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情敵啊情敵

小說: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作者: 波光瀲滟 更新時間:2015-03-14 21:17:57 字數:3179 閱讀進度:10/51

室內一片溫馨,東方齊看著東方不敗迷離的眼神,微笑了一下,摟了摟他的腰身,“寶貝,也許你還可以為我烤制一下美味的野兔?”挑了挑眉,東方齊戲謔的眼神讓東方不敗回過神來卻仍然粉紅著臉頰,這才想起他們已經一天都沒有進食了。

不由得抿嘴笑了一下,東方不敗沒好氣的瞪了東方齊一眼,然后掙脫東方齊的手坐起身來,“來人,準備晚飯?!?/p>

“是,教主!”門外很快就有人回應,伴隨著匆忙的腳步聲。

東方齊也跟著坐起身,拉著東方不敗下了塌,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東方不敗一直任由東方齊動作,順從的很。

順手從旁邊的梳妝臺上拿起一個木質的梳子,東方齊繞到東方不敗的背后,小心的梳理著濃黑柔順的長發,“頭發很好,從今天起對外只能盤起來,不準給他們看你散發的樣子!”帶著醋意的霸道宣稱,東方齊的手上并不停下,卻伸出一只手從身后摟住東方不敗白皙的脖子,在他耳邊說道,

東方不敗再度失笑,嫵媚的再度瞪東方齊一眼,也并不答話,只不過在東方齊將手里的梳子交給他的時候順手用一根紅色的木質發簪將頭發盤了起來。只在外面露出了一點點,外人并看不出這是一個女子的發簪。

知道東方不敗還有些顧忌,東方齊并沒有說什么,只不過在他的頭發上小心的親了一下。

東方不敗手下動作很快,晚飯很快就做好了,“教主,晚飯做好了?!遍T外傳來小心翼翼的聲音傳了進來。

東方齊想要走到旁邊躲一下,卻被東方不敗拉住坐在他旁邊,“進來!”手里緊緊的握著東方齊的手,東方不敗沉聲出語,眼神卻堅定的看著東方齊,

東方齊無奈的笑了笑,微微的點頭,他并不在意這些,就不過是擔心他在這里會給東方不敗造成些麻煩才會想著要躲起來,倒沒想到讓東方不敗誤會了些。

門開了,幾個婢女都低著頭端著手里的托盤一個接一個的走進來,把托盤放下然后對著東方不敗行禮之后再悄無聲息的走出去。最后才走進一個年輕的男子,很陌生,東方齊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看向東方不敗時卻發現對方也在微皺著眉頭,顯然他對此也并不知情。

還沒等東方不敗開口,只見那男子已經跪倒在地,“教主,屬下楊幕,被童堂主任命暫時接替總管之位,特來請教主示下?!蹦凶硬]有抬頭,是以他還沒發現他其實跪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東方不敗眼睛立刻微微的瞇了起來,“楊幕?你跟楊蓮亭什么關系?”聲音冷的很,帶著微微的殺氣,

男子的身體立刻微微的抖了一下,“屬下,屬下跟楊蓮亭并無任何關系,請教主明察?!?/p>

“哼!明察?本座自然會,只不過卻不知你是否還有命等到本座的明察之后……”其實東方不敗對童長老交代的人懷疑并不深,畢竟他和那童百熊畢竟關系不錯,還算得上莫逆之交。但這個人必須得承受得住東方不敗的試探才可。

“屬下,屬下愿意為教主肝腦涂地,死而后已!”楊幕立刻再度磕了一個頭,顫抖的話音里卻帶著些堅定。

這個人可不簡單……東方齊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家伙,可是比楊蓮亭那廝要聰明的多了,恐怕城府也深得多才對。東方齊向來相信自己的判斷,而他的感覺也從未出現過錯誤,這個人,絕對會對他造成一定的威脅,不過他可不是膽小如鼠之輩,哼,有膽量來跟他挑戰,就要有必死的覺悟,他可不是什么善良之徒,沒有所謂的‘不能殘害無辜生命’的善良心思。

東方不敗自然注意到了東方齊諱莫如深的眼神和周身微微的冷氣,眉眼間染上了些喜意,地下跪著的人東方不敗一點都不在意,但是能夠讓東方齊警覺的人,自然有他的用處,“起來吧,從今日起,你就先接替楊蓮亭接任總管之職,如有任何差錯,唯你是問!別怪本座沒有事先聲明,如果再讓本座聽聞教眾有一絲一毫的抱怨,本座絕不姑息!”

“是,教主。謝教主警示?!睏钅黄鹕?,偷偷的抬眼想要打量一下這個傳說中的紅衣教主,然一眼下去,竟是被東方不敗那滿含柔媚的臉龐和波光瀲滟的眼神給驚艷住了,呼吸似乎停止了一般,思維什么的全都離他而去,大腦里只剩下教主的美好英姿,直愣愣的僵在了當場。

東方齊的感覺再度被證實是完全正確的了,看著眼前這個明顯‘一見鐘情’了的楊幕,不由得直接放殺氣冷哼,順便也不顧外人在直接拉著東方不敗抱在了懷里,攔住楊幕的眼神,“這就是你的總管?我覺得他的眼睛還是不要的好?!睎|方齊看向楊幕的眼神已然帶上了殺意,

“你是誰?放開東方教主!”楊幕一看美人教主被另外一個人抱住了,立刻回過神來,看向東方齊的眼神那是嫉妒加嫉妒加嫉妒,還有深切的懷疑,立時怒氣勃發,厲聲喊道,

被他這么一喊,院子里頓時響起了凌亂的跑步聲,還有呼喊聲,一時之間竟是慌亂得很。

東方不敗在東方齊的懷里偷笑了一下,然后掙脫了他的懷抱,但手仍然緊緊的拉著,“放肆!是誰允許你一個小小的總管膽敢對本座的人大呼小叫!全都給我安靜,沒本座的命令不準進入本座的院子半步!都給我聽著,旭齊是本座的親人,不準任何人對他不敬!如果冒犯的,也別怪本座不講情面?!睎|方不敗是誰?怎會被這小小的場面弄錯了分寸,眼前的這個楊幕顯然野心不小,竟然肖想著他??一個區區無名小教眾,武功低下,身份卑微竟然也敢直視他。哼,他可不會看不出來,童百熊他是相信,但這個楊幕隱藏的很深,童百熊又是個粗漢,看不出什么也說得過去。

“是,教主!”門外一堆人的回音……

“教主恕罪,屬下一時情急,請教主明察?!睏钅谎凵駫吡艘谎蹆扇私晃盏碾p手,滿含的嫉妒全部隱藏了下去,冷靜的再度跪倒在地,“是屬下誤會,屬下的失職還請教主責罰?!?/p>

“奧?失職……”東方不敗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低著頭的楊幕,竟是個人物呢,也罷,剛剛走了個楊蓮亭,他也是無聊得很,就看看這人能掀起什么大風大浪來,是否能讓他刮目相看,他可是對沒能狠狠折磨楊蓮亭遺憾的很,剛好有個人來給他玩,自然是來者不拒!“不知者不怪,本座不是什么辨不清是非的人,下去吧?!?/p>

“是,教主!”弓著身子小心的退出東方不敗的屋子,直到離開他都沒有再抬一次頭。

屋門被關上了,而東方不敗卻立刻被東方齊一個吻給堵住了嘴,直到嘴腫了起來,東方齊這才松口,“哼,看來我應該早些日子把你藏起來才好,不然還不知道我要一個人吃多少醋才行,大概足夠供應整個中原人的了?我看你還是出門的時候把臉遮住吧,免得又有哪些不長眼睛的人直勾勾的看著你,我擔心哪天我的耐心不足理智不夠的話出手殺了那些人?!?/p>

當然,這都是做給東方不敗看的而已,東方不敗把那個叫楊幕都留下來,想也知道有些原因就是想看他吃醋,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如了自己情人的意呢?他還沒有到達吃醋的那一步,但也沒大方到愿意讓那個自己的請人被覬覦。滿足情人的一切要求,是現在東方齊的準則,誰讓他的情人是唯一被他放在心坎里想著疼愛的人呢,受些累也是應該的~

這么短短的時間,東方不敗已經被東方齊親吻的幾次了,逐漸也適應了東方齊的溫度,時而也會照葫蘆畫瓢的回應一下,但剛剛東方齊確是霸道的很,根本不給東方不敗機會,一味的入侵,似是想要確定著什么,知道東方齊想要表達什么意思,而這讓東方不敗喜悅于心,逐漸的再對東方齊放開著自己的心?!翱墒俏沂墙讨靼?,外面的人都知道我的樣子?!泵鎸|方齊的時候,東方不敗已然習慣的用小女人的依賴感依賴著對方,而與剛才那風華絕代說一不二的東方教主模樣完全不同,竟是嫵媚妖嬈的很。

伸手拉住東方不敗的手,東方齊拉起來親了一下,“好吧,那么多人,我恐怕也殺不過來,以后不準在外人面前笑,尤其是剛才嫵媚的樣子絕對不行!否則我絕對要把看到的人眼睛挖出來當裝飾品?!焙蟀刖渚褪亲约亨洁洁爨斓牧?,但東方不敗聽的正著,吃吃的笑了又笑,被東方齊帶著些惱怒的拉到餐桌那里,“侍候你夫君吃飯?!?/p>

“好的,夫君?!币桓惫郧傻钠拮幽?,東方不敗拿起碗筷就要開始,卻被外面的聲音給打斷了。

“教主,圣姑已回歸教中,請求參見教主?!?/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