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3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38 字數:3124 閱讀進度:33/47

放學后去打工的時候,夏菁突然沖他勾勾手指。宋玉澤走過去,她壓低聲音對他道:“那天那個看上去很兇悍的帥哥是你認識的吧?!彼斡駶梢唤┯?,就聽夏菁接著說:“前天不是給你們放假了嗎?他進店里來問你怎么不在的,哎呀,你都不知道,他當時離我這么近?!彼攘艘粋€很近的手勢,臉上有些紅暈:“他聲音真是太他媽好聽了,你懂嗎?就是那種充滿男性魅力的,低沉的,讓人無法抗拒的那種,嘖嘖,我腿都要軟了?!彼斡駶刹幌肼犃?,轉身就去做別的事情。夏菁追上去說:“我還沒說完呢。矮,你們什么關系啊,把他介紹給我吧,我突然覺得那種肩膀寬寬的,長的特別高大的男人也好帥。好霸道好有安全感,讓我突然覺得自己變得好小女人啊?!彼斡駶桑骸澳愫贸??!毕妮迹骸?.....”QAQ到了晚上,宋玉澤看到宋鎮果然又坐在外面的欄桿上等他,見他出來,就把煙掐了,深深地看著他。宋玉澤假裝沒看見,只管自己往學校方向走。甜品店到學校20分鐘左右的路程,中間會經過一個有些傾斜向上的小巷子,從那走的話比走大路要近的多。宋玉澤每天都走那條道,今天卻被人給堵住了。夜色正濃,巷子里很安靜,于是那領頭的男生撥打火機點火抽煙的聲音都顯得很清晰。宋玉澤看著眼前突然冒出來將他圍起來的5,6個男生,輕輕蹙起眉頭。不遠處,宋鎮見到這一幕,停了下來。他知道宋玉澤遇上麻煩了,卻沒有要上前幫忙的意思,反而找了一處坐了下來,摸出一跟煙點了。巷子里的燈光很暗,他的五官隱在夜色里,只指尖一點紅色的火光映出他高挺的鼻梁,和深邃凌厲的眼睛。他隨意地坐在那,吸著煙,眼睛透過薄薄的煙霧,一直看著宋玉澤?!袄宗A?”宋玉澤想到了什么,對那為首的男生問道。雷贏輕笑一聲,說:“喲,你還知道我啊,優等生?”他長得非常帥,臉部輪廓分明,鼻子高挺,眼睛特別深,看上去有點混血的樣子。圍著宋玉澤的男生也都很高大,身上透著一股高中生沒有的狠氣,看上去不像是三流的小混混。宋玉澤沒說話,冷冰冰地盯著他,大概是夜色本來就涼,那眼神竟讓雷贏感受到了冰冷。他愣了一下,瞬間覺得對方居然很像顧枝。他突然靠近宋玉澤,盯著他的臉仔細看了他一會,然后說:“恩?戚!”他退后一步,說:“只是氣質有點像,長的一點都不像嘛?!彼斡駶陕牫鰜硭f的是顧枝,淡淡道:“如果你是因為顧枝的事情找我,那我告訴你,我和她沒什么?!崩宗A笑了一下,說:“我知道,她不會的。我就是想知道敢無視我的話,跟我女人走這么近的小子長什么樣子?!彼劬Ψ潘恋毓室馍舷麓蛄苛艘幌滤斡駶?,然后用帶著戲謔和不屑的聲音道:“喂,你長的這么......對女人硬的起來嗎?”最后那句讓圍著他的幾個男生輕輕笑出聲來。宋玉澤眼神越加冰冷,他知道雷贏是故意那么說的,大概是為了氣他吧。他也確實被他的話氣到了。于是他薄薄的嘴唇輕輕吐出一句話:“顧枝不喜歡你吧。你知道嗎?我和她成為朋友的原因?!崩宗A看著他。宋玉澤用有些薄涼的語氣慢慢道:“因為我們是一種人。而我們這種人,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一個人,不喜歡一個人,無論那個人做什么,就是到死,都不會喜歡他?!崩宗A整張臉瞬間陰沉了下來?!皨尩?,跟這小子廢什么話,敢跟我們老大這么說話,打了再說?!闭驹谒斡駶捎疫叺哪猩蝗徊凰?,說完一拳狠狠揍在了宋玉澤臉上。原本坐在那里,臉上掛著漫不經心表情的宋鎮見到這一幕,立刻神情難看起來?!班邸彼鲁鲎炖锏臒燁^,罵了一句操,站起身就朝他們走去。他從后面一把掐住那個打了宋玉澤的男生的后脖子,用力一捏,把他整個人都甩了出去。見到宋鎮出現的幾個男生都被這一幕嚇到了,這是要多大的力道,才能做到這樣。直到那個被扔出去狠狠摔在地上的男生發出痛苦的呻,吟,他們才有些驚慌地回過神來。宋鎮走向那個倒在地上的男生,低著頭看他,表情陰狠,像是盯著獵物的野生豹子,讓人不寒而栗?!澳阌眠@只手打他了?”他瞇著眼,問道,然后不等回答,就一腳踩上去,碾碎了男生那只手的五根手指?!鞍?!”那男生立刻抱著手凄厲地慘叫了起來。剩下的幾個男生居然被宋鎮的氣勢震得不敢上前。雷贏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就是他父親手底下的那幾個堂主,都沒這個男人氣勢那么盛,讓人看著就無端感到恐懼。宋鎮轉過臉,看著雷贏,面無表情道:“雷放的兒子?”雷贏一愣,就聽宋鎮慢慢走過去,陰沉道:“看在你老子的面子上,放你一次,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們找他麻煩,我就把你們全部弄死。聽懂嗎?滾?!崩宗A聽出了他話里的認真,這個男人是說真的。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知道他是雷放的兒子還敢這么說話的人,他看了一眼宋鎮,低聲說了一聲走。那幫男生立刻攙起已經痛暈過去的人,跟著走了。一會兒,就剩下了宋鎮和宋玉澤兩個人,巷子里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宋鎮看著宋玉澤,宋玉澤抹了下嘴角的血絲,冷哼一聲,就要走。宋鎮上前,一把拉住了他,低聲道:“痛嗎?”他有些后悔剛才為什么不在宋玉澤被打之前就出現。明明只要給他一個求救的眼神,他就一定會出現不是嗎?可是宋玉澤卻寧愿被打也不愿意看他一眼.....弄的他又生氣又心疼。宋玉澤一點都不領情,甩開宋鎮的手,冷冷道:“不用你管。離我遠點?!彼捂偘櫚櫭及醋∷?,說:“別耍性子,給我看看,打壞了沒有?!彼斡駶芍挥X得宋鎮按著他肩膀的手讓他一陣惡心,剛才被打都沒那么生氣,他沖宋鎮大聲道:“我說了不用你管,別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感激你。做夢!我恨死你了,我寧愿自己被打死,也不要你救?!彼捂偮牫鏊Z氣里的厭惡,心一痛,突然一用力,將宋玉澤狠狠壓在了墻上。宋玉澤背脊撞到墻上,臉立刻痛的發白,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宋鎮:“你想干嘛。打我嗎?”宋鎮冷哼一聲,一只手鉗住他的下巴抬了起來,低著頭看他,眼神有些嚇人。宋玉澤下意識地想撇過臉,卻被宋鎮捏著一動不能動,下巴都泛起一層紅色,痛的他皺起眉頭?!澳銓幵副淮蛩?,也不愿被我救是嗎?”宋鎮聲音陰沉的恐怖。宋玉澤心底一顫,不想承認宋鎮現在的狀態讓他感到害怕,但是他卻不愿意示弱,梗著脖子冷聲道:“是,因為我覺得惡心。你一靠近我,我就覺得惡心,惡心的不得了。我一點,都不想看見你?!彼捂偮犓@樣說,竟然沒生氣,他嘴角泛起冷冷的笑意,捏著他的下巴手微微用力,說:“你覺得惡心是嗎?還有更惡心的,你想知道嗎?”說完,他低下頭一下子吻住了宋玉澤的嘴巴。宋玉澤猛地睜大眼睛,因為太過震驚,竟然忘記了反抗,讓宋鎮輕易就頂開了他的牙齒。一股強烈的男性氣息夾雜著淡淡的煙草味道傳遍他整個口腔,是宋鎮的味道。像是要懲罰他剛才說話的惡毒,宋鎮重重壓著他的唇,粗暴又霸道地侵略著他嘴里的每一寸地方?!斑?.....”宋玉澤從一開始的茫然,震驚到反應過來之后的羞憤和惱怒,臉一瞬間漲的通紅。宋鎮居然在吻他,不是嘴唇貼著嘴唇的那種親吻,而是把舌頭伸進他嘴里的那種......他氣得開始拼命捶打他,想要將宋鎮推開。然而任他怎么扭打,卻一點都悍不動宋鎮分毫,反而被他更加用力地壓向墻壁。宋鎮結實的胸膛緊緊壓在他的身上,兩人肌膚相貼,雖然隔著一層衣服,卻仍能感受到那份燙手的灼熱。宋鎮的大腿也強硬地壓在他的腿上,禁錮著他,讓他不能動彈。像是感受到了那份甜美,宋鎮漸漸放柔了動作,不再那么粗暴。憑著身體的壓倒性優勢,他左手輕易地將宋玉澤兩只手反剪到背后,右手掌托著宋玉澤的后腦勺,將他用力地壓向自己。他的接吻技術好的要命,用舌頭緊緊包裹著宋玉澤的舌頭與之糾纏,讓宋玉澤無法咬他。親密的口水相交的聲音黏膩地在兩人耳邊響起,讓空氣都變得曖昧起來。宋鎮吻的宋玉澤腿發軟,身子發麻,才依依不舍得放開了他。宋玉澤一自由,就用力刪了宋鎮一耳光。因為被吻的渾身沒力氣,那耳光有幾分輕飄飄的,并不是很重。宋鎮手指輕輕滑過被宋玉澤打過的臉頰,眼睛盯著他,嘴角勾起一個放肆的笑容,然后把那根手指放在嘴邊輕輕舔了一下。宋玉澤臉一下子紅了,狠狠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