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1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44 字數:2936 閱讀進度:40/47

宋玉澤留下來是被迫,他潛意識里害怕宋鎮,宋鎮拘著他,他就莫名覺得自己如果逃走,后果反而更嚴重。他選擇留在宋鎮身邊。他以為,他只要冷淡的對待宋鎮,叫他知道他對他的厭惡,總有一天,宋鎮就會明白強扭的瓜不甜這個道理。但是宋鎮的總總言行,光明正大的占他便宜,這都讓他受不了。他真的無法接受宋鎮對他肢體上這種情人般的親密,他忍的快吐血了。但是今天他突然從宋鎮的話里明白,宋鎮對他的執念有多深,深到或許根本不會放他走。那他這樣的忍耐還有意義嗎?宋玉澤臉色發白地看了一會宋鎮,明白惹怒他遭罪的還是自己,就沉默的不再說話。但是他心里已經決心不會繼續忍耐下去了。宋鎮看他低頭不說話的樣子,知道自己剛才說的太過分了,見宋玉澤嚇得臉色慘白也有些不忍心。他伸手安撫似的摸了幾下宋玉澤的頭:“別怕,我不會那樣對你的?!彼斡駶擅鏌o表情地將頭轉到一邊,不讓宋鎮碰他。宋鎮當他還是不高興,也沒在意,把他放下來,說:“你收拾行李吧,那我先出去了?!比W校上課的時候,他的神色很平常,甚至比之前要好的多,那股陰郁的冷氣消失了。當決定不再忍耐的時候,心里那塊壓著他的石頭一下子就移開了。陰郁不再,剩下的只有摸不著碰不到卻無法忽視的冷漠。他還沒回校,得了一等獎的消息就已經被學校傳的沸沸揚揚,是以一進班級就收到了各種矚目崇拜的目光。宋玉澤淡定地回到自己座位上。陸珉坐在那,眼里溢著笑意,即使穿著校服也難掩其皎皎氣質?!肮舶?,滿分,夠颯的?!彼斡駶蓪⒆郎洗a得整齊的一周遺留作業,厚厚一疊試卷挨個翻了一遍,說:“題目不難,你去也能得獎?!标戠胄π?,說:“有獎狀嗎?”宋玉澤從書包里拿出一張獎狀遞給陸珉,呼啦啦一大片人瞬間都圍到陸珉身邊眼巴巴的要看。陸珉看了一眼,就把獎狀給別人,那些人就散開,拿去興奮的互相傳閱了?!皩α??!标戠肽贸鲆粋€袋子遞給宋玉澤:“你上次怎么突然從店里說消失就消失了,夏菁說你的衣服和錢都鎖在柜子里呢,看你也不去拿就讓我把東西給你拿來了?!彼斡駶蓚壬斫舆^袋子,說:“謝謝?!彼裉焱馓桌锩娲┝藗€襯衫,一側身,襯衫領子扯了一下,雪白的脖子處一個紅紅的吻痕非常明顯。陸珉只覺得腦子里轟了一下,目光死死盯著宋玉澤的領口處,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了。宋玉澤沒發現他的異狀,只是翻著試卷看。陸珉靜默半響,才維持好自己的表情,狀似不在意地問:“參賽選手有你認識的嗎?”宋玉澤說:“只有顧枝?!标戠攵髁艘宦?,心想,宋玉澤確實只當顧枝是朋友,那么他脖子上的吻痕是哪里來的?他越想越煩躁,口氣也不怎么樣?!澳阏剳賽哿??”宋玉澤這才看了陸珉一眼:“沒有啊,突然問我這個干什么?!标戠胝f:“沒什么。那你有喜歡的人了嗎?”宋玉澤微微皺起眉頭:“怎么了,老是問我一些有的沒的,怪怪的?!标戠雽嵲谔^生氣,他的人,居然被別人吻了,這他媽叫什么事情。合著他在這裝紳士,裝純情,結果全部便宜了旁人。他一把扯過宋玉澤,將他帶到外面隱蔽的角落里。宋玉澤被他弄的云里霧里,奇怪地看著陸珉:“到底怎么了?”陸珉不說話,拿出手機,又扯開宋玉澤的領口,叫他自己看。宋玉澤通過手機里的鏡子清楚地看到了脖子那里的吻痕,臉色一下子慘白,昨天宋鎮居然在他身上留了這種東西。最主要的是,還被別人看到了。他全身都開始發冷,果然,這種行為很奇怪吧。要是有一天,別人發現他和宋鎮是這樣的關系,一定會覺得很惡心。明明是父子,這種相處模式也太怪了,他絕對不允許再有這種事情發生?!罢l弄的?”陸珉問他。卻見宋玉澤臉色發白的不知道再想什么。宋玉澤半響才回過神,慢慢恢復冷靜,說:“蟲子咬的吧?!标戠牒喼币凰麣庑α?,剛才宋玉澤的臉色他看的分明,當他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他比宋玉澤還要高半個頭,身上男孩和男人的氣勢相融合,已經隱隱有種強烈的男性魅力。見宋玉澤想走,突然伸手,將他堵在墻角。宋玉澤莫名覺得陸珉不對勁,見他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心一緊。他有些不自然地側過頭避開陸珉的直視,慢慢說:“馬上上課了?!标戠肟此歉睒幼?,還是忍不住先妥協,他微微一笑,將他領口弄好,說:“別給別人看到了,走吧,上課去?!蓖砩?,宋玉澤做飯的時候,宋鎮從后面抱住他,卻被宋玉澤冷漠地推開。宋鎮當他還在生那天的氣,就哄他說:“怎么,還生氣?我那天說的都是氣話,聽到你說想走,我才那樣說的,別生氣了,恩?”宋玉澤冰著臉不說話。宋鎮皺皺眉頭,也沒說什么,就不惹他了,心想等他氣消了再說。結果第二天,宋鎮想親他的時候,卻被宋玉澤啪打了一個巴掌。宋玉澤冷冷地沖他說:“別碰我?!彼捂偙贿@一巴掌搧出了火氣,陰沉地看著宋玉澤,道:“你想怎么樣,和你說話,你一句不理,碰你一下,你又擺這幅死樣子,你到底要氣多久才能消停?!彼斡駶煽粗?,淡淡道:“你不準我離開你,可以。但是以后我不會再同你說一句話,你也別想再碰我一次?!彼捂偘櫭?,說:“你什么意思?!彼斡駶蓞s不愿意再說話。就這樣,整整一個星期,宋玉澤真的沒有再和宋鎮說一句話。整個家里的氣氛一下子跌到冰點,宋鎮的當他說的是氣話,沒想到宋玉澤竟真的實施那么久。他煩躁的要命。這一天,他見宋玉澤還是一副冷冰冰,將他當隱形人一般無視的時候,怒火一下子起來,再也忍不下去了?!斑^來?!彼淅錄_宋玉澤說道。宋玉澤聽到宋鎮滿含威脅的聲音,心里一顫,面上去毫無表示,仍然做自己的事情不理宋鎮。宋鎮冷笑一聲,走過去一把將他按在墻上,壓低嗓子說:“跟你說話你聽不見,非要我采用點強硬手段,你才知道害怕對嗎?”宋玉澤冷冷地看著他,眼里流出一絲輕蔑和嘲諷,終于開口說了一個星期以來的第一句話:“除了用強,你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吧?!彼捂傃凵褚话?,捏著他的下巴,說:“治你,我用這個就行?!闭f完,吻住了宋玉澤。另他驚訝的是,宋玉澤竟然絲毫沒有反抗。任他在他嘴里肆虐,甚至當他的舌頭糾纏他的舌頭,用舌尖一一舔過他的口腔每一寸的時候,宋玉澤除了身體緊繃,一點抗拒都沒有。雖然覺得怪異,可是宋玉澤乖乖任他的親的滋味太美好,宋鎮很快就沉迷于這個甜美綿長的吻中。誰知,當他正沉醉其中的時候,宋玉澤突然眼睛微微一瞇,猛地沖宋鎮的舌頭咬了下去。宋鎮毫無防備,即使下意識躲避,還是被咬了大半。宋玉澤本來就是帶著狠戾去咬的,哪怕宋鎮躲了半道力,還是痛的他整個臉都扭曲了,一把就將宋玉澤整個揮了出去。宋玉澤被他那吃痛而憤怒的一擊,整個人跌出去,撞到桌角,最后摔在地上。他趴在地上好久都起不來,只覺得腦袋溫溫作響,昏昏沉沉的,撞到的額頭火辣辣的疼。他有些吃力都支撐起身子,看向宋鎮。宋鎮站在那里,憤怒地看著他,止不住的血順著他的嘴角流下,稱著他陰鷙的表情十分可怖。因為舌頭受傷無法說話,他就那么陰沉地盯著他。宋玉澤冷冷一笑,說:“明白了嗎?如果你想我一直呆在你身邊,只會是這種形式。我永遠不會愛上你,只會無視你,恨你,厭惡你?;蛟S我是打不過你,但是你確保我下一次不會咬斷你的喉嚨嗎?”宋鎮看著宋玉澤半響,什么話都沒說,幾步走出家門,猛地摔上了門。疼痛和恐懼使宋玉澤全身僵硬,宋鎮一走,他才全身癱軟地趴在地上?!八?....”他摸了摸被撞到的頭,卻摸了一手濕漉漉,拿到眼前一看,手指都被艷紅的血浸染了。結果剛才是因為宋鎮看他滿頭血,才沒有發瘋嗎不然沖他剛剛咬宋鎮那一下,和說的話,估計宋鎮能把他皮都扒了吧。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