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20 字數:3045 閱讀進度:15/47

宋鎮并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星期天就去上班了。宋玉澤本以為可以悠閑地看一天書的,但是他才剛洗完頭,敲門聲就響了。他擦頭發的手一頓,心想門外會是誰,宋鎮是孤兒,嚴格意義上不會有人來這里串門的。把門打開,有那么一瞬間他想把門再關上。門外站了三個男生,張青嶼,閔少元,還有那個總是跟在張青嶼身邊沉悶的大個子?!皢??!睆埱鄮Z翹起嘴角打招呼看著宋玉澤。宋玉澤因為洗頭,穿著一件薄薄的居家服,領口很低,露出一大片細膩雪白的肌膚,精致的鎖骨一覽無余。濕漉漉的黑發全部攏到腦后,不時有幾滴水珠調皮地順著發梢滑進衣服領子里,把胸口濡濕了一片。他微微瞇起眼睛看他們,像是在說你們怎么來了。卻不知道他這幅樣子,明明是個男生卻讓那三個人心里都升起了異樣的感受?!安徽埼覀冞M去?”張青嶼說。宋玉澤輕輕皺了皺眉頭,放三個人進來。拿起毛巾邊擦頭,邊問:“你們怎么找到這里的?”張青嶼打量了一下簡潔干凈的房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擺出一個舒適的姿勢,兩條大長腿敲在茶幾上?!搬攀薪y共那么點大小,找一個人還不簡單?!遍h少元說,他目光轉了轉,覺得這房子也太簡陋了。雖說麻雀內臟,一個不缺,但是一個像樣的家具都沒有。宋玉澤看了眼那自說自話的三個人,說了聲等下。然后進房間換了一身正常的衣服出來?!罢椅易鍪裁??”宋玉澤走過去,看著張青嶼道。張青嶼拿起桌上宋鎮的打火機,點著火玩,臉上帶著漫不經心的痞氣說:“做什么?能做什么,玩唄?!彼斡駶衫浔目粗?。張青嶼一看他那表情,笑著做了個投降的姿勢:“真的是找你去玩。湖園那里有家娛樂會所,帶你去見識一下?!彼斡駶桑骸安蝗??!睆埱鄮Z知道他會拒絕,收起笑容道:“之前我幫你把1000元搶了回來,陪我們玩一天,當你的謝禮怎么樣?”宋玉澤看了他一會,想了一會才開口說話,語氣冷淡:“走吧。就這一次?!遍h少元看了一眼張青嶼,當初他跟自己說想叫上宋玉澤的時候,他是不相信宋玉澤愿意去的,張青嶼只是笑了一下說他一定會去的。原來是這個意思,沒想到宋玉澤看上去很冷漠,意外的竟是不愿意欠人情的類型。宋玉澤看了眼樓下的跑車,看向張青嶼:“誰開車”張青嶼從兜里拿出車鑰匙沖他說:“你說呢?”宋玉澤皺眉:“你沒駕照吧?!睆埱鄮Z笑了:“我才16歲,怎么可能有駕照?!遍h少元也笑了,拉過宋玉澤說:“沒事,看見這牌照了嗎?岐昱市里,就沒有敢攔這輛車的?!彼斡駶煽戳藦埱鄮Z一眼,心想,怪不得在學校里這么橫,原來他在整個岐昱市都這么橫。幾人上了車。宋玉澤坐在副駕駛上,他拿出手機給宋鎮發了條短信,說和朋友出去玩了。張青嶼瞄了一眼說:“買手機了?號碼多少?”宋玉澤把手機收了起來,沒說話。張青嶼挑挑眉:“這么討厭我???”宋玉澤看了他一眼說:“廢話?!睆埱鄮Z沒生氣反倒笑了起來:“恩,我倒是挺喜歡你的?!彼斡駶芍苯愚D頭看窗外,留一個黑黑的后腦勺給他。這里離湖園那里挺遠的,40分鐘的樣子,宋玉澤不說話,張青嶼就和閔少元聊起天來。突然,宋玉澤的手機響了,屏幕上爸爸兩個字讓他無語了。估計宋鎮給他存的?!拔??”宋玉澤接起電話,車里一下子安靜了?!昂团笥殉鋈ネ??”宋鎮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他的聲音很低沉悅耳,倒是比他本人有魅力的多?!岸??!彼斡駶傻瓚艘宦??!笆裁磿r候回來?”“不知道?!薄?.....10點前必須回家?!彼捂倗绤柕??!芭??!彼斡駶捎值溃骸拔野扬埐朔疟淞?,你晚上熱一下就可以吃?!薄岸??!彼捂偮曇粲值土讼聛恚骸霸琰c回來,別叫爸爸擔心?!彼斡駶桑骸?.....掛了?!闭f完掛了電話。張青嶼隱約聽到電話里的聲音,挑眉問道:“你爸?怎么你跟你爸都那么冷淡?”宋玉澤說:“跟你有關系嗎?”他說話的時候,眉宇間堆著滿滿的冷漠。其實無關對象,他的個性就是如此,但是讓人看著就是會心里感到難受。張青嶼心里一下子有些不爽,車子嗚一下飛了出去?!拔也?。張青嶼你瘋啦,你要把車子當飛機開?”閔少元皺著眉頭大聲道。宋玉澤也被嚇了一跳,緊緊拉著把手,目光不善地看向張青嶼。張青嶼對著他笑了一下,這才把車子開回正常速度。閔少元在后面嘀咕道,神經病。車子停在了張青嶼所說的那家會所面前,幾人下了車?!靶∷斡??”一個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宋玉澤望過去,就看到不遠處的陸珉,他身邊站著三四個20多歲的男人。各個氣質斐然,精英般的人物。陸珉也一身正裝,頭發梳的整齊,整個人顯得很貴氣。與他平日在學校的樣子差了十萬八千里,站在那一波人生贏家面前絲毫不遜色。他快速走過來,站在宋玉澤面前,臉上又露出宋玉澤熟悉的笑容:“你怎么在這里?”不等宋玉澤回答,他看了眼張青嶼,閔少元等人,臉色有些陰沉。張青嶼與他對視,眼里是頑劣不堪的笑意:“阿珉,這么巧?”陸珉冷笑一聲,對宋玉澤道:“他們強迫你來這里了?”宋玉澤搖了搖頭。陸珉這才臉色好看一些,對他說:“你等一下?!比缓笏艿絼偛拍菐讉€男人面前,對著領頭的男人說了什么,那男人眉目冷淡地朝這邊看了一眼,在宋玉澤身上停留了一會,然后對陸珉點了點頭。陸珉走回來,站在宋玉澤身邊,對張青嶼說:“張少不介意再加一個人吧?!睆埱鄮Z眉一挑,露出無所謂的笑容:“當然?!标戠霙_宋玉澤笑了下,宋玉澤見到陸珉,心里也輕松了很多,眼里的冷漠也化了不少,雖沒有笑,但是卻看得出來是不一樣的。張青嶼見到兩人的互動,收起了笑容,率先朝會所里走了進去。這種銷金窟,不管是宋玉澤還是寧安都是沒有機會來的。不同于普通的娛樂場所,這里的裝潢,服務都讓普通人消受不起。有侍者引著眾人去了貴賓包廂,不一會兒,就有幾個打扮性感,長相漂亮的女人進來服侍。陸珉臉上露出幾分尷尬,拿著紅酒杯子的手有些不自在地摩挲。他跟著哥哥那幫二世祖什么場合沒見過,再酒色rou林的場合他都見識過。今天卻萬般不自在。他看了眼坐在身邊的宋玉澤,曖昧的燈光輕柔地拂過他雪白精致的臉,卻一點都沒染上異樣的色彩。宋玉澤整個人都太冷清了,就像是玉樹蘭花,像一捧潔白的雪,總之一點都不適合呆在這里。那邊張青嶼已經熟練地摟了一個漂亮的女人挑dou了起來,哪怕他懷里的女人比他年齡大了好多,他依然自在又肆意,甚至把對方弄的癡癡迷迷的。閔少元也摟著一個女孩,不過臉色卻是淡淡的,很習慣又有些不屑的樣子。跟著張青嶼的大個子身邊倒是沒有女生貼上去。另外有女人想坐到陸珉和宋玉澤身邊,陸珉冷著臉說了聲滾。那些女人立刻猶猶豫豫地不敢上前了,看向張青嶼。張青嶼嗤笑一聲:“阿珉這是怎么了?這幾個入不了你的眼?”陸珉臉色一下子不好看了,燈光下,一向溫和的面容竟有些駭人。張青嶼礙著陸珉的身份,倒也不會過分逗弄他,笑著對那兩個女生說:“行了,你們坐在一邊唱歌吧?!蹦莾蓚€女的就聽話的坐的離陸珉遠遠的,懂事的點歌,倒也不湊上來。陸珉看向宋玉澤,臉色又溫和下來,支支吾吾道:“你要喝點什么嗎?”他瞄了一眼桌上的紅酒,說:“幫你點果汁好不好?”宋玉澤搖了搖頭,他看到張青嶼已經和那女人激烈地吻了起來,耳邊傳來女人甜膩唱歌的嗓音,覺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是真的不喜歡這種地方。要不是答應了張青嶼,他肯定扭頭就走。他往后挪了挪,讓陸珉的擋住了他的視線。陸珉覺察到他的小動作,不由笑了起來,覺得對方可愛極了。他兩坐的很近,胳膊都碰到胳膊了。陸珉湊到他耳邊小聲說:“小宋玉,你搶了我東西?!彼斡駶梢苫蟮乜此?。陸珉笑:“第一名啊,你考了第一名,我就變成第二了?!彼斡駶傻溃骸澳悄阍贀尰厝h?!标戠脬妒菑乃@淡淡的口氣里聽出了一絲調侃,心里高興,故意靠在他肩頭委屈道:“你考那么變態的分數,我怎么可能超過你啊?!彼斡駶赏屏怂幌拢骸皠e靠我這么近,熱?!?/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