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小雞雞回縮5厘米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2:55 字數:3318 閱讀進度:22/48

白映然開著寶馬X5在前帶路,陸嫆開著奔馳吉普跟在后頭,而李沐陽則坐在陸嫆旁邊的副駕駛座上,手里拿著張軍事地形圖,正認真的研究著。

彼時夕陽初升,微弱的紅光從敞開的車窗照進來,他背光而坐,面容恍如雕刻一般菱角分明,雖長了雙桃花眼,卻因長眉入鬢的緣故,不但沒有勾魂攝魄的感覺,反而讓人不寒而栗。

別看這混蛋一臉嚴肅的仿佛在開軍事會議,他閑著的那只手可搭在陸嫆穿了羊毛褲襪的大腿上呢,不時的來回游移幾下,有時還越過界,探到腿根去撥弄幾下小豆豆,氣的陸嫆牙根疼,卻又不敢出聲,唯恐被對講機那頭的白映然聽到。

一邊聚精會神的開車,一邊還要遭受李沐陽的挑-逗,陸嫆強撐了5個小時,在她即將到達暴走邊緣的時候,總算看到了X市基地的大門。

X市是國內第二大鐵路交通樞紐,也是從古至今兵家必爭之地,同時也是J市軍區下轄第12集團軍的駐地,不過當初J市軍區司令部下命令讓該集團軍前往J市增援時,該集團軍并未服從軍令。

三層三門次第打開,按照規定,先將車子開進大門,上交了三分之二的物資,然后到旁邊的休息室檢查身體。

守門的小軍官看起來跟李沐陽認識,只是進去走了個過場,什么也沒做,就將他們送了出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陸嫆,調侃李沐陽道:“這趟出去物資倒是沒收集多少,不過弄到這么個極品,也算值了?!?/p>

白映然還在生陸嫆的氣,聞言“哼”的扭過頭。

“喲,小然這是吃醋了?”小軍官湊到白映然身邊,笑嘻嘻道:“天冷被寒的,一個人睡多可憐呀,要不晚上到我房里來?”

白映然不屑的“嗤”了一聲:“就你?渾身沒二兩肉,大腿還沒我家陽陽的胳膊粗,我瞎了眼才會跟你睡呢?!?/p>

“哎呀,你這么說可是太傷我的心了?!毙≤姽傥孀⌒乜谝魂嚢Ш?,然后抬頭挺胸,王婆一樣自賣自夸道:“哥雖然瘦,但渾身都是肌肉,而且器大活好,絕對將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p>

“器大活好?我牙都要被笑掉了?!卑子橙还中茁?,快走幾步,拉開車門跳了上去,一踩油門走了,尾氣噴了小軍官一臉。

小軍官似乎被拒絕習慣了,倒也不以為意,摸摸鼻子,嘿嘿一笑,然后轉頭對李沐陽說道:“差點忘記問了,你帶回來的這位小姐是變異者或者異能者么?如果是的話,我去拿表來登記下?!?/p>

“長成這樣,一看就是當花瓶的命,怎么可能是變異者或者異能者?!崩钽尻柊琢怂谎?,將陸嫆往懷里一摟,將她往車子那里帶,嘴巴湊到她耳邊,悄聲道:“如果你2階異能者的身份暴露出來,基地領導為了鞏固自己實力,肯定會打你的主意,我雖然不怕他們,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先扮演一陣子的花瓶吧?!?/p>

“扮演花瓶可以,但我不想真的當花瓶,你們出任務必須帶上我,而且還要分給我變異喪尸的晶核?!标憢掽c點頭,然后扭頭看向那小軍官,冷哼道:“不然的話,現在就拆伙?!?/p>

“拆伙?”李沐陽將她塞進車子,摁到副駕駛座上,自己繞到另外一邊上車,斜眼看她,挑眉道:“不想要戒指了?”

“戒指雖然重要,但到底比不上身家性命?!标憢捦伪成弦豢?,眼睛看著一片白雪中的基地,淡淡道:“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我現在異能等級是比別人高一些,但如果不思進取,過個一年半載的,就會被甩下一大截,如果那會你又看上了別的更漂亮身材更好的女人,不肯再保護我,那我就算不會喝西北風,也只能淪為別人的玩物?!?/p>

李沐陽突然傾過來,扳住陸嫆的后腦勺,狠狠的將唇印了上去,然后舌頭伸進她的嘴里,一頓天翻地覆的攪弄,直將她吻的頭重腳輕,這才松開,滿意的揚起嘴角:“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不但身體夠味,腦袋也夠聰明?!?/p>

“……”陸嫆無語,這果然是肉文不是小言,如果換成小言里的男人,這個時候一定會深情的大吼“安心做我的女人吧我一輩子都會保護你絕對不會看上其他女人的”。

*

白映然在后面家屬院的9號樓下等著,李沐陽將車子停到旁邊,將車子里剩下的物資打包好,然后三人各提了一份,走樓梯上了二樓。

李沐陽掏出鑰匙將房門打開,率先進了家門,陸嫆跟著走進去,結果進門后發現客廳里擺了個方桌,四個中年婦女圍坐在旁邊,熱火朝天的搓著麻將。然后一下秒,一個長相十分文靜的年輕女人穿著圍裙從廚房里跑出來,一臉欣喜的說道:“沐陽哥,你回來啦?”

有奸-情!陸嫆瞇眼,還指望抱住李沐陽的大腿好跟白映然混呢,如果被別人上位,那還有自己啥事?她果斷的將東西往地上一丟,歪到李沐陽身上,嗲聲嗲氣的嚷道:“好累啊,胳膊都酸死了,你給人家揉揉嘛?!?/p>

“臥槽,你要不要這樣???隔夜飯都被你惡心出來了?!崩钽尻栠€沒有反應,白映然先不干了,他也將東西往地上一丟,指了指自己胸口,惡狠狠的瞪著陸嫆:“裝柔弱?今早往我胸口捅刀子的時候怎么不裝柔弱呢?虧我還當你是一見如故的好朋友呢,結果你就這么對待我?”

這話一出,麻將聲瞬間停滯,然后一個穿青色短呢子大衣的女人匆忙的跑過來,對白映然上下其手道:“小然,你受傷了?傷到了胸口?快給姑姑看看?!?/p>

“沒受傷,我穿的厚,她那點子力氣,根本捅不透?!卑子橙槐犙壅f瞎話,扭著身子躲避姑姑白玉芬的魔爪,見對方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索性佯裝傷心欲絕,小跑著沖進了房間,然后“吧嗒”一聲將門給反鎖上。

穿著圍裙的年輕女人一臉泫然欲泣的模樣,顫抖著雙唇對李沐陽道:“沐陽哥,這個女人竟然拿刀捅小然,你不給小然討回公道也就罷了,怎么還把她帶家里來了?快把她趕出去,可別嚇壞了阿姨?!?/p>

“我倒是沒那么膽小?!闭龑﹂T口坐著的中年女人插了一句,然后看向李沐陽,嗔道:“不過你突然帶個人回來,好歹給大家介紹介紹吧?!?/p>

李沐陽抓過陸嫆的胳膊,一邊幫她活血一邊揚聲道:“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叫趙云?!?/p>

“新交的女朋友?”白玉芬驚呼,然后憤憤不平的說道:“陽陽,你這樣就不對了,怎么能腳踏兩條船呢?”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跟周怡半年前就分手了?!崩钽尻栔噶酥概赃叺纳嘲l,示意陸嫆過去坐下休息,然后蹲地上開始分揀物資。

“這也不能怪我呀,別人男朋友都在身邊,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吃飯,甚至一起買菜做飯,而我們分隔兩地,你一年到頭都沒有假期,手機又三天兩頭關機,即使開機,也是說不了幾句話就掛掉,一點都不像情侶,我一想到往后的日子都這樣過就覺得很害怕很恐慌,可又舍得跟你分手,于是跑去酒吧喝酒,然后就……”周怡靠在墻壁上,哭的很是傷心:“我是真的很愛你,真的舍不得跟你分手啊……”

聽說鐵血硬漢容易心軟,最見不得女人流眼淚,于是陸嫆站起來,怒刷了一下存在感:“沒興趣在這里聽你們掰扯狗血故事,房間在哪里,我要睡覺?!?/p>

“那個?!崩钽尻栔噶讼掳子橙环块g對面那個朝陽的屋子,陸嫆走到門口,提上自己的背包,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房間,見里邊被褥都十分干凈整潔,于是脫掉鞋子,甩掉羽絨服,往床上一撲,然后閉上眼睛。

*

沒多久,李沐陽也進到房間里來,將房門反鎖,然后一下壓到陸嫆身上,側頭看著她的臉:“怎么,吃醋了?”

陸嫆沒吭聲。

李沐陽的手從毛衣底下鉆進去,將陸嫆胸前一只桃子捏在手里把玩著,語氣十分的不屑:“她媽媽自己貼上來的,剛好那會我爸病重,為了讓他走的安心,我就同意了跟周怡的事情,不過剛巧趕上集訓,我忙的要死不活,而且經常野外拉練,根本顧不上她,她就給我帶了綠帽子,跟頂頭上司搞到了一起。集訓結束我請假回來看她,她怕被我發現,就跑去做處-女膜修補術,不巧的是主刀的醫生剛好是映然的大學同學,映然等他下班等的無聊就跑去手術室圍觀,結果一眼就看到她光著屁股張開雙腿躺在手術臺上?!?/p>

陸嫆總算知道他為啥處-女情結這么嚴重了,感情是被人帶過綠帽子有心理陰影了。

李沐陽在她脖子上嘬了一口,用堅硬的棒子戳了她的大腿一下:“怎么不說話?”

陸嫆哼唧道:“你想讓我說啥?笑你還是同情你?”

“不說話也行,咱們來做點別的?!崩钽尻栒f著就去掀陸嫆的毛衣,偏在這時門上傳來“哐當哐當”的踢打聲,白映然在那頭沒好氣的說道:“大白天就鎖門,準在里邊干壞事!拔-出來,趕緊拔-出來,吃飯了!”

頓了頓,又稀里嘩啦一頓猛敲:“快點啊,老子快餓死了?!?/p>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