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完結倒計時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8:29 字數:2366 閱讀進度:46/51

郁郁蔥蔥的山林下,一條彎曲的小路鑲嵌其間,在清晨,薄霧輕浮于林間,給本就朦朧的山色涂上一層淡雅清幽的色彩,沉靜溫婉,仿若處于深閨的女子。

突然間,馬蹄聲響起,一抹亮色撥開了幽靜的畫布,在寂靜中填入了一絲光線。

“東方,你已經打算好了嗎?”東方齊欣賞了一會兒大自然的美景,開口道,

“你說呢?”東方不敗掃了東方齊一眼,眼神中帶著些許的媚色,他已經想清楚了,他并不喜歡管理教務,雖說日月神教是他一手搶奪來的,但當初促使他奪教想法的也只不過不喜歡寄居人下,不喜歡受制于人而已,現今,他的武功無人可及,他的勢力遍布天南海北,即便沒有日月神教,他也可以笑傲江湖,只要東方齊能夠一直陪伴他。

“日月神教是你的心血,就這樣放下了,心中可有遺憾?日月神教的兄弟們可愿?”東方齊視線終于轉回到東方不敗的身上,勾起一絲微笑。

“本座從不后悔!”東方不敗微揚著下巴,眼神中滿是傲氣,笑容中也帶著唯我獨尊的霸道,“日月神教,既是本座的,本座想如何處置,也由不得他人說個不字?!边@還是兩人相處之后,東方不敗第一次在東方齊面前自稱本座,足見其自傲的程度。

“東方,你現在的樣子,是我最愛的?!睎|方齊沉默的一會,深沉的看著東方不敗半響,直至東方不敗眼神中摻雜了些許疑惑,才突然開口道,“真的,很美?!?/p>

雪白的肌膚上仿若突然被最艷麗的胭脂覆蓋,東方不敗瞪了東方齊一眼,有些羞惱地打馬向前,越過了東方齊,“油嘴滑舌!”說完,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弧度。

“曲非煙是個良選,可惜心智雖堅定,但易被影響?!笨吹綎|方不敗有些害羞,東方齊也不多言,反而轉移話題,“你如此試探她,不怕之后她會對日月神教不利?”

“有曲洋在,她不敢亂來,何況,教眾還有個好圣姑在?!睎|方不敗見東方齊不再提之前的話,心下羞怯也去了許多,但仍舊記下了東方齊的評價,想著今后要多多的在愛人面前展示他最愛的自己,然有些時候,他實在不愿用那種態度對旭齊,即便他會冷漠傲然看世間所有人,旭齊仍舊是他心頭最柔軟的部分。

“坐山觀虎斗……難怪你會對曲非煙提出,若她能夠于將來成為教主,你便丟下曲洋的過錯?!睎|方齊輕笑,他自知東方不敗的意思,然他不希望東方不敗猜忌,自然想讓他親口告訴自己這些,兩人之間才永遠不會有隔閡。

東方不敗已慢下速度,等待東方齊,聽得東方齊之言,抿嘴笑了笑,滿是了然,他自己清楚曲洋聽得此言之后的驚愕的反應,曲非煙的資質并非最佳,但運氣不錯,剛好趕上自己突然想要與旭齊笑傲江湖的時候,既如此,人選也不必多擇了,日月神教今后如何,自由東方不敗手下數人照看著,再往后,就與他無關了。

“旭齊……”東方不敗抬頭看著東方齊,嘴角掛著笑,“你不怨我嗎?”

“為何?”東方齊伸出右手于半空,等到東方不敗的手放入方握緊,“我說過,你想如何,我便陪你如何,這天下于我,也比不得你的一根發絲?!?/p>

情話隨口而出,雖有些虛,但東方齊也自知放了多少真心在里面,自然比從前隨口而出的情意綿綿好的太多太多,相信東方不敗也有所察覺,也因此雙頰才染上了紅暈,笑容也變得甜蜜起來。

“我會盡快安排好一切,之后……天下,我隨你去!”東方不敗緊了緊交握的手,開了口,

“好?!睎|方齊不多言,只一字,盡顯實意。

黑木崖頂……

“圣姑?!币绘九辜钡睾爸斡?,“此處畢竟寒冷,請圣姑多加衣物?!笔掷锱踔放襁f給任盈盈,可惜被推開。

“圣姑!”婢女焦急萬分,多年來,她自知教主疼惜圣姑,萬一圣姑病了,所有人都要連累受罰,想到此,她心底忍不住產生一絲怨恨,

“你下去吧,我想安靜一會兒?!比斡煊X不到身邊人的想法,自顧自的想著崖頂走去,寒風凌冽,但抵不住她心頭的寒冷,自受罰以來,她已許久未出黑木崖了,不知令狐沖的傷勢如何了?也不知……向叔叔怎么樣了。

在多天前,向問天曾經來找過她,言語間帶著些許的得意,她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但在向叔叔的言語間,她竟然覺得向叔叔在告訴她她父親的死亡是有人故意造成的,觀日月神教上下,還有誰能如此的本事?她沒想到向叔叔竟然會給她這樣的暗示?讓她的心立刻亂了分寸,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連向問天后面又說了些什么,什么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等她反應過來,想要找向叔叔問個清楚時,卻發現向叔叔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父親到底是如何逝去的?一直對自己疼愛有加的東方叔叔難道真的是自己的殺夫仇人不成?她該相信誰?能相信誰?

這一切擾亂了她的心,她想念洛陽,想念綠竹巷,想念綠竹翁。偏偏,她還在心底擔憂著令狐沖的安危,那樣的忠肝義膽的英雄俠士理應名響于江湖。也許,如果他在身邊,她就會有一個可以相信的人了。

“如何了?”童百熊聲大如雷,“讓老子說,直接殺了不就一了百了了,留著也是后患無窮!”

跪著的人聽著嚇了一跳,見不是為難自己,便放下心,繼續跪著。

“你是嫌這屋子不夠寬敞想到外面吼兩嗓子不成?教主的吩咐全都都忘干凈啦?!”上官云瞪了童百熊一眼,心里暗嘆這漢子還真難得提出了個好辦法,可惜教主的想法他們還真是無法參透,明知道向問天對任盈盈說了些什么,偏偏就是只監視著放著不理。

“我這不是著急嘛!任盈盈那小妮子鬼心眼子多得很,誰知道將來是不是個禍害,早點鏟除不就好了嘛?!蓖傩軐擂蔚拿亲?,把聲音降了下來,但仍舊不甘心,教主怎么可以留個禍患在身邊?

“行了,教主自有章程,我們只需聽命行事?!鄙瞎僭婆陌宥ǘ?,“任盈盈現在在崖頂,不知在想什么,暫時還沒有行動,讓人換掉她身邊的丫頭,一旦她有什么動作,立刻通知教主?!?/p>

“是!”跪著的人立刻躬身退下。

“哎,教主怎么想的呀?!蓖傩車@氣,東方兄弟的想法似乎他從來就沒明白過!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