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金盆洗手的鬧劇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8:20 字數:4755 閱讀進度:35/51

莫大先生的臉頓時也黑了不少,雖然他的師弟(抱歉之前弄錯了)確實可能跟魔教的人有所來往,但是他了解他的師弟,正如他的師弟也了解他,劉正風是什么人,他清楚的很!然而,為今,這些人竟然利用師弟金盆洗手的機會如此的行事!明顯就是與他們衡山派為難!難道就因為正風的私交,就把正風以前那些功績全部都銷毀了嗎?!還是說……這本來就是某些人處心積慮要詆毀他們衡山派的計謀了?!

劉正風很生氣,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須沉住氣,一切都不能操之過急,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也許他會為了自身的正義而不反抗的死去,但是,現如今,曲洋就在后堂,他在等著自己,等著與自己同生共死,他絕對不會讓曲洋因為自己丟失自己的生命!之所以原定在劉宅的金盆洗手為今臨時更換在衡山客棧已經引起很大的風波,現在,也只能希望他的家人不會有事,但是看這些人的態度,恐怕不可能善了,什么正義正派,全部都是假的!殺人從來不會眨眼,跟那些魔教又有何兩樣!

不管心頭突然出現了多么大的不甘,,劉正風還是努力壓下心頭的怒火,仍舊笑得溫文爾雅,“不知各位,這是何意?”

“劉正風,今日恐怕有些個事情需要說清楚!否則你的金盆洗手恐怕……”隨著棺材進來的是頭上抱著紗布,脖子上也帶著傷的看上去有些虛弱的左冷禪,今日之事對他的未來實在太重要,他必須出席,這也是為什么他帶著傷出席,當然,這傷是為了對抗魔教留下的,看上去自然是越重越好,武林中人全部都會對他恭維有加,甚至可以提高他的威望,他剛剛成為五岳盟主,正是立威的時候,此時不待更待何時?!

劉正風仿若很驚訝一般,“左掌門,正風今日封劍歸隱,意在不問世事,專心歸隱田園。對于江湖中事更是早已不在關注,是以,正風不知左掌門所言何事?如果正風知曉定當竭力幫忙?!?/p>

天山道人,定逸師太以及余滄海對劉正風的態度看上去挺滿意,表面上的冷淡也去了些,他們素知劉正風是個喜愛安逸的人,平素行事更是中規中矩,是以他們并不能夠完全相信左冷禪說說的與魔教糾纏不清的事實,但左冷禪畢竟剛剛與魔教進行了正面對抗,他們也不能駁了他的面子,這才有此一幕。

左冷禪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和陰毒,他本以為憑著劉正風的習性,他必然會正面此事,絕對不會推諉,想不到今日一見,傳聞看來有假,劉正風也不是好對付的,那么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劉正風!不要裝傻,我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消息,你與魔教長老曲洋的關系匪淺,現在,你就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只要你說不是,我自然不會與你為難!”他就不相信,在這么多見證人的面前,劉正風敢說謊!如果敢的話,那么他不介意把安插的間隙拉出來證明此事。

看左冷禪的模樣,劉正風就知道恐怕今日此事他不達目的絕對不會罷休的,心下一沉,眼睛掃過那些個棺材,眉頭皺起,“左掌門,我們明人不說暗話,如果我有罪,自然承認,但在此之前,能夠給我解釋一下,在我金盆洗手之日,為何會無故出現這些個棺材尸體?難道說左掌門是打算給我們衡山派一個下馬威嗎?就算是五岳盟主,似乎也不能如此的行事吧?”

此言一出,場面立刻變得僵硬了起來,不論如何,這件事都是違背江湖道義的,本來剛才幾乎所有人都反對,但五岳盟主左冷禪卻一定要這么做,此事無論怎么說,他們都是理虧的一方。

天山道人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劉兄,是我們失禮了,這些人都是我們門下被岳山派弟子令狐沖殺害的,我們此行的另一個目的就是向岳山派掌門詢問此事并希望能夠見到令狐沖本人?!闭f的很有禮貌,但事實上,隨著他的話語,他還有定逸師太還有余滄海都立時滿眼的恨意和殺意。

話音剛落,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帶著一眾弟子姍姍來遲,剛剛好被眾人的視線襲擊了一把,稍微愣了一下便有禮的問好,但被余滄海厲聲打斷。

“岳掌門,我余滄海只說一句,立刻把令狐沖交出來,這件事我不會牽涉到華山派本身去?!?/p>

岳不群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還請我詢問我那無知小徒做了什么事情惹到了余老先生了嗎?如果真的如此,岳不群愿意代替那徒兒向先生陪個不是,還希望先生看在年紀還小的份上,不要見怪?!?/p>

余滄海立刻大怒,“岳不群,此事不是你裝傻沖愣就可以過去的,我與令狐沖的仇恨不共戴天,立刻把他交出來,否則休怪我遷怒,我青城派也不是好糊弄的?!?/p>

天山道人見狀況不妙立刻上前阻攔,“余掌門!今日是劉兄的金盆洗手的好日子,此事我們容后再議可好?”

場上已經變成了戲臺了,劉正風這個正主則是跟著莫大先生退到一邊眼神中帶著諷刺的看著眼前這一切,而左冷禪這個新任五岳盟主,更是恨不得岳不群立時死去,他是對他威脅最大的一個,是以左冷禪放任了這一切,反正劉正風跑不了,早晚都的死,不用著急的事,岳不群這個大隱患才是需要警惕對待的。

余滄海把理智收了回來,但仍然抑制不住怒火,“岳不群,不要以為此事會就這樣算了!”

岳不群眉頭皺的更緊了,“余掌門,我真的不知道令狐沖如何得罪了貴派,今日并不是說這個時候,我們是來為劉兄慶祝歸隱之事的,我想我們之間的事可以稍后再議?”

“是啊,余掌門,沖兒如果真的做錯了什么,我們也不會包庇他的,還請余掌門放心,怕只怕這之間有什么誤會,沖兒自小聰明伶俐,不會如此魯莽行事的?!迸赃叺膶幹袆t忍不住開了口,話里話外意思就是令狐沖絕對不會做出什么事的,肯定是你們有了誤會。

余滄海聞言更是怒火中燒,但寧中則女俠在江湖中地位現如今比岳不群甚至還高些,他不得不給面子,“既然寧女俠這么說了,那么,我自然會給你們一日的時間,明日必須給我一個答復,但是此事絕對不是誤會,令狐沖殺害我兒,此事又豈能善了?”說完,便壓住怒火走到了旁邊,不在理會周圍的眼神。

寧中則有些擔憂的拉了拉岳不群,她擔心沖兒,那孩子是她一手帶大的,她還不了解?一定是有什么事不了解的,沖兒不是那種沖動殺人的人!但是現如今連上左冷禪,四家掌門都在追殺沖兒,這個不是什么好事情,但她現在只是個婦人,求助丈夫是正常不得了的事情。

岳不群輕微的搖了搖頭,示意寧中則暫且不要再言,自己則接過弟子手里的禮物上前親自遞給劉正風,“因為小徒給劉兄帶來了如此大的麻煩,岳不群真是過意不去,還請不要在意,這是我特地為劉兄準備的禮物,還請劉兄笑納,接受在下的歉意?!?/p>

劉正風淡淡的一笑,“自然,岳掌門俠肝義膽,劉某深感佩服,今日之事,自然不會追究?!比缓筝p輕的抬手示意旁邊的人接下禮物,

岳不群感激的作揖,然后走回華山派的位置?,F在門外已經聚集了太多的人,各種小門小派都有,人數眾多,本是為了討伐劉正風而來,而今倒是看了一場又一場的好戲,正是津津有味的時候,偏偏被中斷了,都是不滿,但顧及到里面的人武功都高過自己,而且地位更是高的很,這才沒有發生暴動,心里卻怒罵不已。

“好了,此事容后再議?!弊罄涠U冷哼了一句,還是出來履行五岳盟主的義務,是討伐劉正風的時候了,“那么,劉正風,現在你是否準備好了?大家可都在聽著呢。你與魔教的關系請一五一十的說個清楚明白!”

劉正風眼神中閃過不悅,“左掌門,你為何執意要說我與魔教有所勾結?”

“哼!劉正風,自己做過的事情自己就要承擔!這是我們江湖中不成文的規矩,如今你是怎么了?難不成還想抵賴不成?也好,那么,我就讓你看看人證!帶上來?!弊罄涠U斜了斜眼睛,

不一會兒,一群人就壓著一個個非常眼熟的人進入了客棧,劉正風心頭大震,“左冷禪!你……”

被押上來的正是劉正風所有的家人,他已經為了家人的安全改變了金盆洗手的地址,可沒想到,左冷禪竟是個如此心狠手辣的人,他現在深恨自己為什么一定要秉持著什么所謂的俠士之風!倒不如直接跟著曲洋笑傲江湖游山玩水去,何必搞什么金盆洗手這些呢!

天山道人和定逸師太心頭不忍,他們也不知道左冷禪的動作,現如今看來,恐怕左冷禪……并不適合做五岳劍派的盟主!

“左掌門,劉正風的事似乎不應該牽涉到他的家人?!蹦笙壬懿桓吲d,冷著臉開口,

左冷禪對此嗤之以鼻,“這些人可都是見證人,劉正風與魔教勾結的事情如果屬實,這些人自然也是不能留的,恐怕魔教的人早已滲透進去了?!弊罄涠U說的在理,讓莫大先生也只得閉了口,

“左冷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把他們都放了!”劉正風終是忍不住,他不能示他的家人于不顧。

“奧?這次你終于承認了嗎?”左冷禪小人得志,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那么……”

還沒說完,就被一個聲音打斷,“你們這些人肆意妄為,你們還算是正義之士嗎?我看你們連魔教都不如!”一個被壓著的家仆氣的大吼,奮力的掙扎卻在下一秒被無情的殺害……

“啊,對不起對不起,他掙扎的太厲害了,我一不小心就……”壓著那個家仆的嵩山派弟子連忙慌慌張張的道歉,眼底確實猙獰。

“你們!”劉正風氣的渾身發抖,雙手緊緊的攥著,眼底帶著掙扎和憤慨,“欺人太甚?!?/p>

“劉兄,如果你能夠跟我們合作一同鏟除魔教,我們自然不予為難?!弊罄涠U冷聲道,

天山道人和定逸師太另外加上還在氣憤中的余滄海見事已至此,他們也不便說什么了,畢竟劉正風和魔教勾結的事情如果屬實了,那么,為了鏟除正派中的敗類,劉正風家的所有人確實都得……

“正風,不需跟他們多言了?!鼻髮嵲诳床幌氯チ?,終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他早就想出來,可因為之前與劉正風的約定,這才強忍住心頭的怒火藏在后面。

“……劉正風!你果然跟魔教勾結!”見曲洋出現,所有的人都警惕了起來,手上都握住了武器,

“哼,我看你們這些所謂的正派,還真是厚顏無恥,就算我與正風接觸過又如何?沒接觸過又如何?恐怕今日就算我們沒有接觸過,劉家上下老小也會被一一誅殺嗎?說魔教心狠手辣,我看你們所謂的俠義之道更是比魔教陰毒十倍不止!”曲洋走到劉正風旁邊扶著他,一手里還緊緊的抱著焦尾琴和玉簫。

“不需再言了,曲洋,劉正風,今日就是你們葬身之日!”左冷禪率先沖了上去,他的傷自然還沒好,但還是能動的,但肯定不是曲洋的對手,他主動出擊只不過是為了得到一個好名聲而已,反正后面的事情有其他掌門在,還輪不到他這個五岳盟主親自出馬。

天山道人,余滄海,定逸師太,岳不群,寧中則也不甘落后,各自行動圍攻曲洋和劉正風,各自均不留情。

曲洋和劉正風武功自然不能與這些人總和相比,且戰且退,最終退無可退,身上的傷卻越來越多,但曲洋仍然緊緊的抱著琴和玉簫,一刻都不松開。

“看來所謂的正派也不過爾爾,幾個掌門人一同圍攻我日月神教的區區一個長老,本座還不知原來各大掌門如此看重我日月神教啊?!眻錾戏諊媸悄Y之際,一道帶著濃重嘲諷味的好聽聲音響起,伴隨著眾人主動開出的道路,一紅一白兩身影瀟灑來到現場。

事實上,東方齊和東方不敗已經看戲看了很久了,津津有味,沒想到看正派內訌還真是不錯的消遣,但是怎么會說曲洋都是他日月神教的人,就這么讓這幫不知所謂的人殺掉,豈不是有違日月神教的威名?何況他東方教主又豈會允許自己教中之人在自己的眼前被敵人誅殺?!

眾人紛紛停手,曲洋和劉正風的身體則是猛的一僵,大駭。左冷禪在旁邊見有漏洞立時執劍上前猛的一刺,馬上就要得手,卻被一顆小石子打偏了方向,一不小心刺入了桌腳之中,左冷禪頓覺顏面盡失。

可還沒等他怒斥魔教,就聽一道震驚到變音的聲音尖利的高喊……“沖兒!”

作者有話要說:汗,竟然把華山派寫成了岳山派……估計是我打岳不群的時候慣性了……囧,幸好看到了親xianv

的提醒,再次表示鄭重的感謝~鞠躬。還有之前提醒我劉正風是師弟的親,非常感謝,我看這個電影已經過去了很久了,記得不是很清楚~謝謝大家的幫忙~看在我今天如此勤奮的份上,請不要大意的留言吧。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