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5 字數:3259 閱讀進度:8/47

宋玉澤把飯菜端出去的時候宋鎮并沒有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而是坐在餐桌那吸煙。他有1米85的樣子,只穿著一件背心,結實健壯的身材展露無疑,就算不說話,光坐在那里也給人很大的壓迫感。見到宋玉澤出來,他像是怔了一下,才回過神,不知道剛才在想什么。宋玉澤覺得很尷尬,他拿不準宋鎮是什么意思,剛才還說會每晚回來吃飯。他沒有說不的資格,其實心里是有些淡淡不樂意的。就是原主在,和宋鎮估計也是沒話說的。更何況他本就把宋鎮當做一個不想多接觸的陌生人。他把菜放在桌上,瞄了眼宋鎮手上的香煙。宋鎮沒有一點幫宋玉澤端飯菜的意思,他就坐在那里看著宋玉澤來回搗騰。宋玉澤也沒有要對方幫忙的意思。他想,他現在花宋鎮的錢,住宋鎮的房子,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做一些家務,伺候宋鎮,就當是還了這份債。等他成年了,賺錢了,他就會自己出去找房子住,再把用了宋鎮的錢還給他。這樣就不欠他的了。等宋玉澤幫他把飯也盛好了,兩人就靜靜的開始吃飯。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坐一起吃飯,餐桌是那種小桌子,如果宋玉澤要是坐在宋鎮側邊,估計兩人的呼吸都能聞的一清二楚。所以他坐在了宋鎮的對面。宋鎮看著宋玉澤認真吃飯的樣子,心里動了一下。宋玉澤低著頭,從宋鎮這個角度可以看見他又長又翹的睫毛微微顫動,在眼臉下投入美好的弧形。東西放進嘴里的時候,腮幫子小小的鼓起,一點牙齒都不漏,輕輕咀嚼,薄薄的嘴唇是好看的淡粉色。因為安靜,所以顯得很好看,宋鎮有些愣神,他想不起以前宋玉澤的樣子了,眼前這個小孩像個陌生人。但是他心里又清楚,這是他的孩子,身上留著和他一樣的血液。有種奇異的感覺從他心中竄起。宋玉澤見宋鎮一定盯著他看,飯也不動,心里別扭極了。他總不能說,你老是看我干什么。于是他抬頭說:“你能不在飯桌上吸煙嗎?”宋鎮這才回過神,連忙把手中的煙掐滅了。宋玉澤又補了一句:“吸煙對身體不好?!彼捂偖斪鍪撬年P心,不由笑了起來,說:“抽慣了,不過下次不在飯桌上抽了?!彼斡駶蓻]搭話,宋鎮也開始吃飯,他想再對宋玉澤說些什么,但是卻不知道說些什么好。兩人沉默地結束了這頓飯。收拾好餐桌拿著衣服去洗澡的時候,宋鎮突然對他說:“要是嫌熱,你就去我房里寫作業?!彼斡駶审@訝地搖了搖頭說:“不用了?!毕丛璧臅r候,宋玉澤想起剛才宋鎮的行為,微微皺起了眉頭。難道宋鎮突然良心發現想做一個好父親了?他想不通宋鎮為什么要這樣,但是宋鎮想怎么做,他又怎么能干涉的了呢?他能做的也不過是做好自己罷了,至于宋鎮要怎么做,就隨他去。反正只要不欺負他,他也覺得無所謂??偟膩碚f,宋鎮性格變好的話,對他還是有好處的,畢竟兩人活在一個屋檐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總比天天打罵來的好。想通了,他也就不再糾結了。這兩天晚上睡覺的時候,他腿疼的厲害,估計是在長個子。天天吃的那樣多,身上一點肉都沒長,背上的骨頭都能扎手,全貢獻給個子了。不管是寧安還是宋玉澤,都是很能忍疼的。這點腿疼,對于他來說,并不算什么。但是天熱,他總是疼的頭發全部汗濕了,早上起來還要再洗一次澡才能去學校。星期三的時候有一節體育課,天熱,體育老師組織隨便做了些熱身運動,就宣布解散了。操場上上體育課的有好幾個班,女生們全部找陰涼的地方躲著三三兩兩閑聊。男生們汗流浹背地在操場上打籃球,半大小子,正是精力多到沒地撒的時候,在操場上死命的蹦跶,一點都不怕太陽曬。宋玉澤站在籃球場邊觀看,他不好像個女孩子一樣站在陰涼處八卦,而且他也很喜歡看人打籃球。閔少元不懷好意的叫他上場一起打球,宋玉澤說他不會。閔少元笑他說:“草,長得就像個娘們,連籃球都不會打,你不會真是個女的把?!彼磉厧讉€男生都笑了,用戲虐的眼光上下打量他。宋玉澤不想理他們,他是真的不會打籃球,一次都沒打過。張青嶼拍了閔少元一下很要好的樣子說:“干嘛,別欺負我的人?!彼中χ鴮λ斡駶烧f:“你幫我去買瓶冰水,站在旁邊看我們打,再弄條濕毛巾,你會不會?諾,就像那些小姑娘一樣?!彼噶酥赣袔讉€站在籃球架旁邊手里拿著毛巾和水的女孩子。他這樣說,那些男生笑的更厲害。宋玉澤面無表情,好像他們笑的不是自己一樣,只是看張青嶼的眼神冷颼颼的。張青嶼就是逗他,也沒真要他這樣做,轉身和他們打籃球去了。張青嶼籃球打的很好,就算宋玉澤不會打籃球也看的出來,他的運動神經很發達,爆發力也強,整個場上一直是他在打主場。他身材修長,面容俊朗,全場就他最顯眼。很多女生都圍過來看,見他進了球,就臉紅著尖叫。氣氛也熱了起來。張青嶼身體素質好,這種隨便玩玩的籃球,他就開始耍帥了。一些花式籃球玩的有模有樣,看上去確實很拉風很帥,引得女生更加亢奮。打了一會,他跑到場邊一個女生那喝水,那女生長的很漂亮,穿著白裙子,給人很清爽干凈的感覺。慕雪遞給他毛巾擦汗,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輕柔道:“你晚上到我家去嗎?”張青嶼喝完水,擦了擦汗,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說“再說吧?!比缓笥峙芑貓鰞壤^續打球。慕雪身邊的女孩這才推搡著她起哄?!靶⊙?,你跟張青嶼真的在談戀愛???”她身邊的女生問道?!岸??!蹦窖┬χc了點頭,臉上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巴?,別人都不敢跟張青嶼說話,雖然他真的很帥,但是他很不好相處的樣子?!蹦窖┱f:“什么呀,他人挺好的?!蹦樕鲜菧厝岬男?,眼睛一直看著場上的張青嶼。下課鈴聲響了之后,大家也就散了。張青嶼幾步走到宋玉澤身邊,問:“我打的怎么樣?”宋玉澤說:“很厲害?!薄澳銢]打過籃球嗎?要不要我教我,你長得太矮太瘦,多打打籃球會高一點?!睆埱鄮Z說。宋玉澤淡淡看了他一眼,一看他就不是真心想教他籃球。正想開口說話,這時一個籃球朝兩人這邊飛過來,眼看就要砸到宋玉澤身上。張青嶼伸手從后繞過宋玉澤,猛地徒手抓住了那只籃球。宋玉澤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一帶,整個人向□□斜跌到張青嶼身上,將張青嶼撞的往后退了幾步。張青嶼表情陰沉了下來,推開宋玉澤,拿著籃球看過去?!罢l扔的?”操場上頓時寂靜一片,一個男生戰戰兢兢地站在那里,臉色慘白:“我......我不是故意的?!彼诳吹交@球撞向張青嶼方向的時候,全身的血液就已經開始倒流,大熱天的,硬生生嚇出了一身冷汗。張青嶼抓著籃球的手往后帶,用力砸向那個男生,那力道很大,撞在男生身上發出一聲悶響,讓他跌坐在地上。張青嶼走道他身邊,低著頭看他,聲音沒有任何溫度:“班級。名字?!蹦猩澏兜剡B話都說不好:“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彼拖耨R上要哭出來一樣,惹到張青嶼的下場,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更加絕望。張青嶼說:“別讓我問第二遍?!奔俱憸喩硪活?,無力地垂著頭,聲音像是從喉嚨里扣出來一樣艱澀:“......季銘......初二6班......”張青嶼用腳踢了踢他的肩膀,一字一頓道:“季,銘,放學后見?!闭f完,轉身不再看他。別的班的人快速離開,初三三班的男生對著坐在地上的季銘怪叫吹口哨,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宋玉澤看著坐在地上顫抖的季銘,他回憶起記憶里這幫瘋子折磨人的手段,竟然覺得身體開始微微發寒。季銘不過是無心之失,難道這幫人就要這樣對他嗎?“不是沒有撞到嗎?別欺負他了把?”宋玉澤努力不去管閑事,但是看著絕望的季銘,最后還是開口對張青嶼道。張青嶼轉頭看了他一會,表情很奇怪:“你覺得我是因為他把籃球丟過來所以才欺負他?”“呵?!彼樕蠋蠍阂鉂M滿的笑容:“別想太多了,我只是......無聊而已?!彼焓肿プ∷斡駶傻念^發,逼他抬頭:“還有,我什么時候給你權利命令我做事了?我的......”玩具”?!彼斡駶煽粗鴱埱鄮Z的背影,揉了揉亂了的頭發,垂下眼睛,掩住里面的情緒。閔少元走到宋玉澤身邊,低聲道:“喂,奉勸你一句,別多管閑事,不想死的話?!毕旅娴恼n,宋玉澤再也沒有和張青嶼說過一句話。放完學的時候,他沉默的收拾書包,準備回家的時候,張青嶼拉住他的書包:“留下來,一起玩玩?!彼斡駶裳凵癖洌骸胺砰_,我不去?!睆埱鄮Z笑了一下:“你說了不算?!彼麤_身邊的男生看了一眼,宋玉澤就被兩個男生拉住了,他掙扎了幾下,都沒掙脫?!坝植皇瞧圬撃?,別太激動了?!睆埱鄮Z拍拍他的頭。宋玉澤再一次感受到了,厭惡的感覺。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