,“福祿館的老板說,那天晚上恍惚見到個人是你。”

沈慕真笑道“三伯,你不會以為是我放的火吧”

沈敬康斷然道“當然不可能。此事目前成了懸案,而且商客們鬧得厲害,他們要離開,這下子陸路也斷了,這么多人,還真是有點麻煩。”

沈慕真道“陸路斷了不正好嗎一個都跑不了。”

沈敬康苦笑道“話雖如此,可是這么多人每日里要吃喝,也不是一點小數,時間久了,存糧消耗干凈就要出大亂子。而且最壞的是,他們出不去也進不來,許多買賣都做不了,我們損失更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海天凌云錄,微信,聊人生,尋知己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