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0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43 字數:2955 閱讀進度:39/47

XX奧數比賽的參賽名單貼在學校的布告欄里。高一1班宋玉澤高二1班顧枝,徐陽高三1班夏雨蒙高三2班 白峰五人在同學們艷羨的目光下,坐上了校巴車。這說明他們可以一個星期可以不用上課,但是對于宋玉澤這種學神來說,上不上課有區別嗎?宋玉澤上車的時候,其他人已經都坐在車上了。除了帶隊老師,就是兩男兩女。徐陽和夏雨蒙長的比較普通,也看上去很好相處,兩人坐在一起輕聲聊著天。白峰和顧枝兩人單獨坐在兩邊靠窗的位置,兩人都看著窗外,沒有任何想和別人交談的意思。見到宋玉澤上車,顧枝沉靜的臉上出現一抹淺淺的笑容,宋玉澤走到她身邊坐下。瞬間,車里安靜了,所有人目光都放在兩人身上,畢竟關于他們之間的緋聞在學校還是鬧得蠻大的,成績好的學生不代表不八卦。顧枝輕聲問宋玉澤:“你怎么不打工了?”宋玉澤說:“現在不需要了?!薄芭??!鳖欀σ矝]細問,不過有些失落。因為宋玉澤不去打工的話,兩人似乎就沒什么交集了,難得交到的朋友。宋玉澤看出她的失落,說:“要是你有問題,可以雙休日約我,也可以打我電話?!鳖欀c點頭,兩人就不再說話了,都靠著椅背養神。想看八卦的人都很失望。坐了一個多小時的校巴到了機場,幾人在帶隊老師的帶領下登上了飛機,飛了三個小時左右才到了首都。到首都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帶隊老師是一個中年男人,陳浩,高三組的數學組組長,長的有些胖,看上去挺和藹的。他先帶著幾人到了定的酒店。幾人一路上都在觀賞首都,岐昱市是經濟發展區,和它的時尚、精致、聲色浮華想比,首都的建筑物,風俗都比較大氣,質樸,給人一種濃厚的文化底蘊。比起岐昱市,宋玉澤比較喜歡首都,他想到大學可以來首都上學,便對這個城市產生了一種好感。岐昱高中,從他建筑設施的奢華,就可見其經濟實力的雄厚。這次學校給他們定的直接就是市中心的五星級酒店。陳浩對他們說:“明天你們在酒店先休息一天,可以在附近隨意逛逛,但是不得去太遠的地方。后天早上我會統一帶你們去XX高中參加第一輪的比賽,比賽一共進行三天,之后兩天天是自由時間,你們可以在北京隨便玩玩,星期天我們回去?!北娙思娂婞c頭,對這比賽十分看重,倒也沒有人出去玩的。宋玉澤本身就不是愛玩的人,雖然他不需要準備什么,但是也捧著一本書坐在房間看。他和白峰分到一個房間,白峰看上去人不是冷冰冰的,卻莫名讓人覺得不好相處,兩人都沒說話,連一開始的打招呼都省了。一會,夏雨蒙來敲門,對他們說:“是這樣的,我們商量了一下,可不可以一起看書,要是遇到不懂的問題還可以互相商量一下?!泵鎸蓚€帥哥,她似乎有些局促,臉上一層浮暈,聲音也小。白峰和宋玉澤都沒有意見,五個人就一起坐在中央大廳里看書?!靶》??”正當幾個人看著書的時候,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響起。幾人順著聲音望去,就看到3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年輕男人站在那里,這三人都很長的很俊美帥氣,特別是沖白峰打招呼的人,好看地像是從雜志封面上走出的男模。夏雨蒙激動地掐了掐徐陽的手臂說:“是白森啊,《迷失者》樂隊的主唱,天吶,他后面幾個是迷失樂隊的成員,好帥?!卑追遄叩桨咨媲?,叫了一聲:“堂哥?!卑咨骸岸?,怎么來首都也不說一聲,我好去接你?!卑追鍩o所謂地說:“我是和同學來參加奧數比賽的。叫你干什么?!卑咨S意往那白峰后方看了一眼,卻突然怔住了。他指了指宋玉澤說:“他叫什么名字?”白峰回頭一看,說:“宋玉澤?!彼斡駶烧齻戎^給顧枝講題,光影交錯,將他完美的側臉勾勒出來,明明沒什么表情,微微上挑的鳳眼尾梢卻透出一股雅致的風情。像是感覺到有人看他,宋玉澤抬眼望往這看了過來。白森莫名心猛地一跳,他盯著宋玉澤好長一會才說:“很適合當我MV指定主角,一看見他我靈感全來了?!卑追鍩o語道:“我看他一點當明星的意思都沒有。你就別惦記了?!钡诙?,幾人在陳浩的帶領下到了XX高中,宋玉澤,白峰,顧枝三人引起了一系列的矚目,實在是因為三人長的太過出色??荚嚨臅r候,宋玉澤看了下試卷,覺得雖然是全國性的考試,但是并不怎么難,他用了半個多小時就寫完了,還用了一些大學里交過的數學知識,把監考老師看的愣在那里??荚囃?,當天成績就能出來,五個人都過了。第二天考試的時候,徐陽被刷掉了,他表示太難了,覺得被刷掉很正常。倒也沒不開心,先跑出去玩了。最后一天考試的時候,成績出來,宋玉澤拿了滿分,一等獎。顧枝,白峰拿了二等獎,夏雨蒙拿了三等獎。在全國高校中算是很棒的成績,特別是宋玉澤的分數,驚艷了所有人。最后兩天,宋玉澤沒跟他們去玩,而是去了A大的醫學院參觀了一天。又去了C大的醫學院參觀了一天。對比了一下,決定最后上A大。想到要回家面對宋鎮,坐在飛機上的他臉色又落了下來。陳浩表示,為什么這個孩子拿了一等獎還這么悶悶不樂,現在的孩子都在想什么?還記得他當初拿了一等獎都高興瘋了。宋玉澤一打開家門,就被一股大力壓制在墻上。霸道又熟悉的男性氣息毫無預兆的迎面撲來,幾乎叫人透不過氣。手里的行李箱倒在地上發出一聲砰響。宋鎮捏著他的下巴,迫不及待地用舌頭撬開他的牙齒,強悍地侵入他的嘴巴,狂風驟雨般舔舐碾壓他的口腔,與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斑?.....”宋玉澤反抗無效,被壓在門上吻到腿軟,打了宋鎮一巴掌。宋鎮又壓著他親了一會,宋玉澤又打了他一巴掌。宋鎮壓著他接著親,宋玉澤投降,不敢打他了。心想自我安慰,反正被親了那么多次,無所謂了,就當被狗啃了。宋鎮這才滿意地放開他,眼神幽幽地盯著宋玉澤紅腫的嘴唇,說:“差點想去首都接你回來?!彼斡駶善沉搜鬯粋€星期沒刮的胡子,怪不得剛才吻他的時候都扎的疼。他不想搭理他,也不耐煩聽他說這些話,就繞過他徑自去擺放行李。宋鎮跟進房間站在他旁邊看,問:“首都好玩嗎?下次我們在一起去怎么樣?!彼斡駶砂逯樧灶欁缘乩頄|西,一點搭理他的意思都沒有。宋鎮把他疊好的衣服弄亂,宋玉澤無語地看著他,宋鎮的臉上寫著,叫你不理我。宋玉澤:“首都沒什么好玩的,我不想去?!彼捂傉f:“那我帶你去別的地方玩,你想去哪?!彼斡駶烧Z氣涼涼道:“我哪兒都不想去,特別是和你?!彼捂傄簧鷼?,抬手就把宋玉澤攔腰抱了起來,讓他坐在自己腿上,親他的臉,脖子。宋玉澤被他吻的滿臉通紅,用手推他,大聲道:“宋鎮,你又發什么神經!”宋鎮一只手扣住他兩只手腕,另一只手解開他的領口舔他的鎖骨,意味深長地說:“你讓我難受,我就讓你難受......”說完埋在他的頸間親的嘖嘖有聲。宋玉澤死命扭動也掙脫不了宋鎮,宋鎮已經一口咬住了他左邊的ru,,,頭,用舌頭去舔舐。宋玉澤只覺得一股電流竄過腦子,他猛地大喘氣,胸膛劇烈起伏,帶著一點哭腔道:“......別親那里,啊......不?!彼捂偪此浩痨F氣的漂亮眼睛哀求地看著自己,暗啞著嗓子道:“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忍不住?!彼斡駶筛惺艿剿ü上碌捻斨拇T大玩意,漲紅著臉怒喊道:“你混蛋,滾開,我后悔了,你每天都欺負我,我不和你住了,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彼捂傃凵褚话?,抱住他,湊到他耳邊說:“我不弄你就是了。不過,你也別和我說這種話?!彼麎旱蜕ひ舻溃骸澳阒赖?,離開我,我不會讓你死,只會日日夜夜把你綁在床上,天天操,你,干的你的,洞啪啪啪地合都合不起來?!八斡駶稍俅伪凰捂偟闹卑椎脑?,震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哆嗦了半天,才顫抖著嘴唇道:“你有病......”宋鎮凝視宋玉澤,幽深的眼神深不見底,他緩緩說:“對,我有病,但是我不想治?!?/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