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 命運齒輪

小說: 穿末世肉文之女配 作者: 風過水無痕 更新時間:2015-03-14 03:32:41 字數:3743 閱讀進度:8/48

帳篷被燒,防潮墊跟睡袋也跟著變成了灰燼,西南角的地鋪又實在臟的可以,沈凌一幫人只得鉆到車子里去睡,陸嫆不想跟他們攙和,果斷拒絕了沈凌的邀請,跑去霸占了之前那幾個男人開來的寶馬X5,從儲物戒指里拿了睡袋跟毛毯出來,窩在后排座上舒服的閉上眼。

可惜剛睡著就開始做噩夢,一會是鮮血從胖子脖子里噴涌而出,如漫天花雨般,一點點的將全部視野染紅,一會是其他5個男人頭蓋骨次第碎裂開來,腦漿噴了一地,沒有腦袋的身體緩慢的向前移動著,如此不停交替重復,弄的她頭疼欲裂幾近崩潰,索性鉆出睡袋,打開車門下了車,爬到車前蓋上坐著,從儲物戒指里拿了盒煙出來,拆開包裝拽了一根出來含在嘴上,用打火機點燃,對著掛在西天的那一輪玄月猛抽了一口。

“咳,咳……”刺鼻的煙草氣息,嗆的她直咳嗽。

漢蘭達SUV的車門被打開,一個黑影下了車,走到陸嫆這邊來,也學著她的樣子,爬到車前蓋上坐下,抬手拿走陸嫆手里的煙,熟練的夾在右手食指與中指中間,送到唇邊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個煙圈來:“做噩夢了?抽煙只會越抽越清醒,你該找點酒喝才對?!?/p>

陸嫆側頭看去,見來者上身藍襯衫□黑色西裝裙腳蹬八寸高跟鞋,正是昨晚見過的那個果女,不禁吃了一驚:“看你昨晚的樣子,還以為要躺上個十天半月的才能下得了床,沒想到這才幾個小時就活蹦亂跳的了?!?/p>

果女從鼻子里噴出一陣煙來,笑道:“那還得多謝你將那幾個畜生給弄死了,只要一想到他們悲慘的死狀,我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渾身都充滿著力量?!?/p>

自己這里因為初次殺人而出現嚴重的心里陰影,人家被6個民工不間斷的輪了四天三夜又目睹了一場極其殘暴的兇殺案卻精神抖擻語笑嫣然,兩相對比,高下立見,陸嫆怒目圓睜:“你是存心來膈應我的么?”

“怎么會呢?!惫劬Φ傻谋汝憢掃€要大,一臉無辜的說道:“人家可是來道謝的,請看我真誠的雙眼?!?/p>

陸嫆冷哼:“還真沒看出來?!?/p>

“你的智商的確有點令人捉急?!惫憢捘樕蠂娏艘豢跓?,語氣中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不是一類人,不進一家門,你前男友的老媽是個極品,你前男友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昨晚如果不是他帶半路認識的野女人去外邊鬼混,那6個畜生也不會眼熱到要玩換-妻的游戲,你也就不會險些被輪,更不用手上沾上人命。不過你該慶幸他有個極品老媽,這才讓你憤而分手,否則以你的智商,別說他腳踏兩條船,就是腳踏N條船,你都未必發現的了?!?/p>

不是發現不了,只是假裝發現不了而已。陸嫆沒有接這個話茬,故作驚詫的挑了挑眉:“半路認識的野女人?人家楊小蓮又是給你送衣服,又是給你喂吃食,還收留你過夜,并力勸沈凌捎上你,對你可算是掏心掏肺,你這樣稱呼人家,會不會有些忘恩負義?”

果女的臉色頓時暗了下來,唇邊的微笑也變成了冷笑:“再掏心掏肺,也改變不了她是小三的事實。這世上所有的小三,都該死!”

只有吃過小三虧的人,才會對小三這種生物如此恨之入骨,陸嫆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才好,只從煙盒里抽了根煙出來點上,陪她靜靜的吞云吐霧著。

半晌后,果女丟掉煙頭,朝陸嫆伸出了右手:“你雖然智商不高,但進退還算有度,知道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跟你在一塊挺自在的。交個朋友吧,我叫袁馨?!?/p>

袁馨?名字聽起來有些耳熟,陸嫆皺眉略微一思索,險些一下蹦跳起來,袁馨就是二號男主袁昊的妹妹??!也難怪袁馨會對小三喊打喊殺了,爸爸搞小三,媽媽將爸爸毒死然后跳樓自殺,姥姥姥爺恨爸爸逼死自己女兒,爺爺奶奶恨媽媽殺死自己兒子,都不愿意照顧他們兄妹兩個,他們兄妹相依為命長大,雖各自成才,但心理都有些扭曲,對小三尤其憎恨。想到原著里袁昊虐待楊小蓮的劇情,陸嫆就有些蛋疼菊緊,暗自為她鞠一把辛酸淚,肉文女主不好當啊。

當然,肉文里所有的女配都是用來炮灰的,作為第二女配的袁馨下場也不比第一女配的趙云好到哪里去,沒辦法,誰讓她愛上了女主的哥哥呢。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陸嫆如果想要干掉女主自己上位開后宮,那就應該果斷的跟袁馨結成統一戰線才對,可惜她根本沒有半點這種想法,自然是離這個明顯會帶來是非的危險人物越遠越好。

陸嫆沒有伸手,只淡淡一笑:“我的名字,你昨晚應該就知道了?!?/p>

這種冷漠疏離的態度讓袁馨一怔,隨即自嘲一笑,右手往車前蓋上一撐,跳了下去,沖陸嫆揮了揮手:“突然覺得困了,我再去睡會?!?/p>

陸嫆嘆了口氣,也返回車里補眠,直到天色大亮,這才爬出睡袋,洗臉刷牙梳頭吃早飯,然后翻出地圖來仔細的研究著。

之前被虞湘雅氣的失去理智,一時沖動跟沈凌分了手,過后并沒有后悔,與其跟一幫只會拖后腿的極品組隊,倒不如單槍匹馬來的暢快,至少不會受氣。不過分手歸分手,女主光環她還是要繼續享受的,因為原著里女主在哪肉就在哪,滿地的喪尸也構不成任何威脅,所以這三年時間里一定要確保自己跟她待在同一個基地里,以免死于非命。而目前楊小蓮的目的地是J市的幸存者基地,那么自己的目的地自然也是那里。

不過鑒于之前差點被殃及池魚,還害的自己大開殺戒,未免再次被楊小蓮身上“人見人想上”的標簽波及到,陸嫆決定一到基地就退避三舍,這樣才能既被女主光環籠罩又可以置身事外。

理清思路后,陸嫆就發動車子,按照地圖上指示的線路,于下午四點鐘到達了J市,再一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了華東軍區駐地的大門口。

*

填寫登記表格,接受身體檢查,然后被隔離半小時,之后總算被放行。欣喜的是所有變異者跟異能者都可以分到一套房子,不用像普通幸存者那樣只能在圖書館打地鋪,郁悶的是因為跟沈凌一幫人前后腳抵達的緣故,分到的房子也挨在一起。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命運的齒輪”?陸嫆無奈嘆氣,偏楊小蓮熱情如火的同自己打招呼,還拎了抹布跟拖把過來欲幫忙打掃衛生,嚇的她連忙板起面孔作生人勿近狀,冷冷的說了句“謝謝,不用?!?,然后“砰”的一下甩上了大門。

踮著腳從貓眼里看過去,見楊小蓮一臉受傷的表情,在門口靜立了好一會,然后沒精打采的回了隔壁,陸嫆這才轉過身來,捂著胸口長舒了口氣。

舒完了氣卻被眼前的情景驚的差點岔氣,大概是房子的主人撤退的過于匆忙,房間里跟剛遭了賊一般,家具橫七豎八,抽屜櫥門四敞著,被褥散了一地,衣裳鞋襪更是扔的到處都是,讓有潔癖跟強迫癥的陸嫆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立刻帶上口罩系上圍裙,風風火火的大干了3個小時,總算打掃的窗明幾凈一塵不染。

長途駕駛,本就疲勞的厲害,又馬不停蹄的收拾房間,一旦停歇下來,只覺又累又困,實在沒力氣去食堂吃飯,就從儲物戒指里拿了兩只雞蛋出來,用電熱鍋煎了下,又拿了盒酸奶出來,簡單湊合了頓晚飯,然后就撲到了床上。

身處傳說中的“軍區大院”,本該松弛下繃緊的神經,安心的睡個好覺,結果陸嫆只睡了三個小時就再次從噩夢中驚醒,之后無論如何都再也沒辦法入睡,只好從床上爬起來,披了件外套,推開臥室通往陽臺的推拉門,來到了陽臺上。

陽臺鋪了木地板,擺放著一張條桌跟兩張藤椅,四周種著各種綠植,朦朧的月光下,清幽而又靜謐,是個極佳的風景所在,可惜陸嫆沒有這個閑心,只是煩躁的從口袋里掏出煙盒跟打火機,點了根煙猛抽起來。

與從前看過的各種末世小說里邊殺人如麻的主角相比,自己的確心理素質不行,但作為一個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社會主義好青年,陸嫆從小到大連雞都沒殺過一只,如今又是殺喪尸,又是殺活人,沒有瘋掉已經算是奇跡了,區區噩夢失眠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更何況萬事開頭難,等殺戮漸成習慣的時候,一切都會不同的,就像她剛開始抽煙時被嗆的咳嗽,如今抽的多了,不也駕輕就熟了么?

這么一想,陸嫆心理壓力便小了許多,從儲物戒指里拿了個煙灰缸出來放到條桌上,她將煙頭摁熄在里邊,剛準備起身回屋,突然聽到隔壁陽臺上傳來推拉門響動的聲音,接著一身粉色小熊睡衣的楊小蓮走了出來。

自己這所房子跟隔壁一樣,都是三室兩廳的結構,中間客廳帶一個大陽臺,兩個朝南的臥室各帶一個小陽臺,陸嫆住的主臥跟楊小蓮住的次臥僅一墻之隔,所以兩人所在的陽臺離的很近。

雖說不想如她所愿的當好閨蜜,但也并不想當仇人,碰個對頭卻一句話都不說未免有些說不過去,于是陸嫆坐著沒動,想等楊小蓮主動同自己打招呼,然后自己隨便回個“嗯”就閃身進屋,結果等了好長一會都沒見她有反應,眼睛往四下里一打量,這才發現自己陽臺上綠植極高,站在她那個角度應該只會看到郁郁蔥蔥一片,根本不知道里邊還坐著個人。

這種情況下陸嫆要是猛的站起來出聲打招呼,準會嚇的楊小蓮放聲尖叫,惹來眾異能鄰居咒罵是小事,要是被誤認為喪尸入侵,引來巡邏的士兵,那可就麻煩了,所以她只能繼續待著,心里暗暗祈禱楊小蓮趕緊欣賞完夜景滾回去睡覺。

可惜上帝并不會滿足非基督教徒的愿望,陸嫆沒等到楊小蓮回屋睡覺,卻看到沈凌用一條床單從客廳陽臺蕩到了次臥陽臺上。

作者有話要說:發現之前熬夜頭腦不清醒寫崩了,于是重新寫了下這章后半段。

家里忙春耕,將我叫回來帶小侄女,2歲的小孩子精力旺盛的很,一天到晚沒個停歇,累的我快要崩潰了,實在沒精力碼字。

明天回去,明晚更一章,后天雙更,爭取將拉下的補回來。

感謝花下醉錢眠的地雷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