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3 字數:3524 閱讀進度:5/47

開學這一天,宋玉澤早早去了學校。雖然他有著28歲的靈魂,但是對于重新上初中這件事沒有一點不耐煩。他性格有點淡的奇怪,他很少會對什么感到不愿意。比如他有的挑食的時候,他照樣挑食,沒的挑食的時候,他也可以把不喜歡的飯菜吃下去。比如他沒做過家務,但是做飯打掃衛生做起來除了有些身體上的勞累,并沒有覺得厭煩。他做事情有點喜歡按步就班,雖說不會把每件事情都提前安排妥當,但是也不喜歡手忙腳亂的感覺。7點開始上早讀課,他6點就出了家門。夏天天亮的早,要是冬天,現在天估計還是有些暗的。這個時間點,已經有很多早餐店開門了。他買了四個包子,一路吃到學校。宋家離宋玉澤呆的初中部不遠,走走10分鐘左右的路程。他到的時候,校門已經開了,也有三三兩兩的學生推著自行車進校門。宋玉澤按著記憶去了初三3班,因為是新班級,他沒有固定桌子,自然也不會出現桌子被扔到大操場垃圾箱這種事。他隨便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他進去的時候,已經有幾個男孩子上蹦下跳地互相抄襲著暑假作業了。見到他進去,教室里安靜了一下,接著幾人又聚在一起說些什么。宋玉澤托著下巴打量外面的大操場,清新的空氣讓他有些走神,思緒不知道飄到了哪里。接著進教室的,都互相笑著打招呼,然后聚在一起吵吵鬧鬧,順便瞄兩眼宋玉澤,小聲討論著說這是誰??梢娝斡駶善綍r做人多失敗,把臉露出來竟是一個都沒認出他來。也是,他親爸都差點沒認出來,難道還指望學校里的同學認出他來嗎?所以當老師問他是不是走錯班級的時候,宋玉澤只是淡淡地開口說:“我是宋玉澤?!薄皣W”一下,原本小聲說話的聲音一下子鬧開了。這老師從初一帶這個班帶到現在,是個年輕的女老師,畫著淡妝,長得還蠻漂亮的。她似乎有些尷尬和心虛,不再看宋玉澤,叫全班安靜。但是班級里像是沒聽到,繼續互相討論著宋玉澤,眼睛跟帶了火苗似得茲茲往宋玉澤身上燒。女老師叫安荷,大學畢業兩年,進這學校第一次就是帶的這個班,聽說這個班是崎昱初中最難搞的班級,氣走了好幾任班主任。她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能勝任,但是意外的,她就是從初一一直把他們帶到了現在。安荷漂亮的臉上帶上一些求救的意味,她眼睛看向班級最后某個位置。那里坐著一個男生,以一種隨意的姿態坐著,臉上帶著漫不經心的表情。他對上了安荷的眼睛,嘴角略微帶出點笑意。有些促狹,倒不像十幾歲的孩子了。他輕輕叩擊了下桌面,身邊一個高大的男生聽見了,壓著嗓子說了聲安靜。全班立刻安靜了下來。安荷攏了攏耳邊頭發,清了清嗓子繼續說起了開學注意事項,她聲音好聽,伴著空調輕微的聲音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但是下頭聽她說話的沒有幾個,雖然沒有再鬧,但是在下面做著一些小動作。而這些小動作,依舊是繞著宋玉澤的。宋玉澤翻著手中的書,并沒有理睬那些或明或暗的目光,他已經沉浸在續新買的醫書里面了。這里的知識神奇的與寧安的世界同步了,除了地名和國家名字對不上,文化知識一點都沒有差別。這叫他有種心安的感覺。反正他原本的世界就是與書為伍,只要沉浸在書里,他便能怡然自得。第三節是化學課。宋玉澤正細細看著書,突然背上挨了一下。一個可樂罐子從他背上撞到地上,咕嚕嚕滾了幾圈,在地上發出突兀的響聲,里面甚至還有半瓶沒喝完的可樂,順著口子往外冒。教化學的老頭子正在黑板上說的起勁,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沒聽見那突兀聲音的樣子繼續對著黑板敘敘念。教師里發出幾聲笑聲,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宋玉澤背挺的筆直,他盯著地上的可樂罐子,覺得背上也被弄上了可樂,黏糊糊濕噠噠的?!芭??!币粋€紙團又落到了他身上,用很多廢紙揉成的,似乎用了力氣砸過來,即使是紙團,砸在身上還是有些疼?!芭??!庇质且粋€紙團。像是約好了似得,一時間很多東西齊齊砸向宋玉澤,落在他的腳下。有個男生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垃圾就該很垃圾呆在一塊?!卑嗉壚锇l出一陣哄笑聲,化學老頭子疑惑得瞄了眼,說了聲認真聽課,就推了推老花鏡繼續上課。宋玉澤回頭看了眼。后面的人有的趴在桌上,有的用手支的腦袋,全都一副疲懶的樣子。還有幾個高高的男生,明顯不懷好意地笑著。他目光直直的盯向一個男生,那里面沒有憤怒,沒有可憐,什么都沒有。卻讓那個男生愣了愣。閔少元就是第一個朝他扔可樂罐的人,他被宋玉澤烏沉沉的眼睛看著,莫名心一跳,耳朵燒了起來。他收起臉上的笑容,沖宋玉澤比了個抹脖子的手勢,眼中甚至上了絲兇狠。宋玉澤繼續盯著他,那男生沉不住氣先移開了目光,然后不爽的說了句操。這時下課鈴聲響起,宋玉澤猛地推開桌子。那聲音很大,把老師和同學都震得安靜了一下。但是他只是從書包里拿出一件T-恤,去了廁所。接下來的課沒有人再向他扔東西了。到了午飯時間,班級里再次鬧騰了起來。這個班級受欺負的并不止宋玉澤一個,還有兩個人。一個是盧新怡,一個是徐蕊。一個男生,一個女生,他們負責班級里的跑腿,打掃工作,雖然有時候也會挨打,但是并不像宋玉澤一樣,他們的地位稍微“高”一點。因為他們即使窮,但是會把自己弄得干凈,不像以前的宋玉澤,叫人看了就不舒服?!扒嘟放Aw飯。謝謝?!薄棒~香肉絲?!薄拔乙猉X的面包?!?.....班級里的人全部向盧新怡和徐蕊點餐。那兩人拿著本子認真得記著,生怕寫錯了。如果買不到,或者買錯了,等待他們的就是可怕的懲罰。點完餐的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嘻嘻鬧鬧,吵得厲害。女孩子們聚在一起,說暑假去了哪里游玩,買了什么新衣服,逛了什么好地方。男生們說著打游戲,籃球賽,妹子。突然,那個坐在最后,一直靠在墻上的男生,踢了踢桌子,桌子發出的響聲讓班級里再次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他?!拔??!睆埱鄮Z臉上掛著懶洋洋的笑容:“新學期,玩點新的把?!彼焓种噶酥杆斡駶珊捅R新怡:“你們兩換一下?!卑嗬锏哪猩艘幌?,就歡呼了起來,像是在簇擁張青嶼的決定,反正對他們來說,欺負誰都是一樣的,女生們小聲得笑,用看垃圾一樣的眼神看向盧新怡。宋玉澤面無表情,盧新怡確是臉色立即慘白了起來,他抓著筆的手一下子收緊,筆尖戳進手掌心。他睜大眼睛看向宋玉澤,看到他面無表情的樣子心里猛地縮了下。曾經看到宋玉澤的待遇,他同情過,慶幸過,麻木過。但更多的是慶幸。雖然他已經活的像條狗了,但是比起做鬼他寧愿做一只狗。張青嶼的意思是,以后,他會受到宋玉澤一樣的待遇嗎?他想張嘴求饒,但是看了眼張青嶼,所有的話都堵在嗓子眼里說不出口。他知道,像這個人求饒的后果是什么。絕對只會更凄慘。是宋玉澤先開了口,他說:“我不會給你們買飯?!彼穆曇衾餂]有帶任何情緒,于是聽起來硬邦邦的,有幾分冰冷的味道。張青嶼饒有興趣得看向宋玉澤,宋玉澤和他對視,誰也沒有移開眼光。他知道張青嶼,這個人雖然從來沒有動過手,但是班里所有的欺負人的行為都是他默許的。這也是為什么這個班這么奇怪的原因。其實校園暴力是有,但是絕對不像這個班級做的那樣過火,欺負老師,欺負同學,囂張跋扈,肆意妄為,全部都是因為這個人。班里也有正常的學生,但是如果你不加入欺負人的行列,那么你就加入被欺負的行列。這就是這個班級扭曲的規則。是張青嶼定下的。班級里沉寂一片。張青嶼第一次注意到,宋玉澤長得很漂亮,特別是那雙眼睛。里面像是浮著一層細碎得游冰,冷漠的,即使看著你,也像沒有把你放進眼里。他笑了笑,起身走向宋玉澤。張青嶼人腿長,幾步就走到了宋玉澤面前。他靜靜俯視了宋玉澤一會,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說道:“做我一個人的跑腿,或是過以前的生活。你選哪個?!薄?.....”宋玉澤沉默了一會,“你吃什么?”“哼?!睆埱鄮Z輕笑一聲,沖后面一個男生開口道:“把我東西拿過來,以后我就坐這里了?!痹咀趶埱鄮Z身邊的幾個高大的男生也搬了桌子過來。坐在了他們兩身后,而原本坐在宋玉澤身邊的人則乖乖讓出了坐位。張青嶼心情很好地翹著二郎腿,一只手攬過宋玉澤的肩膀,開口對班級里的人說:“以后他就是我一個人的玩具了,明白?”“新玩具”宋玉澤對這個稱呼沒有什么表示,只是把張青嶼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推了下去。大家了然地點了點頭,看著宋玉澤的眼神有羨慕的,有同情的,各色眼光都有。教室里又恢復了熱鬧。盧新怡的臉色也緩和了一下,繼續拿著筆記下別人要的東西,后背的衣服浸了一層的汗水?!澳愠允裁??”宋玉澤轉頭問張青嶼?!盁o所謂,跟你一樣好了,再給我帶包煙?!睆埱鄮Z靠在后面的位置上,低頭玩著手機。這個人像是沒有骨頭,在哪都喜歡靠著。宋玉澤坐在那里沒動,目光放在他身上。張青嶼抬眼看他?!澳銢]給我錢?!彼斡駶砷_口。張青嶼像是沒想到他這樣說,表情有點停滯,坐在他身后的高大的男生咳了一聲,拿出錢遞給宋玉澤。宋玉澤接過錢,走出教室。張青嶼盯著他背影看,少年纖瘦的身體在寬大的校服里一點都不合身,但是背卻挺得筆直,有種莫名的氣質在撐著他,讓人覺得這人有些味道。他嘴角慢慢翹起:“新玩具啊......呵?!?/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