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夕陽也害羞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8:00 字數:2981 閱讀進度:13/51

“參見教主!”眾人畢竟是東方不敗的貼身服侍仆人,對這樣的場景恐怕是司空見慣,見教主回來立刻就跪倒在地,頭都不敢抬,身體顫抖不已,他們可是知道,東方教主現在的情緒恐怕是用憤怒這個詞表達不了的,他們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什么岔子被當成靶子殺一儆百了,畢竟剛才那個應該不足以平息教主大人的怒火。

東方不敗沒理會這些人,直接飛身到東方齊的身前,小心的打量了一下,看起來并沒有受傷,才放下吊著的心,心里的憤怒卻更甚,剛才他回來就聽到了那個該死的奴婢口出狂言,原本想要出手,就見東方齊已經有了動作,他聽著東方齊的話,心里是好受了些,但卻仍然無法原諒那個女婢的言行,看起來這些人完全是視他的命令于無物,陽奉陰違的倒是很歡實!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有人膽敢對東方齊如此的無禮,不過看到東方齊的表現,東方不敗也知道自己不需要擔心,他的武功高強,必定不會讓人欺負了去,然而就算如此,他又怎能如此放任怎能忍受別人對東方齊的不敬?!是以才在東方齊放過女婢生命之后直接出手要了這個到現在他都沒記住名字的卑微女奴的性命。

“看來日月神教內部需要一次徹底的整頓了?!睎|方不敗微瞇著雙眼,冷漠的表情讓旁邊站著的童百熊都為之顫動,上次見到東方不敗這個表情的時候還是要囚禁任我行攛掇教主之位的時候,那時候任我行已經變得極其瘋狂,日月神教上下都戰戰兢兢的,生怕發生一點小事都丟掉性命,更何況是被任我行從頭到尾懷疑的東方不敗呢,可東方不敗仍舊無法對任我行下殺手,這也是為什么童百熊愿意跟著東方不敗向他效忠的原因。

“看來本座對你們太過于仁慈了?!睎|方不敗走到那個已經死亡的女婢面前,居高臨下,殺意四濺,周圍的人都顫抖著,咬緊著牙不敢吱聲,已經太久都沒有經歷過教主的怒火了,久到他們已經忘記了什么是害怕,忘記了日月神教當中教主的命令至高無上,忘記了他們的性命完全不被教主看在眼里。

揮動一下寬大的紅色衣袖,一瞬間密密麻麻的蓮花針全部射向已經失去生命的女子身體,一時間,尸體變得面目全非,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好地,全部被鮮血覆蓋。

“童堂主!”東方不敗轉身,凌厲的看向還有些微微發愣的童百熊,

“教主!”童百熊立刻回神,抱拳鞠躬恭敬的給教主問好,

“把這具尸體扔到野地里喂狗,帶著這里所有人去觀看,不允許任何一人轉移視線,如有反抗,格殺勿論?!睎|方不敗冷聲吩咐,“所有人給我聽著,從今之后,如有人再敢違抗本座的命令,本座絕對會讓那人生不如死!”

這項懲罰還是頭一回,但童百熊卻興奮異常,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事,生平最喜歡的就是刺激,折磨人他可是很拿手的,雖然沒有殺人那么拿手,當然了,他的神經比較粗,想不出如此精妙的懲罰方法,所以有這樣的機會著實不多。

“所有人都給我站起來,你,還有你,用你們的衣服把地給我擦干凈了,抬上她,跟我走!”童百熊就算有東方不敗在場也不會有任何的隱藏,仍然表現的異常張狂粗鄙,但這樣的他卻剛好讓東方不敗放心。

等所有人走了之后,東方不敗這才有些窘迫的站在原地,院子里一片安靜,周圍已然空了,漆紅色的門仍然靜靜的開著,微微的風吹動了門簾和房檐上掛著的燈籠輕輕浮動,東方齊眼睛里帶著笑意的靠在長廊的柱子上,抱著手臂,嘴角微勾的看著東方不敗在那里微窘的站著,卻不開口打破這里的寧靜,東方不敗的氣憤雖然有他被侮辱的成分在里面,恐怕更多的是東方不敗不滿自己的命令被人陽奉陰違了吧,畢竟以東方不敗可疑的性子,大概現在早已經想到了他以往的命令是否也是被手下人這樣的暗地里不遵守的,這才殺雞儆猴看。雖然是這樣,但東方齊卻無任何不滿,他可不是普通人,他并不需要戀人對他全權的愛護,更何況他才跟東方不敗認識幾天??!要是這樣東方不敗就完全對他放開了心,那才會讓他看不起他呢!

“是我管教屬下不嚴,你……別生氣?!睎|方不敗見東方齊一言不發,有些擔心東方齊生氣了,一時有些不安,他的情緒現在變化很大,他也發現了,畢竟他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經歷過有戀人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可能會處理不好,生怕哪一點讓對方產生了厭倦的情緒。

東方齊嘴角的弧度大了些,卻仍未開口,只是淡淡的看著東方不敗,微微的挑了挑眉,

東方不敗微愣,眼神竟然涌現了一絲委屈,抿了抿嘴,向東方齊所在的地方走了兩步,快到跟前的時候停下了,小心的伸手拉住東方齊的手握在手心,狀似偷偷摸摸的抬頭看了下東方齊的表情,見沒有什么反感或者激動反抗的情緒,便放心的兩手拉住東方齊的雙手環住自己的腰,然后伸手摘下黑色面紗,攬住東方齊的腰,把頭輕輕的靠在東方齊的胸口,“我以后會注意的,不會再讓他們出語羞辱你的?!?/p>

東方齊倒是沒什么表示,既然手都被搭上了,自然不會放過吃豆腐的機會,也配合東方不敗的動作抱緊了他,卻仍然撐住了不開口,對東方不敗的主動靠近也不表示反抗也不表示接受,仿佛一切不在意一般,卻讓東方不敗心里更加忐忑。

“夫君……你別生我的氣好不好?!睎|方不敗抬起頭和東方齊對視,認真的看著東方齊黑色的眼睛,眼神里竟然帶著請求,

“夫君,我已經懲罰她了,如果你覺得不夠,我再把那些看熱鬧的交給你處理好不好?”

東方齊嘆口氣,繼續保持沉默是金的精良品質,發揮敵動我不動的光榮傳統,手仍然牢牢的抱著東方不敗,挑了挑濃黑的眉毛,眼神里閃過一絲戲謔和無奈,嘴角的笑意卻是掩飾不住的。

東方不敗一看東方齊的神色,疑惑了一下,隨即想起了什么,頓時臉上一片嫣紅,仿佛夕陽已然照到了他的臉上,可惜現在除了兢兢業業發著微光照明院子的燈籠以外,夕陽早就害羞的鉆到地下去了,就算在恐怕也無法幫助東方不敗解決這個問題,畢竟東方不敗臉上的紅色已經要比夕陽還要紅半分了。

注意到東方不敗的躲閃中帶著害羞的散發著瀲滟波光的眼神,東方齊知道寶貝已經明白了,于是戲謔更厲害了,眨了眨眼睛,然后一動不動的看著東方不敗的動作,一絲一毫的細節都不想要放過,靜靜的等待著東方不敗把他該做的懲罰做好,再行決定要不要原諒他。

心跳的厲害,東方不敗頭一次發現自己竟然能在這種情況下產生了一點甜蜜,但,剛剛定下的懲罰就要實踐,真是……這樣太……可是,偷瞄一眼東方齊的神情,發現自己如果不做這個,恐怕永遠都得不到原諒了,這可不行,低著頭想了想,堅定一下信念,咬咬牙,猛的閉上眼睛,直接親上了東方齊的嘴唇,笨拙的學習著之前東方齊的動作,摩擦著,可是怎么都不敢把舌頭伸出去……

親了半天也不見東方齊有什么反應,東方不敗小心的睜開眼睛,就對上了東方齊滿是深沉的眼睛,立刻心頭一跳的又閉上了,接下來,就感覺到東方齊強勢的掠奪著他的感知,讓他的神智慢慢的模糊起來,留下的只有□的力氣,仿佛進入了一個滿是白色煙霧的空間,周圍有密密麻麻的東西在慢慢在他身上爬著,滿是酥麻感,讓他分外的舒服。

“唔……夫,君……”東方不敗在唇齒相接之間□出聲,滿面□,美色無邊,精致的臉孔下更顯媚態。

東方齊輕笑出聲,親昵的蹭了蹭東方不敗的側臉,“你總算是聰明了一下,這種懲罰,看來有必要延續下去。下次再敢忘記,我就讓你一星期都離不開我的屋子?!?/p>

帶著笑意的聲音讓東方不敗靠在東方齊側臉上的臉蛋更紅了,忙把自己埋到東方齊的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時候跑到東方齊脖子上的手抱緊,任憑東方齊呵呵的笑著,就是不肯把頭抬起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