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會不會中毒?

小說: 操盤手札記 作者: 窗外斜陽 更新時間:2019-10-21 14:58:15 字數:3522 閱讀進度:328/332

老妹兒接過來聞了聞:“一點兒也不香嘛,倒是有一種怪怪的味道。而且很奇怪的是,你看它里邊怎么會有松針?”

李欣笑道:“你不能拿它跟茉莉花、玫瑰花的香味比,更不能拿它跟你們化妝品的香味比,這是食物的味道,更準確地說這是森林的味道。等炒出來給你們吃過以后,你們就知道它的味道有多鮮美了。這種菌子大多就長在松樹下,它從滿是松針的地上冒出來,在生長的過程當中把落在地上的松針包含在它的菌體里邊也很正常。街上賣的干巴菌也大都是這個樣子,它的菌體里邊不但有松針,還會有沙子,還會有其它的小樹葉,清洗這種菌子是很費時間的事情。”

老妹兒說:“那你中午炒給我們吃哈。”

李欣說:“這也太少了,只有半個拳頭大的一塊,清理出來恐怕連碗底都蓋不嚴,不好炒。再說了,這東西很難清理,炒這種菌子要有青椒,還要有大蒜,這樣炒出來才好吃。要不這樣,咱們繼續再找,如果今天你們的運氣真的很好的話,能找到很多,那回去在家里我炒給你們吃,要是僅有這么一點的話,中午我們就還是炒皮條菌吃。至于這個干巴菌,回城以后找一家餐館,我點一道這個干巴菌,把我們找到的這一小塊也交給他們一塊炒出來給你們吃,你們看怎么樣?”

幾個女孩高興地說:“好啊,就這么辦,我們再找找看,沒準兒還能找到更多呢。”

江曉嵐笑道:“對,晚上回城去請我們吃野生菌,別忘了點一個油炸螞蚱啊,我們還等著看眼鏡吃螞蚱呢,呵呵。”

小眼鏡說:“嵐嵐,你們倆是不是串通好了要出我的洋相?”

江曉嵐說:“哎呀,沒事的,你就吃一個看看嘛,要是你都敢吃的話,我們也跟著吃。”

小眼鏡說:“原來你也沒吃過啊?我還以為李欣帶你吃過呢。”

江曉嵐說:“我沒事去吃那東西干什么?不過干巴菌倒真的是好吃,不信晚上你們吃了看,這東西全國就只有這個地方有。”

老妹兒湊過來問道:“嵐嵐,干巴菌是什么味道?”

江曉嵐說:“大致就是剛才你聞到的那個味道啊。”

老妹兒說:“那應該不好吃嘛。”

江曉嵐說:“那不一樣,用辣椒和大蒜炒出來的味道可美了,有那東西,飯你都要多吃兩碗。”

李欣一邊往山上走,一邊回過頭來,對后面跟著的幾個女孩說:“你們都覺得野生菌應該是像一把小傘一樣,是吧?可現在你們也看見了,最好吃的干巴菌就完全顛覆了你們頭腦里的概念,它長得就根本不是普通意義上的野生菌的樣子,既不像傘狀,也不像靈芝,長得奇形怪狀的。你要說它像海里的珊瑚也行,你要說它像石頭片也行,就不好形容它是個什么樣子,是不是?”

幾個女孩說:“還真是。”

李欣笑道:“這就又說回到我們昨天晚上討論的那個話題了,連地球生物之間都會有這么大的形狀區別,何況外星生物的形狀和生存環境呢?有可能外星人就是這么個樣子,既不像石頭又不像樹葉,怪模怪樣的,卻還比人類聰明上萬倍。他們有可能就靜靜地呆在我們地球人中間,看我們就像我們看螞蟻一樣,而我們卻完全意識不到他們的存在。他們要收拾我們的時候,就像我們用樹枝碾死一個螞蟻一樣那么容易,而我們卻毫無還手之力,對不對?”

江曉嵐埋怨道:“你又來了!荒郊野外的,在這種地方你又講這些稀奇古怪的怪物來嚇唬我們!”

小餅干她們幾個看看周圍茂密的樹林,聽著山風吹過后樹林里傳來的沙沙聲,真的擔心像李欣說的那樣,在樹林里會有什么不明的東西存在,也心有余悸地說:“就是,不許再說了,再說我們就不走了!”

李欣聽了哈哈一笑:“好好好,我不說了,看你們幾個的膽子跟芝麻一樣大小,這陽光燦爛的大白天,怕什么嘛?”

老妹兒對江曉嵐說:“嵐嵐,我發現李欣可壞了,總是編這些鬼故事來嚇唬人,你也不管管他。他帶你出去露營的時候也這樣嚇唬你嗎?”

江曉嵐說:“他敢!”

小眼鏡說:“李欣,你要是再嚇唬我們,我們就不跟你出去玩了!”

小餅干也說:“就是,你要是再嚇唬我們,你可得當心點哦,嵐嵐整天跟我們在一起,我們到底會在她面前怎么評價你,這很重要哦。”

李欣笑道:“我就沒有嚇唬你們,是跟你們討論問題呢。你們真厲害,現在是你們拿這把尚方寶劍來嚇唬我呢。”

江曉嵐說:“荒郊野外的,不許再說這種話題了!”

李欣無可奈何地說:“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

小眼鏡說:“李欣,我發現你怎么總是把事情往壞處想呢?總是想著外星人比我們聰明1萬倍,我們奈何不了他們。你怎么不想想萬一我們比外星人聰明很多呢?那樣的話,我們就不用擔心他們了。”

李欣解釋說:“也許吧,各人考慮問題的方式方法不一樣,不過我總是習慣居安思危的考慮方法。你想啊,事情總有好壞兩方面,好的方面是我們能應付的,壞的方面是我們不能應付的。如果我們先把最壞情況下的應對措施準備好,那樣的話我們就沒有后顧之憂了,對不對?”

過了好一會兒,李欣突然想起一件事,他遺憾地回頭對小餅干說:“可惜了,剛才忘了在撿到干巴菌的地方做一個記號!”

小餅干說:“做個記號干啥?”

李欣說:“那里是一個菌窩,土壤里有干巴菌的菌種,要是記得那個地方的話,明年還能在那里找到干巴菌的。”

江曉嵐看看周圍茂密的樹林說:“算了吧,都走出來這么遠了,就算現在回去也未必能找得到剛才那個地方,更別說你明年回來了,那時候就更難找到了。再說你能做什么記號呢?”

李欣說:“也就是能在旁邊放個石頭什么的,做太明顯的記號,別人也就看出來了。”

江曉嵐問道:“餅干,你還記得剛才那個地方嗎?要不你和李欣回去做個記號,看我們明年來的時候能不能找到這個地方?”

小餅干為難地說:“估計夠嗆,那就是在一棵小樹邊,沒有什么特別的標記,現在回去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那個地方了。”

李欣想了想,說:“那就算了,估計找不到了。”

老妹兒恍然大悟地說:“哦,我明白了,原來那些上山撿菌子的人之所以比我們能撿到更多的菌子,是因為他們熟悉地形,知道哪些地方有菌窩,哪些地方會長菌子,是不是啊?要是像我們一樣完全碰運氣上山去找菌子的話,去一天也找不到幾朵的,對不對?”

李欣說:“對,就是這個道理了。要想長出菌子來,我想至少要有兩個條件,第1個條件是要有菌種,第2個條件是菌種要落在土壤、溫度、氣候各方面都合適的地方,這樣才可能長出菌子來。不同的菌子它需要的環境是不一樣的,能長干巴菌的地方,你即使把其他菌子的菌種放到這個地方去,它也未必能長出來。”

小眼鏡點點頭說:“嗯,有道理。”

中午,一行人帶著一上午的收獲從山上下來,回到了帳篷邊。

李欣說:“現在我準備做飯了,你們幾個去把這些皮條菌和白菜洗出來,待會我炒給你們吃。”

江曉嵐問道:“你又沒有帶油,沒有帶調料,怎么炒?”

李欣說:“我早想好了,午餐肉罐頭里不是有好多油嗎?就用午餐肉罐頭里的油再加一點午餐肉,用辣椒醬做調料,炒出來應該好吃的。”

老妹兒看著塑料袋里的皮條菌問:“這個應該怎么弄啊?”

李欣抓起一朵做示范給她看:“很簡單的,這樣把每一朵菌桿下面帶泥土的這部分掐掉,然后放到水里去,把每一朵菌子上面的泥沙和樹葉清理干凈,用水淘洗幾遍就可以了。”

幾個女孩按李欣的吩咐,帶上菌子、白菜和洗菜用的盆,到水池邊洗菜去了。

等到李欣把飯菜都做好,端上桌的時候,幾個女孩卻遲遲不動筷子。

李欣招呼她們說:“今天中午比昨天晚上多了一個菜,快來嘗嘗,這是你們今天上午的勞動果實,看看味道怎么樣?”

江曉嵐不放心地問道:“你確定這個真的能吃,不會中毒嗎?”

李欣這才明白她們幾個擔心什么,他不以為然地說:“哦,原來你們不動筷子,是擔心吃了中毒啊?”

幾個女孩笑笑沒說話。

李欣自己先夾了一筷子放在嘴里嘗嘗,說:“嗯,味道不錯,還是原來那個味道。”

見幾個女孩還是只吃別的菜,不吃這個剛炒出來的皮條菌,他就說:“沒錯,很多野生菌都是有毒的,食用要謹慎!這件事情很重要,說三遍都不為過!即使能食用的野生菌,有一些做得不熟,炒不透的話,吃了也會中毒的。可是今天這個皮條菌你們就完全沒有必要這么擔心,這東西我從小到大吃過無數次,自己上山去撿回來做菜吃,也有七八次了,我不會看錯的,而且剛才我用大火炒透了,沒問題的。”

江曉嵐說:“真的嗎?”

李欣一邊吃一邊說:“我都吃了這么多了,你還擔心什么?你們要再不吃,我就全部吃完了哈。”

江曉嵐聽了,用筷子夾了一點放在嘴里嘗嘗:“嗯,味道還不錯,挺有嚼勁的,難怪叫皮條菌。”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