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9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42 字數:3022 閱讀進度:38/47

整理好廚房,宋玉澤拿著換洗衣物進浴室洗澡。他進了浴室,先把門給鎖了,用手擰了兩下確實鎖結實了,才放心地去浴室放水。沒辦法,宋鎮的存在感太強,弄得他精神都有點緊繃。教師宿舍是沒有浴缸的,只有淋浴,所以泡在水中的感覺讓宋玉澤輕舒了一口氣,繃緊的神經也放松了下來。這個浴缸很大也很深,水一直沒到他的脖子處,泡在溫溫的水里讓人都有些昏昏欲睡。只是他才泡了一會,就聽到浴室門把手轉動的聲音。宋玉澤心瞬間提到嗓子眼,整個人都僵住了。就聽宋鎮在外面說:“洗個澡還鎖門,我又不是沒見過?!闭f完,宋鎮就壞笑著離開浴室門了。宋玉澤聽著宋鎮的笑聲耳根都紅了,氣的拽緊了拳頭,他覺得宋鎮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害他緊張害怕,就像逗一只小貓那樣?!盎斓?.....”他從牙縫里罵了一句,也沒了泡澡的心思,草草洗了幾下就起來了。宋鎮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看電視,嘴角忍不住上揚,他還真是故意的。宋玉澤鎖門的聲音被他聽到了,他就故意跑過去逗逗他,聽到里面的水聲突然靜止,想象宋玉澤緊張的樣子他就很想笑。一會兒浴室門開了,宋鎮就看到宋玉澤穿著睡衣要往房間跑。剛洗完澡的宋玉澤臉蛋水嫩嫩的,像剝了殼的雞蛋,白皙光滑,讓人想摟在懷里親兩下。他沖宋玉澤招招手,說:“過來?!彼斡駶蓡枺骸白鍪裁??”眼神冰冷,還帶著剛才被戲耍的怒氣,一副死都不要過來的模樣。宋鎮瞇了瞇眼睛,說:“你過來?還是我過去?”聽著對方略帶威脅的口氣,宋玉澤沉默半響,慢慢挪過去,臉色卻不怎么好看。宋鎮見他過來,伸手一拽,就把他整個人抱在了懷里。宋玉澤心咯噔一下,下意識開始掙扎,大聲道:“宋鎮,你去死?!彼捂倧娪昧Φ氖直酃孔∷斡駶傻纳眢w,把臉埋在宋玉澤的頸脖處,深深吸了一口氣,用曖昧的語氣說:“恩,好香?!彼斡駶赡樞叩猛t,罵道:“變態?!彼捂傂π?,在他嘴上親了一口,就放開他,說:“好了,去吧?!彼斡駶珊莺莶亮瞬磷彀?,忍不住踢了他一腳才跑回房間。宋玉澤跑到自己房間,鎖上門,又把桌子拉過來抵住門,又加了把椅子,才悶悶不樂地倒在床上。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只覺得臉直發燙,于是把臉埋進被子里,狠狠捶了一下床。過了一會,他才拿出書來看,但是也看的心不在焉,心思都在外面的宋鎮身上。他覺得自己都要神經衰弱了,深怕宋鎮跑進他房間再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不過直到夜□□臨,困意襲來,宋鎮都沒來他房間。抵擋不住睡意,宋玉澤瞄了一眼門口固若金湯的防御措施,心想宋鎮要是進來一定他能聽見,就抱著被子沉沉地睡了過去。馬上就要冬天了,夜里有些涼,他隱約覺得有熱乎乎的東西抱住了自己,但是沒多想,靠著熱源繼續沉沉睡去。第二天醒來,當他看到面前宋鎮那張放大的臉時,怔住了。重點是,他的手和腳還纏在宋鎮的身上。他深呼一口氣,用力踹了一下宋鎮:“你怎么在這里?”宋鎮的體格完敗宋玉澤,即使被踹,也只是稍稍移動了一下位置,根本沒摔下床去。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睜開就看到宋玉澤一雙鳳眼瞪著自己。因為還沒睡醒,他嗓子沙啞道:“早?!边呎f,邊伸了個懶腰,大半截□□的上半身露出雪白的被子,蜜色的肌膚直戳宋玉澤的眼球。宋玉澤強壓幾口怒氣,冷冷問道:“我明明鎖了門,你怎么進來的?!彼捂偡藗€身,側著身子撐著腦袋,慵懶地說:“家里有備份鑰匙,你不知道”宋玉澤:“那桌子呢,我為什么沒聽到聲音?”宋鎮聽他這樣問,突然笑了一下,說:“門是往外拉的,不是往里推的,你弄個桌子什么的你是在搞笑嗎?”宋玉澤:“......”他惱羞成怒地用力掀了一下被子:“滾出去?!彼捂偀o奈地扯過被子,裹住宋玉澤,將他連人帶被抱在懷里,聲音低低地說:“別鬧,我好困。再睡一會?!币淮笤缇汪[了這么一出,宋玉澤氣的早飯都沒吃,就去學校了。一路上氣壓低的,走在他身邊的人瞬間覺得溫度低了八度,在心里默默念叨,不愧是冰山美人,凍死人了。中午休息時間,班級里聊天的聲音突然靜了下來,原來是孟軻站在門外。哪怕是午間休息,看到老師,大家還是下意識地安靜下來?!八斡駶??!泵陷V卻沒進來,站在門口沖宋玉澤招了招手。宋玉澤向孟軻走去,跟著他往辦公室走。辦公室里的一個人都沒有,孟軻拉了凳子給宋玉澤坐:“吃午飯了嗎?”宋玉澤說:“吃過了,老師有事嗎?”孟軻笑了笑,說:“沒事,隨便聊聊,對了,你怎么突然又說不住宿了。教師宿舍住不慣?”宋玉澤搖搖頭,說:“不是?!泵陷V見他不想聊,就也沒追問,他看了一眼宋玉澤,說:“太瘦了,雖然現在流行骨感美,但是你是男生么,還是壯點好?!彼斡駶杀緛砭褪?,最近幾天食欲差,看上去更瘦。他心想,自己好像確實有點瘦,怪不得打不過宋鎮,他的小腿還沒宋鎮的胳膊粗,能擰巴過他才怪。恩,說不定自己吃壯一點,有一天能打的過宋鎮。他面無表情地問孟軻:“老師,你知道哪里有練拳的嗎?”“???你要練拳擊?”孟軻想象了一下宋玉澤的美人臉配充滿肌肉的身體......無法直視:“咳,你練那做什么,我就是說你有點瘦,你要是想練點強身健體的,我給你介紹一個跆拳道怎么樣?那里的一個金牌教練是我哥們,你去給你打半折?!彼斡駶上胂膈倘酪膊诲e,總之能打宋鎮就可以,他點點頭,說:“好?!泵陷V把電話留給宋玉澤,才切入正題:“小宋啊,是這樣的啊,馬上要舉行一個XX奧數比賽,全國性的,每個市派20名選手去首都參賽,我們學校被分到5個名額。高三兩個,高二兩個,高一一個,學校打算讓你上,你怎么想。這個要是得了名次,高考可以加分的?!彼斡駶蓡枺骸叭ナ锥??”孟軻喝了口水說:“恩,一個星期,車費伙食費全部學校承擔,你考慮一下?!彼斡駶煽紤]都沒考慮,就說:“我去?!泵陷V笑瞇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好!我們學校有了你,那得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啦。哈哈哈,我的獎金,哈哈哈哈?!彼斡駶桑骸?.....”孟軻:“哈哈哈,得了獎你也有獎金的。一起拿錢,呵呵呵?!彼斡駶烧f:“.......老師,沒其他事,我先走了?!泵陷V這才收起笑容,說:“好的,那具體時間我再通知你?!彼斡駶苫丶揖桶堰@事情告訴了宋鎮。宋鎮別有意味地看了他半響,才慢吞吞地說:“恩,去吧?!彼斡駶伤闪艘豢跉?,他想去參賽的最重要原因,就是能有機會離開宋鎮。晚上睡覺,宋鎮進了他房間繼續摟著他睡。宋玉澤知道宋鎮可以隨時進來后,就沒怎么睡的著,被宋鎮一抱住,就身體僵硬了?!斑€沒睡?”宋鎮問道。宋玉澤背對著他不想理他,閉著眼睛裝睡。少年纖細的腰肢摟在自己的懷里,又香又軟,宋鎮覺得很滿足。月光下,宋玉澤的頭發泛著柔軟的光澤,烏黑的頭發和衣領間是一段充滿纖細美感的皓白玉頸。宋鎮心一動,微微低頭吻住了宋玉澤的后脖子。宋玉澤整個人都不好了,再也裝睡不下去,退出宋鎮的懷抱,悶聲道:“走開?!彼捂偤眯Φ乜此s到床邊上,道:“都快掉下去了?!边呎f,邊又將人扯回懷里。見宋玉澤要掙扎,宋鎮抱住他,輕聲說:“別動,給我抱抱,你不是要出去一個星期嗎?我會想你的?!彼斡駶上氲揭粋€星期可以不用見到宋鎮,就勉強忍著讓他抱在懷里。但是宋鎮明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抱了一會,手就探進了宋玉澤的衣服里。宋玉澤咬牙切齒道:“宋鎮!”宋鎮收回手,投降般道:“不碰你,行了吧?!彼斡駶珊吡艘宦?,攏著衣襟睡了過去。宋鎮將他輕輕摟在懷里,聽著他和緩勻長的呼吸聲,也慢慢沉入睡夢中。夢里,他夢到宋玉澤赤身裸體地站在那里,雪白如綢緞般的身子毫無遮掩地對自己展開,他用天真清澈的眼神看著自己,誘惑著他把他壓在身下......于是第二天起床,宋玉澤就感到有滾燙的硬物頂著他的小屁屁,當他反應過來是宋鎮的那東西之后,徹底發飆了,用力把還在睡夢中的宋鎮推下了床。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