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9 字數:3089 閱讀進度:13/47

張青嶼又招惹了宋玉澤幾次無果后,就真的不再搭理他了,而且也并沒有叫人欺負他。甚至他也不怎么來學校上課,每次來都趴著在睡覺。沒了張青嶼的參與,班里欺負老師和同學的活動都少了很多。雖說這個學校是可以直升岐昱高中的,但是大家還是把心思分了點在學習上。宋玉澤對于這種狀況很滿意。初三第一次月考成績出來的時候,宋玉澤把大家嚇了一跳。因為他除了語文作文被扣了1分,其他幾門功課都是滿分。這個分數是很恐怖的,就是幾年來,岐昱初中都沒出過這樣的分數。整個學校的老師都知道了,甚至校長還親自找了宋玉澤。不管老師們怎么想,宋玉澤當著校長的面又重新做了一套試卷,沒寫作文,一分都沒丟。校長看他的眼光立刻就充滿了驚艷和喜愛。宋玉澤并沒多想,他知道這樣有些出風頭,但是他不會去故意丟個幾分。作為寧安的時候,他就是考這樣的分數,接受眾人崇拜的目光。他習慣了。而且他需要老師的關注。成績好的,才有特權,也會更加自由,只要他能為學校帶來利益。更重要的是,他需要獎學金。岐昱初中有錢,所以每次考試的全校前10名都會有獎學金。拿著1000塊的獎學金,宋玉澤心里有些高興。1000快對于寧安來說不算什么,對于宋玉澤來說卻是他賺的第一筆錢。但是這筆錢卻給他招來了麻煩,幾個學校的混混把他給堵了。為首的男生比宋玉澤要高很多,染了一個夸張的紅頭發。身后跟著幾個流里流氣的少年。宋玉澤面無表情,心里卻嘖了一聲。他早該想到的,這么高調的獎學金,不被盯上才怪?!暗谝幻??”紅發男生一只手插在褲兜里,一只手點了點宋玉澤的肩。他低著頭,臉上帶著痞痞笑容:“長的還挺漂亮?!彼斡駶珊笸肆藥撞?,看了眼四周。有很多人看見了這邊,卻假裝沒看見,快速跑走了。另一個高挑的男生用手搭著那紅發男生的肩,抽了口煙吐出來,眼睛瞇著說:“確實好看啊。頭發再長點,穿個白裙子,不比?;ú??!焙竺娴幕旎於脊中α似饋?。宋玉澤還是沒什么表情,沒有驚慌失措,也沒有義憤填膺。似乎并沒有把對方放在眼里。紅發男生笑了一下:“矮,第一名,借點錢給哥幾個買包煙行嗎?”雖說帶著笑,但是卻不是商量的口氣,里面的威脅滿滿。宋玉澤想了想,從書包里拿出今天剛領到的獎學金的信封袋子遞過去。紅發男生楞了一下,后面所有男生都怔了一下。他們搶過很多好學生的錢,那些學生沒一個像宋玉澤這么鎮定的,也沒一個立馬就乖乖把錢交出來的。紅發接過那信封,打開看了下,1000塊。本來他們拿了錢就該走了,但是那抽煙的高挑男生卻突然開口:“這么爽快,應該身上還有錢吧?!蹦悄猩樕蠋е鴫男?,五官俊美,算是里面長的最好看的一個。耳朵上一排銀色的耳釘,囂張又叛逆。宋玉澤說:“沒了,就這些?!蹦悄猩α讼拢骸罢娴臎]了?我不信,我搜下就知道了?!闭f完,他就走過去要碰宋玉澤。宋玉澤皺眉,拍開那只手,眼神冷淡地看著那男生。那男生嘖了一聲,說:“真漂亮?!蹦锹曇艉茌p,只他們兩個聽的到。宋玉澤眉頭皺的更緊,轉身就要走。誰知那男生一下子就將他壓在墻上,伸手去摸他的腰。后面的男生們都在笑,他們以為他真的在搜錢,一點都不知道那男的其實手腳很不老實。宋玉澤覺得惡心極了,用力推他:“走開?!蹦悄械氖置斡駶傻难?,低著頭靠近他,呼吸有些粗重說:“真細?!彼斡駶善查_臉,躲開對方的氣息。因為手被抓著,就用腳用力撞他。好不容易得了空隙,轉身就跑。正巧,張青嶼和閔少元還有幾個他們班的男生從學校附近的桌球室出來。他們一眼就看到宋玉澤,身后還跟著幾個混混在追他。張青嶼眼睛一瞇,走過去拉住宋玉澤手臂。宋玉澤抬頭一看是張青嶼,這才喘著氣,慢慢恢復呼吸。這身體沒鍛煉過,相當弱,跑那么久,差點喘不上氣來。那幾個混混,看到張青嶼一伙人,也停了下來。閔少元皺著眉頭,對身后一個男生說:“去買瓶水?!比缓笥洲D頭問宋玉澤:“怎么回事?”宋玉澤臉上帶著一絲跑出來的紅暈,開口說:“他們勒索我?!遍h少元看著宋玉澤雪白的肌膚上那層淺淺的粉色,薄薄的嘴唇還在微微喘氣,莫名覺得有些熱。他撇開視線,就看見張青嶼也正看著宋玉澤。而且他的手還牢牢地抓著宋玉澤的手臂。張青嶼問:“拿了你多少錢?”宋玉澤說:“1000.”張青嶼笑:“你才剛拿了獎學金就被搶了?”宋玉澤瞪了他一眼:“不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種壞學生的存在嗎?”張青嶼被這樣說,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說:“好吧,那就讓我這個壞學生幫你把錢搶回來?!彼斡駶蓻]想要張青嶼幫忙,本來他往這條路走,再一會就能到家了,這些小混混宋鎮一只手都能解決。不過既然撞上了,他就不得不承這個情了。他總不好說:“你們別多管閑事了?!彼驹谀抢锟?。張青嶼帶著幾個男生和對方打了起來。對方也認得張青嶼,本來不想和他打的,但是張青嶼什么話都不說,上來就動手,根本沒給他們機會。兩方就打了起來。閔少元拿著水遞給宋玉澤,宋玉澤說:“我不要?!遍h少元說:“你是不是討厭我?”宋玉澤抬頭看了他一眼,閔少元一接觸到他的視線,就轉頭假裝看別的地方,把水強塞到他手里。宋玉澤只好接了水喝了一口,他確實渴了。喝完水說了聲:“謝謝?!边€沒等閔少元說話,他又說:“等錢拿回來,我把水錢還你?!遍h少元皺眉:“有???”宋玉澤冷冷看了他一眼,閔少元咳了一聲說:“我的意思是,不就是一瓶水嗎?”宋玉澤說:“我跟你不熟?!遍h少元:“......”他冷著臉,說:“隨便你?!边@邊,張青嶼已經解決了對方,他明顯是專門練過的,看著高高瘦瘦的,打起架來卻很厲害。他走過來,把1000塊錢遞到宋玉澤前面。宋玉澤接過錢,說:“謝謝?!睆埱鄮Z說:“恩,以后他們不會找你麻煩了?!闭f完,他就推了推閔少元,說走了。宋玉澤把錢裝進書包,就聽到張青嶼突然又轉頭說:“我沒有勒索過別人的錢?!彼斡駶桑骸?.....”什么意思?回家的時候又晚了。宋鎮耐著性子在家等了很久,見到宋玉澤安全回來本來放松了心情,可一想到對方無緣無故不回家又不高興了,于是他沉著臉問:“去哪了?!彼斡駶刹荒蜔┐罾硭?,說:“沒去哪?!闭f完,就跑去廚房做飯。宋鎮被無視,火一下子就起來了,走到廚房門口陰沉地盯著宋玉澤:“沒去哪怎么現在才回來?!彼斡駶梢宦犓麕Щ鸬穆曇?,心里也不高興了,他轉頭看著宋鎮:“關你什么事?”宋鎮寒著臉大聲道:“什么叫不關我的事?你是我兒子,我沒資格管你是吧”他說話的時候,用力打了下門,那門劇烈地晃動了幾下,聲音聽起來很恐怖,像是要倒了一樣。宋玉澤被那聲音嚇的心一跳,感覺宋鎮要動手的樣子,沉默了下,說:“放學有人勒索我,就回來晚了?!薄笆裁??”宋鎮臉色更臭了,拉過宋玉澤前前后后看了一遍,見他沒受傷才道:“誰他媽敢勒索你,不想活了?”宋玉澤見他怒火不再對著自己,就放松下來轉身去做飯,說:“我沒事?!薄澳切┤四阏J得不,我去弄死他們?!彼捂傋叩剿磉?,問他。宋玉澤看他,發現他表情挺認真的,心里無語了一下:“我沒受傷,我同學幫我把對方趕走了。而且我也不認得他們?!彼捂傉f:“不認得,那我明天跟你去學校,你把他們指出來,我給你報仇?!彼斡駶梢姷剿谋砬?,忍不住笑了下,說:“我都幾歲了,在學校受了欺負還要回家找爸爸報仇啊。而且明天是周末?!彼捂偙緛硗獾?,見宋玉澤一笑,整個氣突然就煙消云散了,特別是宋玉澤那句話,那句爸爸,雖然不是叫他,但是聽著心都蕩漾了。他也笑了,用手摸了摸宋玉澤的頭:“不管你幾歲,誰欺負你,爸爸都給你報仇?!彼斡駶蓻]說話,抿著嘴炒菜。心想,剛才還想打我呢,突然又說這種話。好吧,他懷疑這個男人有病,根本沒往心里去。宋鎮站在旁邊看他,給他遞鹽啊盤子什么的?!懊魈熘苣??那我給你配個手機吧?下次再誰欺負你,你給我打電話?!彼捂偼蝗徽f。宋玉澤想到今天那個惡心的男生,就點了點頭。宋鎮勾起嘴角說:“行,明天帶你去買?!?/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