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8 字數:3066 閱讀進度:11/47

宋玉澤迷迷糊糊覺得有誰在輕輕撫摸他的頭發,一下一下,很溫柔,就像小時候媽媽對他那樣。他眷戀地伸手抓住那只手,緊緊地抱在胸前,手的主人沒有動,反而安慰似得反握住了他的手。抓久了,宋玉澤就察覺出不對來,媽媽的手又嫩又纖細,他抓的這只手卻很寬大,手掌很厚有些粗糙。他睜開眼睛,就看到宋鎮正坐在床邊,頭抵著墻睡著了。他手里握著的正是宋鎮的手。宋玉澤眼神一暗,過了會才掩去眼中的失望。他輕輕推開宋鎮的手,但是還是把宋鎮弄醒了。宋鎮看著他,然后兩只手放在宋玉澤腋下,隨意一拉拔,就把躺著的宋玉澤輕松地抱著坐了起來。他拿過一只枕頭塞在宋玉澤身后,讓他舒服的靠著。接著他用手放在宋玉澤額頭探了下溫度,臉上才露出一個輕松的神色:“不燒了?!甭曇粲行┧粏?。宋玉澤覺得自己全身都使不上力,有點像大病初愈的樣子,他盯著宋鎮看,發現宋鎮神情雖然輕松,但是還是難掩疲憊。他想難道他病了好幾天?宋鎮見宋玉澤小臉還有些蒼白,唇色也淡淡的,越發顯得人乖巧惹人憐愛?!梆I不餓?”宋鎮放低聲音問道。宋玉澤這才覺得肚子空的厲害,他點了點頭。宋鎮嘴角微微勾起:“好,我給你買粥去?!闭f完,他起身開門出去了?!翱雌饋砗軆?,但是對兒子可真好啊?!薄笆前?,有些人不能看表象的,說不定內心就很溫柔?!薄耙彩呛⒆娱L得可愛,我要是有這么可愛的兒子,我也恨不得把心肝都捧出來給他不是?!备舯诖驳膬蓚€大媽,小聲議論到。宋玉澤這才發現,他住的不是單人病房,因為曾經是醫生,他對醫院有種特殊的情感,心情也放松了很多。見宋玉澤看過來,躺在病床的大媽從床頭柜上拿了一串葡萄遞過去說:“小孩,葡萄吃不吃?”宋玉澤搖了搖頭:“謝謝,不用?!蹦谴髬尨认榈匦Γ骸澳弥?,我女兒給買的,很甜的?!薄罢娴牟挥昧?,謝謝阿姨?!薄澳弥?,阿姨吃不掉,你幫阿姨吃一點?!彼斡駶梢娔谴髬屔熘觳?,一副你一定要吃的樣子,無奈地接過了葡萄:“謝謝阿姨?!薄鞍?,真乖。乖乖幾歲了?”大媽見宋玉澤收了,臉上的笑容更開心了。被叫乖乖的宋玉澤壓力有點大,但是他還是很有禮貌地回答到:“16.”“16歲?喲,我還以為11,2歲的樣子呢,太瘦了,要多吃點飯?!绷硪粋€大媽插嘴到。宋玉澤其實并不擅長和人閑聊,他點了點頭臉上有些尷尬。這時宋鎮拎著飯回來了。那兩個大媽一看到宋鎮,就閉上嘴不說話了。宋玉澤松了口氣。宋鎮看了眼床頭的葡萄,宋玉澤說:“隔壁阿姨給的?!彼捂偫懔艘幌?,轉頭對那兩個大媽點了點頭,就算謝過了。他抬起醫院床上的桌子,把飯菜放在桌子上,他給宋玉澤買的白粥,自己吃的盒飯。宋玉澤餓的狠了,覺得那白粥都很香,他捧起碗吃了起來。宋鎮的飯菜特別香,有大排,有雞塊......見宋玉澤看著他碗里的菜,宋鎮笑了下:”你餓了兩天了,不好吃這些油膩的,等胃里舒服了,再給你吃.”宋玉澤自然不會像小孩一樣鬧著要吃,他點了點頭,把粥喝完了。宋鎮吃著菜,心里滿足的不得了,他發現小孩似乎并沒有排斥自己,雖然淡淡的,但是也沒有厭惡的情緒。也許生病的人會特別脆弱吧,宋玉澤醒來發現宋鎮的時候,他其實是有些感動的。人就是這么奇怪的動物不是嗎?就算心里上排斥宋鎮,但是他知道,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只有宋鎮是和他唯一有關聯的人,哪怕只是身體上的血緣關系。但是僅僅是這一點,就讓宋鎮與別人不同了。宋玉澤病好了之后,就辦了出院手續。他換好衣服之后,被宋鎮突然一把抱了起來。宋鎮人高大,抱著他很輕松,一只手托著他的屁股,一只手圈著他的腰,牢牢地把他抱在懷里。宋玉澤被他突然其來的動作弄得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整個耳朵都紅了起來?!澳阕鍪裁?,放我下來?!彼捂偛辉诤醯卣f:“你生病的時候,我就是這么抱你過來的,有什么?!彼斡駶墒箘排ち讼拢骸澳惴盼蚁氯?,像什么樣子,我現在都好了?!备舯诖驳膬蓚€大媽看著他們偷偷的笑。宋鎮無奈地把他放下去,表情像在看一個鬧別扭的小孩:“你現在才剛好,有力氣走嗎?”宋玉澤沒理他,抬腳就往門外走。宋鎮跟上去,走在他身邊看他。宋玉澤說:“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別這樣對我?!彼捂傆檬置嗣诺剿乜诘乃斡駶傻念^發,軟軟的,和宋玉澤白嫩嫩的臉蛋一樣。他是第一次有這種當爸爸的感覺,自然什么都新奇,就想和小孩好好親近一下。雖然宋玉澤已經16了,可是在他眼里瘦瘦小小的就像小孩一樣。但是看宋玉澤板著的臉,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他又覺得很可愛。就連宋玉澤推開他的手,他也沒覺得生氣。兩人上了車,宋鎮點了支煙叼在嘴里,發動汽車。宋玉澤手肘撐著車窗欄桿,支著下巴看窗外。突然,車子一個急剎車,宋玉澤皺著眉頭看過去,原來是一輛紅色的跑車夸張地攔在了他們車子前面。宋鎮原本面色很不好,見車上帶墨鏡的男的,他笑了一下,開門下去了?!版偢???纯次倚萝囋趺礃??”那男的眉一挑,拍了拍那部紅色跑車,臉上帶著痞笑。他們兩部車子就這么堵在路口,路上其他人自然不爽,但是見他兩的身高,體格,卻一個都不敢出來說話,只是繞過車子,繼續往前開。宋鎮隨意看了車一眼,說了句:“sao氣?!比缓缶鸵刈约旱能嚿??!鞍?,我說鎮哥,你都兩天不來公司了,搞什么呢。你不來,我們收賬的效率都低了?!蹦悄械男χf,他拉下墨鏡,看了眼宋鎮車里的宋玉澤吹了聲口哨:“你車上咋還帶個小美人呢?!彼捂偺吡怂荒_,說:“我兒子?!蹦腥藦埓笞彀?,一副受驚嚇的樣子:“臥槽,鎮哥你什么時候有個這么大的兒子,我們都不知道?!薄拔沂裁词露家嬖V你們?”宋鎮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滾蛋吧,明兒我就回去了?!薄拔矣X著不像啊,鎮哥你這是喜當爹吧,你兒子長得這么秀氣,沒一個地像你啊?!蹦悄械倪€在后面瞎叫。宋鎮上車用力按了下喇叭,那男的這才上了車挪開了。結果那車又繞到宋鎮車邊上,那男的從窗口細細打量宋玉澤。宋玉澤被他看的不耐煩,刷一下就把車窗給搖上去了。宋鎮見了,笑出了聲音。那男的在那大叫:“鎮哥,真是你的種??!臭脾氣一模一樣?!彼捂偧哟笥烷T,一下子就把那男的甩在了后頭,他臉上帶著笑容,似乎很高興的樣子。車子停在了一家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宋玉澤這才開口道:“不回家?”宋鎮把煙頭彈出窗外,恩了一聲:“帶你買點東西?!彼D頭看宋玉澤:“小孩生病了,大人不都要買點禮物補償一下嗎?”宋玉澤:“......”宋鎮下車,走到宋玉澤那一邊打開車門:“下來?!彼斡駶桑骸拔也皇切『⒆?。你真的不用這樣?!彼捂傄恢皇执钤谲図斏?,微微歪了歪頭示意宋玉澤下車。姿勢很隨意,卻給宋玉澤一種堅持的態度。宋玉澤只好下了車,宋鎮一把關上車門。宋鎮要去拉住宋玉澤的手,被他掙脫了。宋鎮也沒生氣,輕輕從后面推了推他的腦袋。這家商場的衣服都挺貴的,反正宋玉澤是沒有這種衣服的。既然宋鎮堅持要給他買,而他也扭不過他,宋玉澤也就真的認真看起了衣服。宋鎮卻自己坐在供客人休息的沙發上吸煙,他翹著二郎腿,目光一直跟著宋玉澤。幾個服務的小姑娘在那里互相推來推去,誰也不敢上去和宋鎮說話。宋玉澤看了一眼,走到宋鎮面色說:“這里不讓吸煙?!彼捂偺袅颂裘?,就把煙熄滅了:“有喜歡的嗎?”宋玉澤點了點頭,走過去拿起一件衣服:“這件?!笔且患咨腡恤,很簡單的款式,但是看上去很舒適的樣子?!熬鸵患??”宋鎮問。宋玉澤又拿起一條褲子和一件黑色的外套:“這樣?!彼捂傸c了點頭,他走過去,挑了一件白色的襯衫,然后接過宋玉澤手里的衣服,沖服務員道:“包起來?!币粋€小姑娘連忙走過來,對宋玉澤說:“不用試一下嗎?”“不用?!彼斡駶傻?。小姑娘點了點頭,因為宋鎮,想跟宋玉澤聊天的心也歇下了,小心翼翼地對宋鎮說:“先生,請到這邊來結賬?!彼募路?000多,宋鎮也沒說什么,就讓服務員刷卡了。宋玉澤心想,一個打手,還蠻有錢的。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