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28 字數:3111 閱讀進度:24/47

宋玉澤睡覺的姿勢好乖,即使下意識地因為熱源貼著宋鎮,但是他一旦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就不會再動了。宋鎮和宋玉澤一起睡了那么多天,已經不會再因為那貼著他柔軟的觸感而控制不住異樣的情緒。即使內心依舊有波動,也被他壓制住了。宋玉澤側對著他,那只受傷的胳膊整好對著他的視線。他并不是容易留疤的體制,所以身上曾經被宋鎮打過而留下的痕跡早已消失。皮膚雪白,帶著少年獨有的光滑瑩潤,那幾道紅紅的印記就顯得特別顯眼了。紅色的傷痕和雪白的肌膚相映襯,并不讓宋鎮覺得丑陋,反而有種奇異的感覺。礙眼的不是傷口,而是因為這個傷口是別人造成的。他有種想狠狠咬上那里的沖動,把那里咬出血來,制造新的,只屬于他的,傷口??粗斡駶沙领o秀美的睡顏,他最終還是沒有舍得。他伸手摸了摸宋玉澤的眉眼,然后捧起那只手臂,將唇輕輕附了上去。除了溫軟的觸感,還有滿嘴的清涼藥膏味。宋鎮舔了舔嘴唇,壓下眼底那一點熾熱,用被子將宋玉澤的手臂蓋了進去。今天滑雪的人更多了。宋玉澤只滑了一天,就算再聰明,也不敢拿喬,一直呆在宋鎮身邊。萬一要是摔倒了,宋鎮也可以扶他一下。不遠處的高坡上,有幾對情侶一起坐在大的滑雪板上,兩人抱在一起往下滑,看上去又刺激又好玩。尖叫聲和笑聲引得人心癢癢的。見到他們這種玩法,有些膽大的,都去嘗試了起來,也有兩個男的,兩個女的,或者家人帶著小孩一起滑的。宋鎮見宋玉澤在往那邊看,就問:“想不想這樣玩?”宋玉澤的水平還不足以玩那么高的坡,有些想試試,他抬頭看宋鎮:“我們一起嗎?”宋鎮笑著說:“除了我,你還認識其他人嗎?走吧?!眱扇四昧舜蟮幕┌?,走到那高坡的頂上。宋玉澤先坐了上去,宋鎮坐在他身后。宋玉澤在宋鎮的胸膛貼上他背的時候,僵硬了一下,隨即就放松了。剛才還沒意識到兩人要用這樣親密的姿勢,但是想到每天早上都在這人懷里起床,他也就覺得沒什么了。更何況兩人之間還各種厚重的滑雪服呢。宋鎮的手臂環著他的腰,將宋玉澤整個抱在懷里。他湊到小孩耳邊低聲到:“準備好了嗎?”熱熱的氣息直接噴灑在他冰涼的耳朵上,被宋鎮故意壓低的性感嗓音,帶著一股若有似無的曖昧,傳入他的耳窩。宋玉澤的耳朵立刻紅了起來,還沒說什么,兩人已經開始往下滑。要不是宋鎮在后方環著他,這么高的坡,他絕對要腿軟。即使這樣,他也忍不住大聲叫了一下,兩只手緊緊抓著環在他腰間的宋鎮的手,就怕被甩出去摔了。宋鎮的笑聲從耳邊傳來,宋玉澤立刻緊緊抿著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丟人的聲音。極速的風從臉上刮過,像是刀子一般,刮得人生疼。但是又有一種驚險刺激的K感讓他的心吊在嗓子眼處,砰砰砰像是要跳出來。身邊的風景快速倒退,讓人生出一種翱翔在大自然,無拘無束的暢快來,讓人忍不住想大聲地叫喊,抒發心中的害怕和刺激。他似乎有點理解為什么那么多人喜歡極限運動了?;宓乃俣仍絹碓娇?,幾乎有種就要凌空而起的錯覺。宋鎮緊緊抱著懷里的小孩,眼看就要到底著陸了,他本可以穩當地剎車停下來,卻緊緊抱著小孩,任由兩人滑了出去。宋玉澤只覺得身子彎了一下,心猛地一跳,順著慣性摔了出去。宋鎮一只手緊緊地抱著他,另一只手墊著他后腦勺。兩人抱在一處在地上滾了兩圈。最后停下來的時候,是宋鎮壓在他身上的姿勢。宋玉澤驚悸的心還沒停下來,躺在雪上,心臟跳得飛快。他快速地喘著氣,起伏不定的胸膛緊緊貼著宋鎮。宋鎮兩只手撐在宋玉澤身子兩邊,也喘著氣,兩人靠的很近,氣息交纏在一處。宋鎮整個身子都壓在他身上,眼神幽深地盯著宋玉澤近在咫尺的嘴唇,他只覺得那微微張著的小嘴一直在誘惑他,邀請他狠狠吻上去。宋玉澤沒感受到他越來越粗重的氣息,只是有種被什么東西盯上后脊忍不住發涼的感覺,他莫名覺得有些危險,心跳地飛快,卻不知道危險來自何處,只當自己被剛才那一摔驚到了。他伸手推了一下宋鎮:“起來,好重,你壓得我都喘不過氣了?!彼捂偟蛦≈ぷ佣髁艘宦?,從他身上起來,又伸手將他拉了起來?!皼]事吧?!彼p輕拍了拍宋玉澤身上的雪。宋玉澤搖搖頭:“沒事,雪厚,沒摔疼?!彼肫鹚捂傋詈筮€不忘用手護著他的腦袋,心里有些感激,抿了抿嘴,問他:“你呢?”宋鎮被他那清澈關心的眼神一瞧,喉嚨發緊,艱難發出一個生澀的聲音:“我沒事,放心?!眱扇苏酒鹕碜优牧伺难?。宋玉澤突然說:“其實挺好玩的?!彼捂傂α诵?,揉揉他的腦袋:“還想玩”宋玉澤欲言又止,宋鎮看出他還想玩,卻有點怕摔的樣子,心軟的不得了,說:“再玩一次吧,這次我有經驗了,就不會再摔著你了?!眱扇擞滞媪艘淮?,這次果然沒有再摔,宋玉澤臉上沒什么表情,心里卻有些高興。宋玉澤對宋鎮說:“我想自己試試?!彼捂偠髁艘宦?,說:“玩吧,我在下面看著你?!甭犓@樣說,宋玉澤更不害怕了,點了點頭,見宋鎮站在坡底下看著他,心穩了。他深吸一口氣,自己從上面滑了下來。一個人滑的感覺,和宋鎮剛才抱著他的感覺太不一樣了。他不曉得宋鎮帶給他這樣多的安全感,他一個人的時候幾乎立刻就慌了,半路就覺得自己整個人發飄,要摔。他緊緊抓著滑板,嘴唇都嚇白了,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子。到最后著陸的時候,實在控制不住,滑倒摔了出去。還好他知道護著自己的身子,到沒摔疼。宋鎮連忙走過去扶他。宋玉澤抓著宋鎮的手臂,想到自己剛才摔倒了,又不好意思又覺得挺好玩的。不知道是不是驚險害怕能將人心中的悶意一舒而空,反正他摔了之后沒有不高興,反而暢快極了。他坐在地上對著宋鎮眉眼飛揚的笑了起來,眼角彎起,冬日的暖陽就這樣揉碎在他漂亮的眼睛里。整個人表情都生動了起來,溫暖,干凈,純粹。他身后,是鋪了一地的茫茫白雪。宋鎮抓著他手臂的手一下子收緊了,猛地一拉,將他整個人扣在自己胸前。宋玉澤一怔,聽著宋鎮劇烈的心跳聲,輕輕推他,悶聲悶氣道:“怎么了?!彼捂偛荒苷f,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的笑臉,也不能說他好像愛上自己的兒子了。他看著宋玉澤說:“剛才被你嚇到了,怕你摔壞了?!彼嗣斡駶傻哪?,眼神隱忍,晦澀不明。宋玉澤當他是擔心自己,心里一暖,沒推開宋鎮的手,說:“不會的?!彼捂偠髁艘宦?,站起來,伸出手說:“別玩這個了,一個人危險?!彼斡駶勺ブ侵皇?,借力站起來,說:“哦。不玩了,我有點餓了?!彼捂傂α诵?,說:“好,帶你吃飯去?!彼斡駶烧f:“我不吃自助?!彼捂偱牧伺乃?,說:“你要求怎么這么多。帶你去吃二樓餐廳?!爆F在才11點不到,餐廳的人并不多。侍者引兩人去了窗邊的角落坐。從這里可以看見整個滑雪場的雪景,青山綠樹,藍天白云,銀裝素裹,別有一番美麗。侍者把菜單遞給宋鎮。宋鎮轉手給了宋玉澤。宋玉澤接過來打開看了一會,眉頭輕輕皺了起來?!霸趺戳??”宋鎮問。宋玉澤說:“這里的東西太貴了?!彼捂傂α诵?,說:“想吃什么就點,不用想這些?!彼麑τ阱X財并不在乎,他從來沒查過自己有多少錢,不過他的錢絕對不少。每次收了帳,他都能從里面拿抽層,一般高利貸的錢都數量龐大,他光是拿抽層,一次就能抵那些小白領一年的工資。更何況,他從來沒有收不回來的帳。宋玉澤見他好像錢很足的樣子,也就不想了,撿了幾道自己喜歡吃的菜點了。宋鎮想摸煙出來抽,看見宋玉澤,又收回了手。宋玉澤把菜單遞給宋鎮,宋鎮又報了兩道菜,就讓服務員走了。上菜的速度還算快,沒一會,菜就上齊了。宋玉澤吃了幾口,說:“還可以,但是沒有你朋友那家做的好吃?!彼捂偞罂诔燥?,沒覺得不好吃,他覺得所有的菜都一個味道,除了宋玉澤做的?!澳窍麓卧賻闳ツ抢锍燥??!彼斡駶牲c點頭,挑著幾道喜歡的吃了,剩下的全部給宋鎮掃光。飯后,兩人去溫泉的地方看了看,發現這里的溫泉是那種大型的露天溫泉,還是男女共湯。宋玉澤馬上就沒了興趣,他的潔癖癥到死也不容許他和這么多人泡在一個池子里。宋鎮也不想小孩只穿個泳褲給那么多人看,就把泡溫泉這個活動取消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