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6章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3:09 字數:3399 閱讀進度:37/48

拖拖拉拉的,到達N市基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3點鐘了。

李沐陽本想等安頓好了以后再去聯系自己帶過的那個學員,只是進門的時候就出了亂子,因為基地規定,新投奔來的幸存者,需要上交基地一半的物資,本來這也沒什么,他們并不缺物資,但那軍官卻打起救護車以及里邊的醫療器械的主意,白映然自然不肯,于是便吵嚷起來。

救護車里那全套的婦科器材,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分幾次從醫院里運回來的,將來陸嫆生孩子也要用到,李沐陽比白映然還舍不得上交,正想報上學員的名字,讓人去通知他出來接駕,就見昨晚來投宿的那兩個男人其中的一個快步走了過來,驚訝道:“阿云?”

正幫白映然掐架的陸嫆,聽到耳熟的聲音,轉過頭來,見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沈凌,略微的驚訝之后,忙鎮定心神,露出個假笑來:“沈凌?你也在這個基地啊,還真巧?!?/p>

“我們從J市基地出來后就到N市來了,你怎么才來,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沈凌一臉關切的詢問,余光掃到她身旁的人影,臉色頓時一變,隨即抿唇一笑,同李沐陽白映然打招呼道:“真巧,又見面了,謝謝你們昨天騰房間給我們?!?/p>

“舉手之勞而已,再說那房子也不是我們的,只不過比你們早到幾個小時罷了,不用這么客氣?!崩钽尻柟创揭恍?,前所未有的和悅顏色:“原來你跟阿云認識呀,真是不巧,昨天阿云感冒了,吃了藥就昏沉的睡過去了,不然的話你們就能提前一天見上面了?!?/p>

陸嫆一臉“驚訝”的嘖嘖道:“聽我男朋友說有人來投宿過,可惜我醒來的時候人已經走了,沒想到竟然是你呀,這世界可真小?!?/p>

“男朋友?”沈凌聞言怔了下,目光移到李沐陽身上,來回掃了幾圈,又將視線轉回來,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這么快找新男朋友了?恭喜呀?!?/p>

“謝謝?!标憢捫α诵?,感慨道:“世道這么亂,我一個女孩子很難生存下去,找個男人互相扶持著,活下去的可能性才會更大一些?!?/p>

“我理解?!鄙蛄椟c了點頭,隨即閉了閉眼,嘆息道:“咱們在一塊這么多年,沒能走到最后挺遺憾的,分手后我心里一直很內疚,得知你走散的消息后擔心的不得了,托了好些人去打聽,也沒打聽到任何消息,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如今看到你沒事,還找到了照顧你的人,我也就放心了?!?/p>

又拍了拍李沐陽的肩膀:“阿云是個好女孩,你好好待她?!?/p>

說完別腳步虛浮的往前走去,走出幾十步后又突然返回來,瞪著那小軍官,冷冷的問道:“剛才吵吵嚷嚷的,出了什么事情?”

醫院是重災區,醫療器械不好弄,本想施壓逼著他們上交,自己好立個大功兌換點物資,沒想到他們竟然跟沈凌認識,這下肥羊肯定是宰不成了……軍官連忙低垂了頭,甕聲甕氣的回道:“報告長官,正在收繳物資,因溝通不當,稍微發生了點分歧,但很快就能解決,請長官放心?!?/p>

沈凌點點頭,沒有說話,但也沒有離開的意思,軍官戰戰兢兢的抬手,吩咐人去李沐陽車子上隨便搬了幾箱米面糧油湊數便作罷,連往救護車那看都沒敢看一眼,便放行了。

有沈凌陪同的緣故,身體檢查再次跳過,直接去隔壁登記了個人信息,交了300塊白色晶核的水電費押金后,領到了一套復式公寓的鑰匙。

*

白映然樓上樓下撒歡的跑了幾趟,然后將自己往沙發上重重一摔,扭著脖子對宋劍梅說道:“阿姨,這房子跟你們家清樂園的那棟別墅裝修風格挺像的?!?/p>

“是挺像的?!彼蝿γ伏c點頭,問陸嫆道:“基地門口碰到的那男的是你前男友?他是做什么的,看著好像來頭挺大的,幾個軍官都對他點頭哈腰的,也是靠他的面子,咱們才能分到這么大一棟房子?!?/p>

這點陸嫆也感到奇怪,他異能等級雖然高,但家里也沒有軍界的背景,一大幫子親戚也都是普通幸存者,最大的財富就是楊小蓮這個具有治愈功能的光系異能者,但他倆的關系公沒公開還不一定,即使公開了,光憑這點,也絕對不可能讓基地的大小軍官都對他如此巴結奉承。

心里雖然這樣想,但嘴上卻說道:“我跟人打聽過了,這個基地跟之前咱們待的X市基地不一樣,這個基地免費給異能者變異者分房子,不過水電費要自己支付,水費很便宜,但電費超級貴,像咱們這種復式的大房子,一個月沒個千兒八百的晶核下不來,分給別人,別人還未必肯要呢,不存在什么走后門的問題?!?/p>

白映然聞言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在X市基地時,咱們一天的開支就要160塊晶核呢,十天就1600塊了,換到這里來,一個月也才1000塊,而且房子還比之前大了一倍,想想都覺得劃算?!?/p>

肩上背著兩只編織袋手里提著四只編織袋進來的李沐陽煞風景的插嘴道:“別太樂觀了,這里是北方,末世前集體供暖,住復式房子當然無所謂,但現在沒了供暖,氣候又比往年低的多,不開空調扛不住,24小時開空調電費又扛不住,糟心的很?!?/p>

陸嫆在房子里轉悠了幾圈,擰眉思索了片刻,往桌上猛的一拍,做決定道:“以后大家白天就集中到二樓左邊的主臥,那里陽光充足,有單獨的空調,又帶洗手間,還有電視跟電腦,既熱鬧又省電,比窩在客廳里開中央空調或者各自趴在房間里開上兩三個空調要好的多。至于晚上呢,就用電熱毯跟暖水袋,盡量不要開空調?!标憢捨孀?,狡黠一笑:“其實晚上最好的辦法就是大家跟白天一樣集中到一個房間里,然后徹夜開著空調,既暖和又不浪費電……”

“沒必要?!崩钽尻枖蒯斀罔F的拒絕,惡狠狠的瞪了陸嫆一眼,路過白映然的時候再他屁股上踹了一腳:“要么來幫我搬東西,要么去基地里溜達下,打聽下基地的情況,再收集下某人那個前男友的信息,免得被人把墻角撬走了?!?/p>

“打聽信息的事兒又不急,歇幾天再說,我還是先幫你搬東西吧?!卑子橙桓诶钽尻柹砗?,往門口走去,陸嫆想了想,也跟了上來:“雜七雜八的東西太多了,光靠你倆得搬到哪年去?我也一起吧?!?/p>

李沐陽跟白映然率先走了出去,陸嫆跟在后面,正要隨手關門,突然趙風從樓梯間出來,見到自己,向來清冷的眸子里頓時波濤洶涌,邁著長腿大踏步的奔過來,兩手朝前伸出,激動的她也伸出雙手來,準備來個兄妹擁抱,結果他一偏身子,兩手扣在了白映然的肩頭,然后將他拉進了懷里。

“哪來的神經病,今天沒吃藥???”白映然怒吼一聲,猛的掙脫出來,然后迅速后跳,與之拉開了距離。

趙風手一揚,一根青藤從他手心里爬出來,纏上白映然的身體,瞬間給綁成條麻花,然后他扯著長出來的部分,牽牲口一樣連拉帶拽的將白映然往房子里弄去。

白映然凄厲的嚎叫起來:“趙風,我艸尼瑪,放開老子……陽陽,快救我啊,打死這個神經病,救我啊……”

李沐陽握拳,抬腳就要上前,陸嫆連忙攔住他:“趙中校是我在J市的頂頭上司,很正派的一個人,之所以這么做,想來應該是有原因的,而且聽小白的話,應該是認識他的,你先別瞎攙和,看看情況再說?!?/p>

“我就是神經病,不神經病也不會看上你這個變態?!壁w風哼了一聲,拽著白映然的脖子將他提溜了進去,在宋劍梅驚愕的目光中,進了這個房子唯一一間鋪好床鋪的房間——宋劍梅的臥室,然后“砰”的一聲甩上了門。

“滾,別碰老子,老子惡心你……唔唔唔……”

“呸,呸,呸……混蛋,有種你放開老子,老子一冰箭戳死你丫的……唔唔唔……陽陽,子龍兄,快來救老子啊,老子要被人強-奸了啊……”

“噗……”陸嫆失笑,貼在門板上插嘴道:“你早上不是說做夢都想被個猛漢干上三天三夜么,現在夢想成真了,真是可喜可賀呀?!?/p>

“尼瑪啊,老子再缺男人也不要姓趙的,姓趙的沒一個好東西……嗯……混蛋,不要親那里……啊……臥槽,想吃香蕉自己去超市找啊,吃老子小鳥干嘛……啊……”

“啊……慢,慢點……怎么感覺你棒子粗了很多,去韓國整的?嗷……臥槽,輕點啊,你舂米呢?光粗有毛用,一點技術都沒,跟你哥比起來差遠了……啊啊啊……痛……”

躺著中槍的“趙云”默默的抬頭看了李沐陽一眼,李沐陽原本還擔心白映然,渾身戒備,隨時準備沖進去救人,結果一下快進到了限制級,而且聽到那男人姓趙,又跟白映然是舊識,對他的身份也能猜透個七-八分了,便放下心來,將一臉興味的陸嫆從門板上扒拉下來,拖著她下了樓。

陸嫆被這事震撼的不輕,抓著李沐陽求八卦,李沐陽卻一點興趣都沒:“你要想知道,回頭自己去問映然就是了,我才懶得講他那攤子破事?!?/p>

沒想到一向自律淡定的趙中校也有化身禽獸的一天,這樣的大八卦她怎么可能放過,暗下決定一定要找個時間纏著白映然給自己講一講,結果沒等她開口,當天午夜白映然就自己送上門來。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