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21 字數:3119 閱讀進度:16/47

這邊看到宋玉澤和陸珉相聊甚歡的張青嶼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心里升起一股怒氣,連懷里香香軟軟的女人抱起來也不帶勁了,將對方推開,道:“你們都出去?!迸艘酪啦簧?,看他表情又不敢造次,說了聲:“張少下次來,再找我啊?!闭f完,帶著女人們都退了出去。張青嶼拿起桌上的一瓶酒,走過去,坐在宋玉澤的另一邊。他把酒瓶子重重往桌上一放,陸珉和宋玉澤都看著他。他笑了笑,慢里斯條地倒了一杯酒,遞給宋玉澤面前:“試試?”宋玉澤說:“我不喝酒?!睆埱鄮Z笑著看他,手上的酒杯卻沒收回來,宋玉澤從他眼里看出了一絲意味不明的威脅,就像第一次見到他時候一樣的表情。宋玉澤臉色有些冷了下來,與他對視,卻不伸手去接,兩人就這么膠著。陸珉知道張青嶼就是一個瘋子,他現在的眼神就很瘋。他皺起眉頭道:“他不會喝,我替他?!闭f完,要去接那杯酒。張青嶼卻把酒杯一收,不讓陸珉接過去。但是陸珉手快,已經握到了杯子,兩人一爭執,酒潑出了一小半,正好灑在宋玉澤的衣服下擺上。陸珉這才放了手,有些尷尬地看向宋玉澤。宋玉澤夾在他們中間,一向沒情商的他都看出兩人不對勁。他看了眼身上被潑到的紅酒,不耐煩地站起來說:“我去下洗手間?!笨粗斡駶砷_門出去的背影,張青嶼冷笑一聲,靠在沙發上抱胸斜睨著陸珉。陸珉表情嚴肅地對張青嶼說:“你別太過分?!睆埱鄮Z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他拿起桌上的煙盒,摸出一支煙點了。透過乳白色的煙霧,他瞇著眼對陸珉說:“陸珉,你裝好學生裝上癮了?”陸珉站起來,溫潤俊美的臉在燈光下一下子氣勢極盛,他勾起一邊嘴角,露出一個少見的表情,氣質竟有幾分邪肆。他說:“你最好別惹我?!闭f完,他走了出去。張青嶼吸著煙,臉上沒什么表情。閔少元這才坐過來道:“你跟陸珉怎么回事,小時候好的要命,后來又老死不相往來,怎么現在又搭上了?!睆埱鄮Z冷笑一聲:“我可沒想和他有任何聯系,所有人里我最煩的就是他。偽君子?!遍h少元看他表情難看,也不提這茬了,轉而問他:“剛才你為難宋玉澤了?他......他還不錯,你別老欺負他了?!睆埱鄮Z聽他這樣說,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閔少元臉一紅:“操,懶得管你,我跟阿峰喝酒去?!闭f完,又走回去,和大個子玩骰子去了。宋玉澤問了侍者洗手間的方向,道了謝往那里走。不虧是銷金窟,連一個洗手間都裝潢的金碧輝煌的,說不定裝修費比宋鎮那套房子還貴。宋玉澤今天穿的是宋鎮給他買的白色襯衫,沾了紅酒顯得非常顯眼。他站在洗手臺前,撩起衣服下擺,用水沖洗了一下,又用洗手液去揉搓。不知道這洗手液什么牌子的,還真把紅酒印子洗的淡了一些。XX會所的燈光是特調的,照在人身上,能把一個人三分的樣貌硬生生提到五分。宋玉澤低著頭,垂著眼睛,在燈光映照下,眉目如畫,五官精致,說不出的旖旎漂亮。他的衣服下擺被他撩起,就露出一截雪白的線條柔美的腰肢。他自己不自覺,洗手間來來往往的人眼睛都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瞟。陸珉找到他的時候,就看到他這幅招人的樣子,甚至有一個男人似乎想上前搭訕。他皺了皺眉,幸好追出來了。這個會所的客人非富即貴,有權有勢,真要看上宋玉澤,那麻煩就大了。陸珉走過去,站在宋玉澤身后,擋住了眾人的視線。宋玉澤察覺到有人靠近,抬頭,從鏡子里看陸珉:“你怎么出來了?”陸珉被他那漫不經心的一眼看的心頭一跳,視線牢牢盯在鏡子里宋玉澤那雙漂亮的鳳眼上:“怕你迷路,出來找你?!彼斡駶蓴Q了擰濕噠噠的下擺,說:“行了,回去吧?!薄岸??!标戠朦c了點頭,跟在宋玉澤身邊?!澳愀鷱埱鄮Z很熟?”陸珉轉頭問他。宋玉澤搖了搖頭:“沒有啊?!标戠胝f:“那你怎么跟他來這里玩?”宋玉澤說:“他幫過我一次忙,所以我答應他跟他們玩一次?!标戠胪O聛?,看著他:“他幫過你?搞錯了吧,那家伙只會欺負人,樂于助人幾個字他會寫嗎?”宋玉澤聽他這樣說,疑惑地看他:“我怎么覺得你和他挺熟的?”陸珉一噎,說:“一點都不熟?!彼斡駶膳读艘宦?,就不說話了。陸珉又說:“你以后離張青嶼遠點,他就是一個瘋子?!彼斡駶烧f:“我知道,我不喜歡他?!标戠胄α诵?,心里舒服多了。兩人一起進了包廂,張青嶼瞄了眼宋玉澤的衣服下擺,沖他勾了勾手。宋玉澤走過去。張青嶼拿起桌上會所提供的雪白毛巾,幫他把下擺擦干。宋玉澤接過毛巾說:“我自己來?!睆埱鄮Z就把毛巾遞給他,說:“不好意思啊,剛才潑到你身上了?!彼斡駶勺聛碚f:“沒關系?!标戠氩桓蚁嘈艔埱鄮Z居然會跟人道歉,不可置信地盯著張青嶼看,張青嶼回他一個挑釁的笑容。宋玉澤沒發現兩人之間的眼神大戰。他擦干了衣服,就轉頭問張青嶼:“我們什么時候回去?”張青嶼拿起手機看了看:“才8點多?!彼斡駶烧f:“我10點前要回去的?!睆埱鄮Z笑了:“你是小孩子???10點不回家爸爸要打屁股?”宋玉澤眉頭一皺,雖然不想承認張青嶼的話,但是說不定宋鎮真的會揍他。他淡淡道:“你沒忘了明天還得上學吧?”陸珉說:“我送你回去。別跟他煩了?!睆埱鄮Z不爽地看了他一眼:“他是我帶出來的,憑什么要你送回去?”語氣已經很重,跟剛才和宋玉澤說話的表情完全不一樣。宋玉澤怕他兩打起來,扯了扯陸珉的衣服,又對張青嶼道:“那你要玩到幾點?女人都被你趕走了,我也不會喝酒,你還要玩什么?”張青嶼看到了他的小動作,不爽的情緒更嚴重了。他看了會宋玉澤,然后重新倒了杯紅酒給他:“你把酒喝了,我就送你回去?!彼斡駶傻幕卮鸷芎唵危骸安??!睆埱鄮Z笑了笑,動手拿了三個杯子,一字排開放在宋玉澤面前,一杯杯倒滿。然后他說:“第一杯酒,是我敬你的,第二杯酒,是罰你拒絕我,第三杯酒,是罰你剛才第二次拒絕我。以此類推,你拒絕我一次,就多一杯酒。我時間很多,有的是時間陪你玩,你要不要試試,”說完,他靠在沙發上一臉痞氣地看著宋玉澤。宋玉澤沒說話,陸珉先發了脾氣:“張青嶼,你夠了。阿澤我們走,別理他?!彼斡駶蓻]動,他對張青嶼說:“是不是我喝了這三杯酒,你就放我回去。而且,我欠你的人情也還了?!睆埱鄮Z聳聳肩:“當然?!彼斡駶牲c了點頭,拿起桌上的酒,一下子三杯全部灌進了嘴里。喝完后,他擦了擦嘴角,冷冰冰地看著張青嶼,說:“可以了嗎?”張青嶼臉上的笑容在宋玉澤喝第一杯酒的時候就沒了,明明是他硬要對方喝的,可是宋玉澤喝了,他卻一點都沒有高興。甚至在聽到宋玉澤最后一句話,心里產生了一種沉悶的感覺。有些人是沾不得酒的,一沾就醉。宋玉澤就是這種類型。說完那句話,他就開始覺得暈乎乎的,他伸手揉了揉太陽穴。陸珉看他不舒服的樣子,低頭問他:“怎么了?”宋玉澤搖了搖頭,說:“頭暈?!标戠塍@訝看著他,三杯就醉了張青嶼也很詫異,這才知道宋玉澤說不會喝酒是真的。這時,宋玉澤的電話響了。宋玉澤恍恍惚惚地看到爸爸兩個字,他接了電話:“爸爸?”宋鎮被那兩個字震了一下,好不容易回了神,開口道:“你在哪呢?”宋玉澤迷茫地想了想,沒說話?!靶??”宋鎮疑惑地叫道。這邊陸珉看宋玉澤那樣子,忙接過電話道:“那個,是宋叔叔吧,是這樣,小澤他喝了一點酒,好像喝醉了?!彼捂偝聊艘幌?,然后說:“你們在哪?”陸珉報了地址,宋鎮就把電話掛了。宋鎮到的很快,他本來就離這里很近,五分鐘就到了。這里是什么地方,他清楚的很,臉上的表情不好看,進來的時候,表情臭的要命。開了包廂門,他就看見自己小孩坐在那里,白白的臉上浮著一層淡淡的紅暈,看上去,不像喝的很醉的樣子。他表情緩和了一點,看也沒看其他人一眼,一把將宋玉澤抱了起來,就像抱小孩子一樣,一只托著他的屁#股,一只手攔著他的腰。宋玉澤整個人趴在他結實健壯的胸膛上,兩只手還乖乖地環住了他的脖子,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乖巧的不得了。宋鎮高大健壯,宋玉澤纖細瘦小,兩人這個姿勢不顯得怪異,反倒有種說不出的親昵。宋鎮心里哭笑不得,他覺得小孩可能喝醉了,不然以往早就吵鬧著要下去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