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8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31 字數:3142 閱讀進度:28/47

第二天的軍訓內容依舊是站軍姿。宋玉澤又被拎到前面做示范。同學們便發現他們的教官雖然長的很高大嚴肅,但是私下里卻非常好開玩笑。他們的教官叫周延,國字臉,皮膚黝黑,肌肉精壯結實,板著一張臉的時候嚴肅到你都不敢跟他說話。再加上他年紀輕輕,肩上就頂著那么高的頭銜,更是讓人忌憚。同學們都在哀嚎怎么就攤上這么一個黑面冷將。但是相處一天之后他們就對他徹底改觀了,雖然他的訓練要求很嚴格,但是休息的時候卻比別的班多的多,別的班站2個小時,他們一般半個小時就能休息,前提是站的標準了。搞的別的班級看他們班休息都恨得牙癢癢的。而且休息的時候,有大膽的同學小心翼翼地跟他說話,周延居然笑瞇瞇地回答了,根本不像他訓練的時候那么嚴肅,甚至說話挺幽默的。時下那些時髦的網絡用語他都一清二楚,弄的學生又敬畏佩服又喜歡他。下午的時候軍訓內容變成了踢正步。即使同學們都很認真,但是第一次還是踢的東倒西歪,一點兒都不整齊?!靶??!敝苎幽樋滓话?,沉聲道:“踢成這個樣子還有臉給我笑。是不是我太縱容你們了???休息多了,都不會訓練了是不是?”明明知道他私下里很有趣,但是被他這么一吼,同學們都不禁苦著臉不敢再笑,各個把皮都崩緊了。然后,慘無人道的正步特訓開始了。跟站軍姿不同,踢正步顯然要費更多力氣和時間訓練,每個人都□□練地苦不堪言。這時候,他們班的班主任搬著一箱冰的飲料走過來了。他們的班主任叫孟軻,白白瘦瘦的,帶一副金邊眼鏡,顯得很斯文秀氣。別看他一副手無縛雞之力的模樣,教書卻很有一套,看每屆的精英1班都是他帶出來的,就知道學校有多重視他的能力。輪到他們這屆的時候,正好孟軻剛剛送走一個畢業班,就帶到他們班了,是以同學們早就聽過他的大名,又見他十分好說話的模樣,都很喜歡他。孟軻一靠近,就好笑地看到同學們踢著正步,都拿哀怨求救的眼神望著他。周延見孟軻走過來,眼底閃過一絲笑意,走過去,輕松接過他手里的飲料箱子。他見孟軻只是抱著一箱飲料就一副很累,出汗的模樣,笑著說:“你這身體素質也太差了,我看得像學校申請,讓他們批準叫你們教師一起練?!蓖瑢W們聽到周延這樣說,本著自己死不如大家一起死的精神,一起起哄:“對啊,孟老師,快點來跟我們一起軍訓?!泵陷V瞪了周延一眼,又瞪著那些唯恐不亂的學生說:“反了你們了,虧我還特意準備請你們喝東西呢,你們就這樣幫著外人欺負我是吧?!蓖瑢W們發出一聲哄笑。周延不滿地看著孟軻,眼神里寫滿了,誰是外人,誰他媽是外人。見孟軻不理他,就不甘愿地沖學生們吼:“干什么,還在訓練中就給我鬧?還想多練一會是不是?”同學們又立刻苦著臉不敢說話了。周延見虐到了他們,心里平衡了,這才咳了一聲,說:“好了,看在你們班主任辛辛苦苦搬飲料過來的份上,就休息半小時吧?!薄芭??!蓖瑢W們歡呼一聲,就齊齊跑到孟軻身邊拿冷飲喝。孟軻發完水也不走,坐在周延身邊和同學們一起閑聊。有八卦的同學覺得不對勁,就湊過去問孟軻:“老班,你是不是和我們教官認識啊?!泵陷V笑了笑說:“對,我們是初中同學?!薄巴廴?。真的假的?!蓖瑢W們一個個都興奮了。一個個湊過去扒著他們兩,要聽他們過去的事情。什么有沒有女朋友啊,談過幾次戀愛啊之類的。宋玉澤坐在樹蔭底下,看著同學們都在教官和班主任周圍圍成一團,他們臉上都掛著青春的笑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沒活力了。不過叫他過去湊熱鬧,他又是絕對做不出來的。陸珉陪著坐在他身邊,臉上帶著笑意,不時低頭和他說兩句話。一個溫柔俊美,一個秀致精美,兩個美少年坐在微風徐徐的樹蔭底下,自成一道青春美麗的風景。周延是個好教官,為期7的軍訓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難熬,一眨眼就過去了。不管是踢正步,站軍姿,齊步走,宋玉澤都被他安排在前面做示范。中途他還被叫去練習男子軍體拳。最后集體軍訓匯演的時候,1班排在第一個,整齊的步伐,颯爽的英姿讓所有人側目,站在第一個領頭的宋玉澤,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男子表演軍體拳的時候,所有人都穿著軍訓服,只有宋玉澤穿著一身飄逸的白色練功服站在第一個。他的動作與后面的那些人也有些不同。軍體拳由拳打、腳踢、摔打等格斗動作組合而成,動作精煉,整齊一致的瀟灑動作伴隨著男生們振聾發聵的稱和聲,給人們造成一種視覺上的強烈沖擊感。陽剛利落的動作襯得那些正直青春年華的少年各個英姿勃發,然而宋玉澤一身白衣,動作卻是柔中帶剛,有些道骨仙風的味道。剛柔并濟,兩廂一對比,這個節目越發有看頭,毫無疑問博得了那天最熱烈的掌聲。最后1班自然拿到了軍訓優秀班級的獎項,宋玉澤也領了一個優秀標兵。當然軍訓過后,很多人都在打聽那天表演軍體拳時領頭的那個人。宋玉澤還沒開學就先以出色的外貌轟動了一下。晚上宋玉澤到了家,先洗了個澡,水碰到身上的時候,才發覺脖子處曬到的地方微微有些刺疼,估計是輕微曬傷。背后也有些小傷口,估計是打軍體拳的時候蹭傷的。他的動作雖然沒有別人那樣激烈,卻也有幾個在地上摔打的動作。再加上他的衣服看上去飄飄欲仙,其實質地輕薄,摔在地上蹭破了他背部好幾處。他洗好澡,在脖子曬傷的部位涂抹了一些藥膏,背部就夠不到了。吃好晚飯,宋玉澤對宋鎮說:“能不能給我涂個藥膏?今天軍訓匯演的時候,背部蹭傷了幾處?!彼捂偝亮艘幌履?,說:“怎么這么不小心?!比缓笳页鰝帉λf:“衣服脫了趴床上去?!彼斡駶擅摰羯弦?,露出雪白的上半身。雖然曬了這么多天,他的臉沒有以前那么雪白通透,但也還是白。他身上穿著軍訓服沒被曬到更是一點沒曬黑,白膩光滑的一片。上面幾處小傷口也就變得很顯眼。宋鎮見傷口并不嚴重,臉色也緩和了一點。他坐在床上,用面前沾了藥認真在傷口處涂抹。宋玉澤趴在雙上,下巴趴在交疊的兩只手上,一副很愜意舒適的姿態。他雖然很瘦,背部兩塊突出的肩胛骨卻形狀很好看,像是兩只意欲翩躚的蝴蝶,有種無言的美感。背部中間一條優美的肌肉紋理一直滑到腰處,有些低腰的牛仔褲包裹著他緊實圓潤的臀部,光是一個后背就引人無限遐想。讓宋鎮看的一陣口干舌燥,很想把棉簽扔了直接用他的手觸摸上去,隨意地撫摸。這個藥膏涂的有點久,宋玉澤都快昏昏欲睡了,他有些疑惑地微微側頭問:“還沒好嗎?”宋鎮說:“恩,好了。要幫你按摩一下嗎?”宋玉澤一愣,覺得軍訓累的確實腰酸背痛的,就說:“好啊,你會嗎?”宋鎮露出一個笑容,說:“會讓你舒服的想睡覺?!彼斡駶蓻]有不可地點了點頭,心里卻有些覺得宋鎮說的太滿了。然而宋鎮卻完全沒有夸張,屋里打了冷氣,宋鎮熾熱的手掌貼上來的時候很溫暖,甚至有些舒服。他的體格明明可以一拳就能打破一個沙袋,但是在他背部按摩的力道卻掌握的很好,不會太重也不會太輕。有一點點痛,卻痛的剛剛好,正好松筋解乏,讓人舒服地想嘆氣。宋玉澤的背光滑細膩,摸上去有些冰冰的,卻柔軟的不得了,讓人幾乎有些愛不釋手。宋鎮動作不敢有絲毫的曖昧,卻早就有股火氣直沖下腹,燒的喉嚨干渴,呼吸都粗重了幾分。他按摩了一會,用低沉性感的嗓音問:“舒服嗎?”宋玉澤被他按的舒服的昏昏欲睡,他本來今天就累了一天,早就困了,從鼻子里輕輕哼出一個恩字來。宋鎮又給他輕輕按了一會,宋玉澤就睡著了,呼吸綿長勻稱,眉頭舒展,長而細密的睫毛安靜地垂在眼瞼上,露出一個完美漂亮的側臉。宋鎮停下手中的動作,注視著宋玉澤的睡顏。欲,望沒有絲毫的停歇,反而越燒越旺,眼中藏著狂暴洶涌的渴望似乎下一秒就要傾瀉而出。他站起來,兩只手撐在宋玉澤身側,輕輕俯身上去,用唇貼上了他雪白光滑的背。一個個細密火熱的吻,伴隨著灼熱的氣息落在宋玉澤□□的后背上,從脖子到腰,每一處,都沒有放過。光是這樣的親密,就讓宋鎮下面漲的生疼。他強行壓制住想繼續親吻下去的動作,難耐地瞥了一眼宋玉澤還睡的很熟的臉,眼神暗了暗,然后不得不去沖個澡。當房門關上的時候,原本睡著的宋玉澤卻突然睜開了眼,臉色白的嚇人。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