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倒計時之3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8:30 字數:2067 閱讀進度:47/51

“報,山下有一男子持有教主手令,自稱為教主傳話,要求面見上官堂主?!蓖灰娨谎采降茏语w身而入,跪地言道,

上官云與童百熊有些面面相覷,他們自知教主與那旭齊已在返程,不日便可回到黑木崖,莫不是中間教主突發奇想,又想著游玩數日,通知晚歸吧?!想想今日來,教主與那旭齊的相處點滴,兩人突然覺得這事還真的有七八成的幾率。

這么想著,兩人頓時面色有些頹唐,兩人都不愿操心操力的,相比之下,果然還是有教主在清閑得多!

“行了,讓他過來吧?!鄙瞎僭茢[擺手,只得言道,

童百熊見那人離去,便起身,“既是教主單獨傳話給兄弟的,我也不好多聽,就先下去了,今日咱們兄弟倆也是勞心力,等到東方兄弟回來,我必然讓他請我們倆人吃酒!到時候不醉不歸!”說著,便隨意的侍弄下衣服,大步走了出去。

上官云見童百熊離開,也不阻攔,畢竟黑木崖上的規矩誰人都知,該你獲悉的,你必然逃不過,不該你清楚的,一旦清楚,那么便禍患無窮。

不多時,一個身著青衣的瘦小男子便隨著領路人一同進入了屋子,上官云見到男子的一瞬,有些許的驚愕,隨后立時清空了所有人,緊閉了屋子,不知兩人說了些什么,半個時辰后,青衣男子告辭離去,立刻離開了黑木崖,不知所蹤。

天色也暗沉,上官云坐在未點燈的屋子里,陰暗不明,臉色有些不同尋常,不多時便恢復正常,叫人來收拾,自己便踱步離開了屋子,看方向,似乎想著黑木崖頂而去。

這廂,東方不敗與東方齊半是游山玩水,半是趕路,倒也輕便愉快,兩人成日里膩在一起,感情愈發的好,但始終未有越過雷池一步,往往克制不住之時,東方齊便親親東方不敗的臉蛋,然后自行坐到旁邊,直到冷靜下來,東方不敗既已知東方齊的心意,自是不會有什么誤會 ,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東方齊糾結不已的表情偷笑,偶爾也會不經意地撩撥幾下,然到底還是心疼東方齊,也會自發地幫著倒些茶水,倒也不靠近。

這日,東方不敗到底還是有些小意趣地挑逗了兩下,東方齊恨恨地撲到他在床上,吻住他的柔唇,直到連武功天下第一的東方不敗也已氣喘吁吁,顫抖不已的時候才放開。

“這可是懲罰你,看你以后還敢不敢了?”東方齊笑著看東方不敗臉色通紅氣息不穩的樣子,“想看你夫君出丑,要知道,夫妻可是一體的,萬沒有只取其一的道理?!?/p>

待東方不敗氣勻,仍舊媚色如絲,伸手摟住東方齊的脖頸,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氣,“從未想過我也會有今天這樣的日子?!辈恢獤|方不敗已有多久沒有過過如此輕松愉悅的生活了,這些日子,可以說是自他出生到現在最快樂最甜蜜的日子里,好到他現如今連黑木崖都不愿意回,甚至就在剛才那一刻,他連剩下一堆的爛攤子都不想理會,只想跟東方齊遠走天涯去。

“以后這樣的日子多得是,你想逃都逃不了?!睎|方齊在東方不敗耳邊輕聲的說,他自然心疼東方不敗,從前那些苦和累,又有誰能陪他一起承擔?幸好,今后無論何時,兩人都可以分擔所有的喜怒哀樂。

“……嗯!”東方不敗緊了緊雙手,偷笑了一會兒后才回答,他現在全心全意的愛著東方齊,就連他自身的缺陷,他都已經無所顧忌,因為東方齊說過,無論他如何,他都接受!如果將來,東方齊真的接受不了,東方不敗也有打算,大不了死同穴。

“好了,快些起了,黑木崖那邊可是已經催了幾次了,你這個教主當得可是不稱職了??煨┌涯切﹤€事情解決了,我還等著你呢,嗯?”東方齊抱著東方不敗起來,幫著他整理了剛才一番癡纏后變得異常凌亂的衣物。

東方不敗伸手握住東方齊整理衣物的手,眼睛帶著光彩的看著他,“我們不理這些了,就這樣離開好不好?”

東方齊停住手里的動作,認真地看著東方不敗一會兒,嘆了口氣,伸手順了順東方不敗的發絲,“我知你的心,但是,你的眼底還有著牽掛,如若我現在就帶你離開,將來日月神教的事情,你必定還會關注,你放不下的。好了,相信接下來也沒多少事情需要處理,只不過更換一下教主而已嘛,相信你很快就能夠處理好,興許我們會黑木崖幾個時辰就可以離開了,就當做是最后一次游覽一下,嗯?”

東方不敗握住東方齊的手置于自己的臉頰,垂下眼睛,思索了一會兒,點點頭。

曲非煙帶著幾個日月神教的弟子,正在趕往黑木崖的路上,一路上,她都在思考著東方不敗給她留下的難題,她不知道教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可她知道,教主從來都是說到做到,所以她信了教主說過的,只要她能夠成為教主,那么她的爺爺就能夠安然無恙!甚至可以被接回黑木崖繼續做長老。所以,教主之位,她必得!為此,她會不惜付出一切的代價。因為教主的話,現如今的日月神教弟子都對她恭敬有加,但心里未必服,所以,她需要做些什么,她急于做些什么,幸而有位與爺爺關系極好的,看在她爺爺的面子上,些許的提點了幾句關于教主和圣姑之間的間隙和日月神教上下對圣姑的不滿和猜疑,這是她的機會,她知道,爺爺也曾經自言自語說過一些事情,她都記得。

“曲……姑娘,歇息一會兒吧?”一位年紀稍長的弟子見曲非煙有些疲憊,便提議道,

“不用了,繼續趕路!”曲非煙停下亂七八糟的思考,回道,“盡快趕回黑木崖?!?/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