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26 字數:2918 閱讀進度:22/47

宋玉澤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整個人趴在宋鎮身上。宋鎮肩膀很寬,胸前肌肉緊繃結實,裹著羽絨服軟軟的,趴著很舒服。他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對宋鎮的氣息不再排斥了,反倒有種熟悉感,也許是每晚都跟對方睡的緣故。但是他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如果他真是宋玉澤,是宋鎮的兒子,這樣倒是沒什么??墒撬皇?,他是寧安,這樣親密的姿態算什么,他臉迅速紅了一下,想推開宋鎮??墒且娝捂傞]著眼睛,手還圈在他腰上,要是他一動,宋鎮肯定得醒,到時候他才更尷尬。想了半天,他悶不吭聲地繼續趴在宋鎮的胸口,閉上眼裝睡。真的很暖和,他想。他心里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受,作為寧安的時候,他不需要別人的靠近。因為一旦交了心,他就要面臨死別。他寧愿選擇一個人,這是對別人的溫柔,也是對自己的保護。習慣了冷漠之后,性子就改不過來了,對什么都很冷淡。這種冷淡又緊緊地將他自己圈了起來,不讓別人接近。變成宋玉澤之后,他呆在一個陌生的世界,四周都是陌生的人。即使他可以繼續活著,但是內心總感到一種陌生的恐慌,藏在內心深處,會讓他迷茫,會讓他不知所措。宋鎮的霸道,偶爾這樣的溫柔,意外地給他一種安全感。諷刺的是即使內心深處告訴自己,他要討厭這個人,或者不靠近這個人,但是事實上,他已經偏向于這個人了。他不承認自己有雛鳥情節,或者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宋鎮是這具身體的爸爸,會保護他,會愛護他,給他安全感的,緊緊是這樣的事實罷了。但是,他不可否認,他確實已經對宋鎮產生了微弱的依賴心理。對于宋鎮的態度,有多少是因為怕他才不得不做的妥協,又有多少,是對于他的認可呢。父親這個詞語到底具備著什么樣的意義?沒等宋玉澤想明白,車子已經停了。石淼回頭沖宋鎮道:“鎮哥,到了?!彼斡駶蓮乃捂倯牙锿顺鰜?,宋鎮伸了個懶腰,拍了拍宋玉澤,說“下車?!彼斡駶梢娝捂倹]什么表情,也就把心里那點別扭羞澀放下了,跟著宋鎮下了車。幾人在滑雪場附近吃了午飯,就開始為滑雪做準備工作。幾人先去存了包,然后去領雪服和雪具。這些工具非常沉,估計光一只滑雪鞋就得幾斤重。女人們嬌滴滴地說:“好重啊,重死了?!庇钟腥苏f:“這衣服好笨重,估計穿上不好看?!薄八哉f你傻啊,我自己買了帶過來的,跟這些租的不一樣,那才好看?!薄澳銕Я藥滋?,給我一套?!薄熬椭滥銈儾粫?,我帶了好幾套呢?!笔瞪磉叺呐俗哌^來對宋玉澤說:“小弟弟,你這么瘦,我這有自己買的滑雪服,穿這個吧?!彼斡駶煽粗掷锱降幕┓?,搖了搖頭。幾個女人笑起來,圍過來說:“哎呀,這個小弟長的可真俊,我還當是個女孩了?!薄笆擎偢绲膬鹤??鎮哥的兒子怎么長這么清秀?!薄耙俏矣羞@樣漂亮的小孩就好了,矮,給我和他照張相?!薄八樳@樣小,你跟他照相,不怕把你臉給顯大了?!睅讉€女人圍著宋玉澤七嘴八舌,看出來非常喜歡宋玉澤的樣子。但是宋玉澤有些吃不消,看見宋鎮領著雪服雪具出來,立刻走到他身邊。那幾個人女人顯然不敢在宋鎮面前放肆,沒有追過來,遺憾地看著宋玉澤,接著又互相涂抹臉,化妝去了。男人們沒那么麻煩,他們就是用的租的滑雪衣褲。宋鎮和他幾個兄弟穿上碩大的滑雪衣褲,顯得更加的壯碩,高高大大的,倒也不顯得難看。宋玉澤纖瘦,即使穿著滑雪衣褲,也能顯出幾分風采來。所以說,還是要看臉的,衣服難看,身材好,臉好看,就能穿好看了。等穿鞋子的時候,宋玉澤犯了難,那雙又沉有大的滑雪鞋十分不好穿,光倒置鞋就弄了十幾分鐘,都沒弄好。主要是他沒經驗。其他人都已經穿戴完畢進滑雪場了,宋玉澤還在倒騰他那雙笨重的滑雪鞋。宋鎮走過去,沒說什么,突然蹲下來,幫他弄起了鞋子。宋玉澤沒有防備,突然腳被抓住,一個不穩,手連忙扶住宋鎮的肩膀。他見宋鎮給他弄鞋子,抿了抿嘴,伸著腳讓宋鎮幫忙。不一會兒,兩只鞋就穿好了。宋鎮站起來,幫他整了整衣服,說:“弄弄好,小心凍傷了。等會不會滑,就跟著我。知道嗎?”宋玉澤點了點頭,站起來,試著邁了一步,差點沒跌倒。這鞋死沉死沉的,他一時竟不知道該怎么走路了,每邁一步,都要用上全身力氣,顯得笨拙極了。宋鎮在旁邊看著笑,伸手要扶他。宋玉澤見他嘲笑自己,臉一紅,不愿意搭理他,自己慢慢謹慎地挪著往滑雪場走。見到滑雪場,宋玉澤瞇了瞇眼睛,入目之處都是茫茫白雪,純白,潔凈,美麗極了。雪道上已經有不少人正滑的不亦樂乎,有的從雪道頂上正往下沖,有的三五成群一起往下滑,也有不少人滑倒在地,正賣力的往起爬。歡聲笑語,讓人聽著心都飛揚了起來。宋鎮的滑雪技術非常好,他將滑雪板裝上鞋子,選了一個很高的坡,都沒做什么心理準備,就滑下了下去,姿勢標準,行云流水般,瀟灑得不得了,引得旁人都朝他看。這邊宋玉澤則完全相反,他在鞋子上裝了滑板之后,有些僵硬地握著手里的雪仗,有些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他覺得不管是手和腳,都不聽自己指揮了,總覺得滑板和手杖都在跟他較勁。他身子不停地亂晃悠,在冰面上堅持了幾秒鐘后,華麗麗地摔了。那邊宋鎮一直關注著宋玉澤,見他摔倒了,忍不住大笑。宋玉澤紅著臉,瞪了他一眼,艱難地爬起來,慢慢挪到一個小山坡上。他倒是不相信自己拿這么個小東西沒辦法了,干脆直接滑下去算了。于是他是一路飄下去的,然后果然重重摔在了地上。宋玉澤有些小絕望了,他瞄了一眼不遠處小朋友們正在用汽車輪胎玩,從高處坐在輪胎上往下滑,雖然有些幼稚,但是不用摔跤,竟然有些向往。不行,宋玉澤郁卒了,他才不會這么沒出息。他憋著一股勁,又爬起來,繼續滑,繼續摔,如此往復,他覺得屁股很痛。那邊宋鎮身邊已經聚集了好多人圍觀了,因為他滑的實在是好,甚至玩起了花樣,既瀟灑又好看。他見小孩摔的那么慘,有些心疼,又氣小孩不肯向自己求助,便也不去幫他。直到看見一個滑雪教練員走到宋玉澤身邊手把手的教他,手甚至放在宋玉澤的腰上。他一下子火了,推開想要他教滑雪的幾個女生,大步往宋玉澤那走。他板著臉對那教練員說:“你走吧,我來教他就好?!苯叹殕T見到宋鎮,好脾氣地笑笑,就離開了。宋鎮臉色這才好了一些。宋玉澤卻對宋鎮沒什么好臉色,他冷冰冰道:“你不是滑的很開心嗎?你管我干什么?!彼捂傉f:“哦,你不要我教嗎?那我把那個教練員叫回來?!闭f完,作勢要走。宋玉澤一下子急了,連忙拉住了宋鎮的衣服,小聲說:“干什么要麻煩別人?!逼鋵嵥遣幌矚g剛才的教練員靠他那么近,比起要陌生人教,還是宋鎮好一點。宋鎮見他這幅別扭的樣子,覺得可愛的不得了。恨不得親兩口,又要裝著是你求我的表情,忍著笑,拉過他的手放在手杖上,說:“手要這么放?!薄澳阋莆漳_下的步伐,滑的時候雙腿彎曲,身體前傾,剎車的時候兩腳要成內八字型才能停住......”宋鎮一邊示范,一邊說,認真地教著宋玉澤怎么控制速度,怎么剎車。宋玉澤仔細地聽著,不時點兩下頭,覺得宋鎮說的很有道理啊?!昂昧?,教你的記住了嗎?你試試。就拿這個小坡練吧?!彼捂偟?。宋玉澤消化了一下宋鎮教的東西,然后按照他教的,從坡上滑了下去。果然,雖然最后剎車的時候差點要摔倒,但是他及時穩住了自己,沒有摔。他站在小山坡地下,有種興奮感油然而生,他沒摔,他這次沒摔。好吧,他承認自己有些幼稚了,卻忍不住抬頭對著宋鎮炫耀地笑了一下。宋鎮見到他的笑臉,怔了一下,用拳頭在嘴邊擋了一下,側過頭,臉紅了。為什么他的兒子會這么可愛?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