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左冷禪逃離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8:11 字數:2336 閱讀進度:25/51

楊幕被扔到旁邊去自顧自的昏倒了,而場上所有的嵩山派弟子都傻眼了,集體抽動嘴角,這丫的不單單是日月神教教主不把他們放眼里啊,連這個莫名其妙聽說是男寵的家伙也徹底的無視他們,話說到現在,連他們自己都已經不確定他們是不是隱形的了,為啥沒人在意他們呢?!好歹他們也是一派的弟子好吧,這也太不給他們面子了,何況他們派的老大還在呢……好吧,其實他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對面的兩個人依舊他們當透明,千萬別突然對他們的身體機構造產生濃重的興趣,更加不要用那繡花針好好探究一番……

東方不敗自然看出了那些腳步忍不住后退,身體仍然微微顫抖的嵩山派弟子眼睛里的驚慌,勾起一絲冷笑,一群烏合之眾就想要殺掉他東方不???看來果然還是他太仁慈了嗎?竟然給人以這種自己可以任人欺凌的假象?!霸趺戳??如今本座這么個魔教大魔頭就在眼前,做什么一步步的后退不是等著本座乖乖束手就擒的嗎?”

左冷禪壓制住心頭的驚恐,眼角不停的瞄著四周,暗自算計著如何才能逃脫出這里,論武功,他是不可能打得過天下第一的東方教主的,而經過剛才的那一幕,他也察覺出東方不敗旁邊的那個叫旭齊的家伙恐怕也不是庸碌之輩,雖說他們這邊的人數眾多,卻不堪一擊,為今之計自然是周圍上策。但現在不是慌亂的時候,左冷禪的城府也極深,他知道如今絕對不能讓東方不敗等人察覺到自己的意圖,否則今日必定是他的死期。

“東方不敗,休要在繼續做困獸之爭,你魔教數年來四處殺傷掠奪,作惡多端,奪無辜之人性命,染清白之人鮮血,攪得江湖血雨腥風,犯下江湖之大忌,數月前竟滅福威鏢局滿門,任一個自詡正義之士都由感悲憤。如此罪惡,你還不快快懺悔,若能真心悔過并立下誓言解散魔教,并不再傷及無辜,我正派自不會趕盡殺絕?!币幌捪聛?,可謂是大義凜然,義正言辭仿若玉帝下凡來。聽的是眾嵩山派弟子是熱血沸騰加心驚膽戰,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在他們的血液中掙扎撕咬,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吞吞口水站在原地,就著手心的冷汗握緊手里的佩劍。

這還是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東方齊第一次覺得好笑,這個場景,這個言辭,這個姿態,讓冷清慣了的東方齊不禁得想要出聲贊嘆,左冷禪確實是一個心思詭異城府深沉的人,剛才那種查看四周的眼神東方齊自然注意到了,那其中閃過的驚慌自然也逃不過去,然而在短短時間內竟壓下所有的情緒并把自己塑造成光輝的正派教主的模樣還真是讓東方齊大開眼界。像這種陰沉狠毒毫不手軟的人真的很適合政治,可惜了,這樣的人培養培養那絕對是人才中的人才。

不同于東方齊的感覺,東方不敗看眼前人的目光已經跟看死人差不多了,“左冷禪,想要本座懺悔,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說著,便順勢松開東方不敗的手,瞬間出針。

左冷禪大喝一聲,“所有嵩山派弟子,圍攻?!闭f著,用劍震開飛向他的繡花針,他的劍術造詣不低,但還是無法徹底抵擋住東方不敗的攻勢,更何況,他還時刻警惕著那個沒有出手反而在一邊冷眼旁觀的東方齊,是以沒多久便受了不輕的傷,嵩山派的弟子們自然也發現了他們如果不拼命,恐怕就會交代在這個他們特意布置的地方,當下忽略掉所有的膽怯,一門心思的對抗攻擊路線詭異的繡花針。卻沒有一個人進得了東方不敗的身。

屋子里戰斗激烈,應該說,嵩山派這邊戰況激烈,而東方不敗則完全是一副悠哉閑適的模樣。左冷禪在戰斗間隙偷偷的握住剛才沒有用完的迷藥,因為擔心事情進展不順利,他特意帶了大量的迷藥,此刻便派上了用場,猛的用力全部揮灑出去,然后一個飛身迅速向遠處略走。

東方齊冷笑了一下,看準時機,迅速震開窗子順勢跳了出去,隨手撿起一個小石子,飛跑幾步將小石子甩出,打中已到遠處的左冷禪的脖頸,只聽對方哀嚎一聲,踉蹌了一下,用手捂住脖子,卻仍舊拼了命的飛奔離去。

東方齊微微瞇了瞇眼,看向已經走到他旁邊的東方不敗,然后低頭瞅了瞅東方不敗緊緊握著他的手,皺了皺眉,“為什么不讓我殺了他?”

東方不敗看了看已經消失的背影,沒錯,剛才是他用繡花針阻止了東方齊致命的一擊,“我留著他還有用?!闭f完便抿嘴笑了一下,“這回你已經不能不介入我的公事了吧?”

聽了東方不敗略帶些撒嬌的口吻,東方齊有些無奈,“就為了這個,你就給自己留下一個禍患?”危險的瞇著眼睛盯著東方不敗,一副似乎如果對方說是,他就要采取某些行動的模樣。

東方不敗笑彎了眼,眼睛里的波光回蕩,“當然不是,想要侮辱我的人,我怎么可能就這樣放過他?殺了他那是對他太過于仁慈了,我還沒有那么善良?!?/p>

東方齊對這個答案還算滿意,但左冷禪這個人陰險狡詐,活著對東方不敗絕對是不利的,甚至可能比任我行還要危險,但如今東方齊也無法對東方不敗的做法說些什么,只能伸手狠狠的捏了捏東方不敗的臉蛋以示懲罰。然后低頭輕輕的吻了吻,便拉著東方不敗去處理剩下的那些被自家掌門迷昏并扔下但擋箭牌的可悲人群。

“那個楊幕,留給我處理吧?!睎|方不敗首先把楊幕的所屬權占據下來,哼,膽敢侮辱旭齊,這個仇,他東方不敗不以10倍奉還他就不姓東方!

東方齊挑了挑眉,“唔,我想我需要一些時間?!闭f著伸手拎起楊幕的脖領,直接拖著到了隔壁,打開門直接踹了進去,站在門口,“東方,解開那個人的繩子?!?/p>

屋子里的空地上還有一個被綁在床腳的人,渾身上下只剩下了一條長褲,瘋狂的扭動著身子,被布塞住的口里支支吾吾的,雙眼瞪得溜圓,血絲鮮明,卻明顯沒有任何清明的神色,顯然已經陷入了某種癲狂的境地,而但東方不敗注意到對方長褲的某個部位的鮮明現象時,會意的看了一眼東方齊,然后飛針劃開捆綁的繩子,看著對方飛快的奔向那個昏迷中的人,甩動一下長袖關上了門,至于里面不堪入耳的聲音,東方不敗選擇了無視……當然,東方齊也同樣。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