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小說: 重生之暴力鎮壓 作者: 搞笑星人 更新時間:2015-05-10 11:24:12 字數:2882 閱讀進度:3/47

寧安從來沒有跑的那么快過.等進了房間,關上了門,他才抵著門喘氣.外面的聲音,依舊隱隱從門外傳進來,他捂著耳朵,坐在書桌前,臉紅的不行.寧安從來沒有那么狼狽過,他生活過的環境,都是斯文人,就算說那檔子事情,都是遮遮掩掩,哪里會像外面那兩個人,這樣的混話都說的出來.寧安對宋鎮的印象再次直下三千尺.有這樣的爸爸,連從來沒有說過重話的他都想罵臟話了.外面的動靜過了半個小時才算消停了下來.寧安早就鎮定了下來,無視,是他天生就會的技能。一開始是被震撼到了,后來他就無所謂了。他開始打量屋里的東西.桌上的一本黑色的本子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知道,這是宋玉澤的日記本.按著記憶撥了密碼,反正他現在就是宋玉澤,也沒有窺探隱私什么的.結果打開日記本,他又微微震住了。那日記本里滿滿的都是用血紅的大字寫的人的名字,還有各種去死,出門被車撞死這樣的詛咒,整整寫了半本日記本.上面還畫了小人,被扎的全是洞.那些字真的像是人血,看著就讓人心里不舒服.寧安將日記本合上,心里覺得悶悶的,倒像是以前那個破心臟不舒服的樣子.他連忙緩了緩氣,直到心臟舒服了,才露出輕松的神色來.剛才那種沉悶的,陰暗的氣息,分明是原主的,寧安剛才甚至有種窒息的感覺.這小孩就是在這種窒息中長大的嗎那到底是有多痛苦經歷過這個痛苦,就連一向冷漠的寧安都不免有些憐惜起這個小孩來.他不知道,原來陰郁癥的人,是這樣難受,甚至比他面臨死亡的時候,還要更甚一點.因為一個是死,一個是生不如死.寧安將日記本塞回原處,不再去看。轉而開始打量起別的東西。桌上還放著幾本書,上面寫著,宋玉澤,初二3班.那些書都破破爛爛的,倒不是原主不愛惜書,而是那幫學校的混蛋經常把他的書從三樓扔下去,害他上課被老師罰站什么的.他打開書本,細細看了起來。接受原主記憶的時候,他就發現這是一個平行空間了,很多東西都和他原本的世界不一樣,不過幸運的是,這些課本知識卻莫名的和原來的世界一樣同步了。這倒是省了他很多時間。正在他翻著書看的時候,他的房門突然發出一聲巨響。寧安一頓,微微皺起眉頭看過去。那門顯然是被踹開的,上面留了個重重的腳印。宋鎮人很高,因為房門設計的有些低,他有些不耐煩,即使撞不到頭,他依然不自然地微微彎了點身子。他似乎剛洗完澡,只在腰間裹了條浴巾,露出精壯的上半身。不得不承認,他的身材非常好,不像是那些健身房里出來的肌肉,他身上的每塊肌肉都很緊繃,充滿了力量。不過寧安想到他這身肉是打架打出來的,其中還有宋玉澤小朋友的貢獻,他就覺得厭惡了。宋鎮堵住了門口的四分之三.許是剛辦完事,他心情還不錯,嘴里叼著煙,棱角分明的臉上沒有記憶中的兇神惡煞,丟下一句:”出來做飯.”寧安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不自覺地動了動嘴角。掂量了一下自己瘦弱的小體格,認命的出去做飯.他還不想剛治好傷,再立刻被送進醫院.不就是做飯么?既然宋鎮沒打人,他就忍了吧。而且家里也沒傭人,遲早都是他做飯的命。外面的男人正將腿架在茶幾上,悠閑地靠在沙發上看電視。那女人已經不在了,客廳里的窗戶也打開了,難聞的氣味散了不少。寧安冷哼一聲,徑自去了廚房。廚房里的鍋碗瓢盆還算齊全,見冰箱里還有些剩菜,他舒了一口氣,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么樣去跟外面的男人說。他不是怕宋鎮,就是厭惡跟他說話罷了。寧安從小到大,就沒做過家務,連碗都沒洗過。家里有保姆,他是真正意義上的十指不沾陽春水。對著浸在水里的蔬菜發了會呆,他憑著原主的記憶去清洗。宋玉澤從6歲就開始做飯,熟能生巧,身體似乎還有著做飯的本能。比如他知道該放多少油,放多少鹽和糖。做出三菜一湯后,寧安松了口氣,嘗了嘗……有點點難吃……不過第一次做飯,這種程度還可以吧外面像大爺一樣男人的聲音已經從客廳傳來:”磨磨蹭蹭干嘛呢想餓死我啊”寧安只好端著飯菜出去.宋鎮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不過也沒再罵人,坐下來吃飯.寧安莫名有些緊張,一直盯著宋鎮,見到他大口大口開始吃了,并且什么都沒說.目光閃了閃.因為剛才在馮老那里吃過了,他就沒有吃飯.而且那飯菜真的不好吃,不過看宋鎮沒有罵他也沒有打他,他默默放松了下來.“看什么看,不吃就滾.”見小孩像個幽靈一樣站在旁邊,頭發擋住了大半張臉的樣子宋鎮就不舒服,寧安什么都沒說,就回了自己房間.回到房間后,他打算去洗個澡.因為剛才做飯,讓他覺得身上有種油煙味,使得他很不舒服.而且這小孩身上也挺臟的,頭發油油的,讓他忍了很久了.他打開衣柜,發現里面衣服少的可憐,而且都很舊,幾乎沒有什么衣服.但是洗的還算干凈.他拿出一件還算新的T恤和褲子,等拿內##褲的時候頓了一下.雖然穿到了這小孩身上,他還是有種穿別人內##褲的感覺,這讓他心里很別扭.仔細翻找了下,找到一條新的,才拿在手里去了浴室.浴室不大,估計走兩個大人就會擠得走不開了.里面只有一個洗水臺,一個抽水馬桶,一個浴缸,一個洗衣機.浴室里也不怎么干凈,男人換下的衣服隨手丟在地上,墻上還有些斑點,不知道是什么蹭上去的.寧安皺了皺眉頭,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挽起袖子,從洗衣機上取下塑膠手套,帶在手上.潔癖癥重度患者彎著腰跪在地上用布和清洗劑慢慢擦洗起來.雖然這個浴室不大,等他里里外外擦洗干凈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寧安直了直背,酸痛的感覺讓他有些愣神,因為他沒做過家務,也沒勞累過,連這種感覺都十分新鮮.他看著被他擦的锃亮的地板磚,墻壁,洗水臺,浴缸,眉頭才舒展開.他洗了洗手,將浴缸里放滿了熱水.然后開始脫衣服.這副身子瘦的厲害,身上沒有三兩肉.但是很白,幾乎病態的蒼白,越發襯得身上的傷痕很明顯.看著就讓人心酸.可能因為宋鎮人高大,這個浴缸也很大.占了整整半個浴室.寧安,坐在熱水里,舒服地瞇了瞇眼睛.除了昨天宋鎮打的地方,其他的傷口處碰上去已經不痛了.他避開新傷口,小心地擦洗身體.果然擦出許多污漬來.原主似乎不太愛洗澡,他總是把自己弄的臟臟亂亂的.寧安知道宋玉澤的想法,因為這樣,那些找他麻煩的人,會嫌棄他,從而減少欺負他的次數.不過寧安是忍受不了這種臟亂的,他花了一個鐘頭,把身體好好清洗了一下.又把臟亂的頭發洗好.小孩的發質其實很好,黑的很純正,像是濃墨的顏色.不過平時總是又臟又油,洗好了才展現出來.寧安洗好澡,將臟水放掉,又過了一遍,才從浴缸里爬出來.他拿起干凈的衣服穿好,然后將臟衣服放進洗衣機.以前他穿的衣服價格不菲,都是保姆親自用手洗的.不過這小孩的衣服都是地攤貨,十幾塊錢一件,就用洗衣機洗洗算了.覺得有些累的寧安第一次有了偷懶的想法.洗水臺上的鏡子被霧氣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寧安拿起干燥的布擦鏡子.這時,他才注意到這個小孩的長相.寧安停下了動作,目光注視著鏡中的小孩.總是遮住大半張臉的劉海全部被濕漉漉地籠到了腦后,整張臉暴露了出來.不像身上瘦的只剩骨架,這小孩長的出人意料的好,甚至可以用上驚艷這個詞語.寧安上輩子就長的很出挑,不過不像小孩,這個小孩的臉長得偏女性化了點.他看了幾眼,就收回了視線.用梳子將頭發往后梳好,沒有再遮著視線.他對長相什么的不看重,只要順眼就行了.梳好頭發,他出了浴室的門.宋鎮已經不在客廳了,桌子上的盤子還堆在那里.寧安面無表情地走進廚房,帶上洗碗的手套去客廳收拾桌子.等洗好碗,擦好桌子,他瞄了眼臟亂的客廳,眼里閃過一絲無奈.茶幾上堆放著幾個啤酒瓶,煙灰缸里全是煙灰,茶幾上還有啤酒留下的殘漬.沙發上也隨意丟著幾件宋鎮的衣服,地上還算干凈,但是那沙發套明顯好久沒洗了,看上去有點油膩膩的.寧安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