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7 字數:3075 閱讀進度:10/47

宋玉澤正在寫作業的時候,房門敲響了,他看向開門進來的宋鎮。他想起第一次宋鎮進他房間的時候,是拿腳直接踢開的,這還是第一次敲門把。宋鎮一只手里拿著一瓶藥水和用布包著的冰塊,另一只手沖宋玉澤勾了下:“過來?!闭f完,他一屁股坐在宋玉澤的床上,看著他。那單人小床和他的高大健壯的體格顯得格格不入,但是他確是很隨意的姿勢。宋玉澤握著筆的手收緊,他當然看出來宋鎮是要幫他處理傷口。而且看他的表情和姿態,只要他不過去,宋鎮一定就會一直坐在那里。雖然宋玉澤對宋鎮只有原主記憶里的感觀,但是他就是知道,這個男人,他想做成某件事情的時候,他一定會去做成。他起身走過去,坐在宋鎮身邊。宋鎮擰開藥水,輕輕抬起宋玉澤的下巴,用棉簽沾了藥水去涂。宋玉澤的皮膚又白又嫩,便顯得嘴角的傷看起來很嚴重,其實已經不那么痛了。宋鎮輕擰著眉頭,整個人顯得很嚴肅,但是意外的動作卻很輕柔,跟他一貫的作風很不相符。宋玉澤有些疑惑,他打量起靠的很近的這張臉。第一眼看到宋鎮的話,會覺得這個男人長得很兇悍,給人很不好惹的樣子。其實細細打量起來,他長得很帥很有味道。利落如剛刺的短發,臉部輪廓分明,鼻子高挺,眼睛特別深。這種長相并不是時下小姑娘們喜歡那種花美男,卻是男生們心目中的男人的樣子。至少作為寧安的時候,他是比較偏向于這種硬邦邦的男人的,雖然他自己本身長得比較精致。像是察覺到宋玉澤的目光,宋鎮視線從他白嫩的下巴轉移往上,對上宋玉澤的眼睛。宋玉澤這時候的表情是比較放松的,眼里沒有冷意,眼珠又清澈又黑亮,十分漂亮。宋鎮手一戳,用力過度,宋玉澤眉頭皺了起來?!鞍 彼捂偛缓靡馑嫉厥栈厥?,仔細看了下傷口:“恩,好了。等會你拿冰塊敷臉,能消腫?!彼贿厰Q上藥水罐,一邊囑咐到。宋玉澤垂下眼睛,說:“不是說了叫你別管我了么?”宋鎮手一頓,面上沒什么表情,站起身開門出去,出去前他似乎無奈地說了一句:“......我是你爸爸?!彼斡駶蓻]有說話,但是心里卻抵觸的厲害,他也不知道這是他內心的想法,還是原主的思想還停留在他心里。他想,這算什么,難道想傷害一個人時候就肆意的傷害,想對一個人好的時候,就又可以當做傷害不存在過一樣然后對他好嗎?這個人到底算什么,未免太以自我為中心了吧。他有沒有想過,其實宋玉澤已經不需要了呢?不過他什么都沒說,他不想和宋鎮說太多,更不會把自己的內心想法告訴對方。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沒想和宋鎮有任何瓜葛。而且,這也是原主宋玉澤的事情,跟他沒有關系,他沒有資格去對宋鎮說些什么。作為寧安,對于宋鎮,他能做的,就是在心里上,絕對不靠近對方。寧安這一晚睡的并不好。宋鎮的變化,學校的麻煩,讓他有些措手不及?,F實,遠遠比他預想的要復雜的多,將來更是一個未知數。這時,他才深刻的意識到,他不是寧安了,他是宋玉澤。思念父母的心,在這晚徹底爆發了出來。就算人再怎么冷漠,突然重生到另一個身上,突然就活在另一個世界,誰都會奔潰。而寧安表現的太鎮定了,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部被壓在了心底,這一晚卻全部都釋放了出來。他蜷縮在床上,渾身不停的冒冷汗。他做夢了,夢到他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他回來了,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家里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拷鹤拥哪抢飻[著一張長榻,他總是坐在那里曬著太陽看書,上面甚至還放著他經常蓋的毯子。家里并沒有人,他在家里走來走去,用手輕輕觸碰過每一樣家具。他對于家具除了舒適并沒什么要求,但是媽媽每買一樣,都會認真的詢問他的意見,可以說這里每樣家具都是他和媽媽親手挑的。他朝樓上走,進了自己房間。房間里的東西都擺的好好的,和他那天做手術離開前一模一樣,就連他當時隨手扔在床上的浴巾都還在那里。就好像......就好像他早上剛剛出去,晚上就會回來一樣.他怔怔地拿起擺放在書桌上的全家照。照片里他坐在院子的竹藤椅上,臉上是淡淡的笑容,身后的爸爸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摟著媽媽,兩人都笑的很開心。好像全世界的幸福都關在這張薄薄的相片里。這時,外面傳來開門的聲音,他心猛地一跳,連忙放下照片,跑出房間。是媽媽和爸爸,身后還跟著拎著很多大袋子的陸珉?!案蓩?,我先把東西拿進廚房啊?!标戠胄χf?!靶?,一會留下來吃飯啊?!睂帇屝Φ睾荛_心:“多虧了小陸你,不然這么多東西拿回來,光靠他爸和我,要搬好幾趟呢?!标戠氲溃骸案蓩屛夷鞘怯兴叫牡?,我就是想來蹭飯?!闭f著,他拎著東西進了廚房。寧安抑制下內心洶涌的激動,快速走下樓向媽媽走去,就見寧媽已經走到一處角落里,那里的桌上供著什么。寧媽慢慢掀開黑布蒙著的東西,里面赫然是一張寧安的黑白照片。寧安渾身一寒,抬手想拍媽媽肩膀的手收了回來。對啊,他已經死了,死在了手術臺上.寧媽仔仔細細地擦拭著那張照片,擦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寧安站在她身后,神情復雜,他這才發現,媽媽變了好多,印象里媽媽有這么瘦弱嬌小嗎?頭發雖然梳的一絲不茍,但是卻有了好多白頭發.像一下子老了十幾歲。吃飯的時候,桌上擺的都是寧安喜歡吃的菜。陸珉夾了一筷子菜給寧媽和寧爸,說:“干媽,你做的每到菜正好都是我喜歡吃的呢?!睂帇屝χf:“是嗎?喜歡你就多吃點?!闭f著,她夾了菜放在身邊的一只空碗里,接著說:“我家小安也喜歡吃呢,他嘴巴挑,卻最喜歡吃我做的菜了?!睂幇址畔峦肟?,抬手放在寧媽的背上:“老婆......”寧媽勉強笑了笑:“我沒事,就是......想小安了,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特別想他......”她輕輕擦了擦眼角。寧爸眼睛紅紅的不說話。陸珉抓著筷子的手輕輕地顫抖著,安靜地吃東西,吃進去卻是一點都嘗不出滋味。寧安很想走過去,說,媽,我在這里啊,就站在你們面前,你看看我啊.但是他做不到,他只能無力地站在原地.寧媽越想越傷心,怔怔地坐在那里盯著寧安習慣坐的位置發呆.“不知道小安怎么樣了,有沒有投胎轉世,你說我們家小安這么好,這么乖,肯定會投個好人家吧.不要再像這一世一樣,生到我的肚子里來了.連一副健康的身體都不能給他.”寧媽說著說著就哭了:”為什么要是我的孩子呢,為什么是小安呢.他那么乖.世界上有那么多人,為什么是我的小安?我上輩子做了什么孽,要這么懲罰我的孩子....是我的錯,生病死去的是我就好了!為什么是小安...”她越說越激動,哭的泣不成聲.寧爸用手掩著面,也忍不住掉了眼淚.“干媽,你別這樣說,你有多么愛寧安,寧安就有多么愛你.他肯定不會希望你這么想的.要是給寧安聽到,你說他得多難受啊.恩”陸珉難受地對寧媽道.寧媽輕輕一顫,頹然道:”是啊,小安他雖然性子淡,其實很善良的.他一定不想看我這么自責的樣子.他是個好孩子......你也是個好孩子,你們都是好孩子.”快30的人了,被叫做好孩子,陸珉一點都不覺得怪,反而眼睛紅了起來,他走過去輕輕抱住寧媽:“干媽,以后我會代替寧安好好照顧你們,你們就把我當成寧安,好不好”寧媽收住了眼淚,她伸手摸了摸陸珉的頭發,就像無數次撫摸寧安一樣,她早就發現了,陸珉越來越像寧安了,以前明明是個爽朗的人,現在卻總是神情淡淡的.性子,習慣,動作,吃的東西都越來越像寧安.每次看著他的時候,就像在看著寧安一樣.“寧安有你這樣的朋友,是他的福氣.”寧媽小聲說.“有你們這么好的父母,才是我的福氣呢.”陸珉露出一個笑容,然后拿起筷子放進寧媽的手里道:”媽,吃飯吧.餓著你,我可是要心疼的.”寧媽點點頭:”吃飯.吃飯,老頭子,吃飯吧.”她拍拍寧爸的手:”別為難了孩子們.”“爸,吃飯把?!标戠雽χ鴮幇值?。聽到這一聲爸,寧爸心一顫,他擦了擦淚,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噯,孩子,你也吃?!睅兹耸兆∏榫w,安靜地吃起了飯。陸珉一直細心地照顧著寧爸寧媽,直到把他們都逗笑了。寧安感激地看著陸珉,他好想聽到了陸珉的心聲.陸珉說,寧安,我會代替你好好照顧爸媽的,所以不用擔心了.還有,我終于也能叫他們一聲爸媽了,只是你已經不在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