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教主的猶疑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8:27 字數:2384 閱讀進度:43/51

“本座從不屑于說謊!”東方不敗說的傲氣,當然,如果他的臉不那么紅的話,原本氣勢應該

能夠顯示出來。

“呵呵,東方,你可真可愛?!睎|方齊心里嘆息一聲,突然有些慶幸自己能夠在這個世界中重

生,就算是變成了他一直不屑的令狐沖又如何?就算是變成岳不群都無所謂!只要他的東方能

夠愛他,能夠留在他身邊,一切都是無所謂的。

東方不敗能夠很輕易的感覺到東方齊的心意,也因此他的眼神更加柔和,將自己靠在東方齊懷

里,雙手緊緊的摟著東方齊,心里漸漸冒出的卻是患得患失的感覺,現在的他什么都看不見,

什么也聽不到,只是靜靜的聽著東方齊沉穩的心跳聲,東方齊愛他,他喜悅,興奮,緊張,幸

福,但一想到自己的身體,對未來的不確定,讓東方不敗這樣的張揚個性也變得懦弱,他在乎

東方齊,即便天下人都背棄他,他都無所謂,但他絕對無法忍受東方齊的轉身。

如果他不能接受,要如何?抱著東方齊的手更緊,東方不敗單單是想到這一點便心痛欲絕,眼

里也開始顯露絕望與悲哀。

東方齊眉頭微皺,懷里的人身上散發著他所不喜歡的氣息,“東方……”東方齊雖不能完全猜

透東方不敗的心思,但多少有些猜測,“我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事離開你,你不是說過要相信我

的嗎?”

東方不敗的身體僵了一下,有些微冷的身體回暖,“我相信你?!蔽也幌嘈诺氖亲约?。

雙手松了松,東方不敗嘆了口氣,“旭齊,不論我將來會做什么,你都會原諒我嗎,即便我欺

騙了你,也絕對不會離開嗎?”

東方齊這回徹底確定了東方不敗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了……其實他從來不認為東方不敗身體殘

疾有什么可避諱的,心里的殘疾比身體殘疾可怕多了,更何況,東方的殘疾讓他擔憂的也只是

將來在床上東方能不能……咳咳,想的太遠了,東方齊感覺到東方不敗的緊張,頓時有些尷尬

于自己竟然思維總往那個方向跑,看來他得早點把東方定下比較好!

暗地里點頭的東方齊表面還不忘安撫東方不敗,“如果東方想要離開我,那么我會選擇與東方

死同穴,同歸于盡。除了這個,其他的我從不在意?!?/p>

“真的?”東方不敗聽了之后,心頓時松了下來,馬上抬頭認真的看著東方齊的眼睛,希望從中看出些什么,但他所擔憂的卻都沒有出現,出現的只有認真。

“啊……剛才誰說會相信我來著?哎呀,一時之間有點想不起來了?!睎|方齊裝模作樣的伸手摳摳耳朵,眼睛望天,一臉的深思熟慮。

“噗?!边@還是頭一回看到東方齊這樣的動作和表情,東方不敗知道他是在逗他開心,原本有些郁郁的心情立刻飛揚起來,嘴角也高高的勾起來,“哎?有人這樣說過嗎?我也沒聽到……”

“教主!”

東方齊剛要回答,就聽到了一聲大吼,好吧,原來還真有人這么沒有眼力價!好容易他和東方相互開開玩笑,雖然知道有人靠近,但也相信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來打擾,卻沒想到……

東方不敗顯然比東方齊更生氣,周身的氣壓立刻劇降,轉過身靠在東方齊的身上,想了想,抓住東方齊的手環住自己的腰,滿意的點點頭,這才冷漠的看著還在遠處的人迅速的靠近。

日月神教的眾人現在恨不得殺了曲洋!丫的,不知道教主和東方齊在一起的時候是不能靠近的嗎?!這下可好,他們全部都被連累了!佛祖啊,讓時間停止在這一刻吧!

顯然,眾人的誠意沒有感動上天,他們依舊迅速的靠近了冷氣直冒的教主,當然,教主和東方齊的造型被他們直接給無視了。

但曲洋卻被驚嚇到了,直愣愣的停下看著前面兩個男人的姿態,以為自己眼花了,不由自主的揉揉眼睛,再看看天,再看看已經超過他跪倒在地的其余人,還是緩不勁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日月神教,千秋萬載,東方教主,一統江湖?!苯瘫姰惪谕暋暗捏@天地泣鬼神啊,相當壯烈,他們由衷的希望教主能夠看在他們這么誠心的份上放過他們,請就盡情地懲治曲洋吧!

“起來吧?!睎|方不敗還真沒有懲治這幫的意思,畢竟剛才在衡山客棧,他們表現不錯,原本該獎,但現在打擾到了他和旭齊,自然該罰,功過相抵就不獎也不罰了!

教眾們擦著冷汗心情雀躍的起身,自動自發的撤到側面,低著頭做懺悔狀,一個人實在看不下去,忍不住對著曲洋大吼,“曲洋!看到教主還不跪下!”

東方齊仿若沒看到出現的這群般,將頭靠在東方不敗的肩膀上,認真的看著他的側臉。聽到曲洋這個詞,才微微的側頭,看著前面這個傻瓜的瞪大的眼睛,嘴角勾起一絲微笑,側頭問了下東方的側臉,然后微笑著看著曲洋的臉頓時變得通紅,也不敢再看他們,而是噗通的跪倒在地,“曲洋,見過教主!”

東方不敗被東方齊的舉動弄了個措手不及,忍不住微紅著臉頰瞪了東方齊一眼,雙手卻附上腰間東方齊的手,微微的握了下,這才轉頭,眼神變得冰冷的居高臨下地看了眼曲洋,“呦,這不是曲洋曲大長老嗎?難得啊?!闭Z調諷刺異常,之前的囂張氣焰都哪里去了?敢攻擊旭齊逃跑,還敢公然背叛日月神教,天下事還真沒有這位長老不敢做的了。

“曲洋請教主責罰?!鼻竽樴У淖儼?,原本還有些波瀾的心嗵的沉到底。

“可不敢啊,曲長老本事大的通天,武功竟是出神入化的,自然不需將本座放在眼里,恐怕還是比較想去服侍你的任教主吧?”東方不敗把玩著東方齊的手,有些漫不經心,這是他第一次在推翻任我行之后提起他,原本他不愿意,但是就在剛剛,他突然想要毫不顧忌的跟著東方齊離開,過他們兩個人的日子,所以一切能夠阻礙這一決定的事情他都需要處理好,任我行就是其中之一,對于任我行,他的心情比較奇怪,曾經的崇拜和羨慕到身慘時的憤怒和憎恨,再加上教中不乏還存在著效忠于任我行的人,所以他從不提他,但現在,他無所畏懼,任我行只不過是個障礙物而已。

“教主……”曲洋狠狠地磕了幾個頭,額頭鮮血淋漓,“曲洋自知死路一條,但更想明明白白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