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1章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3:14 字數:4785 閱讀進度:42/48

趙風將整個藥房的藥品洗劫一空后,進空間將陸嫆跟白映然揪了出來,三人上了二樓,從CT室各搬了一臺器械擋住臉,跟在變異者身后大搖大擺的出了門診大樓,交給負責裝車的士兵后,又不動聲色的混入了異能者中。

用去整整一上午的時間,才將整個醫院的喪尸清理干凈,午間休息用餐時,沈凌統計了下所得晶核的數量,發放了一部分到大家手中作為今次活動的工資,陸嫆分得了100塊白色晶核8塊綠色晶核,加上李沐陽上交上來的,共200塊白色晶核16塊綠色晶核。

白色晶核雖多,但陸嫆、白映然、趙風三人都是2階異能者,對他們來說,除了用來交房租水電費,根本沒別的用處,她眼珠子轱轆轱轆轉了幾圈,然后湊到一個中年異能者面前,笑容滿面的提出用白色晶核換他的綠色晶核,本以為會被拒絕,結果這中年異能者一臉受寵若驚的模樣,忙不迭的從口袋里將分得的8塊綠色晶核掏出來,而且一點討價還價的打算都沒有,竟然直接讓她看著給,倒讓陸嫆不好意思起來,也沒有壓價,直接將那200塊白色晶核塞給了他。

1級變異喪尸比普通喪尸要難殺很多,所以200塊白色晶核換8塊綠色晶核,明顯自己占了大便宜,不過對于沒有金手指的異能者來說,境界提升起來十分困難,綠色晶核再好,升不到2階就等于廢物,還不如拿來換點白色晶核,好早日讓異能升級,升級之后還愁獵不到綠色晶核?所以陸嫆也能理解為何那中年異能者聽到自己跟他提出兌換時會那樣激動了,畢竟基地里的2階異能者,除了楊小蓮那幫人,就只有自己身邊這幫人,再沒有旁人,相對于異能者人數來說,實在是鳳毛麟角,大部分人都急需白色晶核來提升異能,又哪里舍得將其換給別人?

陸嫆盤腿坐在卡車后車廂里,從儲物戒指里拿了塊毛巾出來,樂顛顛的擦拭著綠色晶核上殘留的腦漿,楊小蓮突然掀開棉簾爬了上來,在陸嫆身邊坐下,卸下背上的雙肩包,從里邊掏了張大紅色的請帖出來,遞到陸嫆面前,說道:“云姐姐,這是沈大哥的結婚請柬,日期定期在3月18號,歡迎你來喝喜酒?!?/p>

“沈凌的結婚請柬怎么是你來送?”陸嫆脫口就想反問一句,還好理智在,生生給憋了回去,不然萬一楊小蓮抽風,拿自己當閨蜜,將他們那些亂的不能再亂的關系說給自己聽,到時沈凌跟那個暫時還摸不透底細的張子文估計會殺自己滅口。

她咳嗽了一聲,抬手將請柬接過來,翻開看了一眼,然后淡淡的說道:“謝謝你了,到時我會跟男朋友一起去的?!?/p>

“云姐姐,聽說你找了個變異者男朋友,是么?”楊小蓮抬頭看著陸嫆,一臉認真的說道:“變異者雖然前期實力不錯,但不能用晶核升級,后面異能者等級上去了,變異者就不夠看了,云姐姐你也太不挑剔了,怎么著也不能找個比沈大哥差的呀?!?/p>

不管原著還是現在這個歪掉的世界,想找個武力值比沈凌強的男人還真不容易,如果按照楊小蓮這標準,那她就得當滅絕師太了。

陸嫆羞澀的笑了笑,一副戀愛中的小女人模樣:“愛情這種事情不好說的,感覺來了擋也擋不住,哪里顧得上去考慮外在條件?李沐陽對我挺好的,我跟他在一塊很幸福?!?/p>

這話出口后,楊小蓮臉上的表情很精彩,有些恨鐵不成鋼,又有些如釋重負,良久之后突然笑靨如花的說道:“云姐姐覺得幸福就好,我剛才只是隨口一說,云姐姐別放在心上?!?/p>

“不會……”陸嫆正想隨便敷衍句,然后拿午睡當借口打發走楊小蓮,結果話還沒說完,車廂外就傳來一個女人不耐煩的聲音:“楊小蓮,送完了請帖就趕緊出來,磨蹭什么呢?”

“哎,來了?!睏钚∩復铝送律囝^,不好意思的朝陸嫆笑了笑:“怡姐姐喊我呢,我先走了,回頭云姐姐別忘記來喝喜酒?!?/p>

說完便連忙跳下了車,透過未合嚴實的棉簾,陸嫆瞅見張韻怡冷臉站在車屁股前,訓丫頭一樣拿手指戳著楊小蓮的額頭好一陣責罵,然后又將肩膀上的背包丟過去,這才踩著十來寸的高跟鞋趾高氣揚的走了,楊小蓮紅著眼睛跟在她身后,額頭通紅一片,貝齒緊咬嘴唇,要哭不哭的模樣,像只可憐的小兔子。

陸嫆“嗤”了一聲,想敲打自己這個沈凌的前女友不打緊,可錯不該拿楊小蓮當筏子,要知道人家可是有女主光環的,你這樣又打又罵的,明顯就是作死的節奏??!在心中默默給張韻怡點了根蠟,然后她撿起毛巾,繼續擦拭起晶核來。

*

用過午飯后,士兵負責警戒,變異者負責去搬運醫療器械,而異能者則被分去藥房打包藥品,雖然門診大樓藥房空無一物的事情讓大家有些詫異,但因為急診大樓還有個藥房,里邊藥品數量十分可觀,好歹也算完成了基地交待的任務,因此大家也就沒怎么放在心上,說說笑笑的打包完畢,然后裝車啟程。

回到基地時已經夕陽西下,推開家門就有噴香的飯菜等著,讓勞累一天的眾人覺得十分溫暖,饒是冷淡如李沐陽,也忍不住對鐘點工趙姨側目,并且十分大方的送了一包金鑼火腿腸給她。

因之前進趙風隨身空間的時候李沐陽不在,所以吃完飯等宋劍梅休息后,趙風便拉著白映然來到李沐陽跟陸嫆的房間,不等趙風開口說話,白映然就哇哩哇啦一通解說,直把李沐陽聽的一個頭兩個大,還是趙風將大家都送了進去,李沐陽這個從來不看小說的人才明白過來。

當兵的人跟普通人關注點不同,李沐陽在地下室轉了下,一會躍上坦克在里邊一陣鼓弄,一會爬進戰斗機戳來戳去,一會端起把重機槍試手感,半天才意猶未盡的回來,斜眼看趙風:“連兵工廠都敢端,真有你的??!”

“我連兵工廠的門朝哪開都不知道呢,怎么去搶?”趙風隨手抄起把槍來,在手上漂亮的打了幾個轉,一臉嘲弄的說道:“這些武器,國貨是J市基地被攻破時我趁亂炸開兵器庫收集來的,洋貨是我大哥走私過來被我截胡的?!?/p>

陸嫆知道趙風跟他大哥趙雷因為白映然的事情鬧翻,沒想到他竟然會去搶他大哥的貨……話說回來,哥哥是軍火走私商,弟弟是當兵的,而且之前聽白映然的話音,趙風當兵并非自愿,而是被家人強制送去的,這一家子兵兵賊賊的,還真是有創意。

“MK18?”李沐陽將趙風手上的槍拿過來,也學他的樣子,在手上打了幾個轉,又對著屋頂的白熾燈瞄準了老長一會,這才將其還給趙風,淡淡道:“我倒是知道幾個兵工廠的門朝哪開,單看你有沒有想法了?!?/p>

趙風認真的看了李沐陽一眼,露出個心照不宣的淺笑來:“沒有想法的話,我只須收集生活物資就行了,何必折騰這些?”

白映然聽的云里霧里的,一臉不解的插嘴道:“什么想法?也給老子說說啊?!?/p>

趙風抬手將他的臉推歪向一邊:“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p>

白映然怒道:“小孩子?老子是小孩子?擦,你連小孩子都強-奸,死后等著下十八層地獄吧混蛋!”

“好了,別鬧了,說正事呢?!崩钽尻柍雎暢庳?,見白映然鼻孔呼呼冒氣,明顯是即將抓狂的前兆,忙道:“趙風要自己建基地?!?/p>

“啥?自己建基地?”

陸嫆跟白映然異口同聲的驚叫,只是白映然只是意料之外的驚訝,陸嫆卻是震驚了,嘴巴囁嚅了半天,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趙風才是原著中Q市基地創建者——基佬,這尼瑪可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早知道如此,在J市基地就抱緊他的大腿一刻也不松開,這樣的話自己就不用獨自上路,就不會半路遇上李沐陽然后被強-奸……

“嗯?!壁w風肯定的點了點頭,白映然立刻巴住他的胳膊,興高采烈的說道:“哎呀呀,老子竟然有當壓寨夫人的一天,真是個大驚喜呀,親愛的,你準備去哪建基地?咱們啥時候離開這兒?”

“現在還不是時候?!壁w風揉了揉白映然的腦袋,招呼眾人出了地下室,去客廳沙發上坐下,然后到廚房榨了一壺西瓜汁出來,給每個人倒了一杯,這才坐下,慢條斯理的說道:“現在國內大大小小的基地,要么是軍方建立的,要么是政府官員挑頭,雖然自給自足各自為政,但帝都的命令,大家還是會遵從,也就是說國家機器的效力還是存在的,這個時候我一個軍人跳出來大張旗鼓的籌建民間基地,用腳趾頭想想就知道是在作死?!?/p>

數九天喝西瓜汁,如果在外邊的話牙齒都要凍住了,但空間里四季如春,輕抿一口,別提多愜意了!整杯西瓜汁下肚后,陸嫆的郁悶情緒也跑走了大半,聞言說道:“這點倒不用擔心,帝都要強征異能者跟變異者進京組建特種力量部隊,X市基地那邊已經接到命令了,要不了多久就會輪到N市這邊,我看張司令員不像是個會任人宰割的,多半會拒絕服從命令。有了這個出頭鳥,咱們跟在后面,就安全多了?!?/p>

“虧你還跟沈凌談了8年戀愛,連他是個什么人都沒看明白?!壁w風鄙視的白了陸嫆一眼,說道:“手里捏著楊小蓮這個光系異能者還不知足,又勾搭上張韻怡這傻女人,通過她跟張子文湊到一起,你以為他所圖的只是N市基地這么小塊地方?不管什么時候,人才都是最重要的,僅靠基地目前這些人手,根本不足以雄霸天下,帝都的命令來了更好呢,沈凌他們正好趁機進京,邊了解帝都基地情況邊招攬人才,暗中壯大自己的勢力,等到時機合適再脫離國家自立?!?/p>

陸嫆不以為然道:“帝都可是要求將異能者異變者以及生物科學家、地質科學家、醫學研究員等等高級知識分子都送過去呢,可別人才沒招攬到,倒把自己這邊的人都賠上,那就搞笑了?!?/p>

“帝都又不知道N市的情況,基地內的人員沈凌自然不會動?!壁w風狐貍一樣,老神在在的肯定道:“他、楊小蓮、張子文、張韻怡4個,外加熟知內情的你以及你周圍的我們,8個人雖然數量有些少,但也勉強能說的過去?!?/p>

“熟知內情的我?臥槽,老娘熟知個毛的內情??!”上午在T市就在張韻怡面前躺了一次槍,結果這會又躺槍,陸嫆氣的不行,憤憤道:“他怎么就那么篤定老娘會守口如瓶?如果把他隱瞞異能者變異者數量的事情說出來,保管叫他永遠待在帝都回不來N市?!?/p>

李沐陽冷嗖嗖的哼道:“別忘了,你可是他談了8年的前女友,他要是出了事,帝都的高層會讓你置身事外?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你肯定會閉緊嘴巴的?!?/p>

陸嫆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那我們怎么辦?進京還是換個基地混?”

“自然是進京?!壁w風一臉全局在握的模樣,慢悠悠的解釋道:“他要了解帝都基地情況,我們也需要了解;他要招攬人才,我們也要招攬人才,既然目的地一致,還能搭順風機省下不少汽油,又何樂而不為呢?”

李沐陽補充道:“雖然是舊情人,但畢竟已經分手了,他來跟你談這事的時候,記得多要點封口費?!?/p>

白映然也跟著瞎起哄:“要綠色晶核,100個,不,200個,不然不干!”

“白癡,等出發去帝都的時候,咱們早就邁進3階了,要綠色晶核有個毛用!”陸嫆踹了他一腳,見正事談完,趙風甩了甩胳膊,有送大家出去的趨勢,連忙站起來,大聲道:“我也有個秘密要跟大家分享?!?/p>

“啥?”白映然一下撲過來,瞪著一雙烏溜溜的黑眼睛,咬牙切齒的說道:“千萬別告訴你也有個隨身空間,我一定會掐死你的?!?/p>

“隨身空間沒有?!标憢挀u搖頭,伸出右手,將中指上的紅寶石戒指呈現到大家眼前:“不過有個儲物戒指?!?/p>

“儲物戒指?擦,這個世界不但玄幻了,還魔幻了?”白映然驚訝的瞪大雙眼,然后抱住她的手就將戒指往下擼:“給我玩玩,給我玩玩……”

陸嫆任由他戒指摘掉,見他套到自己手指上,左摸摸,右轉轉,還企圖將盛西瓜汁的玻璃壺收進去未果后,才笑瞇瞇的說道:“早就滴血認主了,別人用不了?!?/p>

相比之下,另兩外男士就比較淡定了,趙風只問了幾句諸如“里邊空間有多少平方”、“有沒有保鮮保溫功能”、“能不能儲存活物”之類的便沒再說什么,李沐陽則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見著物資就邁不動腳,一點警惕性都沒有,如果不是每次我在旁邊幫你警戒,你早被人發現了?!?/p>

“你早就知道了?”陸嫆驚了一跳,隨即想到李沐陽的職業,便釋然了,國內頂尖特種部隊的教官,如果連這點偵查能力都沒有,估計早八百年就便當了。

轉念一想又有些慶幸,慶幸自己腦袋轉的快,在趙風隨身空間浮出水面后就決定立刻坦白,否則哪天暴露出來,自己這種不信任同伴的態度,別說趙風跟白映然會心存芥蒂,只怕李沐陽也會對自己有意見,到時可真就處境尷尬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