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大姨媽一來半個月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3:00 字數:4319 閱讀進度:27/48

愧疚與無奈交雜,讓陸嫆胸口憋悶的難受,一路上“噼里啪啦”的劈死了幾百只喪尸,都沒能將那口郁氣發泄出來,直到看到周怡穿著圍裙哼著歌在自家廚房里忙碌時,她這才徹底爆發了。

“誰讓你進我們家廚房的?”

陸嫆站在廚房門口,手里抱著李沐陽從特種部隊帶出來的03式微聲沖鋒槍,槍口指著周怡的腦袋,聲音冷如冰霜,仿佛下一瞬就會扣動扳機將她射成篩子。

周怡臉色一下刷白,害怕的倒退了幾步,余光瞅見李沐陽跟白映然出現在了視野中,頓時來了勇氣,一下撲到槍口上,瓊瑤女主附體一樣,拼命的解釋道:“沐陽哥不在家,阿姨不會做飯,我怕阿姨餓著,就過來幫忙,反正大家是幾十年的老街坊了,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我真的是一片好心,沒有別的想法,你不要誤會,也不要阿姨的氣,要怪就怪我好了,我不該多事的,橫豎還有泡面,阿姨吃那個也是可以的?!?/p>

陸嫆被周怡這一撲給弄的手一抖,幸好在J市基地接受過射擊訓練,不然絕對會擦槍走火,到時候白玉芬家那幫極品親戚還不知道會怎么鬧騰呢。

想到這里陸嫆的臉色更黑了,也顧不得什么婆媳不婆媳的,一頓亂噴:“吃泡面怎么了?我們在外邊出生入死,很多時候連泡面都吃不上,她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待著,偶爾吃一兩頓泡面又怎樣,要你來多事?是,你手藝是好,四菜一湯做的比酒樓里的廚子都好吃,但是現在外邊活禽難找,生肉早已全部腐爛,吃完了家里凍著的這兩冰箱肉,上天入地都難尋了,你這么個浪費法,挨不到過年就只能天天吃白米飯或者清水煮面條了?!?/p>

頓了頓,又“嗤”了一聲,鄙夷道:“當然了,反正浪費的又不是你家的,只要能讓自己留下好印象,還能三五不時的獲得點好處,全部浪費掉又有什么關系呢?”

周怡眼淚瞬間滾落下來,哽咽著辯解道:“我沒想浪費的,只是想著沐陽哥在外邊風餐露宿的,根本吃不好,就想著多做幾個菜犒勞犒勞他……我以后會注意的,最多只做兩個菜,湯也不做了,多煮點飯,大家多吃飯少吃菜也能管飽?!?/p>

“以后?還想著以后?你當我這個現任女友是死的么?”陸嫆給氣笑了,一把推開她,大步踏走進廚房,從柜子里拿出根得利斯的煙熏火腿來,摔到周怡身上,抬手指了指大門,一字一句的說道:“趕緊滾,以后敢再踏進我家大門一步,我一槍斃了你?!?/p>

周怡哆嗦了下,淚眼朦朧的看向李沐陽,哭道:“沐陽哥,你幫我跟她說說,讓我繼續幫你們做飯吧,就當你們請我做保姆好了,隨便給點東西當工資就行,我一定安分守己不起不該有的念頭,不然的話我家那幫極品親戚肯定會躥唆我媽將我送給其他異能者或者基地領導的,你也知道我媽耳根子軟,一旦被他們說服,我爸就是不同意也沒辦法阻止。求求你了沐陽哥,看在咱們從小一起長大,又好過一場的份上,就別趕我走了,求求你了沐陽哥……”

“如果咱們沒有處過對象,看在多年鄰居的份上,我怎么也不能眼睜睜讓你去跳火坑,可我們畢竟在一起過,我現在又有了新女朋友,如果讓你天天在跟前晃蕩,那也太四六不分了?!崩钽尻枃@了口氣,拒絕道:“抱歉,我幫不上忙?!?/p>

周怡又看向白映然,白映然哼了一聲,好笑道:“拜姑姑所賜,我一早就被白家趕出家門了,連繼承權都被剝奪了,白家的死活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看笑話還來不及呢,還指望我幫忙?別做夢了?!?/p>

“嗚嗚嗚……”周怡哭了半晌,見三人都冷著臉不搭理自己,這才蹲□撿起煙熏火腿,抹著眼淚走了。

“子龍兄,挺霸氣的嘛?”大門剛一合上,白映然就將胳膊搭到陸嫆肩膀上,以手托腮,笑嘻嘻的調侃了一句,又一臉惡心的說道:“我這表姐真是個如狼似虎的淫-娃蕩-婦,當初才跟陽陽確立關系就自薦枕席,陽陽身上帶著重孝沒同意,結果他前腳去參加集訓,她后腳就跟頂頭上司滾到一起,這會都空窗大半個月了,恐怕早就忍不住了,如果不把她趕走,她肯定會想方設法的爬陽陽的床?!?/p>

陸嫆趕蒼蠅一樣,將白映然的胳膊掃下肩頭:“夜夜換新郎,你才是真正的如狼似虎,有啥資格說別人?!?/p>

“臥槽!”白映然氣的跳腳,拍著李沐陽的胳膊,對陸嫆大吼道:“陽陽一見你面就把你塞進車里強上了,然后當天晚上又把你折騰了三回,第二天早上又折騰了三回,你咋不說他如狼似虎?”

陸嫆翻了個白眼:“我說他如狼似虎他會改么?”

李沐陽面不改色的說道:“改不了?!?/p>

“看吧?!标憢挃偸?,將沖鋒槍往肩上一抗,扭頭就要往臥室走,結果一轉頭就看到宋劍梅站在玄關處,正豎著兩只耳朵聽壁角,她沒好氣的說道:“阿姨,你輕功練的不錯啊,三個大活人站這里,愣是沒一個聽到你進門的?!?/p>

“這可不能怪我,是你們吵架吵的太投入了?!彼蝿γ纺樕弦稽c尷尬之色都沒有,還學外國人的樣子,聳了聳肩,然后往前走了幾步,在沙發上坐下,慢條斯理的問道:“在對門周家打麻將呢,突然周怡就哭著跑進了家門,問發生啥事她也不說,只悶頭哭,我想著可能就是你們給鬧的,果然還真沒猜錯?!?/p>

沒宋劍梅給允許,周怡能進的了家門?用腳趾想想就不可能。陸嫆一肚子火氣,張嘴就要說話,李沐陽卻搶先道:“媽,今早不是跟你說了讓你今天先用泡面對付一天,明天是大集,我們不出去,一早就去集市上找鐘點工,怎么又讓周怡來家里做飯了?”

“她到咱家來做飯了?”宋劍梅吃了一驚,皺著眉頭說道:“周怡嫌我們打麻將吵,說借我們DVD看碟片,當著左鄰右舍那么多人的面,我也不好拒絕,就給了她鑰匙,沒想到她竟然自作主張的跑咱家廚房去了?!?/p>

這年頭,廚房里的物資乃是各家各戶賴以生存的根本,沒打招呼就往別個廚房里跑,已經不是禮貌不禮貌的問題了,這是要人家的命呢。宋劍梅越想越糟心,沒好氣道:“小然說的沒錯,這孩子心術不正,以后還是離她遠著點吧?!?/p>

李沐陽又叮囑道:“媽,就算她沒有壞心,可畢竟名義上是我的前女友,他們家人又是些吸血的螞蝗,我千方百計的避嫌,你也得長點心眼,省的他們家人亂傳謠言壞了我跟云兒的名聲,還要賴上我當女婿?!?/p>

“都怪你爸那個死鬼太寵我,嫁給他之后就遠離了是非圈,竟然連基本的防人之心都給忘了?!彼蝿γ穱@了口氣,轉頭看向陸嫆,斥責李沐陽道:“都怪媽不好,看把小趙給氣的,你還木呆呆的站著干啥,趕緊把槍接過來,再把人帶回房間哄哄?!?/p>

說完又看向白映然:“小然呢,阿姨好久沒吃你做的菜了,今天的晚飯就麻煩你了?!?/p>

白映然噎了一下,然后一蹦三尺高:“她心情不好,回來就摔盆砸碗一頓亂槍掃射,連我這個無辜之人都給波及到,結果鬧到最后都是別人的錯,偏她是個受了委屈的,不但要陽陽哄她,還要我做飯給她吃,憑啥???就因為我比她多了個把兒,所以活該沒人疼沒人寵?老子還不干了!”

宋劍梅“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前仰后合的說道:“要不你帶小趙回房哄哄,讓陽陽去做飯?”

白映然兩腳落地,轉了轉眼珠,然后一拍巴掌道:“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說完就把陸嫆手里的槍搶過來,塞到李沐陽懷里,然后拖著陸嫆進了自己房間,回身“咔嚓”一聲上了鎖。

他將陸嫆一下推倒床上,然后自己跟著壓上去,淫-笑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跟陽陽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這會共用一個女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小妞,乖乖從了大爺吧!”

陸嫆白了他一眼,四肢攤開,十分大方的說道:“來吧,只要你能硬起來?!?/p>

白映然在她一側上胸脯上捏了捏,又換到另外一只,來來回回的捏了幾十下,診斷道:“乳腺小葉略有增生,經期前會疼痛加劇,雖然沒有嚴重到要吃藥的地步,但每三個月要找我檢查一次,以免出現其他問題?!?/p>

陸嫆挑眉道:“真的假的?”

“你敢懷疑我的醫術?”白映然瞪眼,在她咪咪上狠掐了一把,罵道:“末世前我開的診所,雖然價格貴的離譜,但天天預約爆滿,多少環肥要瘦的女人脫光了送上來讓我檢查,現在老子不收錢,免費你給看病,你還唧唧歪歪,仔細惹毛了老子,就是陽陽跪著求老子,老子也不看你一眼!”

陸嫆吃痛,抽了一口氣,無奈道:“好啦,我錯了,別生氣了???”

“哼,知道就好?!卑子橙话翄傻囊慌ゎ^,然后往后退了退,兩手麻溜的去解她的腰帶,一臉興奮的說道:“快給我看看名器長啥樣,老子看了那么多果體,還真沒碰到過名器,不看上一眼,老子死也不能瞑目?!?/p>

“看你妹啊看!”陸嫆一腳把他踹翻,一下坐到他的屁股上,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齒的說道:“別以為你是個小受,脫我褲子就不犯法了,想看我的名器,等你變性了再說吧?!?/p>

白映然腦袋朝下,含混不清的說道:“嗚嗚嗚,你這個過河拆橋沒良心的混蛋,你給老子等著,有你后悔的時候?!?/p>

陸嫆抬手捏了下胸前的柔軟,還真覺得有些鈍疼,也不知道是被李沐陽蹂躪的狠了還是被白映然說的心理作用在作祟,想到每隔三個月得讓他檢查一次,也不能真的把他惹毛了,于是松開鉗住他脖子的手,十分猥瑣的將禍水東引:“想看名器???我來給你指條路。據我所知,有名器的可不止我一個,還有一個叫楊小蓮的光系異能者也是名器,她的名器比我的可厲害多了,你看了一定不后悔?!?/p>

白映然停止了抽噎,立刻追問道:“有多厲害?”

陸嫆說道:“口緊,內壁上布滿砂礫樣的凸起,而且不管怎么凌-虐,睡一覺醒來就恢復如初而且精力充沛?!?/p>

“果然很厲害?!卑子橙宦牭目谒绷?,當即就定下了宏偉目標:“回頭如果遇到楊小蓮,我一定要找機會好好的觀摩一下?!?/p>

陸嫆覺得自己有些不厚道,而且楊小蓮護花使者那么多,如果白映然為此出事,李沐陽肯定要弄死自己,于是忙亡羊補牢的勸阻道:“她三個裙下之臣都是頂尖的異能者,你還是別找死了?!?/p>

白映然邪魅一笑:“異能者又怎樣?本事再強,也抵不住蒙汗藥坑人?!?/p>

這話略熟悉???陸嫆擰眉一思索,頓時恍然大悟,這不是當初他提議一起涮羊肉時自己說的話么?于是她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恨恨道:“你不是說自己是婦產科醫生,沒有蒙汗藥么?”

“是沒有蒙汗藥?!卑子橙稽c點頭,然后得意洋洋道:“但我有其他更好用的東西,保管叫楊小蓮跟他的護花使者睡上個三天三夜,到時我想怎么觀摩就怎么觀摩,誰能奈何得了我?”

陸嫆“嗖”的一下跳起來,縮到墻角,可憐兮兮的說道:“大哥,我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放過我吧,千萬別用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對付我呀,我膽子小,會有心理陰影的……”

白映然奸笑著撲上來,在她臉蛋上摸了一把,仰頭哈哈大笑道:“真是個識時務的小妞,放心吧,只要你聽陽陽的話不背叛他,老子是不會拿你開刀的?!?/p>

作者有話要說:再也不說雙更了,每次覺得自己可以坐下來碼一天字的時候就會突然跳出事情來,唉。

感謝以下同學的地雷:

13024323扔了一個地雷

愛魚扔了一個地雷

阿拉蕾扔了一個地雷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