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9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47 字數:2344 閱讀進度:45/47

第二天上午,宋玉澤被捉著和全班同學拍了照片。中午那頓飯,是周延開車出去,不知從哪里搞來的幾只雞,幾條魚和一些蔬菜,還有三個大鐵鍋。說是讓大家體驗一下農家樂的生活,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要說這個世界的經濟發展水平很高,再加上又都是獨生子女,里面會做飯的拉出來還真沒幾個。宋玉澤難得主動要求做飯,那維持著面癱表情做飯的萌樣子美哭了無數女生。紛紛拿出手機拍照,把宋玉澤無語的不行。沒辦法,現在會做飯的美少年實在是太稀缺了,等吃到宋玉澤做的飯菜,所有人都要哭著跪了,學神,美顏加賢惠......好想馬上扛回家。下午的時候,大家一起再次坐上大巴車回了學校。結束了這場熱鬧,讓人難忘的野營春游。宋玉澤到家里的時候,心情都是不錯的。直到吃晚飯的時候,宋鎮一直盯著他看,宋玉澤才覺得不安起來??墒撬捂偸裁炊紱]說,他也不想主動和宋鎮說話,便覺得自己是多心了。之后的時間,宋玉澤在教室里過的很輕松,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春游的功勞,班級里說不出的團結溫馨。而且很多人每次看到宋玉澤都會主動打招呼,說的是:“男神早,男神再見”之類的。宋玉澤雖然沒什么回應,心里其實不怎么排斥。再加上想到馬上要去首都,不用再見到宋鎮,心情更是難得輕松愉快。他每天看看書,復習復習高考知識,很快就到了高考的前一天。孟軻把高考證發到宋玉澤手上的時候,還被同學們圍觀了。宋玉澤在房間里把高考證和考試用的東西都整理好,正準備早點睡,養好精神明天參加高考的時候。房間門開了,宋鎮斜靠在門上,嘴里叼著一支煙,似笑非笑地看著宋玉澤。宋玉澤莫名心慌了一下,板了板臉,說:“出去,我要睡覺了?!彼捂偽艘豢跓?,慢慢吐出煙圈,說:“怎么,睡這么早,明天參加高考?”宋玉澤心猛地一跳,默默攥緊了拳頭,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面無表情地說:“你怎么知道?”宋鎮冷笑一聲,說:“是啊,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我不說,你就會等高考完了再來告訴我?”宋玉澤咬了咬牙,說:“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無關?!彼捂倹]說話,靜靜看了他一會,沒什么表情,但是看上去讓人忍不住打寒顫。然后,他笑了笑,無所謂的表情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參加高考了,知道為什么我要等到今天才站在這里嗎?”宋玉澤眉頭皺了起來,心里慌得不行?!耙驗?,明天的高考,我不會讓你去的......呵,一想到要離開我,你就高興瘋了吧,高興了這么久,現在知道不能參加高考,有沒有很難過?”宋鎮臉上帶著惡劣的笑容,彈了彈煙灰,緩緩道:“就像我知道你瞞著我參加高考,想要離開我一樣難過?!彼斡駶裳劢橇⒖虤饧t了,怒聲道:“宋鎮,你不能這么做!”宋鎮挑眉,說:“我換了大門的密碼,你可以試試看,到底明天出不出的去?!彼斡駶尚碾S著宋鎮的話猛地沉到谷底,隨之而來的是滿腔的憤怒,他這算什么,明天就是高考了,結果什么都是白費了嗎?他猛地沖到宋鎮面前,抓著他的衣領,咬牙切齒道:“你瘋了,我是人,不是你的附屬品,你沒有權利禁錮我?!彼捂傃劬Σ[了下,看著因為憤怒幾乎要暴走的宋玉澤,笑了下,不管宋玉澤還抓著他領口一副要吃了他的樣子,伸手捏住了宋玉澤的下巴,一下子就反客為主,高高大大的身子縛住宋玉澤。他低聲道:“你錯了,你是人,但是,你是我的人。你所有的一切都屬于我,懂嗎?”宋玉澤氣的眼睛通紅,大聲道:“就算你今天不讓我去參加高考,總有一天我會離開你,我一點都不想呆在你身邊,你這樣只會讓我更加厭惡你,我現在恨不得殺了你?!彼捂傃凵褚话?,聽著宋玉澤的話,見他恨他入骨的模樣,腦子里的暴力因子瞬間就起來了,他冷冷一笑,說:“好,你不是想參加高考嗎?我讓你去?!彼蝗簧焓置偷仄×怂斡駶傻牟弊?,將他狠狠壓在墻上。宋玉澤被他掐住脖子,呼吸立刻困難了起來,他兩只手緊緊地抓著宋鎮那掐在他脖子處如鐵鑄一般越收越緊的手,臉色開始泛青泛白。他只覺得眼前越來越模糊,心里害怕的不行,真的以為宋鎮會就這么掐死他??墒窃谒麜炦^去之前,宋鎮放開了他,宋玉澤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小口小口地吸氣,手腳在地上軟成一團。還沒等他緩過來,宋鎮已經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拖著他朝客廳走去?!鞍??!彼斡駶杀凰苯釉诘厣贤现?,心里害怕的要命,只覺得宋鎮要殺了他了。他已經很久沒見到宋鎮那么暴戾冷酷的眼神了。但是更讓他害怕的是,宋鎮將他拖到了落地窗旁,就開始撕扯他身上的衣服。他猛地睜大眼睛,顫抖著聲音道:“你干什么?!彼捂傟幊林槻徽f話,三下兩下,就把毫無抵抗力的宋玉澤扒了個精光。然后他將宋玉澤一下子提了起來,整個人壓在了落地窗上?!安??!彼斡駶砂l現他的企圖,整個人都開始發抖,身子貼著冰冷的落地窗,話都掐在了嗓子眼里,臉白的像是見了鬼。宋鎮將他兩只手高舉壓在頭頂,整個身子向小山一般壓在了他身上。宋玉澤赤身裸,,體地被宋鎮壓在落地窗上,外面就是夜景,低下頭,就可以看到街上的霓虹燈和川流不息的車輛。毫無遮掩,雖然是20層的高樓,沒人能看到他,但是宋玉澤只覺得自己要羞,恥瘋了,太過震驚以至于連話都說不出來??墒沁€沒等他掙扎,他突然猛地怔住了,額頭大滴大滴的冷汗順著眉角滑落,臉白的沒有丁點血色。因為宋鎮毫無前兆地進,入了他的身體。宋鎮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渾身散發著讓人心驚膽顫的煞氣,殘忍,酷戾。他一只手禁錮著宋玉澤的高舉的手臂,另一只手按著宋玉澤的腰肢,狠狠/抽/送了起來。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宋玉澤的耳后,宋鎮說:“一會我就把密碼取消,如果明天你還能爬的起來,我允許你去參加高考?!闭f完,下面用力一頂,狠狠貫/穿了宋玉澤的身體?!鞍?.....恩,不......”宋玉澤發出痛苦的低聲慘叫,他甚至聽見了下面撕裂的聲音,那跟巨大的滾燙東西緊緊/塞著他的下面,每次一動,都帶動他全身的疼痛。連赤身luo/體被壓在落地窗上的羞/恥感都忘卻了,他只覺得渾身痛的要命,連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了,只能被迫承受著對方的施虐。這根本就是一場酷刑。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