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1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48 字數:2923 閱讀進度:46/47

宋鎮把他從地上打橫抱起,到浴室給他小心翼翼地清洗了一下,然后又抱他到床上,給他后面上藥。全程宋玉澤都是閉著眼睛毫無動靜的,宋鎮的手腳也十分溫柔,和剛才狂暴的模樣天差地別。其實施/暴完,他就已經后悔了。半夜里,宋玉澤就開始發高燒,宋鎮叫人過來掛了兩瓶鹽水。宋鎮坐在宋玉澤身邊整整一宿沒有合眼,一直看著宋玉澤,不知在想什么。第二天一早,宋玉澤慢慢睜開眼睛,他看了一眼坐在他身邊的宋鎮,沉默地將手上的針頭拔掉,然后下床。他的頭發都汗濕了,蒼白的臉上是燒出來的紅暈,嘴唇脫皮嚴重,看上去十分虛弱。他下床的時候腿都在打顫,一下沒著好力,差點摔倒,宋鎮連忙扶住他,被他推開了。宋玉澤站穩,只覺得頭暈的厲害,四肢無力,連呼吸都十分艱難,就算呼出來的氣都是熱熱的。他咬著牙去浴室洗漱,宋鎮跟在他身后,看著他刷牙?!澳阋眠@樣的身體去參加考試?”宋玉澤只管刷牙,沒回答,接著拿毛巾洗臉,然后換好衣服,去房間拿考試用品?!澳阍诎l高燒你知不知道?”宋鎮皺著眉頭道:“就算你去考試了,中途說不定就會暈倒?!彼斡駶蓻]有說話,只管沉默地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后走到大門口。他看著宋鎮,嗓子燒的難受,像是堵了一團棉花,萬分艱難地吐出兩個字:“開門?!彼捂偪粗膺B站著都費勁,卻又萬分固執的模樣,心里像是被錘子狠狠捶打了一拳,又痛又酸。宋玉澤看著宋鎮站在那里不動,伸手抓住宋鎮的手臂,擰著眉頭,急切地說:“你答應我的?!彼f這話的時候,眼神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脆弱,和隱隱的可憐。宋鎮突然覺得難受極了,他想,宋玉澤那么想離開他,他是一點都不想和他呆在一起了?!昂??!彼恢浪窃趺凑f出這句話的,慢慢地按了密碼,讓宋玉澤出去。宋玉澤考完第一門出來的時候,周圍都是不認識的同學,校門外站著的都是不認識的家長。只一眼,他就看見了宋鎮,不知道怎么的,堅持了一上午的力氣瞬間就像被抽空了,整個人一松,就跌在了地上?!鞍?!”人群里發出一聲聲尖叫。宋鎮猛地神色一變,快速朝宋玉澤跑去,用力推開幾個擋道的人,眾人看他高大健壯,臉色陰沉,都不敢上前。宋鎮一把將暈倒在地上的宋玉澤抱起?!鞍?,這孩子好像在發燒啊,可憐喲,高考這么重要的時候還生病了?!薄皩Π?,看起來還燒的不清,都暈倒了?!薄安灰o吧??禳c送醫院啊?!币粠痛髬屪约盒『⒃趨⒓痈呖?,自然心里也特別心疼高考生,見到這一幕都嘰嘰喳喳說了起來。宋鎮皺著眉,抱著宋玉澤攔了的車去醫院。他看著暈倒在自己懷里的宋玉澤心里不是一星半點的難受。中午,宋玉澤又吊了兩瓶鹽水,宋鎮再送宋玉澤接著去考下午場的考試。就這樣,兩天高考,宋玉澤考完試,就是在吊水,吊完水再接著參加考試,宋鎮一直都陪著他,夜里也沒睡,眉間是深深的倦意,和說不出疲憊。每次宋玉澤生病,折磨的從來都是兩個人。這兩天,宋鎮每晚看著宋玉澤,心里都在掙扎,他想,算了吧,讓他走吧??墒亲ブ斡駶傻氖?,卻越來越收緊,他舍不得,他太痛苦了。宋玉澤就像嵌在他心臟的一部分,□□是痛,不拔也是痛。宋鎮將宋玉澤的手輕輕抬起,放在嘴邊慢慢地吻著,然后擋住了自己紅腫的眼睛。這兩天,宋玉澤的堅持,他的態度,他全部看清楚了。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他認輸了。不就是愛而不得嗎?雖然見不到宋玉澤的日子,一分鐘就是一個小時,但是慢慢熬著,總會好的。只要宋玉澤高興就好了。高考結束,宋玉澤養了幾天,才把元氣養回來。等宋玉澤養好病,他才發覺宋鎮的不對勁,宋鎮這幾天,天天往外跑,每天喝的醉醺醺的回來。一開始他有些怕宋鎮喝醉了回來找他麻煩,可是宋鎮卻再也沒看他一眼,也沒到他房里來過一次。他才慢慢放下了提心吊膽的心。高考成績出來,孟軻第一個給宋玉澤打電話,電話里的聲音興奮的不得了。宋玉澤聽到他考了高考狀元,也沒怎么激動,考試的時候,雖然狀態不好,但是題目簡單,勉強都答完了,只要能答完,他就不會擔心自己考砸。直到拿到A大的錄取通知書,他臉上才有了點笑。他能去首都了,可以離開宋鎮了,雖然才五年,但是他可以考研,這樣就是8年。想想,心情都很輕松。宋鎮從房里出來,看到宋玉澤手里的錄取通知書,走過去拿了起來,說:“A大?”宋玉澤淡淡道:“恩?!彼捂偘淹ㄖ獣€給宋玉澤說:“你收拾收拾東西吧,明天送你去首都?!彼斡駶擅偷仡D住,心快速跳了幾下,抬頭看著宋鎮,問:“什么意思?”宋鎮看了他一會,面無表情道:“你不是想離開我嗎?明天就走吧。我知道你不愛和同學們一起住,給你在A大附近租個房子。以后放假過節,你都不要回來,我知道你不想看見我?!彼斡駶烧谀抢?,竟有些聽不懂宋鎮的話了。宋鎮看他這幅樣子,輕笑一聲,說:“怎么,高興傻了?”宋玉澤看著宋鎮,一臉的戒備和冰冷都因為錯愕都消失了,他像是不認得他了。宋鎮怎么可能會說這種話。宋鎮靜靜地看著宋玉澤,兩人就這么對視了一會兒。宋玉澤率先垂下視線,他從宋鎮眼里看懂了很多,他知道,宋鎮是真的要放他走了。他說不清心里什么感受,至少不全是快樂。因為宋鎮這樣的人,竟然會先退步,這讓他無法置信。宋鎮真的第二天,就開車送宋玉澤去了首都,一路上兩人都很沉默。除了不能抽煙的地方,宋鎮幾乎一直在抽煙。淡淡的煙草味一直縈繞在宋玉澤的鼻尖,不知道是不是聞慣了宋鎮的煙味,他第一次竟覺得,香煙味也不是那么討厭。首都離岐昱市好遠,坐飛機都要3個多小時。1400多公里,以后,也是他們兩之間的距離。到了首都,兩人先是找了個賓館住下,兩張床的大房間,每人各睡一張。當宋鎮決定放宋玉澤走的時候,他就把他的所有情感都壓住了,不會再抱他一次,不會再吻他一次,即使他很想??墒撬?,一旦碰了宋玉澤,他就會再也舍不得放他走。接下來的幾天,兩人就是在A大附近看房子,最后選了一個帶廚房,浴室的單人小套房。雖然空間不大,但是一個人住正好。房東說這里離A大近,有好多學生都在這里租房子的,十分受學生歡迎。宋鎮問宋玉澤怎么樣。宋玉澤看這里挺干凈,又方便,就說挺好的。宋鎮直接付了三年的房租,房東見宋鎮一下子付三年,就高興地說抹去零頭??墒窃谑锥?,房價自然很貴,就算抹去了零頭,價錢也十分可觀。宋鎮什么都沒說,又帶宋玉澤去買家里要用的東西,被子,鍋子之類的,還有好些新衣服。宋玉澤推拒,不想要。宋鎮道:“你上大學了,不像高中整天穿校服,總要置辦一些新衣服?!彼斡駶赊植贿^宋鎮,被宋鎮買了好多放在衣柜里。等租的房子都置辦好,可以舒服住下的時候,兩人已經忙了一個星期了。家具什么的,都是宋鎮忙前忙后弄的。宋玉澤都看在眼里,突然想起了,他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宋鎮對他,也是這樣百般呵護照顧的。最后宋鎮要走的時候,給了宋玉澤一張卡。宋玉澤不接,宋鎮說:“拿著,以后每學期的生活費,學費我都會往里面打?!彼斡駶刹幌胧?,光租房買東西,他就用了宋鎮很多錢了,他說:“我可以自己打工賺錢?!彼捂傂π?,把卡放在桌上:“這些錢,當我欠你的,我以前那樣對你,你肯定很恨我?!彼斡駶沙聊氐椭^,宋鎮突然走過去伸手摸了摸宋玉澤的頭發,輕聲說:“雖說叫你逢年過節都不回來,但是要是你在外面受欺負了,生病了,打電話給我,我會來找你的?!彼斡駶梢е?,沒有退開,過了會,小聲說:“你再婚吧?!彼捂偡旁谒斡駶深^上的手一頓,收回來,苦笑一聲,沒有回應,只是道:“我走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