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4章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3:08 字數:3681 閱讀進度:35/48

春節一過,天就放了晴,只是積雪實在太厚,直到過完元旦,柏油馬路上才露出了些許青灰色,鑒于基地已開始著手統計北上的人員名單跟隨行家屬,再拖下去唯恐生變,臘月十六這日白映然帶著宋劍梅先行出發,在百里外的一個村子里等候,這村子之前李沐陽跟白映然來搜羅物資時曾清理過喪尸,安全可以保證,而陸嫆跟李沐陽則在臘月十七這日以尋找外出未歸的白映然跟宋劍梅為借口,天剛蒙蒙亮便開著各自的越野車出了基地。

陸嫆幾乎一夜未睡,要帶走的東西太多,白映然開的那輛救護車里塞滿醫療器材跟藥品,根本裝不下其他的東西,于是家里兩冰箱的雞鴨魚肉等葷腥之物以及八個櫥柜的米面糧油真空熟食、三個衣櫥的衣物以及被褥床單等等雜物,既要一一打包,又要避人耳目的搬運到車子里,生生累出她一頭汗,好在車子夠大,除了司機再無別的乘客,可利用的空間不小,打包好的包裹竟都塞了進去。

至于帶不走的那些,不管有用沒用,統統被她收到儲物戒指里去了。

因為怕被基地察覺,跟白映然宋劍梅匯合后,便馬不停蹄的超前趕路。

末世來臨是在午夜,高速上并沒有多少廢棄的車輛,偶爾有一兩輛堵路的,也被李沐陽輕易的掀翻,一路算是暢通無阻,只用了6個小時就抵達N市郊區。

然而從他們所在的最南邊這個郊區,到基地所在的最北邊的郊區,如果不想橫穿整個N市的話,繞路過去至少要2個小時,陸嫆實在困倦的厲害,義正言辭的拒絕了繼續趕路的提議,李沐陽見狀便找了個干凈的路邊店落腳。

等不及李沐陽燒飯,她啃了半包奧利奧餅干,往沙發上一倒便睡死過去。

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跟宋劍梅睡在一張雙人床上,身上蓋著自家帶來的被子,白映然則歪在自己先前占據的那張沙發上,而李沐陽則坐在一張小馬扎上,正掀開炭爐的蓋子往里添炭。

難怪沒怎么覺得冷,原來是生了火爐。陸嫆打了個呵欠,坐起身來,輕聲輕腳的走到李沐陽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小聲道:“我睡飽了,下半夜我來守,你去睡吧?!?/p>

李沐陽剛要開口,呼的一聲驚叫傳來:“啊……”

陸嫆嚇了一跳,連忙看向李沐陽:“什么情況?”

李沐陽皺著眉頭,一臉晦氣的說道:“有其他人來落腳,據映然說那三個人全都是異能者,而且每個實力都跟他不相上下,我看他們沒什么惡意,也不想多生是非,就把旁邊那間屋子讓給了他們,誰知道他們竟玩起3P來,從傍晚到現在,折騰大半晚上了還不消停?!?/p>

陸嫆跟白映然都是2階中期,跟白映然不相上下,也就是跟自己不相上下,這個世界里有這個實力的,也就只有那幾個男主了,目前出場的沈凌跟袁昊,再加上之前就強行突破2階的楊小蓮,不多不少正好3個人。

“嗯……不要……嗚嗚嗚,不要兩根一起進去呀,嗷……啊……唔……”楊小蓮典型的蘿莉音叫-床聲再次傳來,聲音比方才大了很多,這下連白映然都給驚醒了,他揉著眼睛,一臉迷茫的問道:“我聽到嗷嗷叫喚的聲音,附近有人在殺豬?”

“噗……”陸嫆失笑,站起身來,湊到白映然身邊,賊兮兮的說道:“還記得上次跟你說的身懷名器的楊小蓮么?”

白映然眨了眨眼睛:“記得啊,怎么了?”

“就在隔壁房間,跟人玩3P呢?!标憢挸赃吪伺?,“你要真想看名器呢,現在可是個絕好的機會,錯過了這村,可就再也沒這個店了。不過我可得提醒你,他們3個人里邊,女的是光系異能者,兩個男的都是風系異能者,每個實力都跟你我不相上下,如果你沒把握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他們放翻,勸你還是別輕舉妄動了,免的連累我們跟你一起丟命?!?/p>

“臥槽,真的假的?運氣這么好?”白映然猛的從沙發上跳起來,興奮的一蹦三尺高,陸嫆連忙把他摁住,一指抵在唇邊,“噓”了一聲,朝宋劍梅的方向擠了擠眼,罵道:“你小聲點,吵醒阿姨怎么辦?”

白映然縮了縮脖子,訕笑了下,見宋劍梅睡的安穩,沒有醒來的征兆,便扯著陸嫆的肩膀便疾步往外走,嘴里道:“我去車子里拿作案工具,你幫我放風?!?/p>

李沐陽對楊小蓮這種濫-交的女人惡心的不行,但又怕白映然跟陸嫆惹出禍事來,連忙抬手攔住他們,沒好氣的說道:“他們里邊有個人是當兵的,雖然不一定就是特種兵出身,但以你倆的道行,估計連車門都沒打開就被人發現了?!?/p>

陸嫆弱弱道:“那人來頭不簡單,是第31集團軍的代軍長……”

“那你還慫恿他胡鬧?”李沐陽瞪了陸嫆一眼,問白映然道:“東西放在哪里,我去拿?!?/p>

“還是陽陽疼我,陽陽最好了,來,親個……”白映然嘟嘴,往李沐陽身上湊過去,陸嫆一下掐住他脖子,咬牙切齒道的笑道:“親男人算啥英雄好漢,有本事來親我??!”

“嘎?”白映然抱胸,作驚嚇的鵪鶉狀:“陽陽救命啊,有怪姐姐!”

“你倆有完沒完?”李沐陽無語,作勢要坐回火爐邊:“不用我幫忙正好,我本來就不想去?!?/p>

“別介啊……”白映然連忙拉住他,“駕駛座下面的紫色登山包,里邊放著我從不正當途徑搞來的各種寶貝,你拿的時候小心點啊,千萬別摔了,那可是我的命根子?!毕胂肓?,又叮囑道:“還有,打開車門左邊那個藍色帆布包,把里邊的DV拿過來,就在最上面。我是個有職業操守的婦科醫生,見到名器這種傳說中的東西,不留點影像資料也太說不過去了?!?/p>

*

李沐陽很快就把白映然指定的東西取了來,陸嫆貼在窗戶上貼了半晌,都沒聽到任何動靜,可謂拈花摘葉踏雪無痕,不留半點風聲,真不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特種兵教官。

白映然又是量杯,又是燒瓶,又是試管的,搗鼓了一會,將一個蓋了塞子的小瓶子遞給李沐陽,難得一本正經的吩咐道:“那屋左邊墻根下有個洞,應該是挖來留著生火爐用的,兩邊用塊紙板擋著,你把外邊的紙板拿開,把這瓶子去掉塞子后放到洞里就大功告成了。這藥揮發性極強,拔掉塞子的時候千萬記得要屏住呼吸,速戰速決,可別把自己給毒倒了,那可就徹底玩完了?!?/p>

李沐陽翻了個白眼,連話都懶得說,直接走了出去,沒一會就又返回來,手里的瓶子已經不在了。

約莫五分鐘后,楊小蓮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李沐陽到客廳里靜聽了一會,又潛到窗前觀察了一番,回來后對白映然點頭道:“都倒下了?!?/p>

白映然穿好白大褂,帶好手套,背上背包,架起DV,興沖沖的往外奔去,奔到門口發現沒人跟來,轉過頭來催促道:“你倆愣著干啥,快走??!”

李沐陽挑了挑眉:“你覺得我會對一個人盡可夫的公交車的下-體感興趣?”

“有潔癖的男人真可怕!”白映然吐吐舌頭,然后看向陸嫆:“別告訴我你也沒興趣!”

陸嫆聳肩:“當然沒興趣了,我又不是百合?!?/p>

“哼,沒興趣,沒興趣,你們以為我有興趣么?我這是為事業獻身,我容易么我?”白映然哼了一聲,一溜煙的跑隔壁去了,不一會就聽到他大呼小叫的聲音從敞開的房門中間傳過來:“呀,顏色好粉嫩,跟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樣……嗷,彈性這么好,太神奇了……OMG,天然磨砂顆粒,摩擦起來一定很爽,為毛老子菊花里沒有……尼瑪,老子只是用擴-陰器撐開取點分泌物而已,怎么就流了這么多的水……”

陸嫆被他一驚一乍的魔音吵的頭暈腦脹,李沐陽的臉色也難看的很,宋劍梅也是個強人,明顯很久前就被吵醒,陸嫆都看到她好幾次眼珠子亂動了,結果人家就是躺著裝睡,心理素質之強大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好容易白映然那邊沒反應了,陸嫆以為他收工了,結果又聽他猛的鬼叫起來:“這么粗!嗷,這個也好粗!為毛老子睡了那么多男人,就沒遇到過這么粗的,簡直是坑爹啊。不行了,忍不住了,老子要先爽一回再說,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連老娘這種第一女配都不敢跟女主搶男人了,你一個代號“基佬”連名字都沒有的路人甲也敢伸出安祿山之爪?簡直是不要命了!陸嫆也顧不得瞎不瞎狗眼了,迅速沖到隔壁去,將正往下退褲子的白映然給扯出來,一巴掌抽他臉上,罵道:“你瘋了啊,這種濫-交的男人你也敢上,不怕得艾滋???”

“怕毛,老子有超強防護力的套子!”白映然兩眼冒光,嗷嗷的欲往里沖,嘴里嚷道:“反正丫昏過去了不知道,我給他們上點春-藥,爽一晚上,神不知鬼不覺,想想就讓人覺得興奮!”

“興奮你妹啊,為了滿足你對名器的好奇心,老娘已經豁出性命去了,你別得寸進尺,楊小蓮就是個災星,誰碰誰倒霉,不想死的話就離她跟她的男人遠一點?!标憢拰嵲谑菍@個沒節操的基佬無語了,放狠話道:“你要是不聽勸的話,我就跟你絕交,而且還要給陽陽吹枕頭風,引的他以后漸漸疏遠你,讓你變成孤家寡人?!?/p>

“臥槽,要不要這么狠啊你?”白映然瞪眼,隨即擺了擺手:“罷了罷了,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為了兩根粗棍子鬧翻,那也太劃不來了?!?/p>

陸嫆舒了口氣,轉身進了屋子,給楊小蓮他們三人蓋上被子,然后把李沐陽叫過來:“你清理下現場吧,該丟掉的丟掉,該收走的收走,千萬別留下蛛絲馬跡?!?/p>

“我辦事你放心?!崩钽尻枖堖^陸嫆來,在她唇上狠狠的親了一口,說道:“你去睡吧,一會讓白映守夜?!?/p>

陸嫆想了想,點頭道:“也好,反正看他那興奮樣,估計一時半會是睡不著了?!?/p>

作者有話要說:寫著寫著睡著了,醒來一看竟然寫完了沒有發出來,我到底是有多困?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