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小說: 崩壞神話 作者: 雷動天下 更新時間:2019-10-21 21:40:09 字數:4886 閱讀進度:886/980

張揚一臉黑線,疑問道:“你為什么現在才告訴我?”

紅蓮說道:“因為師傅不讓我告訴你,他讓你獨自在紅塵中歷練。”

“那師傅和師兄去了哪里?”張揚繼續問道。

紅蓮說道:“師兄早在許多年前修成劍仙,而師傅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原來如此。”

張揚與紅蓮交談片刻。便去找天行了。

找到天行。發現天行正與柳逸然在一起。張揚看著二人。偷偷的隱藏自己的氣息聽著二人之間的談話。

天行一臉頹廢,表情痛苦。柳逸然搖頭道:“天行大哥,師母這樣做雖然違背了你的意愿,但是她是為你好呀。”

“為我好?為我好就廢了我一身修為,讓我成為一個廢人?堂堂創世神之子是一個廢人,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天行沮喪著說道。

柳逸然道:“修煉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沒有了自由,每天都要經歷一些爾虞我詐。”

天行哼道:“現在世界都沒了。還哪來的爾虞我詐?”

柳逸然笑道:“現在雖然沒有,但是以后呢。等重新創建世界后,萬物復蘇。輪回有序,有正必有邪,自古正邪對立,戰爭無數。擁有絕對的實力就有責任去阻止正邪之間的沖突。世界中有那么多的生命,我們如何阻止的了。惶惶一生,就這么浪費了。凡人生命雖短,但五味俱全,酸甜苦辣樂在其中。修行者就是大道的傀儡。沒有自由。”

“話雖然如此,但我真的適應不了平凡人的生活。”天行搖頭道。

“哼。你想要實力是嗎,我就給你無上的實力!”張揚突然出現,發出一股玄力注入天行的體內。

天行驚訝的看著張揚,說實話他對張揚還是很敬畏的。感受著全身的力量洶涌如海,天行喜出望外,驚喜道:“謝謝父親重新給予我力量!”

“哼,先別高興的太早。給你這身實力不是讓你耀武揚威的。看到前面的那片混沌了嗎?”張揚指著前方一處問道。

天行順著張揚手指的方向望去,點了點頭。

張揚道:“既然你擁有絕對的實力,就去把那片混沌開辟出一個世界,你自己創造秩序,繁衍萬物,創造山河,笑傲天地!如果你能做到這些,你就是創世神!”

“我……不能!”天行頹廢的低下頭。

張揚冷笑道:“既然你不能,為何你要擁有實力?”

天行抬起頭,目光炯炯的看著張揚,道:“我沒有要這么強的實力,我只是想自保!”

“自保?身為創世神的子嗣,你需要用修為自保?你不是為了自保,是你的虛榮心太強!”張揚劈頭蓋臉的說了一頓,說得天行無言以對。

張揚嘆道:“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名利,實力,都是虛渺的東西,人生最珍貴的是自由,是快樂啊!”

說完,張揚看向柳逸然,笑道:“你倒是看得開,但往往看得開的人身份都不一般。做為我的徒弟,你的職責也很大啊。”

“啊?**!天行大哥是你的親生兒子都可以讓他重歸自由,為什么不成全我呢?”柳逸然叫苦不迭。

張揚大笑道:“因為你有大智慧,你身為創世神的**,理當執行新天道,執行新秩序。等封神之后,你就前往新世界,履行職責去吧。”

說完,張揚的身影竟然瞬間消失,連反駁的機會都不給柳逸然。柳逸然哭喪著臉,無語極了。

“天行大哥。”

“恩?”

“你看,你這么追求實力,不如咱們和**說說,讓咱們的身份互換唄?”

“……”

小狐追尋著地魂者,小丫頭一直都追不到地魂者,急得她哇哇亂叫。

“哼,死夜藍天。等我抓到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累死姑奶奶了!”小狐無力的坐倒在虛空之上,不斷的抱怨著。

這時,詹臺紫韻等人追了過來。看到小狐在耍小孩子脾氣,眾人皆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哎,你都這么大了,還耍小脾氣,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啊?”詹臺紫韻無語道。

小狐撇嘴,哼道:“我可不想長大,長大之后壓力太大了,一點都不好玩!”

天之靈的聲音傳來:“惡心死我了,惡心死了。你丫的靈魂都好幾千年了,還裝嫩,你知不知道羞恥呀!”

“且,姑娘我個頭這么小,一看就是個人見人愛的小女孩兒。誰敢說姑奶奶老,誰敢說我就宰了他!”小狐嬌哼道。

天之靈大笑道:“那你把我宰了吧!”

“……”

天之靈的聲音眾人是聽不到的,只聽小狐在哪里自言自語。詹臺紫韻走過來,搖頭道:“別胡言亂語了,快說說現在距離地魂者多遠了?”

小狐指著不遠處的一片星云內,說道:“不遠了,大概就在那個地方。”

“走!”詹臺紫韻率領眾人向著星云內沖去,小狐無奈的站起身子,跟著眾人飛了過去。

混沌繁衍無限星辰,張揚望著星空的遠處,意念早已跟隨眾人進入了那片星云之內。面對地魂者,一場大戰已成定局!

力量與天道的對決,充滿著未知的變數。一場星空之戰,終將來臨!

星空的彼端,無限星辰破滅,天際下起了星辰雨。無數星辰的破碎,化為塵埃,飄向無盡的宇宙。

星空的彼端,出現一道巨大的黑洞。這里是無盡的黑暗,狂風呼嘯,宛如天鬼哀嚎。一道模糊的身影慢慢的浮現而出,此人正是夜藍天,如今的地魂者。

夜藍天深邃的雙眼望著眼前的黑洞,嘴里念著讓人聽不懂的咒語,似乎在召喚著什么。

不久后,一道道幽靈般的影子從黑洞中飄了出來,而這些影子正是歷代未滅的地魂者魂魄!

“諸位,宇宙已經破滅,新的大門向我們打開,現在是我們重歸輝煌的時刻。消滅阻礙著,創造新世界!”

“消滅阻礙著,創造新世界!”所有地魂者在高呼,跟隨著夜藍天離開了這里。

夜藍天,小狐以及張揚等人最終必爆發大戰,但是,這場大戰絕非偶然。

話回遠古時代,那個時候還沒有天地。

世界屬于混沌,混沌就像一個雞蛋,里面的氣如‘蛋清’,液如‘蛋黃’。

混沌中有神名盤古,盤古長睡于其中。

睡覺當然就要做夢,而盤古的夢竟然也形成了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叫做‘夢界’。

“師兄,等到我們找到天魂地魄離開夢界之后,回到人間你要做什么?”

說話者是一個綠衣少女。少女甜美的一笑淡雅迷人。除了一身綠衣之外腰上還纏著幾片柳葉。而她的名字就叫做柳兒。

柳兒雖然是少女的模樣。其實她的性格就像一個小孩,她的年齡也只有十一二歲。別看她小,一身的本領卻是不凡。

修真界,除了傳統的修仙派術,還有三個修真職業,分別為力士,武者,戰士。

力士的等級從弱到強可分為:本力。法力,神力,天力。

本力先天生,法力由人定,神力難達成,天力最無窮。

力士的本力是先天而生,法力的強弱要看后天修煉如何,突破法力層次之后便達到了神力的層次,但想達到神力是頗為艱難的,如果連神力都可突破。那么就達到了無窮無盡的天力境界。

天力者,天力也。可擁有天地無窮之力量。逆轉星辰日月之劫數。

除了力士,還有兩類特殊的修真者,一類為武者,一類為戰士。

武者從弱到強的等級可分為:武者,武圣,武尊,武皇。

武者以武斗為基礎,以武力突破至圣,以武道稱尊立派,以武之精華力戰群雄,最后以武戰諸雄,成為一代武皇。

戰士從弱至強的等級可分為:戰士,地戰士,戰魂,戰神,天戰士。

戰士是集武道,仙法,陣術為一體,他們擁有極強的戰斗力。

戰士初以武入道,而后鉆研法陣,自創修仙之術。

柳兒不但是普通的修真者,更是集力士,武者,戰士三者的特點為一體,她的修為強弱已經很難分辨,況且她還會絕世神術天外飛仙。曾經她獲得一位無名道人的真傳,并經歷了一次神降奇緣,獲得了靈眼。

神降的意思是,神仙進入人的睡夢,而給此人某種厲害的法寶或其他的東西。說白了就是神仙托夢。

柳兒的師兄名為云天,云天一身白衣,曾經經歷過輪回與重生。他的年齡有三十多歲,但是仍然英俊無比。給人的感覺只有二十一二歲。

云天儒雅一笑,淡然自詡。看著綠衣少女柳兒,輕嘆道:“我現在已經將俗事看淡了,如果沒人惹我我便閉關修煉,再也不問世事。”

云天也是集力士,武者,戰士三者特點為一體,并習得軒轅訣,持一把軒轅劍。

其實云天還有一個師弟名為星辰,而柳兒本來的名字叫做日月。但是云天這個師弟還沒有出現呢。

云天,星辰,日月三人早在許多許多年前就已經出世,那時候盤古還在沉睡。如今,云天經過一次重生其實力變弱了許多,甚至接近常人,而星辰與日月卻已經經過了幾世的輪回。柳兒也是現在才知道自己原來是日月的轉世,所以管云天叫師兄。

云天的身旁陪伴一個紫衣女子,更確切一點的說應該是一個女鬼。這個女子名為紫憐,紫憐曾經是一個蛇妖,但是一個叫做覺悟的僧人給了她一顆靈丹,紫憐服下靈丹之后便脫化**。怎奈一次大戰紫憐的肉身被毀,如今陪伴在云天身邊的卻是紫憐的魂魄。

三人在巧合之下進入了夢界,而在夢界中結識了三位精靈,一個是一只平淡無奇的羽毛,而這個羽毛卻會說話,它的名字叫做羽靈。羽靈拜云天為大哥,平時總愛花言巧語。

另外兩位是一只蝴蝶精靈與一個孔雀精靈。

蝴蝶精靈名為夢蝶,夢蝶的身體已經進化**。夢蝶全身透明,背上有一雙翅膀。活像一個展翼仙子。夢蝶的性格比較含蓄平時說話還很害羞。

孔雀精靈的名字叫做雀,和柳兒是好朋友。雀乃是夢界飛天家族的一名精靈。

五彩的天空,絢麗的彩虹,紛飛的花瓣,清澈的河流。

云天等人還在念河旁沒有離開。

念河的水逆流向上,向著五彩的天空流淌。

靜靜的,靜靜的沒有流水的聲音,而念河中卻倒映著人間百態。

通過念河便會到達另一個世界,名為無魂界。

云天剛剛被無魂界的無魂老叟打成重傷,幸好柳兒即時趕回。現在云天的身體已經康復。

此時。雀正在與眾人交流。

雀站在原地。畫扇般的尾羽一展一展。發出悅耳的聲音講述關于無魂老叟的事情:“無魂老叟的致命弱點是他的長袖,他還有洞穿他人命運的異能。而且他有一個特點,他的特點便是每每見到敵人都會說自己就是敵人的一部分,好以此困惑敵人的思維而出其不意的發出一擊。”

云天恍然大悟,擺一擺衣袖,哼道:“原來這個無魂老叟竟然騙我,害得我還真的以為我就是他的一部分。柳兒,你可不可以隨我進入無魂界殺了那個無魂老叟。”

柳兒歡快的飛上空中。妙曼的身姿舞動,向著下面的云天微微一笑,并嬌哼道:“消滅壞人是我的責任。”

云天滿意的點點頭,回過頭給紫憐一個溫柔的笑容。

紫憐含笑點頭,并鼓舞著:“你去吧,我相信你和柳兒可以順利殺掉無魂老叟。”

云天轉身飛射,向念河中呼嘯而去,柳兒緊隨其后。

穿過念河的寂靜水域,云天再一次進入了陰森詭異的無魂界,不過柳兒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不免有些好奇。

眼前一片漆黑。如墨的世界看不清任何事物。

柳兒突然感覺全身癢癢的,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嬌呼。身體緊緊的貼在云天的身上磨蹭著。

“師兄,我感覺身體癢癢的,怎么回事?”柳兒已是香汗淋淋,身體滾熱。

“柳兒,全身放松,心中什么事情都不要想。”云天輕嘆一聲,想不到剛剛進入無魂界就被無魂老叟陰了一招。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删除