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22 字數:2897 閱讀進度:19/47

宋玉澤房間里沒有空調,晚上進被子都是一種煎熬,冷冰冰的被子,貼上皮膚就讓人牙顫。他本身又體溫低,很久被窩才能暖起來。這樣折騰了兩天,一大早起來就焉焉的,一直打噴嚏。馬上要過年了,宋鎮也就不去上班了。他一起來,就看見宋玉澤蜷縮地坐在窗戶底下曬太陽,手里拿本書,表情懨懨的。宋鎮見他鼻頭紅紅的,又可憐又可愛,走過去用手掌貼了一下他的額頭?!案忻傲??”宋鎮的手掌很暖和,宋玉澤沒有推開,有氣無力地回了一個恩?!俺运幜藛??”宋鎮輕輕擰起眉頭?!俺赃^了?!彼捂側N房倒了一杯熱水過來遞給他:“多喝點開水,是不是晚上凍到了?”他想到好像小孩房里沒空調,估計受凍了,心里有些心疼,又有些惱自己怎么老是不能提前為小孩想到他所需要的東西。他想說要不要給小孩房里裝個空調。話到了嘴邊,變成了:“今天晚上開始,跟我一起睡吧?!彼斡駶牲c了點頭,他實在吃不消晚上的那種刺骨的寒冷了。見他點頭,宋鎮笑了下,伸手抓住宋玉澤的手,又板起了臉,冰冰涼的。他說:“好了,坐這里不冷啊,去我房里看書?!彼斡駶闪⒖陶酒饋?,跺了跺冷的失去了知覺的腳。宋鎮見他這個動作,心疼的拍了他一下:“傻,冷了不會說么?!彼斡駶蓻]說話,拿著書進了宋鎮的房間。宋鎮的房間是整個家里最好的,又寬敞又明亮。里面暖氣打的很足,一進去,就暖洋洋的舒服極了。宋玉澤脫了鞋,爬進宋鎮的被子里,把被子整個罩住自己的身體,只露一個頭在外邊。宋鎮跟進來,見他像個小動物一樣,笑了笑,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發:“就在這看吧。今兒太冷了,別做飯了,叫外賣吧。想吃什么?”“排骨飯?!彼斡駶上肓讼?,說道。宋鎮點了一下頭,坐在床的另一邊,拿起手機打電話?!皟煞菖殴秋?,XX小區XX號,恩,快點?!睊炝穗娫?,他就捧個筆記本電腦坐在他身邊玩游戲。宋玉澤看了他一眼,心想真幼稚,這么大年紀了居然還玩游戲。屏幕上有個拿槍一直在掃射的人物,看起來挺血腥暴力的。他本身沒玩過游戲,不知道,有種游戲叫網游,30多歲玩的大有人在。宋鎮帶了耳機,沒吵宋玉澤。宋玉澤也就不管他了,拿著書,靠在床頭上看,一會就沉浸在書里頭了。倒是宋鎮,玩游戲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一直不時偷偷撇一眼宋玉澤。暖氣打的足,一會兒,宋玉澤就不覺得冷了,兩只腳丫子也伸出了被子。他的腳很秀氣,腳背纖細,腳趾頭瑩白圓潤,像是白玉捏出來的。宋鎮看著覺得心里癢癢的,伸手一動,就拿被子給他腳給蓋住了。宋玉澤沒發現,還在看書。宋鎮又覺得有些遺憾,想把被子掀開了再看看。他動了這個念頭之后又覺得自己有些變態,一個小男孩的腳趾有什么好看的。這樣糾結了一會兒,門鈴響了。宋鎮用腳踢了踢宋玉澤:“去開門,外賣來了?!彼斡駶烧f:“別在房里吃,打了暖氣,吃完一股味道,你也出來?!彼捂傂α诵?,說:“好吧?!比缓蟾『⒁黄鸪鋈コ燥?。吃好飯,兩人又回到房里,玩游戲的玩游戲,看書的看書。這樣安安靜靜的,也過到了晚上。晚上兩人沒再叫外賣,宋玉澤穿好外套自己去外面做了飯菜。一個牛骨湯,一個紅燒栗子雞,一個炒白菜。廚房并不大,宋鎮跟著他一起進廚房,高高大大的個子占了很大一塊地方。宋玉澤難得沒叫他出去,因為他覺得宋鎮在這里好像暖一點。洗菜的時候,宋鎮說:“我來洗?!彼斡駶烧f:“你會嗎?”“不就是洗菜嗎這有什么不會的?!彼捂傔呎f,邊速度把白菜往水里一放,用手快速攪拌了一下。宋玉澤說:“走開?!彼哌^去,把宋鎮擠到一邊,一片一片葉子仔仔細細地洗干凈,才放在案板上切。宋鎮兩只手扳在身后,一直站在宋玉澤旁邊看。倆人站的很近,宋玉澤感受到宋鎮身上的熱度源源不斷傳遞過來,第一次沒覺得不耐煩。做好了炒白菜,宋鎮拿了雙筷子直接夾了一塊放在嘴里,嘗了嘗,說:“有些淡了?!彼斡駶煽此?,表示自己已經放過鹽了。宋鎮直接夾了一筷子放到他嘴邊。宋玉澤輕輕皺起眉頭,往后仰了仰,宋鎮直接強硬地塞到他嘴里。他無奈地吃了下去,說:“......我覺得還好啊?!彼捂傂χf:“是嗎?”就這樣,宋鎮每道菜都嘗了一口,并且逼迫宋玉澤也嘗了才算把這頓飯菜做好。宋玉澤簡直如鯁在喉,他居然和別人共用了一雙筷子!晚上睡覺的時候,宋玉澤早早洗完了上了床。他穿著一件寬松的睡衣,身子瘦弱,躺在蓬松的被子里像沒有人一樣。宋鎮睡進去的時候,被子明顯鼓了一塊,床也塌陷下去一塊。宋鎮難以形容他現在的心情,和小孩睡一張床,這讓他感到欣喜,用欣喜都不準確。悸動,打從心底竄起的一種心悸。甚至有種手腳不知道往哪放的僵硬。他強抑制住那種感受,滿臉平靜地躺在宋玉澤身邊。宋玉澤也覺得怪怪的,他好像很久沒和別人一起睡過了,不過被子里很暖和,他舍不得出來。房間里只有暖氣打出的聲音,安靜的有些詭異。宋玉澤覺得有些尷尬,宋鎮則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太暖和了,好幾天沒睡好覺的宋玉澤沒糾結多久就睡著了。宋鎮聽到他小小的,輕輕的呼吸聲。宋鎮體格健壯,像一個人體火爐,宋玉澤自動地睡著睡著就往他那邊靠。沒一會兒,整個人都依偎進宋鎮的懷里了。要是剛開始,宋鎮肯定會為了兒子親近自己而高興。但是現在他卻哭笑不得,因為他不久前想著兒子的luo體she了,更可怕的是,他在做 ai的時候,居然想的都是宋玉澤的臉。就像現在,宋玉澤這樣緊緊靠在他懷里,軟軟的身體的接觸,就讓他某個地方石更的不行。他不明白為什么會對自己的親生兒子產生這種畸形的情感,但是又無法忽視。那種本能的渴望一下子就冒出頭來,然后就再也無法抑制下去。想觸碰他,無時無刻不想觸碰他,想把他抱在懷里.....想對他做更過分的事情.宋鎮越想越覺得身下某個地方漲的生疼,他無奈地用手扶住額頭,任由宋玉澤緊貼著他的身體,盯著頭頂的燈光看,眼神或明或暗.想了片刻,宋鎮側過身子,兩只手輕輕抱著宋玉澤,將他往自己懷里帶.小孩身上有股好聞的清香,宋鎮用頭抵著宋玉澤軟軟的頭發,小心翼翼地將他摟緊,讓對方更加貼近自己的身體.宋玉澤整個人都緊緊貼在宋鎮身上,兩只腳丫子也碰到了宋鎮的小腿.因為整個腦袋被宋鎮壓在他脖子處,宋玉澤覺得有些呼吸不上來,皺著眉頭動了動,轉了個身體,又仰躺著了.宋鎮也沒再把他扳過來,用手肘半支撐起身體,側著頭仔細打量宋玉澤的睡顏.他睡的很熟,鼻子到嘴巴的線條很放松,顯得很柔和優美.鼻翼隨著呼吸輕輕地頜動,安靜的讓人舍不得打擾.宋鎮用手指在空中慢慢描繪著他的眼,鼻子,嘴.大概隔著半厘米,幾乎真的會觸碰上去.他想,宋玉澤長的真的跟他一點都不像,沒有一處像的,太秀氣了.他的五官冷硬,宋玉澤的臉上線條卻很柔和,而且五官很細致,像是最好的畫師一筆一筆細細畫上去的,沒一處不精致.說不定宋玉澤不是他的孩子呢?要是宋玉澤不是他的兒子就好了。想到這,他一怔。明明之前還希望小孩能叫自己一聲爸爸呢。他眼神暗了暗,躺下去,嘆了一口氣,把被子拉好,閉上了眼睛。第二天宋玉澤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整個人都扒著宋鎮。他眨了眨眼,發現宋鎮還沒醒,立刻一個大翻身,快速退到一邊,背對著宋鎮。他心里郁悶極了,心想,一定是宋鎮身上太暖了,所以自己才靠上去的。還好宋鎮沒醒,不然太尷尬了。他這樣一動,兩人之間就多了道縫隙。宋玉澤想了想,又裹著被子往宋鎮方向靠了靠。宋鎮突然開口道:“放假,多睡一會兒吧?!彼斡駶烧麄€人一下子僵硬了,立刻閉上眼睛假寐。宋鎮勾了勾嘴角,兩人又睡了過去。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