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5 字數:3090 閱讀進度:7/47

早上6點起來的時候,宋鎮還在睡覺。宋玉澤輕手輕腳地關了門出去,仍然買了4個包子一杯豆漿。他進了學校,找到一處樹蔭底下的石凳子坐著吃早飯,手里拿本書在看。站著吃飯對胃不好,他又不想進教室,便發現了這個地方。崎昱初中挺有錢的,設施裝潢都很不錯,他呆的這個小樹林是女生們體育課喜歡呆的地方。她們在這里聊天,躲太陽。但是一大清早的,就沒人了。清晨的陽光并不熾熱,甚至有些微微的涼意,風吹在身上也很舒服。宋玉澤吃好早飯愜意的繼續看書,直到7點50才起身朝教室走去。別的班都在上早讀課,學校上空回蕩著朗朗的讀書聲,和著清晨的鳥鳴,一切都是那么充滿活力和生機。還沒走到自己班級,就聽到里面鬧的厲害,各種笑聲,大聲吵鬧的聲音讓人聽著頭都有些疼。宋玉澤走進去的時候,幾個男生正追著互相打鬧,逮到書就往對方身上扔。宋玉澤被一本書砸個正著,他皺了皺眉,伸手揉了揉被砸痛的肩膀。一個男生跑到他面前,撿起書,沖他揚了揚,笑著說:“不好意思啦?!蹦切θ輲е翎吅洼p蔑。這人明顯是看見他,故意往他身上扔的。宋玉澤看著閔少元,臉上沒什么表情,從他身邊走了過去。閔少元臉上的笑容落了下來,抓著書的手收緊,表情很難看。張青嶼已經到了,他正坐在宋玉澤的凳子上,背靠著窗戶,兩條大長腿交疊著放在自己的凳子上。眼睛閉著,在睡覺的樣子。坐在后面的男生像是在等著看好戲,不時瞄過來幾眼。宋玉澤走過去推了張青嶼一把:“起來?!睆埱鄮Z眉頭皺起,緩緩睜開眼睛,陰沉地看著宋玉澤。那眼神根本不像是一個16歲的孩子有的,隱隱含著暴虐的氣息。張青嶼背陽,而宋玉澤正對陽光,他神情淡漠,溫暖的陽光照在他身上,但是卻帶不上絲毫的溫度。整個人看上去冷冷清清的,眉眼越發顯得精致,竟把陽光的色彩都壓下幾分。張青嶼看了他一會,宋玉澤不為所動。上課鈴聲響起,張青嶼起身,整個人擋住了窗外的陽光,把宋玉澤籠進陰影里。宋玉澤想坐到自己位置上,卻被張青嶼整個人禁錮在懷里。他俯身在宋玉澤耳邊道:“下次別碰我?!彼斡駶赏崎_他,抬頭說:“那你下次別坐我的位置?!睆埱鄮Z楞了一下,居然笑了,他坐回自己的位置,看著坐的筆直,收拾書包的宋玉澤?!澳闶遣皇遣慌挛??”宋玉澤想到他昨天說的必須回答,就張嘴道:“為什么要怕你?!睆埱鄮Z嘴角微微上揚,沒有再說話。身后等著宋玉澤挨揍的人全部面面相覷,有些不敢相信,張青嶼居然沒有動手。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碰了張青嶼的男生沒有被揍的呢。張青嶼上課的時候一直盯著宋玉澤的側臉看,宋玉澤認真地聽課,似根本沒有察覺到那令人無法忽視的目光,腰挺的筆直,好像什么都無法撼動他。張青嶼覺得有趣,拿筆戳他胳膊,宋玉澤這才轉臉看他,他小聲說:“你能別那么無聊嗎?”張青嶼笑了一下,學著他的樣子小聲說:“我就是很無聊啊?!彼斡駶桑骸?.....你可以好好聽課?!睆埱鄮Z:“老師長得太丑,不想聽?!彼斡駶煽戳艘谎壑v臺上禿頭的化學老師:“......”下面一節是語文課,語文老師就是班主任。這節課,張青嶼倒是沒有再騷擾宋玉澤。宋玉澤看著漂亮的安荷,發現上到安荷的課,班上總是很安靜,難道就因為安荷漂亮?他看向張青嶼,張青嶼單手撐著腦袋,也正看著安荷。安荷像是不敢和張青嶼對視的樣子,一直站在別的學生那里,偶爾和張青嶼對上視線,耳朵就紅了。宋玉澤覺得兩人氣氛怪怪的,但是沒有繼續看他們,認真聽課。安荷的聲音很好聽,將課的內容也很有意思,就是他聽起來,也覺得挺好的,他想怪不得大家都喜歡聽安荷講課。第三節課,張青嶼趴在桌上睡覺,一直睡到了中午。宋玉澤買完午飯回來,看見張青嶼腿上正坐在一個女孩,兩人旁若無人地在接吻??床灰娕哪?,從背影來看應該是個漂亮的女孩。張青嶼余光與宋玉澤對視了一眼,就收回視線,繼續吻著懷里的女生。宋玉澤把飯放桌上,就拿著自己的飯菜出去了。他去了早上吃早飯的地方,那里中午的時候,也沒有人的。正吃著飯,一個男生突然從另一邊坐起來,看著他說:“好吃嗎?”原來宋玉澤來的時候,已經有一個男生正躺在對面的石凳上睡覺了,只是宋玉澤沒有發現罷了。宋玉澤抬頭看了一眼,楞了一下神,因為對面那男生長得有很像陸珉,只不過更加青澀了點。對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宋玉澤搖了搖頭:“你長的......有點像我朋.....像一個人.”“那個人一定長的很帥吧?!睂Ψ叫χf:“我叫陸珉,你呢?!彼斡駶墒忠活D,喃喃道:“連名字都一樣?!薄笆裁??”陸珉沒聽清楚?!皼]什么。我叫宋玉澤?!彼斡駶傻?,心里想,巧合罷了,又不是真的陸珉?!八?.....玉澤?名字不錯,古有美男潘安和宋玉。以后我就叫你小宋玉怎么樣?”陸珉很自來熟,笑瞇瞇地盯著宋玉澤看?!拔沂浅跞?班的,你呢?”對方長得和陸珉太相像,而且表情,動作,氣質都很像,讓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一向不與陌生人聊太多的宋玉澤想了想,開口道:“初三三班?!标戠胍荒橌@訝,頓了頓,說:“你是張青嶼班級的?那你們一定很辛苦吧?他是個變態啊?!彼斡駶捎悬c想笑,嘴角稍微翹了翹。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陸珉盯著宋玉澤看:“喂,想笑就笑嘛,你笑起來一定很漂亮?!彼斡駶砂逯?,沒有再理他?!鞍?,小宋玉,你有沒有被那變態欺負啊?!标戠胗行┛上У乜粗斡駶傻拿姘c臉,明明剛才的表情很可愛嘛?!皠e那樣叫我?!彼斡駶衫淅涞乜戳怂谎??!拔乙郧霸趺礇]見過你呢?沒道理啊,你長的這么漂亮?!薄?.....”宋玉澤表示一個男生被夸漂亮,一點都沒有高興。他收起吃剩的飯起身打算離開?!靶∷斡?,我認識你啦,以后見!”陸珉在他身后夸張地大叫。宋玉澤無力地揉了揉太陽穴,早知道不來這吃午飯了,感覺又遇到了陸珉一樣。真希望對方不要像陸珉一樣無賴厚臉皮,不過才幾句話,他就發現,也許他碰到陸珉的雙胞胎了?;氐浇淌?,那個女孩已經不見了,張青嶼吃剩的飯就堆在他的坐位上。宋玉澤沉默地將垃圾扔到外面,再坐回自己的位置。下午,張青嶼接著睡覺,一直睡到了放晚學。宋玉澤表示很喜聞樂見,只要張青嶼不發瘋,教室里還是能正常上課的。宋玉澤愉悅的心情一直持續到家里。開門的時候,就聽到屋里電視的聲音。他疑惑地開門,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宋鎮。......他為什么會在家?宋鎮看了眼宋玉澤,沒有說話,繼續盯著電視,手里的遙控器一直不停的換臺,像是找不到要看的,煩躁地把遙控器摔在桌上.宋玉澤無視宋鎮,默默地去廚房做晚飯.他當然不會主動去問宋鎮為什么在家里,這本來就是宋鎮的房子,按事實來說,他才是外來者.宋鎮聞著廚房飄來的飯菜香,轉頭看著廚房里小孩忙碌的身影.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今天就回來了,而且還滿心雀躍地等著小孩回來,簡直就像等孩子回家的家長一樣.他昨晚想了很久,他對宋玉澤并不好,輕則大吼小叫,重則拳打腳踢,從來沒有給過他好臉色.但是昨晚,就是這個被他忽視甚至厭惡了十幾年的小孩,居然帶給他一種”家”的感覺.他會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凈凈,把他的衣服收拾的整整齊齊,甚至會做好飯在家里等他回來.第一次,他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宋玉澤感覺到宋鎮站在廚房門口看著他,于是回頭問:”怎么了?”宋鎮一愣,是了,這個人會和自己說話,以前的小鬼明明從來不會和他說話的,除了陰沉地低著頭,絕對不會帶給他溫暖的感覺,和眼前這個人是不一樣的.“沒什么.”宋鎮用自己都難以察覺的平和的聲音說:”以后我天天回家吃飯.”宋玉澤點了點頭:”恩.”好吧,只要你別發瘋打我的話,他心里這樣想.宋鎮見他點頭,心里頭竟然有些高興,他沒話找話道:”上次給你的錢夠用嗎?”這下宋玉澤是真的驚訝了,他有些懷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記憶里的宋鎮了,但是他只是在心里疑惑了下,面上依舊淡淡的:”暫時夠用.....你......你有什么不吃的嗎?”“沒,你就做你喜歡吃的好了,我隨便的.”“恩.”宋玉澤就不再理他了,回頭繼續做飯,宋鎮看了他一會,轉身去看電視,心情似乎很好的樣子.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