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的上廁所沒有廁紙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3:05 字數:3888 閱讀進度:32/48

陸嫆這次入定的時間有點長,睜眼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沒有瞧見李沐陽的蹤影,倒是身上圍著厚實的毛毯,因為耗電太厲害而甚少舍得開的空調也在運轉著,讓她不禁微彎了下嘴角。

在這個朝不保夕的末世,愛情比面包更奢侈,陸嫆之所以留在李沐陽身邊,不過是沖著他的強大的戰斗力以及白映然是Q市基地創建人這兩點,就像他看重的是自己的臉蛋跟身體一樣,互為需求罷了,就算某天他看上了更年輕漂亮的女人而選擇跟自己拆伙,那也沒有什么可恐懼的,自己有儲物戒指有異能,而且還是高階異能者,為了Q市基地的長遠發展,白映然也不會將自己趕走,頂多日子沒現在悠閑罷了,照樣可以很好的生存下去。

不過就算是互為需求的炮-友,人家對自己溫柔體貼百依百順,自己也還是可以為此感動一下下的,當然也只是感動一下下罷了,絕對不會蠢到往愛情這條死路上發展。

她笑著搖了搖頭,扭著身子活動了下四肢,然后從沙發上下來,塔拉上棉拖鞋,先將空調關掉,然后拉開緊緊閉合的窗簾,剛要拿手去遮擋明亮的陽光,結果明亮的陽光沒出現,入目的卻是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

別說近些年全球氣候變暖,冬天降雪量驟減,而且小到連用“片”來形容都不合適,就是小時候動輒沒過膝蓋的大雪,也絕沒有龐大到如樹葉般,便是關著窗戶,都能聽到落地之后的“撲簌”之聲。

“這坑爹的鬼天氣,不知道又要凍死多少幸存者!”陸嫆嘆了口氣,到洗手間洗漱了下,然后拉開了房門,嚷道:“肚子餓死了,有什么吃的沒有?”

嚷完之后就愣住了,因為她看到客廳的陽臺上坐了一個中年婦人跟一個年輕女子,兩人各捧一杯熱茶,邊欣賞雪景,邊圍棋對弈,這中年婦人自然是李沐陽的媽媽宋劍梅,而那個年輕女子竟然是甄蓮。

宋劍梅余光瞅見了陸嫆,轉頭笑著說道:“小趙起來了?我給你留了飯,在微波爐放著呢,你轉一下就可以吃了?!?/p>

甄蓮抿了口茶,掩嘴笑道:“阿云可真有福氣,有沐陽哥養著,不用出去跟喪尸拼命,也不用做皮肉生意,睡到自然醒,還有婆婆給做飯,全天下女人都沒你好命,真是羨慕死我了?!?/p>

“甄蓮你來了???”陸嫆像是才發現甄蓮一樣,打了個招呼,然后撩了撩自己的大波浪卷長發,笑語嫣嫣,卻是針針見血:“人各有命,羨慕是羨慕不來的,況且你過的也不錯呀,不但搶了俞幼薇的老公,還讓俞幼薇老媽子一樣伺候著你,基地里不知道多少女人背后罵你‘狐貍精’呢,我可沒你這本事?!?/p>

甄蓮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猙獰的咬牙切齒了一番,隨即咯咯笑道:“那些不要臉的女人想勾搭方輕,可惜方輕不上當,她們就惱羞成怒亂造起謠來,我只是借住在幼薇那里,跟她老公方輕可是清白的,別人不相信我也就罷了,阿云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好歹我們也是同事一場?!?/p>

“是與不是跟我又沒關系,你沒必要向我解釋的?!标憢挾亲羽I得慌,懶得看她演戲,無所謂的擺了擺手,便抬腳往廚房走去。

微波爐里放著兩碗菜一個饅頭,宋劍梅的廚藝只限于煮個泡面煎個雞蛋的水準,看這菜色,定是出自李沐陽或者白映然之手,她摁下開關,設置了下時間,趁微波爐運轉的空隙,探頭出去,問宋劍梅道:“阿姨,陽陽跟白映然去哪了,怎么沒見到人?”

宋劍梅回道:“陽陽說想趁著天氣好,出去多搜羅點物資,一早就拉著映然出去了,結果才出去沒多久就下起雪來,料想他們也走不遠,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吧?!?/p>

“哦,知道了?!标憢拺寺?,將轉好的飯菜端到餐廳,慢條斯理的吃完,然后將碗筷送回廚房,又故意刺激了甄蓮一回:“阿姨,碗筷我丟到洗碗池了,等陽陽回來你提醒他洗刷一下?!?/p>

說完也不看甄蓮的表情,去臥室抱了毛毯出來,又將電暖手爐充好電,然后回到客廳,打開電視機跟DVD,舒服的窩在沙發上看起碟片來。

*

二十多個小時的打坐,一點點消化晶核中的能量,不可謂不辛苦,陸嫆才在沙發上躺了不到十分鐘,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門鈴聲驚醒,她翻個身沒有理會,想著宋劍梅跟甄蓮在陽臺上下棋,總不至于會聽不到,結果一直響了半天都沒人去開門,她只得不情愿的爬起來。

抬頭朝陽臺看去,發現那里沒人,宋劍梅的臥室里倒是隱約有說話聲,想必是陽臺太冷她們受不住,客廳沙發又被自己占著,于是去了宋劍梅的臥室,里邊的飄窗上有矮幾跟坐墊,正適合賞雪對弈。

她打了個呵欠,慢吞吞的踱到門邊,從貓眼里瞅了一眼,見是俞幼薇的老公方輕,頓覺有些好笑,負了俞幼薇這個正室,找了小三甄蓮,卻又勇氣跑到自己這個正室跟小三共同的同事面前來,原本覺得自己臉皮夠厚了,沒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還遠遠未夠班呢。

正想開門羞怒他幾句,突然對面周家的大門打開了,穿著白色羽絨服圍著大紅羊絨圍巾的周怡走出來,手里拎著個垃圾袋,婷婷裊裊的往樓梯口走去,方輕摁門鈴的手立刻頓住,眼珠子仿佛黏在周怡背上,直勾勾看著她消失在樓梯口。

然后幾分鐘之后,周怡空著手從樓梯口走出來,方輕嘴巴動了動,似想主動打招呼,卻又找不到借口,倒是周怡見他傻站著,主動開口問了句,然后兩人便熱絡的攀談起來。

這軍區家屬院的大門隔音效果很好,陸嫆將耳朵緊貼在門邊上,也沒能聽清他們談話的內容,不過看周怡嬌羞的小臉,再看方輕色瞇瞇的目光不停的在她胸前屁股上打轉,就知道有好戲要開場,就是不知道白蓮花對上綠茶婊,哪個技高一籌呢?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陸嫆賊笑幾聲,為了不打擾人家的好事,迅速抱著毛毯電暖手爐躥回臥室,用兩團棉絮堵住耳朵,任憑門鈴響翻天,只管埋頭睡大覺。

*

這一覺睡的黑甜,如果不是李沐陽硬將她扯起來摁到飯桌前,她估計會直接睡到第二天。

甄蓮早就離開了,方輕堅持不懈的摁門鈴,到底是被宋劍梅聽到了。不過聽宋劍梅的話音,方輕臉色挺難看的,但又不敢對自己發火,于是訓斥了甄蓮幾句,甄蓮又是個受不得氣的,方輕敢當著外人的面讓她沒臉,她自然也不會給他留臉面,兩人當場掐起來,還險些上演全武行。

陸嫆聞言高興的不行,高興之后又重重的嘆了口氣,腦子里回蕩的都是當年俞幼薇跟趙云秀甜蜜時的話語,無不是夸方輕專一、細心、體貼、孝順以及重義,結果末世一來,立刻變成渣男,對發妻俞幼薇如是,對小三甄蓮也如是,難怪人常說男人都是經不住誘惑的,之所以沒有背叛不過是誘惑不夠大或者要付出的代價太重。

吃完飯以后,宋劍梅早早去休息了,白映然得知陸嫆已經升至2階中期,立刻豪情萬丈的跑回房間修煉去了,陸嫆也想去睡覺,卻被李沐陽拉著收拾書房里的醫療器材,趁著月黑風高停車場斷電先悄悄放一部分到早先開回來的救護車里,省的動作太大被基地察覺,到時只怕就走不了了。

兩人來回了幾次,大型的都轉移了過去,只剩下一些無關緊要的小部件,得改天問過白映然才能曉得是否要帶走,于是這才回了宿舍樓,轉進樓梯間,剛抬腳往樓梯上邁了一步,就聽到周怡帶著哭音說道:“方大哥,你不要這樣……”

陸嫆轉頭朝李沐陽看去,李沐陽也轉過頭來看她,兩人借著微弱的雪光,對了對眼,然后李沐陽收回臺階上那只腳,拉著陸嫆迅速的躲避到了樓梯拐角下的死角處。

這時方輕輕佻的聲音傳過來:“明明是你主動約我的,我冒著恁大的風雪跑過來了,你卻連碰都不讓我碰,這不是耍我玩么?”

“不是的,方大哥你誤會了?!敝茆跞醯慕忉?,又充滿期待的說道:“我約方大哥來,是想求方大哥幫忙說合下,讓我爸加入你們的熾火小隊?!?/p>

“你我非親非故的,我為啥要幫你這個忙?”方輕尾音一挑,隨即不屑的“嗤”了一聲:“我們熾火小隊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進的,異能者倒也罷了,變異者只要年輕力壯的,你爸一把年紀了,又是最不值錢的速度變異者,想進我們熾火小隊,簡直是異想天開?!?/p>

見周怡無助的低聲啜泣起來,他又話鋒一轉,嘿嘿笑道:“當然也不是沒辦法,如果我開口求我們隊長的話,我們隊長一定會通融的,因為我之前救了隊長一命,隊長欠我老大一個人情呢?!?/p>

周怡頓時停止啜泣,欣喜道:“真的?方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幫幫我爸爸吧,他現在跟的小隊太差了,我們家人口又多,吃了上頓沒下頓,眼看就要喝西北風了?!?/p>

“我怎么舍得讓你這么嬌弱的美人喝西北風呢?只要你好好表現,我自然會幫叔叔的?!狈捷p曖昧的低語,然后“刺啦”一聲拉鏈聲響起,一陣令人遐思的吸吮聲,夾砸著周怡斷斷續續似哭泣似口申吟的聲音:“方大哥,別這樣,啊,疼,別咬……”

“看著身材干癟,沒想到脫了衣服還這么有料,兩只女乃子吃起來可真夠勁?!狈捷p言辭愈加粗魯,又是一陣拉鏈聲,似是去脫周怡褲子了,果不其然很快傳來周怡的驚呼:“啊,方大哥,別這樣,把手拿出去……”

“嘴里說著不要,其實下面都濕的連秋褲都浸透了,真是個口是心非的女孩兒?!狈捷p淫-笑,一陣悉悉索索之后,周怡陡然拔高聲音哭道:“方大哥,疼,你出去,出去啊,我疼,輕,輕點……”

“小東西,夾的這么緊,叫我怎么出去?”方輕嘶嘶抽氣,顯然爽的不行,將周怡摁在墻上,狠狠的進出起來,墻壁隨著他的動作,被周怡撞的“啪啪啪”直響。

“啊,不要,疼,輕點,出去……”周怡嚶嚶的哭著,邊哭邊哀求,直到方輕釋放出來偃旗息鼓了都沒停歇,讓陸嫆這個聽壁角的只覺耳邊有只蚊子在飛來飛去,真想沖出去一巴掌抽死讓世界清靜下來,但明顯男人都很喜歡這種風格,方輕在提起褲子走人之前拍著周怡的臉蛋安撫道:“別哭了,你爸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明晚這個時間再來這里等我,我給你帶信兒來?!?/p>

而看戲看的一臉興味的李沐陽,在回家進了臥室后,就將陸嫆抵在墻上,不懷好意的笑道:“你不是挺會演戲么,也給我來段周怡那種風格的?!?/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