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6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40 字數:3189 閱讀進度:36/47

這樣幾天,陸珉都和宋玉澤一起去甜品店,晚上再和他一起回宿舍。而宋鎮,也自此再也沒有出現過。宋玉澤見不到宋鎮,心情也好多了,漸漸也就把宋鎮那天那個粗暴的吻拋之腦后。今天是結算工資的日子,所有人拿到工資都滿臉喜氣,就連一向沉靜的顧枝也明顯很高興。宋玉澤因為預支了工資,到沒什么感覺。夏菁發完工資,單獨把宋玉澤叫道員工休息室?!爸Z,給你的?!毕妮夹Σ[瞇地拿出一個紙袋子給宋玉澤。宋玉澤一愣,看著夏菁手里明顯是裝錢的信封說:“不是預支過工資了嗎?”夏菁沖他比了個噓的手勢,輕聲說:“獎金。你來了之后店里營業額上升那么多,這是老板的意思?!彼斡駶山舆^信封,心里有些感動,他慢慢吐出兩個字:“謝謝?!毕妮紦]揮手說:“嗨,你跟我說什么謝,我還要謝謝你呢,我工資也漲啦~~”她露出得瑟的笑容:“回頭請你吃飯。我先出去啦?!钡认妮甲吡撕?,宋玉澤打開袋子一看,是2000塊錢。他嘴角微微勾起一個笑容,把錢鎖進自己的員工置物柜里,然后走出了員工休息室。只是,當他看見陸珉身邊坐著的人時,眉頭狠狠皺了起來。宋鎮坐在陸珉身邊,陸珉明顯有些尷尬,又有點緊張,只是良好的教養讓他臉上一絲一毫都看不出來。宋玉澤走過去,怒氣沖沖對宋鎮說:“你來干什么?出去?!标戠脒€是第一次聽到宋玉澤用這種口氣說話,有些震驚。不過他以為宋玉澤和宋鎮吵架了,就開口打圓場道:“阿澤,你別對你爸這么說話,他還是很關心你的,剛才問了我一些你學校的事情,親人之間吵架哪有這么久的......”陸珉說話的當口,宋鎮就抽著煙,抬著下巴看著宋玉澤,表情說不出的玩味。突然,他用舌尖舔了舔嘴唇,眼神透出一種強烈的暗示。宋玉澤突然就整個臉通紅,他咬牙切齒地對宋鎮道:“你給我出來?!闭f完率先怒氣沖沖地出了店門。宋鎮笑笑,跟了出去。陸珉皺著眉頭,就見宋鎮轉臉對他說:“今天我送小澤回去,他跟我鬧別扭呢?!标戠胗植缓霉苋思业募沂?,只好點點頭,說:“恩,那我先回去了,叔叔您幫我和阿澤說一聲?!彼斡駶勺叩胶箝T口,這里是后巷,平時除了送貨的人幾乎沒什么人來往。宋鎮一到,宋玉澤就走過去壓低聲音道:“你跟陸珉說了什么?”宋鎮笑了一聲,隨意地靠在墻上,稍稍低下頭點了一支煙,抽了一口才抬眼望著宋玉澤。他用不急不慢,略帶促狹的聲音道:“你希望我跟他說什么?跟他說我們接吻了嗎?”“你!”宋玉澤沒想到宋鎮上來就這樣氣他,宋鎮不提還好,一提,宋玉澤的臉就一陣紅一陣白,狠狠瞪著他道:“你無恥?!彼捂傄娝膊辉趺磿R人,明明這么生氣了,也只會說這么一句話。覺得對方實在是很可愛。果然,只要對方因為他露出不一樣的表情,不管是什么,都會叫他覺得愉悅。宋玉澤見宋鎮被罵還露出笑容,簡直氣的找不著北。他強行壓下怒氣,心想自己怎么回事,引以為傲的鎮定,冷淡,怎么到了宋鎮面前就全部失去了呢!他壓了壓怒氣,冷冷道:“我警告你,你別再靠近我,也別靠近我朋友?!薄芭笥??”宋鎮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走近宋玉澤,低下頭說:“你把他當朋友?他把你也當朋友了嗎?”宋玉澤因為宋鎮的靠近下意識退后兩步,說:“你什么意思?!彼捂偤吡艘宦?,道:“你朋友喜歡你,你不知道嗎?”宋玉澤皺起眉頭:“你胡說什么,別以為你自己是變態,別人也都是變態?!彼捂傂α诵?,說:“好,你們是朋友,那你們接過吻嗎?”他的視線牢牢盯在宋玉澤臉上,目光掃過他的嘴唇。宋玉澤抬手就要打他:“你混蛋?!辈贿^顯然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宋鎮眼里,他才剛舉手,就被宋鎮抓住了。宋鎮的手十分有力,鉗制著宋玉澤的胳膊一動也不能動。這樣近的距離,讓宋玉澤心跳加快起來,他冷冷看著宋鎮說:“放開?!彼捂倕s沒有放,反而整個人湊近宋玉澤,低聲道:“上次是你的初吻對嗎?而且除了我也沒人吻過你?!彼穆曇衾镉袔追钟鋹?。因為兩人靠的極近,宋玉澤莫名感到危險,他忍不住叫道:“宋鎮,你要是再敢吻我,我就報警?!薄昂??!彼捂偙凰脑挾盒α?,抬起身子,放開了他,戲謔地看著他。宋玉澤也知道自己剛才的話有多可笑,可是剛才他真的很怕宋鎮要吻他。兩人打起來,他一點勝算都沒有,他完全不知道該拿宋鎮怎么辦。宋鎮突然收起笑容,淡淡道:“不準你和陸珉再來往?!彼目跉夂芷匠?,就像在說你別吃這道菜。宋玉澤覺得宋鎮的話太可笑,冷冷看著他說:“你管不著?!彼捂傉f:“他喜歡你。想要你,跟我一樣。懂嗎?”宋玉澤說:“你神經病?!彼喼北凰捂偟臒o恥震驚到了,哪個人會喜歡上自己的兒子還這么理直氣壯。宋鎮不耐煩地皺眉,說:“我說了,不準你跟他來往?!彼斡駶梢不鹆?,忍不住道:“我就不?!彼捂偭R了句操,然后盯著宋玉澤說:“你非要他親口承認喜歡你,你才會不跟他來往是嗎?”宋玉澤冷笑一聲,說:“就算他親口承認他喜歡我,那又怎么樣?我寧愿跟他在一起?!彼捂傊挥X得一股火從胸膛直接竄到腦門,他沉聲說了句:“很好?!闭f完,他攔腰一把抱起宋玉澤,將他抗在肩膀上,就往外面走?!澳愀墒裁??”宋玉澤被他突然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用力掙扎起來。但是扣在他腰間的那只手猶如鐵鑄,任他怎么動,都紋絲不動地將他牢牢扣在宋鎮肩膀上。宋玉澤的腹部抵在宋鎮的肩膀上,難受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這個動作太羞恥了。他臉紅得要命,也不管別人的想法了,一邊用腳瞪宋鎮,一邊大聲道:“混蛋,你放我下來?!彼捂傄暰€掃過圍觀的人群,那些人一接觸到宋鎮的視線,全部嚇得不敢多管閑事。他一只手扣著宋玉澤的腰,一只手打開后車座的門,然后將肩膀上的宋玉澤狠狠摔進了座椅上。宋玉澤撞到了頭,發出一聲悶哼。等他回過神,宋鎮已經坐上駕駛座,開車了。他立馬坐起來開了幾下車門,果然門被鎖了?!澳阋鍪裁??”他心里涌起一種不祥的預感,驚恐地看著駕駛座上面無表情的宋鎮。但是任他怎么說,怎么做,宋鎮都不給他任何回應。直到車子停在了家門口。宋鎮才打開車門,繼續不顧宋玉澤的反抗,把他抗在肩膀上上了樓。坐電梯的時候,幾個住在一棟樓里的幾個人詫異地看著兩人奇異的造型。宋玉澤到底是1米78的少年,雖然瘦,但是也算大半個男人了,一樣一個男人扛著另一個男人的樣子實在是怪異。偏偏宋鎮長的兇悍,旁人就算好奇,也不敢多置一句嘴。宋玉澤早就放棄了掙扎,他剛才掙扎過了,知道沒有用?,F在見有人看著,就掛在宋鎮身上,用手擋住羞紅的臉,心里把宋鎮罵了千百遍。到了家,宋鎮把宋玉澤摔在沙發上,宋玉澤一活得自由權,立馬跑到門口去開門。但是令他絕望的是,家里不知道什么時候換了密碼鎖,不知道密碼就不能從里面打開的那種。他不可置信地轉頭看著悠閑坐在那里看著他的宋鎮,說:“你什么意思?”宋鎮坐在沙發上,姿勢愜意的不得了,沖他招了招手,說:“過來?!彼斡駶蓞s不敢過去,只是站在門口戒備地看著他。宋鎮露出一個笑容,一雙狹長野性的黑眸直勾勾地盯著他,說:“干嘛,怕我強,奸你???”宋玉澤頓時氣的發抖,顫聲道:“密碼多少?!彼捂倕s不回答他,只是道:“過來?!彼斡駶砂櫰鹈碱^,大聲道:“囚禁是違法的你知道不知道,密碼多少?!睆乃捂偘阉钙饋淼哪且豢趟透械轿kU了,他不想承認,他真的很害怕宋鎮,但是他不能示弱,只好用冷硬來偽裝自己。宋鎮嘴角浮現一抹傲慢的笑意,站起身,慢慢像他走過去,邊走邊說:“我干過違法的事情還少嗎?”他人高大,穿著一件黑色的西裝,健壯挺拔的身軀隱隱可以看出肌肉的張力,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危險和暴戾感。宋玉澤被他那句話釘在原地,他頭皮有些發麻,背后浸出一層薄薄的汗水。隨著宋鎮的靠近,他想躲開,雙腳卻不聽使喚。宋鎮見他臉色慘白,笑了一聲,抬起他的下巴,低下頭說:“你現在的樣子好乖,剛剛也這樣聽話不就好了?!彼捂傉麄€人像座小山一般,雖沒有壓在宋玉澤身上,但是卻給他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宋玉澤感到很不舒服,正想甩開宋鎮的手,卻被宋鎮接下來的一句話震到了。宋鎮俯下身,側著頭在他耳邊用低沉又磁性的聲音道:“我啊,最喜歡做犯法的事情了。比如說,操,自己的親生兒子......”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