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凌晨4點來大姨媽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2:56 字數:3230 閱讀進度:23/48

陸嫆跟李沐陽出來的時候客廳里打麻將的中年婦女連同周怡都已經散去,只李沐陽的母親宋劍梅跟白映然坐在飯桌前,兩人去洗手間洗了手,然后入了座。

回鍋肉、麻婆豆腐、宮保雞丁、干煸四季豆以及酸筍老鴨湯,典型的川渝家常菜,賣相十分討喜,陸嫆原本就是個無辣不歡的,在J市基地幾個月都沒吃到辣椒,正饞的發慌呢,又加上早飯沒吃肚子餓的厲害,于是上桌之后就開始惡狗撲食,吃的滿嘴流油嘶嘶抽氣無比過癮。

白映然端著湯碗,用湯匙小口小口的喝著酸筍老鴨湯,見陸嫆吃相表面看起來文雅,但速度筷子揮動的速度卻快如閃電,自己湯還沒喝完,她一碗白飯已經下了肚,手上又端上了一碗,禁不住咂舌:“你餓死鬼投胎么?而且還這么能吃,也不怕胖成豬被陽陽掃地出門?”

“不勞費心,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怎么吃都不會胖?!标憢掝^也不抬,專心致志的跟飯菜奮斗。

尼瑪自己為了保持身材每頓都不敢多吃,丫竟然吃的比豬多卻比竹竿還要瘦,太沒天理了!白映然妥妥的羨慕嫉妒恨了,尖酸刻薄的說道:“我表姐可真賢惠,隨手就能做出一桌好菜,而且味道不比酒樓里的差,你看看你,十指不沾陽春水,吃飯還得別人叫著,除了臉蛋身材好一些,哪點能跟她相比?”

陸嫆不以為意的哼道:“臉蛋身材好就夠了,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這些家務活,從普通幸存者那邊請個人來當鐘點工就行,左右不過幾包方便面的事兒,憑我家陽陽的本事,難道還掙不出來?”趙云雖然對家務活很在行,但陸嫆前世可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不是因為懶或者別的原因,而是工作太忙沒時間,因此吃飯都在外邊解決,衛生則請了鐘點工定時打掃,已經習慣這樣的狀態了,這輩子也不想做啥改變。

白映然被氣的夠嗆,沖宋劍梅嚷道:“阿姨,你看看她,只是女朋友而已,還沒有結婚呢,就做主要請鐘點工了,一點都沒將你這個未來婆婆放在眼里,你快點化身狼外婆,好好整治整治她?!?/p>

宋劍梅臉蛋圓潤身材富態,頭發盤的整齊油亮,歲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印記,一看就是平日養尊處優慣了的,聞言笑道:“我也不喜歡她這樣的女孩子,長的太妖艷一點都不良家,但是兒子喜歡我又有啥辦法?而且我自己就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無論是在娘家還是在婆家,都有保姆照顧,我有啥立場整治她?吃飯吧你,別鬧騰了?!?/p>

白映然不死心的繼續煽風點火:“阿姨,你這樣不行哎,將來肯定會被她騎到頭上去的……”

“我說,”陸嫆打斷他的話,斜眼看著他:“看起來你挺想讓我下堂然后讓你表姐周怡上位呀,既然如此,你當初干嗎要告訴陽陽她去做處-女膜修補術的事情,直接瞞著不就好了么?”

“我跟陽陽可是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好哥們,他頭上戴綠帽子就是我頭上戴綠帽子,我怎么可能不告訴他?”白映然瞪眼,隨即不屑的說道:“我姑姑全家都是極品,當初我出柜,父母雖然很傷心但并不是全然不能接受,結果姑姑滿世界的宣傳我喜歡被人捅屁-眼,還跑到我父母面前胡編亂造,最后鬧的父母跟我斷絕關系,親朋好友全都對我避而不見,病人也不肯掛我的號,我被逼無奈只能從公立醫院辭職,跑到陽陽當兵的城市自己開診所。本以為就此世界清靜了,誰想到隔壁城市看大學同學,竟然撞到表姐去做處-女膜修補手術,跟陽陽說了之后,陽陽果斷的跟她分手,結果姑姑對我懷恨在心,四處造謠說我得了艾滋……”

說到這里,他恨恨的扒了口飯,又冷笑道:“末世來了,他們七大姑八大姨的親戚里就姨夫周水邦一個變異者,日子過的艱難,知道我是冰系異能者,就死乞白賴的巴上來,我不給他們任何好處占,他們竟然讓表姐跟上司男友分手,還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然后跑來勾搭陽陽……”

陸嫆可是常年混天涯板塊的,這樣的極品親戚屢見不鮮,也沒啥可奇怪的,面不改色的吃了會飯,這才回過味來,“咦”了一聲:“你不是討厭我么,這會怎么把我當成閨蜜大吐苦水了?”說完又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勸道:“孩子,精分是病,得治啊?!?/p>

“治你妹??!”白映然惱羞成怒,將筷子往飯桌上一摔,跑到玄關處,換上鞋子,然后摔門出去了。

又傲嬌了!陸嫆扶額。

*

吃完飯后,陸嫆先洗了個澡,然后撲到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3點半,她趿拉著拖鞋出了門,結果險些被白映然房里嗯嗯啊啊的叫聲給嚇的跌倒。

“小然,爽不爽?”

“嗯啊……爽……嗯……別光用力啊,速度也要快一點啊,笨死啦……啊……”

尼瑪這簡直是GV現場??!可惜陸嫆不是腐女,對此沒啥興趣,果斷的抬腳往洗手間走去,準備洗個臉好清醒下,結果剛一進洗手間,就看到李沐陽蹲在地上,正面無表情的搓洗著她浸泡在臉盆里的內褲。

雖然已經發生關系了,但他們之間并沒有親近到這個地步,陸嫆只覺渾身的血液都涌上脖頸,簡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忙不迭的去搶,李沐陽閃身躲過,嘴里道:“洗都洗完了,再沖下水就行了,你就別沾手了?!?/p>

“我以前洗內衣的時候習慣用消毒液泡一下,然后才會洗,現在雖然沒有消毒液,但還是習慣性的泡上了,準備等睡醒了起來洗的……”陸嫆嘗試著解釋了下,覺得還是尷尬的不行,就轉移話題道:“我聽到白映然房里有男人的聲音,是他男朋友?”

“基地里身強力壯的男人都是他男朋友呢?!崩钽尻柡吡艘宦?,又道:“逢場作戲罷了,不用理會?!?/p>

陸嫆咂舌,本以為他是個冷艷高貴傲嬌別扭受,結果竟然是個沒節操的總受,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說話的工夫,陸嫆已經洗好臉,用毛巾擦干凈之后,便往臥室走去,準備從背包里翻出潤膚霜來擦下,結果剛走到客廳,就見白映然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從里邊走出個虎背熊腰的男人來。

這男人看了眼雖然穿著厚實的冬季睡衣卻難掩麗色的陸嫆一眼,扭頭對跟在后面走出來的白映然說道:“一箱黃桃罐頭, 把她讓給我一晚?!?/p>

白映然笑嘻嘻道:“哎喲,這我可做不了主,你自己去問陽陽唄,那可是他的女朋友?!?/p>

虎背熊腰的男人噎了一下,訕笑道:“我開玩笑的,明顯還是你這小媚-娃更帶勁?!?/p>

白映然翻了個白眼,拍開他的爪子,冷冷道:“空有一身力氣卻沒一點技術,只知道蠻牛一樣沖刺,被你上一次差點要了老子的命,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快滾!”

“貝戈貨,不知道誰剛才爽的哭爹喊娘的?!被⒈承苎哪腥嗽诎子橙黄ü缮夏罅艘话?,眼睛看著白映然的紅潤的嘴唇,Y笑道:“真想將棒子塞到你的嘴里去,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這么牙尖嘴利?!?/p>

“走不走?不走就永遠不想走了!”白映然不耐煩的吼了句,一下把手舉了起來,儼然一副要動用異能的架勢,嚇的虎背熊腰的男人連忙舉手告饒:“我走,我走還不行么?小貝戈人,你可千萬忍住了,別再來找我,不然我一定把你干死?!?/p>

白映然“呸”了一聲:“老子稀罕你?快滾!”

虎背熊腰的男人摔門走人,白映然拉了拉露出精致鎖骨的浴袍,惡狠狠的瞪了陸嫆一眼:“看什么看?沒見過吃干抹凈轉頭就翻臉不認人的小受???”

果然換了地圖換了隊伍,一樣改變不了躺槍的命運啊,陸嫆簡直欲哭無淚,木呆呆的點頭道:“還真沒見過?!?/p>

白映然往沙發里一躺,將腳架到茶幾上,抖著腿問道:“那現在見到了,你有啥感想?”

“感想?等等?!标憢捁者M房間,從背包里摸出潤膚霜,倒了點在手上,邊在臉上涂抹著邊出了門,在白映然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一臉高深莫測的說道:“根據我飽覽小說多年的經驗來看,一般沒節操的女人(小受請自行帶入),要么是曾被殘暴的強-奸或者輪-奸過心里有陰影索性破罐子破摔,要么是心里有真愛但是各種原因不能在一起所以跟誰都無所謂,就你這傲嬌別扭的性格來看,明顯前者是不成立的,后者的可能性比較大。當然,以上只是理論上的猜測,現實中有無盡的可能,我不敢亂下判斷?!?/p>

白映然靜默了片刻,然后抹著眼淚跑回了房間。

“沒看出來你竟然有當心理醫生的潛質,一語就道破其中的玄機?!崩钽尻枏暮竺姹ё£憢?,將她的手移到自己兩腿中間,在她耳邊曖昧的說道:“醫生,我這里病的厲害,你給我看看?”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